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8118|回复: 152

[诗集奖投稿] 诗集:《纸上还乡》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5 22: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冲动的钻石 于 2013-5-18 10:16 编辑

                                           《纸上还乡》

                                                                                 诗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22: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冲动的钻石 于 2013-6-30 19:37 编辑

1、《在外省干活》

在外省干活,得把乡音改成
湖北普通话。
多数时,别人说,我沉默,只需使出吃奶的力气

四月七日,我手拎一瓶白酒
模仿失恋的小李探花,
在罗湖区打喷嚏、咳嗽、发烧。
飞沫传染了表哥。他舍不得花钱打针、吃药
学李白,举头,望一望明月。

低头,想起汪家坳。

这是我们的江湖,一间工棚,犹似瘦西篱
住着七个省。
七八种方言:石头,剪刀,布。
七八瓶白酒:38°,43°,54°。
七八斤乡愁:东倒西歪。每张脸,养育蚊子
七八只。

岁未,大寒。表哥
淋着广东省的雨
将伤风扩大到深南东路、解放路与宝安南路。
地王大厦码到了69层,383米高。

2、《想起一段旧木》

我不在工地上,就在工棚里。
下雨。
稍息。
一名木工,男,30岁。正抚摩一段旧木,不象柳永,
落寞时,就抚摸,红楼或青楼的阑干

第三层楼的妞最漂亮。许多年前
我最想娶她。
曾执手。曾泪眼。曾一副欲语未语的样子。
《雨霖铃》中。
我追她到宋代,打电话给柳七

七哥,七哥,
每逢梅雨至,
木工的手,便摸到宋词的某个部位,旧情
很难制止。

青梅。竹马。这样的一段旧木,身怀暗香,无论花多少年
她,从不生枝,散叶,开花

3、《打工日记》

工地上的气温,比我体温略高3℃
皮肤内的河水,带着盐花,开始叛逃,燃烧。
焱。
部首:火  部外笔画:8  总笔画:12。三只火
堆在一起
我们需要靠一群群汗水来浇灭。

