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398|回复: 32

[诗集奖投稿] 独竟天涯诗集:《疯掉的一瞬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25 22: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独竟天涯 于 2013-5-25 22:16 编辑

《疯掉的一瞬间......》


独竟天涯



目录



1.孤魂野鬼
2.幻之真
3.干飞一座“疯人院”
4.纸片之城
5.瞧·那些字在奔跑(组诗)
(待续中)
 楼主| 发表于 2013-5-25 22: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孤魂野鬼》




一.


记忆从一座沙漠开始,看那些万能的主
用王者的语言占领乡村。 我们需要在一个结尾处找寻我们的敌人
比如一柄长刀的样式,快看  那些伤口参差不齐
每个阴暗处藏着一只眼睛,在一个不经意的夜晚
如果你选择的是荒郊,请向一支芥草询问
那些水鬼堵满了水源,一只小鹿在喝水
一头狮子扑面而来。整个夜晚都含在嘴里,
那些幽冥之火烤焦了一块骨头。
他们的黑不是我的黑!
夜开始慢慢有了深意
比如一个圈套,或一枚崭新的毒药
豺狼吞咽着口水,整座山被黑夜淹没
听一只狼啸,看那边萎靡的月光
听风在切割那群鬼的留下的尸身,
一道菜递给残阳,官道上跑来一只盲马
那些柔软的土地被践踏被蹂躏,
你的沃土留下一抹丰乳
那些“保安”站在坚硬的河床上
审视一条河的蜕变。
请不要在这样的时刻提及大海
你会看见一万缕冤魂!
振作吧  那些醒来的魂
一夜将为另一夜蜕变





二.


燃烧吧 灸燃的目光,  那些野鬼在练习吞火之术
一些道士焙烤的焦糊,孜然.辣椒面
黑夜在一块铁板上由一面翻向另一面,
你在拒绝一个故事的开始,
比如我们的等同,一些烈焰被同样的阴谋苟同。
与月光的茭白, 与身体里的一束光
我们共同保护体内那残存的幸福。
关于一只瞎眼的狗,我们会避而不谈
就像那些炫目的灯光绕过红酒杯,
锤子敲断了笑容,你在冰雪的二月呲牙 鬼叫!
这一夜她被匕首所伤,
一头驴 ,来自一个处女的微笑
经血遇鬼 。鱼缸里一尾鱼游来游去
记住那些锋芒,比如一个炎热的下午
你单身走过一枚红酒杯,
笑容勾兑语言色彩勾兑天空
整夜你都在藏匿星星,
就像那些不见的光芒,金子溃烂
听镊子夹碎假钻石的那一刻.
你会不会欢迎一只女鬼走进寂寥的长夜
深夜慢慢,美酒不是咖啡
你在避孕套里惊恐  放大直到破裂!
那些剧情都是电梯门外的惊悚
一个老太婆扑向了黑夜,
下一刻就是午夜子时







敬告那些光明之鬼,白色粉末的虚幻,
无法维持一座机器的运行。 你在寻找糖果桥
光明这个词变得冷漠,变得灰白
一支水笔蘸着你的精血在石壁上写,在墙壁上写
在白云上写,在灵魂深处默默的写!
那些黑色塑料裹住你硕大的头颅,
陷阱的另一面敞开悲伤,
现实就应该是瘫软无力的!
我们抱拥痛苦守望幸福,
那些长句被震裂,
咆哮 果香遍地
垃圾箱散发着腐臭,
看那些复仇的剧情,你的骨头无用被研磨调制
喝掉它,那些人可活
风暴在神的体内肆虐!
你在慌忙中必然出错,
比如硫酸,比如甲基苯丙胺
你在风中吹散,那些魂痛不欲生
一个女人无可救药
一个男人无可救药
大大的惊雷只会击木
铁塔剑指向上,
天空被割裂的一万次!
那些盲目的疯子还在流泪,
迷香已过万家村





四.



