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299|回复: 16

[诗歌奖投稿] 《一微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10 20: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微尘》





一.


灰色的 你不成走开  大地之心有我的眼睛
听见太阳在岁月的核心  黑子爆发电磁爆  你在通过积雨云
雷声在万里之外  看大海在怒啸  
夜绑在木凳上  看老人与顽童对弈
那些棋子就是我们的“大山”
黑色的我站在没有边际的河流里
你淌成了  奔流到海     一根羽毛
在万米上空听风云突变
草芥在我的遗骸里蹲守   那些芒果被迫熟了
比如一千年  或眨眼的一瞬
静静的房屋  瓦片在颤动  马儿越过围栏
车灯在广告牌下熄灭
一个妞  点了一根烟
糖果分发给孩子   导盲犬站在主人的背后
胆怯雕塑战战兢兢
一些贫民  哭丧着脸
糖果无法像语言一样浓稠
农民摸出了镰刀   他的牙齿已生锈
再也割不断火焰  
那些奔跑的语言在你的脑海里疯长
你的土地寸草不生
整个黑夜都放进了黑屋子
乌鸦衔着我的骨头低空飞行





二.

宽广的长街一些短裙   美人一笑
那条“哈巴狗”笑了又笑  
一个肥硕身躯如一尊佛  你的笑脸  弥勒
皱纹多像你的子宫  夹不住那些无罪的证据
婴儿产在“沙漠”里
你可能知道一粒微尘  
电子显微镜剖析一个“国度”
你是梁上君子的邮戳
房外有我留下的跳蚤
你在翻找阴虱  一只猩猩摘下月光
一口吞掉
粪便成为萤火虫  那些灯在无限繁殖
看窗外的花  液体藏满了悲剧
逃离一件外套  你是毛衣里微尘
在黑夜你可以看见电离子
听台灯的瞌睡
炉灶上一盒火柴暴动
干燥的柴爆发
没有岩浆的危险
你就是火神的微笑
整座老屋在烈火的洗礼
没有舍利   看微尘
炭化的微尘
挤压是盲人的足印





三.


没有雨  她变得无药可救  
你的乳房丰盈   干瘪的可能是昨天
玻璃内的“战争”没有微笑的脸
橄榄枝上有白鸽  一只可以用来吃肉的肉鸽
煎炒烹炸对于一名高级厨师都是那样的简单
听勒狗的绳子在尖叫
开水  狗的皮肤鲜嫩
像一个熟透了的“蜜桃”
娘们儿 的放浪远比一坐广场开放
飞机收起了起落架
太阳在办公桌前速燃
你的钢盔上裹着避孕套
看乌云的密集
你在喉咙里捞出一粒盐
听那些弦外之音
割断第六根手指
太阳在酝酿腐烂的果皮
一些谣言遥遥无期
雷在港湾上空歇斯底里的咳
深夜只有我和你
一粒微尘摘下镜头后盖
聚光灯再闪
删除了一万公里以外的吵杂




四.



花蕊逃过枪口  一个歌女 站在水的中央
没有涟漪 听心跳截止在秒表停下的那一刹
整根针刺穿了大地   怀孕的母狼站在中间
整个狼群在迅速移动
笔直的油路  车辆疾行  尘土即将离开穿越地
帐篷打开大地的黑炎
烈火烧伤了岩石
故事在骨头里疼
风霜吞下你和我
唯独微尘
站在外面观看
一些油锯离开了树木
冰块融化在染满硫酸的啤酒里
你的浓缩铀
就像一杯可乐
印有可口可乐的标识
拆掉核电站
喝稀粥吧
孩儿们
悟空的一次回眸
五指山又爱了你一万年






五.


敲碎山岗任由他夷为平地
炭火烤制我已逝的青春  在子夜时分炮制梦想
就像一群羊  山尖抹杀了一轮红日
故事是一千年以前
我可能将是一千年以后
你的陈列馆摆放在我的硬骨  高钙片 高浓缩硫酸
一些铅笔歪歪扭扭的刻着那些生者的秘密
你的空间密不透风  
那些词睚眦必报
泥牛依然入海
捞出一些永不被太阳蒸干的衣服
湖水就像一面镜子
在那里面
不单单看见我自己
还有你的微笑
洁净的一尘不染
唐朝的诗人
苦乐都装在一壶酒里
听那三千里的回荡
一叶扁舟
火在马灯里忽明忽暗





六.