汗是含盐的。
雨是凉薄的。
明天,阳光灿烂,我不愿意。
明天,晴空万里,我不喜欢。
明天,气温高过今日。

一群热锅里面的蚂蚁还在搬运。钢筋。水泥。阳光。
其中的两只,必须挺住。
挺住意味着:堂兄的父亲,我的伯父
癌细胞就扩散得慢一些。
以我们的快换它的慢

也以我们的快,加速城市的快
突然,脚手架,一个人




重力加速度9.8米/秒^2。

4、《离乡地理》

少年,要拿下一朵高远的云,白色的
棉花,盖着冬小麦。

时间剩下了一把干柴。母亲耗尽了井水。
少年长得高过了米,推开南山上的十亩芝麻地。

前程,在车票上,产生。
白云,在蓝天上,生长。棉花无人摘下。

少年。不安。比走动的火车,快上一步。
少年。沉默。睡着的语言。心中的一块石头。向前滚动。
少年。记住了母亲格言,井水,和深埋的
隐忧

他迟迟不敢坐上一枚邮票回家
他一写信:
662大巴车,就在宝石公路将他撞伤
大光明电子厂,就欠他的薪水
南镇,就要他
坐牢

5、《662大巴车》

662大巴车662次乘坐
662大巴车不是起点也不终点
它经过罗租工业区,石岩镇,和高尔夫球场
就象我经过小学初中和大学

罗租工业区正在招工。
站台上,一个离乡少年
被662大巴车撞倒,塑料桶滚出老远

天,突然黑下来。金星,撒了一地。

662大巴车没有受伤
662大巴车没有装载水稻
662大巴车也没运载高梁
662大巴车丢下了十几人,开走了

我好象是一个受伤的穷人,刚刚苏醒。
月亮看过我的破衣裳。
看过肺病上的一层霜
看过伤口上的一层盐。

看过泪水划伤了我的脸。


6、《纸上还乡》



少年,某个凌晨,从一楼数到十三楼。
数完就到了楼顶。
他。
飞啊飞。鸟的动作,不可模仿。

少年划出一道直线,那么快
一道闪电
只目击到,前半部份
地球,比龙华镇略大,迎面撞来

速度,领走了少年;
米,领走了小小的白。



母亲的泪,从瓦的边缘跳下。
这是半年之中的第十三跳。之前,那十二个名字
微尘,刚刚落下。

秋风,连夜吹动母亲的荻花。
白白的骨灰,轻轻的白,坐着火车回家,它不关心米的白,
荻花的白
母亲的白
霜降的白

那么大的白,埋住小小的白
就象母亲埋着小儿女。



十三楼,防跳网正在封装,这是我的工作
为拿到一天的工钱
用力沿顺时针方向,将一颗螺丝逐步固紧,它在暗中挣扎和反抗
我越用力,危险越大

米,鱼香的嘴唇,小小的酒窝养着两滴露水。
她还在担心
秋天的衣服
一天少一件。

纸上还乡的好兄弟,除了米,你的未婚妻
很少有人提及你在这栋楼的701
占过一个床位
吃过东莞米粉。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22: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冲动的钻石 于 2013-7-13 17:13 编辑

20、《今天上午去了翠竹路的康宁医院》

今天上午去了翠竹路的康宁医院
二零一二年九月八日,白露。
星期六。
流水。
薄。

菊花开得不高,两只枯叶蝶飞得偏低,当我望过去,
她们赶紧不看我
把影子

投给一个姓赵的人,赵氏孤儿,赵公子
年少的赵王,向左。倾。
我今天去,劝他,别老想着兵发咸阳。钓鱼。岛。

市民孙先生:每月坚持上访。写信。
市民虞女士:每周坚持,贴小广告,长牛皮癣。
我坚持每天

轻度咳嗽三次。
惊雷藏于体内。

深圳亚联财经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又打电话给我
没钱,姓什么钱嘛。
假装义工。将一匹白布,换成一匹
白布

神,离位乱走,看赵氏画完一顶破太阳,升高至九点钟
想照亮全人类
和康宁精神病院。
根本就照不亮136号,他本人。

21、《秋雨。疯人院。芭蕾及隐秘》

秋雨。康宁精神病院。这鬼天气。我不说出
你腋下轻微的狐臭,类似藏于宫中少数的几只狐狸。
这是本日第三次。
多巴氨。

一只狐狸,修炼一千年,准备做一名美人
谈一场恋爱。另一名美人,模仿一只孤单的天鹅,展臂,转身,舞步细密
界于飞和不飞
没有雨和不雨。衣和不衣。

来。让我捡起一件逃向雨中的小衣裳。
女子的小衣裳
羞或不羞,躲或不躲。

来,让我默读一遍一只天鹅的病历。
一发暗器在暗中走动。是什么掩护了它的行踪?
只是一小会儿。洁白羽毛
满地。一面玻璃
破碎。

一条小红河隐在白析的皮肤下, 如果被破玻璃划破,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
只有我一个人认出。
她。破破的小红河。天鹅。白白颈项。
相互争艳。