那些惊雷被蚂蚁啃咬,听天堂以外的咳嗽,
你慢慢的翻找着我,铃铛在外面
那些生气在里面。
探出残垣断壁 拥抱整座雕塑
你无法区分你和我。
一秒钟的盐带着我的咸,
路面在慢慢起伏,灯光晃过你拖地的长裙
血是车轮的主体,碾压
另一只手伸进了车内
手刹那样的从容,
看体表的汗液
张开的毛孔,
那些春风一瞬间就被度化了。
摇开车窗听猫头鹰婉转的歌喉,
笑声被哭泣取代,
这样的夜晚
墓碑可能经历了无数次,
但你可能只有这一次
这将是你最后一次!



五.

踏过无人的街 听牌匾影响着风
那些老鼠在狂跑,遍地的粮食,
一座恐慌之城
一座地狱之城
这里没有饥民
这里没有医生
这里没有警察
这里没有富豪
这里没有教师
这里没有诗人
这里没有城管
一群老鼠在狂奔
阳光掀起一座雕塑光纤的外衣,
皮靴踏在悲伤之河,
无情的践踏,
那些标语,横冲直闯
一只怪兽
被后街的那几个老家伙
瞬间秒杀!




六.


箭矢  穿透  一条悲伤的河
脊背被压弯,像一座丰碑
预言的无力,苍白的草纸你原信不信
听二十四响惊魂,你在青铜酒爵里哭泣
已逝的李白与那些孤魂野鬼对饮
包括那疯子,
舞池里有一个独舞的我·
听不清音乐
我在醉梦中狂舞,
注定是一个人的舞蹈!
那些身外事,那些悲伤事都化为虚无
至少是今夜!
冥想一万里之遥
那些纸钱变得很重,
一水之重
一束狼烟之轻。
听外屋
电视里一次次的哭嚎
笑声又被你
无数次的锁定!



《幻之真》



天空逐渐凄美  你归为一枚贝壳  看大海的怒张
白云堂堂正正站在一个巨人的肩头  怀疑你可以射落的明天
就像那天空唯一的或缺  取下一枚箭矢安于眼睛
看天上那无数颗水晶对唯一的发光体说话
魔兽重归荒原  那些眼睛盯紧无数只还在奔跑的狼
看书生之书  太阳过分的绵软  你用一声惨烈笑   挤兑着天空
一抹红云  天空最亮的一朵
道童与仙鹤嬉戏  灵芝王奔向山谷
听来自洪荒的蛮语  一个长毛野人站在山之尖
看天外神环境  一位道仙着七彩仙衣飘落
一长笛点破罡风  玄武台立现万道霞光
天地可归于心  听万物之息 引万物之灵
长空又现一柄凌空镜  看 那是七彩灵光兽
一书生不喜不怒  一会  又现千载魔影
佛魔   天妖  幻妖 幻魔
这一刻风云色变
云开雾不散  霞光之瑞 一颗精英之珠滑落
米粒之光要与皓月争辉
草芥之能割不动书生的性情
云层被刺破  一架钢铁之灯跌落
一个神冥醒来  看天空以外的破乱景象
这里已是转眼万年
通过时光机器  可以让一切从来
就像那千年之恨  万年之伤
一些残云被风吹的东摇西摆
无心折柳  天空一座痛苦的城堡
你总是不动不摇
那一花一世界
那一沙一国度
总会有一个可以有的了结
山谷之巅听海之处
海滩一群人
在拾贝  谁会听进万年以前的争斗
可能你在山外观山
海外看海
一方游子终要归故里
一方骨
一定要染故乡的泥
那些花不开不散
那些泉不甘不涩
我可以看见云外之仙
就像我一人站在云外
看这一指之尘
整个天空整个国度一刹那间
陷入不真不明......



《干飞的一座“疯人院”》







1

那匹老马走过我的牙齿 怀疑你的身体是黑色的
摘下白云放入错乱的眼睛  拥堵一阵阵涌过来的愚民
那些贱骨头靠近了火炉  在火中取冰  去不安分的眼睛
整个夜晚都可以交给魔鬼  包括女人
那些贱舌头在语言里分叉  那倔强的头颅观看哑巴讲话
听一叶片子的孤独  看那截烟头有她的汗味
有几粒盐放在我的伤口上  一枚苹果腐烂在怪人的梦境里
一只梨学会了哭泣   比如那些会哭的“孝子”
山尖绕过我  我绕过一柄羹勺
于是你一头撞向棉花   那些女人露天解衣
在路人面前打沐浴露  那些弱草如同海绵
被那些狗塞入了肛门
天空不断的飞舞蛔虫  就像迎接一颗落日  出游
那些狼退避三舍   那些狮子俯首称臣
我在糖果山上发现一只猕猴  大王有奖
那截断砖上有一枚月亮
那些美女趾高气扬的拥抱肥硕之躯
那些老头儿在镜子里与自己对弈
那个锄头刨向青苗
给一瓶假农药你可以燃烧整个荒原
那些人在哭
就像一只鬼在笑