没有止痛片  请不要说偏头痛
那些烧酒是廉价的   那些香烟也是
还有那些掌声也是廉价的
听整个剧场都有人在经过
就像整个剧场无法区分现实与虚幻
一些虚焊的部件必定崩裂
高速的人群必将懈怠 停止
这就是一个真实的场景
宁愿你信还是不信
缝隙里有一只向上的蚂蚁
其余的都向下
叛逆者
逃不出股掌
静态美永远怀疑动态美
你在一个密封的盒子里解码
答案可能就是你离开的那一日
草原上的羊都喜欢太阳
琴声在匕首里掌灯
我在释怀着整个大地
一棵树未绿
另一棵接着来袭
田埂上一个草帽扣着
一个老人
和他的烟圈




七.


雄壮的泥腿子牵绊着广告词
你抖动着雄性特有的器官  听风暴之内核
密语打湿了一枚懒散的乞丐
钢镚在陶瓷碗里乱蹦
一只兔子咬住了饿狼
时代的创可贴
再也不能弥补到处都有的伤疤
洪水在我的掌心里泛滥
听某个堂口音响喊出的袅袅梵音
一个寂静的路口照样是用刀子镐把说话
那些奔向自由的人  畏缩在街角  等待 冷观
生怕填了一身血
一身“宰狗”的血
那些树花蘸着腥味飞行
一锅肉煮烂放盐或是倒掉
那些死去的人已经不用了
生活的墙上
写满了大大的拆字
一些口罩内的天空
迅速离开
一些尘埃迅速被清洁工“烧掉”
用自由之火
——冰块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八.


没有必要重复  就像一个故事的开始
我们都在感叹聚少离多
一些微尘注定是我们
那些需要的人
还在复制我的状态
比如剧院里的“疯子”
还有那些奔跑的旗帜
每个人都足够简单
装满了苦辣酸甜
一根绳索勒紧了通道
微尘不再是
洁净的必备品
所以神冥们都通往虚无
这些人无法逃避
微尘的呻吟
就像
我在看着你
你则用另一种眼神









发表于 2013-5-10 21: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向年轻人学习!
发表于 2013-5-10 21: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思如水,因势成型。型之即成,诗其乃生。
 楼主| 发表于 2013-5-10 21: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锋 发表于 2013-5-10 21:16
来向年轻人学习!

谢谢朋友来读还望指教一二!
 楼主| 发表于 2013-5-10 21:5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山望水 发表于 2013-5-10 21:18
情思如水,因势成型。型之即成,诗其乃生。

谢谢朋友来读!希望可以指教一二!
发表于 2013-5-10 22: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尽量写沉点,靠心点,挥动词语的时候要记住人生
发表于 2013-5-10 22: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作品,意象奇崛,用语凝炼,精警,跳跃,变化,修辞很好,细节也好。但好句子,好意象,罗列在一起,一个句群,要表达什么呢。
发表于 2013-5-10 22: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地之心有我的眼睛
听见太阳在岁月的核心  黑子爆发电磁爆  你在通过积雨云
看老人与顽童对弈
黑色的我站在没有边际的河流里
草芥在我的遗骸里蹲守   那些芒果被迫熟了
静静的房屋  瓦片颤动  马儿越过围栏
车灯在广告牌下熄灭
一个妞  点了一根烟
糖果分发给孩子  糖果无法像语言一样浓稠
那些奔跑的语言在你的脑海里疯长
你的土地寸草不生
发表于 2013-5-10 22: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整个黑夜都放进了黑屋子
乌鸦衔着我的骨头低空飞行

问候!
发表于 2013-5-10 23: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不错的一首诗,喜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7 19:51 , Processed in 0.06149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