一只白天鹅,每一粒白色的衣扣,都端庄得
与美持平。
几乎让其它任何一种鸟的羽毛,羞愧。
今夜,我要说出的
不是美。

22、《我开始追究。谁是刺客》

康宁精神病院,庭前
一块玻璃,与一口池塘一模一样大,一架飞机
与一只蜻蜓一模一样大,
它在自来水公司的水面上练习轻功,风波微小
刺客在祖国潜伏

十九床

一只年轻的天鹅,六神,无主。趁护工
不留神,下了水池。
趁水清,摸鱼。一大群散碎的金子
随波逐流。

鱼们尚在幼年,呼吸均匀,嘴唇柔软,不曾伤害过人类
十九床,不曾伤害过人类
她。称流水为姐姐。认小兽为朋友。
喝菊花茶。
吃白米饭。

冒出春天的热气

出水时,随意,哭了一下。
祖国没有在意。六个受伤的神没有在意。

那么年青。会走路。还会说话。叫别人妈妈。暗杀了
一只荷包蛋

我开始追究。谁是刺客

23、《光阴》

萍,你在水的上面,
萍,小鱼拽了一下你的衣裳,
萍,
水的波纹,一圈圈扩大,到了一对马峦山
青丝遮脸

哎呀,打碎了西江月。

萍。你痛吗?
萍。你在水的下面。水下有佳人呀
一顾小鱼沉入水底,二顾桃花凋谢,三顾明月躲在青云的后面
哎呀
大雁落在平沙
留下衣裳
羽毛

哎呀,一列火车穿过阴道。

萍,西江月
一粒美丽的白扭扣,天天掉水里。哎呀,水边,坐着羽林郎
一粒
散落
马峦山
年年织青线

哎呀,阴毛青葱,长在伤口的两旁

哎呀,红河失火。
哎呀,蓝田玉碎。
哎呀,三四年。西江月照着西江月
哎呀,三四年。时间灌溉马恋山
哎呀,在水之上,两只野鸳鸯
哎呀,你念你的念奴娇
哎呀,我写我的匿名信

24、《夜游图》

一只女鬼,风尖托着她
走走停停。
轻飘飘地。青丝披散,很长很长,象三千愁绪
穿白衣,飘水袖。

一定会在大厦第七楼窗口,出。没。

她的秋波,游丝软系。
有时挂两条白练,有时结数朵丁香
大约
有一个少女在那儿
垂直地死去

垂直大厦
女鬼,想停一会就停一会,想走就离开
一定很漂亮
我想,我一定爱上了一只女鬼。

听说,她的名声不好,纸烛全无。

25、《夜放图》

只有我,看见女鬼开出昙花

一定是她想家了。
她喜欢被亲人接走,
可是,风一吹,她就走形了。可是,一有亮光
她就没了
敏感而迅速,一路上

饿,就吃一块夜;渴,就饮一杯黑;差一点

昙花
就从黄泉开到了去年的三月份,唯有在午夜,暗中抢着开,
偷着开,
只开那么一小会儿,
那么短命,
就象她的爱情。

她觉得,一生只开过那么一小会,不后悔
她一定到过我的窗前
我一睁眼

她,连影子都没有。

26、《夜泣图》

大厦,垂直。

妇产科。向右拐。
小巷
未开的小花蕾,短命的小花蕾,未曾出世的小花蕾,拚命抱着胚胎。
那一定是想抱住名声不好的母亲
不放手

可惜,她的力气太小了。才四周大,与医生和一件铁器对敌

夜,是红色的。
开始,只是一句句流血。
后来,一片一片地,流血。

小鬼不责怪她的小母亲。

这几年
我好象欠了谁一句话
一直
没办法亲手交给她。

唉,阴啊。阳啊。
一些事情出了差错,就会低于夜色。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23: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冲动的钻石 于 2013-6-25 15:12 编辑

31、夜雨各有各的下法和忧愁

小河从袖口取出水仙。
罗圈腿量了量深浅
没有惊动细石立命,游鱼安身
就过了浸水丘。
村口,日头去西边睡眠,流水向南边赶路
草木停止了生长

我的心跳,比平时快一些。

喝过一支蛇胆川贝液。
一滴雨水,挤进了脖子,是什么凉了一下?
我从袖口取出秋风。
至少有三个以上的人在担心
一支病根

长至三千里。电,睡在铁丝的暗处

半夜起来咳嗽的人,摸黑走在沟底的人
炉子上,汤药溢出瓦罐,转而使用小火的人。
煎熬。
至一半,身体里的棉花、力气
逃走了一半。

良人害病。快看呀

小河扶着两岸/木板抬走干柴/乌云
从袖口中取出雨水
夜雨各有各的下法和忧愁。仿佛故去的人,都来看我,有迷人的响动。
小麦提前半年开花,灌浆
可能等不到谁来收割。

32、庞大的单数

一个人穿过一个省,一个省,又一个省
一个人上了一列火车,一辆大巴,又上了一辆黑中巴
下一站
祖国,给我办理了一张暂住证。
祖国,接纳了我缴交的暂住费。

车票的尽头
二叔,幺舅,李妹,红兵哥和春枝
眼里
落下许多风沙。
薄命的人呀,走在纸上

“落雨大,水浸街。”
春枝做了祖国的洗头妹
她要卖春天

“月光光,照地堂。”
二叔,幺舅,红兵哥,三只惊弓的斑头雁
一只捉到樟木头收容所
一只失踪十三天
一只有点倔,蹦达不了几天。

“小白菜,泪汪汪。”