2

那座“大山”拔地而起  没有一根脊梁可用
那副骨架拆掉肌肉组群  每根血管都像一条河流
那些母亲没有遮雨的瓦片  向天空借一片云
那根牙签插入了时代的心脏
你分不清是木耳还是木头
你看不清了奶粉   你怀疑大豆
你喜欢喝假酒   你感叹假烟   你吞掉塑料袋
你慢性服毒  你喝掉的是硫酸还是啤酒
你的牙齿镶金  你的牙齿镶铱
你从不怀疑面包发霉
你喜欢见山吃山
比如一枚抹好巧克力酱的厄运
你用切齿咬碎钢铁
你吞针 你吃天鹅的羽毛
你放心一辆跑车不会从你的身体压过
这个城市没有狗的厕所
这些灯光填不满硬币
你在肛门上刷卡
你在一座城市轰然倒下后  从容不迫的离开
魔锯掉我成佛  那些火烛吞火 食人烟
一枚月亮放进杯中






3

饮吧  一只哈巴狗  那些酒足够烈
那些人足够的毒    喝吧  你的磷火
这样的夜真黑啊   没有谁会懂
一只蚂蚁你注定孤独   那些花没人摘
那本书没人读  就像一枚手掌  一枚脚掌
手镯染成了屎黄 天空需要用钉子钉
这个城市就像一个比我还薄的纸片
只允许你正面接触   一个侧面的风就把你干掉
一只精钢鹦鹉下辈子就学会人的思考
那块冰放在滚烫的胸口
你与一块巨石接吻
借我一万个理由  减去爱情
一捆捆的钞票挪动雷声
那个磨在推鬼  那个磨在推佛
你站在磨里  你不喝豆浆   不吃面粉
只喝人血  吃畜生的肉
一只蚊子退化了口器
学着你的样子  盲人干掉一个强大的象群
鼻涕虫跟着我们
下一瓶XO留给狗
我们在广场上鼓掌给屌丝   激烈的鼓掌







4

那个娘们A加  那朵云高烧
那些妞放浪   啃掉脚根  烧烤一群平足
你应该在岩浆里洗澡   放入椰奶
草莓滚吧   苹果被他捣碎
一辆车像一只蜘蛛在纸上爬行
茶叶在我的神经里镇痛  酒精  红玫瑰
长裙野性的长裙
木头  整天都是木头  你探出舌头尝她的心肝脾益肾
肌肤如雪  如人造的雪
那些雪很空洞
用弹弓最好的弹弓把你的头颅指向天空
疾射  雪就落了下来
不真实的雪  没有冰
你在笼子里哭
听不见下雪
看不见疑难杂症
你舔舐着手指
你身体里的苦
醋假酸
盐假咸
一只树懒刚刚摸到太阳
那些灯已经幻灭了







5

告诉我应该怎样笑  你是怎样笑  狗又怎样笑
用一张方脸 用一张圆脸吧
整个桌子上不知坐了多少张脸
又不知道有多少个屁股  
这个世界真是可爱  笑声可爱  发脾气可爱
打雷可爱  照片开爱  糟糠可爱
茅草屋可爱
我们在不断的复制完美世界
又被完美世界复制
你像一杯咖啡一样冲泡自己
你就像一面镜子
这个长夜没有女人
这个讨厌的灯光
一只狐狸在跳钢管舞
口香糖凄惨的微笑
一群人了解另一群人
我在猜谜
整个世界好像都在猜谜
一只乌鸦的突兀
瓦片上煮肉
一棵树摇而不晃
这个天空没有风筝
只有你和我





