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483|回复: 17

[诗歌奖投稿] 《废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3 21: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废墟》



1
切开我的胃 那些词正确的行走
比如一只狗有一条可以炫耀的红裤衩
比如街角那些行人列为旁证
一块豆腐被刀砍斧切了
油路上的耗子瘫软无力  一只狸猫撑开汤锅
蚂蚁沾满了砧板  那些风对着天空吹响了肋骨
肌肉挤压着健全人的有限空间
盲人在烂尾楼里摸骨
豺狼隔江相望  一只小虫爬入高塔
听门外之风  21颗铃铛震响回廊
城砖在旧城里啼哭
那些危险的风削开了历史镶入了假说
一直漏风的筛子过滤着文明
你在一叶草里卑微
糖果分发给贫民
公路上的钢铁剧情一直蔓延
比一颗毒药来的真实
那些想象的竹疯长
光脑门的和尚金簪别顶
那些落叶都有金属的回声
钞票缩进保险柜
半个你在听嵇康的《广陵散》
半个我在听妇人撒泼骂街
路灯不会成为一场剧的唯一剧情
尔等的魔鬼都在单眼流泪
听那些小人在镜中发笑
一根针突然抖动
那些刺眼的光是一支喜欢行人的铁链发出来的
听那个老女人喊裂一张双人床



2
悲伤之灯尽情的关于闭
咖啡充当浓茶  一块甜美芝士上有人工色素
那些牛拒绝吃草  麋鹿舔着鞋底的淤泥
烈焰被动而干渴
那些职业乞丐奔向城乡结合部
驱赶  那些写字楼里的保安
一个裸女透过门镜观看尽情的脱衣舞
钢管被胸毛有一尺厚的男人扛在胸前
高跟鞋磨碎了最后的理想
一只黑马被春天套牢
可怕的傻子这是盛夏
你用宽松的短裤遮挡着过分的理想
一些不安份的药剂被静脉推注
你在午夜付给小援交妹几张黑钱
打桩机擂动印钞机
看那些悲伤的话剧
一些可怜人奔逃在盲目的街巷里
看吊塔24小时宣战
灯光锤破一地碎玻璃
钢筋在加细
那些安全帽晃动
落叶不如草
字典被一些人冒用
广告胜过标语
那些巨力者抖动双臂
分歧  挖掘
背道而驰
如同你闪过我
我躲过她




3
毒素在蔓延 散布谣言者在迅速陷入死局
听一局棋以外的故事
那些矿车沿着血管向前继续绵延
你在一个被动的社会里复制和他人一样的生活
笑口常开的·他  在厕所里哭泣
不告诉世人的景物  被油毡布覆盖
听广场上的雕塑在呐喊
一些路任意的弯曲
木棍敲击着盲道
他被一阵风引错了路
摸向一副广告牌的肠胃
那群人站在扶梯的扶手上  命悬一线
那些人在购买初夜
那些人在购买金条
那些人在购买性命
那些人站着不动
被动的切割  用电子显微镜探查
你的脑仁里癌变
切片已经成了病危通知书
那些灯光把你变冷
你在一座火炉里安装空调
木质桌面被迫坚硬
一把刀架空了脖子的硬度
你豁开了软体动物
鞋跟里的淤泥带有水泥的味道
一只风筝穿越了“寒冷”的广场
树木会不会自由向下生长




4
绳子捆紧了你的左腿  树下没有绳子的围困
那些平原没有故事的盛开
你在磁暴中听小鸟歌唱
鞋子不会踢飞城管
一些举牌人正在标新立异
红酒被天价的手盛放
你蘸着血疾书
那些词被谁捆绑
一座掌心之城被你玩弄
鞋带放入工具箱
手机在4G天空里回荡
听吧  那些苹果 鸭梨
多么悦耳的姓名
火柴拒绝第一安全员
你在悲伤里拧开了消防栓
听走水了
重锤击碎核桃
生活在不断地添加色素  塑化剂  香精
那些魔鬼在咳血
肾虚吧年青人
那个老者在兜售“兽药”
看吧
那样的灯光必定漆黑
锯末放在干枯的血液旁
玻璃罩  罩住了一只小手
看吧冷酷暴走的行人
那个倒地的老人无人搀扶
路边的井盖没有一个缺口
一朵花吐绿
龙在图腾上旋转
今夜的红酒杯
一起摇吧
吞药  地下的可怜虫





5
站起来一棵草  没戴草帽
那些乌鸦惊飞  不守望麦田
听一把镰锈而不醒  那些没什么的文人
着急的捆词
容不得别人打嗝放屁
解开一千里微笑
那些狼牢记  贪 嗔 痴
你在花岗岩上抹灭慧之光
听楼梯下
小姐的高跟鞋敲响了黑夜
你在吃三文鱼  欧洲鲍  鲨鱼翅
那些来临的小泥胎
在吃素
抖身能否成佛
比一个魔鬼城府还要深呐
那些人在头疼
剧情没你想象的那样安逸  
一些老人走进了养老院
不是被迫 就是被迫
生活之压
不给儿女留下过多的压力
一个老人的日记
这块空地成了你唯一的署名
签字的笔饮干了那些人的血
牛死在了栏杆上
截断一条
完整的河
螃蟹拥挤在路面