南方有人砸开出租屋
哎呀。那是突击清查暂住证。
北方的李妹,一个人站在南方睡衣不整
北方的李妹,抱着一朵破碎的菊花
北方的李妹,挂在一棵榕树下

轻轻地。仿佛,骨肉无斤两。



33、民工左家兵还乡记

序言
一只夜鸦,穿黑衣,骑黑马,走黑路
嗬、嗬、嗬。挖坑①。挖坑。挖坑。阴间的信使,正将坏消息传递
第一只,它要摧毁一个人
第二只,它要摧毁一个村子
第三只,它足以摧毁我的祖国

A

11月27日,夜。李绍为,61岁,他正在接三塘镇老乡封其平打来的电话
并顺手将碗里湖南的土菜吃完
有个人咳嗽。有个人,躲在月亮上
偷砍别人的桂花树

他不是封其平。封其平是一个小包工头

“老李,去不去福建打工?挖电缆沟,3元/米,深度不管,一天有六七十块钱,包吃住,还包车费呢。”
福龙村一亩地净收入也就这个数。“这个活待遇很好啊,我去我去。”
他心动了。

嗬、嗬、嗬。挖坑。挖坑。挖坑。阎王的舅父,一只夜鸦,手持一张路引。

B

李绍为连声答应,放下电话,飞快跑到了左家兵家中:好事来了。
左家兵,目不识丁,出门打工总是算不清工钱,被人欺负,常跟着能写会算的李绍为出门混。
五更天,李绍为身上带了50元,左家兵揣了20元
两人拎着一个旅行包、一个编织袋

上路。

一拔岁月向后倒伏,另一拔向前奔波,屡见上车和下车的人
皱纹爬了一脸
一些人拿得起一座大城市,一些人放不下一个小人儿
尽管天空一脸平静,一年的风尘就在内心滚动

嗬、嗬、嗬。挖坑。挖坑。挖坑。阎王的舅父,一只夜鸦,手持一张路引。

C

此去,路遥遥,三千一百公里许,有龙岩市一座
在福建省的丘陵中
埋伏。民工数十人,第一锄头挖下去,哇,都是石头,根本挖不动
上当了。
但,他们必须亲手将大山的骨头,捏碎,取出,将电缆沟
细心侍候得如春天的田畴。如同

拿到一年之中的口粮

我不在现场
不等于我不亲手在诗歌中提到一些小人物: 竹贯村、银环蛇、和左家兵
山中野花并不害怕他们
山中野蝇并不害怕他们
工头也不会害怕他们

嗬、嗬、嗬。挖坑。挖坑。挖坑。阎王的舅父,一只夜鸦,手持一张路引。

D

今年的元旦,和去年一模一样,今天和昨天一模一样,大包工头江宣伟赶过来了,见民工们都窝在工棚烤火,他顿时叉着矮胖矮胖的腰骂起来:
“过节就不干活了?要烤火,回家烤去!”
热爱火的人,需要将火藏在心内

不冒出来

从植物上落下来一片叶子,掉在左家兵的头顶,他没留意
一片掉下来的树叶,被虫子咬破,正是
一个人的一生
他却毫不知情,更没躲避

嗬、嗬、嗬。挖坑。挖坑。挖坑。阎王的舅父,一只夜鸦,手持一张路引。

E

银环蛇。睡在家里。
如果不是封其平李绍为左家兵他们想混口饭吃,不会有任何事物去打断
冬眠,一段为期三个月的幸福。
银环蛇细牙如玉,比落下的松针足够干净;皮肤如彩缎斑阑,让人产生美的错觉。正午的阳光善良而温暖,蛇们,满心欢喜,将身子变得柔媚。
左家兵埋头,继续挖掘电缆沟,蛇看到他,心情突然变坏,就象一道小闪电。
轻轻的小闪电
致命的小闪电
制造迅雷的小闪电,要将他赶走。
左家兵突然发现左脚不对劲,话都讲不出了,李绍为一见慌了神,连忙背起,出山,往医院赶。
瞳孔放大,对光反射消失。
输液管的水,滴与不滴,都让他心惊。