6

今夜我不笑  哦今夜我不哭
你的空拳在表演凌空劲   一截断掉的木头只会飞
血在孩子的血管里  你的春天里没有下雪
拥抱一条街 懒散的舌头不爱讲话
你在纸里装火
你在学鬼哭  这是谁的云啊
井口的绳子绑住那些提水的桶
锤子击破梦之湾
快看那砖梦里的

砖那一定是用来拦路的
你用它打破我的头
毒蛇放在伤口里
你蜕变成云
她不是一场雨的结果
那山那石
都无法证明你的来  你的去
就像天空该黑
天空又该明
谁为我取来了珍珠
那些粉碎的手
一柄刀插进
黑土  我叹过  笑过 就是没哭过





7

写诗可以证明你是一个疯子
这个世界会有多少疯子
整个世界  我悲伤的笑  取下背上的经书
给众生读  那一小小撮
聚拢  你笑  他笑了
我也跟着笑了
她说你们在做什么哟
没人听 没狗听
我不是·你的
你不是我的  
高兴时用云洗脸  悲伤时用梦麻醉
对准神经一针搞定   你的山那边没有蓝精灵
我在这边有狼有羊
有人是狼 有人是羊
疯子在为一条河奔跑
你为一叶草奔跑
比如鬼魅
比如穷人的胆
你笑了
我也笑了
就像我看见了你
你看见了蛇




8

给我  必须给我  我在·为梦痴狂
一只蚂蚁啃破了坚冰
你放大了我的笑容
一个人在命运的安排下
一笑不笑
这天  这地
这人  这梦
你悲伤我就悲伤
天之陨落入一个浑圆的圈套
雷在我的命里藏针
见神不是神
见魔未必是魔
法本无
道本无
一切即为混沌
谁在笑  谁在哭
命里  梦里  寻
红尘本应寥寥的去
我又寥寥的进入
梦被一架老车干飞




《纸片之城》





1

凝肌  蛐蛐在月光里谈笑  午夜的高跟鞋刺破地板
蜂腰 一抹红唇  猎艳宝马的微笑
一个老男人在楼下  此时午夜12点1刻
弄姿  倒车镜返回的微笑
大灯在闪  一夜被轻易落锁
听见电子锁好听的笑声
摇摆 一夜无精
听老马在低吟
抖动的路面与那些人同样的崎岖
想 深山老林里的狼多么孤单
那些月光易碎  冰里有毒
比如午夜还在亮的建筑灯光
电焊划破了纸的厚度
听钢铁在怒喝
城市在我的体内打铁炼钢
那些夜没有歌
只有震颤
比如塑料饭盒里的河流
听断了
那个起落架
一死三伤
夜真的黑了下去




2

燃烧的火  那些水被无情的抽干  你的头骨里挤不出一滴汗
泪与血液爬过烟囱  宁静的火云
还是燃烧  听那座巨兽在轰鸣
房屋注定躲不过燕子衔泥
阳光注定冲进黑夜
那些乌鸦黑白分明
那些尘飘而不落
用口罩抵挡  用防毒面具
用卫生巾
这天空死蓝
这白云灰白
哟  那边的妞多大了?
18已是孩他妈了
这个还在着急的年代
妞你也18吗?
大哥看好了
俺是纯爷们
这个世界不由你辩驳
听那个“穷人”开六份低保
有车有房
看那个职业乞丐
明天就退休了!
回去就盖楼娶婆娘
据说比他姑娘还小3岁
今年整十八




3

请注意我  请怀疑我  这座城市没有简单
就像她的诱惑  丰乳肥臀渐渐骨感
他说“溜冰儿”(甲基苯丙胺)可以减肥  他在玩
他也玩  它还玩
这个美丽的城市多好的娘们  多好的爷们
玩骰子  玩“药丸”
扎针  听禅  
疯狂吧  年轻人  挥霍吧给你美酒咖啡
青春留给照片
让这夜美丽幻化
什么飞机
轰轰烈烈
什么掌声如雷霆
看“选秀”
听,《十八摸》
生活就是滴水石穿
这个月又要涨工资了
哎该死的物价
你也疯涨啊
我们的“美眉”就是干不过你的“头发”
这一夜“柱”的媳妇跟她老板跑了