6
送葬的灵车安满了长街  雇人假哭
那些儿女没有眼泪·你听那朵白花在低泣
还有那些契约的笑  谈判吧
那些怀疑你死亡的人
法医开棺验尸
一具骨灰盒  开玩笑吗?
谁是傻子
你在一个花圈面前了冷意的笑
看着前来的人
腰包鼓胀
不是现钞  一定是卡
密码就是老暗号
夜跟着我们推杯换盏
葬礼后那些人一样需要“服务”
走进去
妈的  你还不满18  装嫩吧?
怒喝 或笑骂
过分的忘掉剧情
不利于性释放
那些“铀”
可怕的烈性炸药引爆
一杯水
在微笑前宁静
下一次
去哪?





7

双臂合围  一个简单的拥抱 迅速而熟练
应用该是无数次  那些妞笑声真好听
像一只黄灵鸟    婚姻之权耳目众多
有时也被他们肆意的运用
比如红包的样式  比如婚庆
比如财产协议 比如那些分赃不均的时候
你在灯管里  忙着运送炮弹
准备把光明炸通
可我还在那些人的红烛之夜饱受黑暗
像我一样的兄弟广阔
他们在为压力方面贡献绝对是最为巨大的
寂寞好过性转移
其实同性相吸未必不可以
这也是解决压力的一大方式啊
那些牙签简单的站立
拥挤的就像一个闹市区
交通
神都难解
别对我说国外
压力在于比例失衡
鞋垫上放上了一枚机舱





8
悲伤不代表剧情  我们在过度的忍受
那些鱼骨放进眼睛里
像一粒晶莹的盐
你被无限利用
超过那些垃圾  用途可以长达一千年
可惜下一秒就过期
你用一个硬币购买了5公里
我们站在白纸上
等待一同放入垃圾桶
碎纸机在不停的喧闹
一些痛苦的表情一同干掉粉碎
那些词也跟着灰飞烟灭
一袋子火
努力的扎紧生活
那些瘦弱的人
迅速扛起
理论是走上10公里
可这一路的风
从未停歇
她晃过了盘山道
继续向前
这个故事没有逃离一词......
 楼主| 发表于 2013-6-3 23: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独竟天涯 于 2013-6-3 23:13 编辑

一座精神的·《废墟》!但却足够真实!很痛不被别人正面接受啊哎
寂寞的呐喊而已!罢了罢了
让它留给后人吧!
发表于 2013-6-3 23: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竟天涯 发表于 2013-6-3 23:07
一座精神的·《废墟》!但却足够真实!很痛不被别人正面接受啊哎
寂寞的呐喊而已!罢了罢了
让它 ...

主要是你对汉字的驾驭不纯熟自然,虽心有余而力不足。
 楼主| 发表于 2013-6-3 23: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雷迅 发表于 2013-6-3 23:17
主要是你对汉字的驾驭不纯熟自然,虽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们大抵相同,问好兄弟共勉!
发表于 2013-6-3 23:24:38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竟天涯 发表于 2013-6-3 23:19
我们大抵相同,问好兄弟共勉!

别拘囿于同辈,博採众家会通之,独辟新意方出现。有时一个义一字即可,有时则需一个长句或几行,你于此严重缺乏常势的度(恰到好处),而这个“点”的功用确是含备万有的,千古真诗人的绝作之所以不可模仿,根蒂在此无他。
 楼主| 发表于 2013-6-3 23:3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雷迅 发表于 2013-6-3 23:24
别拘囿于同辈,博採众家会通之,独辟新意方出现。有时一个义一字即可,有时则需一个长句或几行,你于此严 ...

谢谢兄弟的意见兄弟当谨记于心,但我也赠你一言,诗者不可脱离情也!诗更不可,要不然只是充满机械的文字

 楼主| 发表于 2013-6-4 08:2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3-6-4 11: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很有冲击力。
但面对这样的主题,读后默然不言是最好的方式……
问好独竟兄。
 楼主| 发表于 2013-6-4 11: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珥 发表于 2013-6-4 11:02
好诗。很有冲击力。
但面对这样的主题,读后默然不言是最好的方式……
问好独竟兄。

谢谢朋友来读问好!
发表于 2013-6-4 11: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独竟还是在依托一些自我强烈的思想,在高度旋转中展示其力量。我还是那句话,诗的本质是活的思想。思想没得到真正的突破,诗就“无可写之处”。——就如同世上所谓那些大名家一样,也是造玩故有的思想的相对极端的思想力在表现:其原因都是思想力不够的缘故,所以不懂得、也不能、更不可以干净地去体载思想的直白的活法。表面上这是一个历程式的技巧,实际上是思想本身的面上的问题,即可以理解为“诗本身的写法不行”。独竟慢行,急不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7 20:27 , Processed in 0.06441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