让他心惊的,不止是小闪电、小迅雷。还有一共欠医疗费1300元。

“抢救已经花了不少钱,医生说不行了,大包工头说不关他的事”李绍为说。
为了躲掉医疗费,刘国兵负责在前面引路,谢田拿行李,何三毛则协助李绍为偷走左家兵。
他们避开电梯,从4楼住院部一路走楼梯,然后绕到后门,出住院部铁门,上一个30度的斜坡,穿过医院家属区,再出一个铁门,
李绍为等人将左家兵从医院悄悄背出
一缕游丝
23分钟后断线
撒手丢下别人的城市、竹贯村、电缆沟
赶向了下一站。

嗬、嗬、嗬。挖坑。挖坑。挖坑。阎王的舅父,一只夜鸦,手持一张路引。

F

下一站。

左家兵被被子裹着,上面撒了些白酒,四人直奔火车站
伪装成醉汉。
登车。
李绍为怔怔地坐在尸体旁,一边抹眼泪。
人是他带出来的,为了混一碗饭,给了一条命,回去如何向左家人交代?
黄土已埋了半截的人了
恨黄土没一下子将他埋完

下一站。

1月2日晚上,李绍为等4人“千里背尸”取道广州,被巡警发现
祖国的一个影子浮出水面。
祖国的水底埋着许多火山。


34、漂泊与病,故乡与药

父亲在南山的坡地上
点豆,种瓜
夕照里,身影迟滞
一定是时光捉走了他的壮丁

剩下白花花的积雪。

暗中,他一定想找回老地主的晚年。或东篱的菊花
暗中,他一定会支出银两
与家信:
我,在南山区
坐在天梯上,南山小小,向南走。东江细细,向东流。

不曾想到,积雪越下越大,大到将
曾经白杨树一样
英俊的丈夫
压弯

黄土紧跟其后

春池在雨中掩泣。
夕阳在西山里下葬。临终,父亲把手势往下压了压
似乎要降下外省缓缓上升的天梯,就象母亲弥留之际的眼神
指向我十岁以内
一副中药

她。对着白芷,鱼腥草,防风,当归
一钱一钱
吩咐得那么细心。


35、尘,肺。

尘,住在我们的肺里
兄弟呀,你气促、咳嗽,力弱;拿不起一件工具。
忍忍吧

石棉尘肺
煤工尘肺
石墨尘肺
碳黑尘肺
滑石尘肺
水泥尘肺
云母尘肺
陶工尘肺
铸工尘肺

这些尘肺。五叶
左二右三,运送一两氧气
需要咳痰。胸痛。咯血。
需要
坐火车
找医生
问黄莲
需要
搬走山西或湖南的矿山

张海超,不死,也不活。
张海超,上气,接不住下气。
张海超,尘肺。老板和他的亲戚朋友不承认。
张海超,去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张海超,开胸验肺。
张海超,“尘肺合并感染”,还可以活三到四年。