4

“圆桌”注定是推杯换盏  谁会买单
不是我·不是他  更不会是您
这夜来的潇洒  来的休闲
某皇家会馆  歌舞升平  “服务”一流
您在笑我  我在笑他  他却不敢笑您
这夜磨成拖拽  那些黑鸦不见了
说吧该谁了?
酒在夜里最美
那个甜甜的男人  那个甜甜的女人
穿过老城
那个“鸡”和“鸭”在对话
女管男叫表舅
是老乡
来城快有三年了
主要的话题是
孩子上学了吗?
今年庄家收成怎样?
家里盖新房了没?
接下来的对话被风儿打断了,我猜是问哪的活好干
钱袋子慢慢的肿胀




5

削不平的黑夜  你在棋盘上
饮酒论事  侃大山 盘道  就不说生活  哎 就那么苦
月黑风高 一个瘦瘦的男人握住笑容
十二楼一跃而下
生活的“败者 ”努力堆笑 却输掉了全部
比如豪宅  比如豪车  比如大钻石 还有妞
这一夜那张纸变得菲薄
割腕  易破的河流
那些敏感词
绕过我 躲着你
就像高粱红了
酒真香  假酒也香
一个醉鬼
跌跌撞撞
那条街有狼啸
那条街有人哭泣
你在改变
她却不成改变
原因是钱还是......
这些年 雷打不动
那些狗人笑比哭都要难看





6

短短的灯 你在命运之根里咆哮
那些人永远的冲不破
这些束缚是积累的拳头
在一次次抖动
那些笑声像一地碎玻璃
任由你怎样
太阳还是怎样
这些美丽的终将美丽
一个人笑  无数人哭
葬礼  朝拜者爬出烟囱
留给人间美丽的笑
哎那些人还在哭
假哭  放声大哭
鬼不见天上的水
一颗毒辣的太阳  刺目
葬礼后
有些人富了
他们笑
用数钱的手扯着脸笑
大笑 这一夜笑声不断





7

看风花雪月  看笑声朗朗
一群猪踏破雨露苑  一群狗接近听雨轩
小区真棒!
保安真棒!
见到豪车就敬礼
见到美女就敬礼
那些土狗匆匆经过
那些屠狗的
去了哪里?
栽一棵树取一个世外桃源的雅称
弄个喷泉就上善若水了!
那些老人在跳广场舞
音响喝醉了
树木也跟着翩翩起舞
那灯光醉人
那车灯盖过了荒凉的美景
这张纸
吃啦吃啦的响
干杯吧
不痛不笑的羊群




8

医院里的人民在微笑  多么美
医疗0事故  收费透明
没有红包 谢谢有监控
那一夜
记住是那一夜
厕所的死角
窥探不到
给你3秒钟
猜一猜
这个时间故事划着圆弧展示一行
完美的微笑
那些病例
像白纸雪白
密密麻麻的的账单
上面告诉我
城镇医疗帮您报销
自己负担的也不小 咧
一瓶药一下就翻了仨跟头
喋血啊
这座城真美
你笑吧  你哭


瞧·那些字在奔跑(组诗)



《火》


一杯月光在饮火  干杯吧  那些险恶的羊群
你并非一只狼的敌手  掏出胃里的蚂蚁
吞噬  整个陷落的星空
割伤一枚樱桃  你用舌尖舔火
这座荒原有一定存有冰雪的味道  
你总是喜欢饮火吞烟  就像你害怕冷
暴涨吧潮水  它可以熄灭一盏明灯
那些枯燥的白纸 废弃的白
暴遣天物的火  必定是燃烧
我们用体面的火  体面的白
这是一场注定的痛
就像那个姑娘或女人
壁炉里
那些柴在“抱团”
我们那颗脆弱的小良心
成了0度的冰





