北京文艺网

楼主: 杨炼

杨炼——鹿特丹归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22 11: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牛耕 发表于 2013-6-20 23:28
“诗是吾家事,人传世上情”,这“情”按数字算,也相当于荷兰人口的一倍半了,真是杜老夫子当年想也想不 ...

牛耕兄引用巧妙!广义的‘中华诗人’只怕超过了很多小国之人口总数。杨炼先生的努力,最大的意义的莫过于让世界了解了这个‘情’,这个‘情’,是诗歌的生命力,是诗歌的市场,也是诗歌的意义所寄。
发表于 2013-6-22 14: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3-6-22 10:12
问候先生:

一,功不可没,使西人品味到当代汉诗的力道,谢过。


  哈哈,老兄说反了,

  晓宇兄比你小才对头啊,

  夏安!

    ——钢克,2013. 6.22,14:23.
发表于 2013-6-22 14:3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引领中国诗歌走向世界,以之为己任,任重而道远,可敬,可贺!
发表于 2013-6-22 16:2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钟磊 于 2013-6-22 17:19 编辑

中国平民诗人的诗歌走出国门真是不易啊,想想偌大的世界如何能够了解中国诗人的诗情啊~~~
 楼主| 发表于 2013-6-23 01: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3-6-22 09:18
小小地有个怨言:不知当时我提出的关于诗歌文化性革命的提问,为什么居然不予交流采纳,令我匪夷所思,是 ...

确实,“诗歌文化性革命”有点令我摸不着头脑,而且这里的“革”命是沿革?抑或一音之转、意义全变的“割”命?中国二十世纪吃了不少后者的苦头。我个人比较喜欢“创造型转型”的说法。



 楼主| 发表于 2013-6-23 02: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压制住 发表于 2013-6-22 09:12
我觉得,西诗特别注重在内容里面形成的主体化控制,所以他们大量使用“心理切片”的方式去取代内容的演进 ...

要小心“东(中)”、“西”二分法讨论问题的简单化,那其实是以想象的群体代替个案分析,这思维方式很容易逼思想一脚踩空。

越笼统的概念,越常落入被玩弄、被利用的命运——被诗人用用还罢了,可惜更经常成为权力游戏的工具。

不仅文学。

发表于 2013-6-23 07: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让世界惊叹!
发表于 2013-6-23 08: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3-6-23 02:06
要小心“东(中)”、“西”二分法讨论问题的简单化,那其实是以想象的群体代替个案分析,这思维方式很容 ...

杨兄回答甚为妥贴,也极为通达,以文化而观诗,以思想而观理论,真也。当然,愚弟,也并非不解其中之涵,尤其是“中国诗人”还有我等“不入流者”,怎可一概而论。但细分则流,宏观也在。这里经杨兄提示也算一种正常交流基础的构织,怨我说的太简略了。于此之上,我们再来观中国确有一个主流的文化征象的差异,也是十分鲜明的。既然有这样存在的分法,肯定有其合理性,只是不能片面,如兄所示。还是回到问题本身上来,我的意思是我发觉,西方文化主流传统特别追求一种内容的真实,它运行的不再是字句之间的转换变化的关系来表情达意,也是不通过内容本身的说明性来说明问题,如果前者表明的是作者的不安与自觉的表面突破的话,后者则是表现的物欲主义和生存主义吧;而是通过表现场景(作者主体转身)来表现的,于兹不作唯内容是从或玩弄内容转换的字句,便只能从对事物的心理切片的角度以待事实的推进,只等完成自我场景的主体意志的转换,成为自我主体实现的一种简陋的方式。这不仅在西诗与西音乐的表现方式上鲜明地看到,而且从西哲与西政的能度中也可观全貌,是为不啻。我想说的就是这样的差别性,也就是文化程度的高低区别,是不是客观存在的,兄等高师又是不是这样看待的,我们又怎样在其中找到具体的原因,并顺藤摸瓜开渠道我所提倡的从中方的愚弱到西方的明智,再到真正全方位主体文化诗的开智?有此认识,则可以让兄等此论坛的话语方式得到更正确的梳理和注入吧?不知智否?谢指判。
发表于 2013-6-23 08: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没压制住 于 2013-6-23 08:36 编辑
杨炼 发表于 2013-6-23 01:51
确实,“诗歌文化性革命”有点令我摸不着头脑,而且这里的“革”命是沿革?抑或一音之转、意义全变的“割 ...


“创造型转型”,:)其实整个现代社会的发展方向已从昔日的“革命”迈步到“创造型转型”了,似乎从不合作主义、冷战的胜利到阿拉伯之春的政治文化动向,就代表了这一契机:人类的智商上来了,就可以以最物理性的最小的代价温合从容地走向文明的高地了,其喜甚善。当然,这并不意谓着思想的进步,是必须革命的,只是这“革命”变得漫长、具有了呼吸、发自内在变省以及本身文化化了。但其中的尖锐与矛盾更多地拿到桌面战斗上来了吧——诚如我现在做的,也诚如我现在与兄所面对的,也诚如世界未来的命运一样。当“表现内容为表现力服务”取代“表现力为表现内容服务”的正存在的主体文化要求出世的时候,其致命的程度,比有的人要他死亡更加痛苦,所表现出来的文化现象的诡异性也更回惨烈。我们不能要求每个人一蹴而就,而一切都需要泡泡泡,就诚如一枝一叶总关情式地去笼络它、包绕它、攥改它、浸泡它,来改变它的品质与质地的物理性变化一样,让一个人去得到思想表面的转换,非得从这内中而起不行。如此,就变得十分艰难而刻骨。我们要的不是因为温和的进步面迟滞文化的进步,相反我们要求的是经过这内省的文化进步带来的是更加表现变化的文化革命性的实现。这样话常常引为空话,所以我更愿意在一些重大、主要的思想艺术行为当中去以具体到每一个使用技巧的程度以代文化之全面的相征,来取代这更多的妄想说明一切的大话。以为探讨,谢杨兄万正。
发表于 2013-6-23 11: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3-6-23 02:06
要小心“东(中)”、“西”二分法讨论问题的简单化,那其实是以想象的群体代替个案分析,这思维方式很容 ...

问好!
是!的确如此!赞同!!!
现在中国的状况,如果再以古、今、中、外等来区别使用、以“群体”替代“个案”,差不多都可视为“自划牢狱”、“别有用心”。
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17 20:55 , Processed in 0.05507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