36、虚构中的许、宝安区

前进一路,
绿袖招兮, 绿袖飘兮
画上走下来的女子
农历上,没有溅起一小点灰尘
立春多么干净。

当街,一支姓许的耦
莲步轻移。比春风稍胖
修长的小腿
被清水养育得多么白净
恰似一段春光,乍泄。

时间:二0一一年
地点:宝安区
事件:姓郭的人,混在玉兰街
跨前一步
搂住一支耦:一位水中长大的
莲花

耦断了,我吃了一惊
站立不稳
河水乘机倒流了十七年

锦书摇了摇,
山盟摇了摇,
宝安区也摇了摇。

我虚构过的莲花,
荷叶,
耦,
她们,都姓许

37、虚构中的许、镜中

隔着玻璃,藏于往事
许,镜中的花朵,是救还是推开?
那时,豆蔻花开,小小的美
种在眼里

而今,花落,人立
于画卷之内
一封小照和一个姓许的姓氏
一顶女式军帽和一本诗集
一个叫做西乡的码头和一艘轮船
一声汽笛

就象离别时低沉的叫喊

我不愿意离别,那时候
西乡的桃树和桃花也不愿意离别
风扭动了一下细腰
桃花顾盼

忽然,江边的风景换成了细细的
雨丝
好象要哭的样子
许越哭,离别速度越快

一米/秒,十米/秒,一百米/秒

迅速奔出我的视线以外。
我忍不住叫了一声:
许。
桃花应声落了一地
瞬间,一些事情就象桃花一样凋谢了

38、虚构中的许、白苹洲

退一步,我就碰到了秋天的
白露,许的皮肤就这么微凉
蒹葭为霜呀,
白露也为霜。

两处白露
一处白苹洲
被秋月,照了照,我退了一步
月色逼近了一步
我退入镜中。

再退一步
我就退了一千多公里
退入他乡。

但我退不出许。

许,脱下了绣花鞋。轻衫溥汗
追赶着蝴蝶,跟着桃飘
李飞
水袖里居住着香气
半醉吴音
多么媚好。

月亮离开了蒹葭
月亮离开了白露
月亮离开了湖北省
它走了一千多公里。

唉,镜中的许白露
画中的许蒹葭
没有生下湖北人的后代

39、虚构中的许、白纻裙

许,白纻裙旧些了吗
隔了一小会儿
斜晖悠悠,逝水脉脉。
白苹洲的江水,十七岁半了,
没有回头望一下谁

第十件
白纻裙。淡了,溥了,
还瘦了一圈

一模一样的白纻裙,真的更瘦了
每一次
我从湖北来,到外省去
一个人,朝南,想念晋江人氏

白纻裙。乜斜着窗外
多次对着月亮脱下
露出好看的乳房
红的指甲,白的手指
微凉的兰花
朝向北方。

许,穿我买的白纻裙
读我写的诗
在我经过三个省时
她脉脉地乜斜过千帆
乜斜过白苹洲
乜斜过兰陵渡
眼风细细地

我来不及招手。

40、虚构中的许、丝绸、白瓷

许、丝绸、白瓷
三种幸福之中
我摸黑数着寸寸青丝
一直数到七夕

七月七日,雨。
一阵大雨跑到我眼里哭泣
另一阵大雨
跑到了南山

南山区,我用诗歌描你的柳叶眉。
用桃花作胭脂
用月色调水粉
用一阵湖北籍的目光
缓缓地将一件丝绸吹退
那时,伊人半放

许、丝绸、白瓷
三重美丽之中
没有一丝消息吹动姓许的丝绸
没有一面丝绸盖住姓郭的疼痛
没有一条道路,
不把鞋子磨穿。

突然
一条道路,生下了一条小路
小路柳暗,花明
一个男人,
由悲转喜
哎呀,我三十六岁了


发表于 2013-5-5 23: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钻石独有风格。写得也勤。
发表于 2013-5-5 23:2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3-5-5 23:20
钻石独有风格。写得也勤。

有特点`就能活。
发表于 2013-5-5 23: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想着钻石兄长如把您所有的“打工生涯”放到一起,更能反映全貌:社会的,诗作的。您就来了,呵呵,祝贺,祝福。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23: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傲鹰 发表于 2013-5-5 23:24
有特点`就能活。

鹰兄写得用功,不象我,率性而为,当向你学习外在结构,苦炼内功
发表于 2013-5-5 23: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3-5-5 22:36
27、《春天,六点钟的疼爱》


呵呵!钻石兄弟的抒写从容舒缓,生活的磨砺一点点呈现,荣辱以共,现场感尤为强烈
之余生活是艰辛的,之余诗歌是幸福的

容后慢读!


 楼主| 发表于 2013-5-5 23:3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枚枚 发表于 2013-5-5 23:29
正想着钻石兄长如把您所有的“打工生涯”放到一起,更能反映全貌:社会的,诗作的。您就来了,呵呵,祝贺, ...

谢谢枚枚想着我的习作,我也是把参赛以来写的诗集一集,开先只顾胡乱写,也没统计,整理,今得个空,理一理,作个小结,了却一件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5-19 22:38 , Processed in 0.05716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