《灭》


哈气如兰 那些狗不懂  
整夜
太阳注定离开一会
就像黎明的火烛

一只猪进了笼子  叫猪笼
还有那些女人  那些骷骨
这一夜你连同那些秘密
一同沉入了湖底
这一夜
英雄的坟前
长满了荒草






《爱》



一千次的理由  一万次的理由
比如那些男人或那些女人  
也可以是一只猫对狗说  或者发不出声音
用一种代替语言的形式  我开始慢慢的学会接受某种新生的“爱”
比如他爱一只羊  谁在说“大爱”
爱由心生  科学家说是大脑对情感的化学分泌
所谓友爱大爱被你无限的分泌
又有人无限的利用
成为一种产业链  那些人在忙碌
生活的这架大山让我们变得难以负重
比如一个乞丐的爱情
还比如一个光棍的爱情
还可以有无限的比如
那些男人喜欢上了男人
那些女人喜欢上了女人
那些光棍为生活为婆娘忙碌
那些人为讨老婆忙碌
整条街都在忙碌
咖啡在忙碌
宾馆酒店在忙碌
饭店在忙碌
花店在忙碌
婚姻登记处在忙碌(两重忙碌)
药店在忙碌
因为忙碌解决了多少就业问题
所以我们应该感觉这是“大爱”
如果你去另一个地方寻找
比如
校园门口看见的那“三三两两”
不说年龄任你猜想......




《仇》



一柄刀痛不欲生  感叹这切割之力
笑容拼凑着无情的花朵 你站在房间的另一边
碎裂的花瓶沾满了鲜血   
门外听见一连串急促的脚步
外面的月光挑拨着痛苦的表情
那种无助  在瞳孔里扩散
真想大喊   可怕的笑容已被狰狞取代
对于敌人你会毫不留情
对于朋友你的杀手藏在信封里
打开门窗一切都无法从新开始
比如一天以前
比如一年以前
那些愤怒的眼神深深的藏匿
一些人
是无法预测该有的结果
比如一地碎玻璃
当有的时候我们在故意放大情绪
有时又会刻意缩小
可一笑免恩仇
却被你置若罔闻
一个孩子用一把刀了结以后的几十年......






《吉》



吉时  吉地  吉人
可惜他妈的弄错了  就像一只乌鸦飞错了地方
那些喜鹊去了火葬场  带好上帝分发给的糖果
到地狱去  免费8日游  不包往返
一定要杜绝带关于春天以外的故事
另个一个导游挂牌是天堂
多么的诱惑
一听这名
就够让你魂牵梦绕的
先不管他神居何方
也无论他是否有(服务)
首先是高品位的享受
其余的身外事都可以留给子孙
财产留给小保姆
一笔烂帐留给公仆
轻轻一弹指
一架飞机飘渺了
你一直都无法理会神一样的逍遥
这回给你个机会!

勾魂幡半遮半掩
地狱的窗户
镶了金边
去哪里随你
一个卦师在选择前特意给你来的一卦
真他娘的大吉 一万朵云都飘渺了








《丑》


那些河流挥之不断   那些夜晚挥之不断
你在为我点一支香烟
整座森林没有火   整座草原没有火
她在一截干冰里偷笑  像一颗痣
漆黑如同黑暗  一杯红酒源于血液
你在黑夜又换了一副心肠  品尝着那些人的鲜血
汗水被抽离  你并非一只蚊子 食人之血却不吃其肉
你也并非一只哈巴狗  你的狼牙暴露了你的真实身份
没有拿出身份证的时候
你不敢确认自己是谁
糖果无法介入恶梦
你在用硫酸洗手
用尖刀剔牙
不放走一枚轻飘的羽毛
那些贫民说痛苦就是幸福
自欺欺人马达开到最大马力
整片的村庄被洗脑
整片的天空被洗涤
一些丑恶被洗掉
只留下一些美好的
任你把玩
那些狗都在复制同样的笑容






《恶》


低落的微笑  用牙齿碰撞 那些蛆在笑
没有争议的笑  一些低端的羊羔放入狼口
垂涎欲滴   牙齿上的风暴
思维的纠结 距离一个圈套足有两公尺
一只甲壳虫拦住了去路
糖果站在一公里以外  怀疑砸门的拳头
房屋不寒而栗  那些灰尘无视尔的离开
悲剧显像在水晶球之上
一个巫师在微笑
魔杖在21克灵魂离开后落下
房屋坍塌
一个敌人不死不灭
如进阿鼻地狱  天堂之卦
拦不住相师的腐肉
你在我的指甲里寻觅
一丝细胞的存留
他在另一个故事里开棺验尸
验尸官取下晶莹剔透的头骨
伤口处
一把刀深深的植入了
你那恶毒的神经露出卑鄙的笑容
那把锯变得无耻之极





《善》



善良的狼 咬死一头羊 它的春天已经来临
喝一口血发现自己善恶难辨  毒药留给敌人 解药送给朋友
别说你是自由的  就像那些无辜的狗
请不要相信一根绳子   它注定了结两只蚂蚱
怀疑蝰蛇的毒牙   你的监禁应该定为一万年
那些香烟有香水味  香水可能无法脱毒
马铃薯扔进一万个陷阱
接下来是西红柿  辣椒  胡萝卜
没有兔子  留下一堆洞
警察临检  一个妞走穴
一夜情戴好双保险
那些悲伤的液体里有酒精 有 粉  
用一个高级调酒师干医生的活
他的副业是在你的食道里穿串
那些傻人用电锤敲击早已碎裂的幸福
孩子的学费  还有养老保险还没找落
看那些脑满肠肥
恨不得捅上一刀
痛的不是别人
正是自己  
那些刀刺破了眼睛  做个彻底的盲人
不危害社会  不抱怨
远远要好于假大善人的
一世清净
这一点是一只狗永远也想不到的!







《美》


漂亮鲜活之美  青涩之美   成熟之美
阴柔之美   写意之美   
我发现这个世界太完美
美丽的女人喜欢美丽的女人
完美的男人喜欢完美的男人
一个完美的男人喜欢无数个完美的女人
一个完美的女人喜欢无数个完美的男人
那些不完美的男人身边站在不完美的女人
你不可能用善恶区分完美
就像那些
邪异的美   妖异的美  恶毒的美
龌龊的美   垃圾之美  死亡之美
杀人之美   玩弄之美  悲催之美
悲剧之美   
你点燃了荒原
我在看完美的焰火
那些美还在继续
一杯美酒  无数个怨魂在哭泣
夜如你完美无缺
我在残缺中一次次复制可怕的美








《 淫 》



不淫乱  不自淫  不互淫 没有手淫  没有意淫
你不淫  我不淫  她不淫
你不慌张不做作    天空就像一张白纸
任由你前门开  后门开  左门开   右门开
你不走前门要走后门   不走左门偏走右门
你不是天空的苍蝇  不懂窥视  不闻马屁
不讽刺  不吹嘘  不树敌  不互捧
没有敌人  与朋友的朋友做朋友
去前门留后门   从不乱扔“垃圾”
不弄权  不给人民添麻烦   
无违规   不暗箱  无潜规则  
不结识城管    不与小偷交谈
不装逼  不用软刀伤人  
不用尖刀剃须   不砍人
不骂人  不玩弄女性   不搞同性相吸
不作恶  不狗叫   不咬人
不传播病毒   不撒谎 不炮制谣言
相信美好  告诫敌人   奖善惩恶
修桥补路  帮助乡里  不做梦
不搞个人崇拜  励志做一个完美的人
可这个世界却没有那么多白纸任你挥霍
一架大床
你永久的做着白日梦
 楼主| 发表于 2013-5-25 22: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一个地方以后待续!
发表于 2013-5-26 06: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认真的歌者,写得沉实开阔
发表于 2013-5-26 06: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兄弟,不妨看点杂文,将其融入诗内,会更韵味!
发表于 2013-5-26 08: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整诗还是挺完整的——在完成你的为表达而表达的过程中:你总是在急于让别人接受你的表达这个层面上运动,你的作品首先不是写给自己的,因而“自己的状态”根本没有作附带的交待,因而也就没有把这部份必须交待和应用的完整体的一大部份为表现力运用起来之欠。
发表于 2013-5-26 09: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3-5-26 17:3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里,看到了当代的精神荒原。诗歌的努力使有效果的。问好独竟天涯!
发表于 2013-5-26 17: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涯语言不错,但对于长诗外形和内在结构,可以研究一下杨炼老师的几部代表作。我始终认为,以精巧有限的外壳去容纳无限膨胀的内在精神,再配上精到的句子,才算好长诗,比如离骚,每句诗的容量得超普通人一千行,而整体清晰有序。就说这些。
 楼主| 发表于 2013-5-26 19: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西衙口 发表于 2013-5-26 06:33
认真的歌者,写得沉实开阔

谢谢朋友问好来读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22 13:47 , Processed in 0.06530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