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324|回复: 15

[诗歌奖投稿] 《惨淡的笑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4 11: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独竟天涯 于 2013-5-4 12:20 编辑

《惨淡的笑容》






  一




你在阴面的回廊里听见一只鸟在哭泣
变小的世界藏在魔方里
头颅在上空转动  像一架厕所内常用的监视器
那些液体放在盛放理想的餐盒内  你可以听见鸡腿真切的笑声
看一眼广阔的路面你有一种要奔跑的冲动
可能人群里的眼神会怀疑你是一个傻子
那些“搭积木的人”给钢铁卯上铁钉
塔吊在有序中抖动着早已疲倦的手臂
灯光用黑色围拢生命线上的人们
你在听乞丐掰断金属钱币的笑声
牙齿咬紧   冷淡门留出一个小缝
窥视者坐在咖啡桌前喝着绿茶
苹果光鲜耀人 虫子早就被那些人在上个世纪嚼完
硕鼠头大如狗在我的腋下经过
猎狗延续着敏锐的嗅觉
随时可以在贪婪之湖里钓出死鱼
那些以前的猎人在这座城市里充当贩夫走卒
群峰在脑海里乱舞
糖果都给蚂蚁  蚂蚁则回赠一块鲜美的巧克力
当风的使者通过长街
镊子夹住了要逃离的太阳
夜晚会不会就此不黑
那些白痴依然吸收着墨水的权利
瓶装水带有细菌的冷漠
崩溃的提拉米苏塞进孩子的嘴里
一天的账单 用忙碌刚好付清









谢谢你赠给我的假笑  还有一朵白色玫瑰
楼梯上的扶手筋骨全断   那些利益大手在高大的建筑物里抽出钢筋
听那些数钱的术语   啤酒桶装满了廉价的胃痛
农民在城市里种植钢铁   收获的是一些仅有的笑容
比如那些大房子里的笑   保镖如无盔甲的武士站立两旁
随时等待一声命令
恶犬咬断了贱骨头  扔上两捆钱了事
你站在花蕊旁露出最悲催的笑容
糖果店老板用善于经营的笑容迎来了
你牙齿里的苦
冰冷的暖气在夏日里胆战心惊
生怕主人出现什么状况
比如跳动幽火的煤气
比如站在悬崖的刀具
比如那些锋利的鱼线
贷款还贷成了家常便饭
夜晚需要安眠药度过
清澈的河流装满了利刃
你的眼睛无法进入
生怕刮伤后面站着的人
一个笑容背后藏着的东西我们都不愿意触碰
就像将要拆除的悬索桥
一个来自天堂的召唤
脱掉疲倦与罪恶
踵身跳下三十层如履平地
睡姿异样  另一个个空间看见了他
地下室门卫递来了地狱通行证








你在一滴水里写下了残忍的笑容
花篮里盛放着那些人与生俱来的清贫
命运可以改变一块豆腐   谁在为一块豆腐签订死亡通知书
疯跑的修饰词痛不欲生
魔鬼解下人类的面具
阳具抵住太阳的下落
公猪或沦陷或结扎   咬一口那“六翅天使”
你在为残忍的笑付账  “杯具”夹在汉堡里
一个同伙拿来放入我们的汤锅
掌声像煮沸的汤
骨头踪迹全无  漏勺捞出油脂 碎肉
还有佛之舍利    听《圣经》是一个异教徒的仍来了的
你在表面光滑玻璃上踱步
鱼在岩浆里游弋  一首歌唱给老祖听
你的手语藏满了毒素
比如一只蛤蟆在跳舞 狮子放大巨口
容一些低矮的人通过
太阳在城楼上反复磨可以照见自己的镜子
那些疯子在品尝着精神食粮
你牵着狗  或狗牵着你
(这都不重要)
咨询台前你匆匆而过
放出棱镜里的力啸
一个故事为等打开就胎死腹中
就像宫腔镜看到打坐的你
一些盲人都传递着笑容









摘下你头顶的笑容 这并不是大地
抱歉我亲爱的孩子   
你的成长里有太多个不同了
就像广阔的田野被推土机质询
修建是一个很大很广的标语   扯上 扯上围栏
让那些牛吃不到青草   让那些“狗”去啃钢筋水泥好了
花朵拒绝围绳   一个拳击手打破梨花带雨
你在淫乐的钟声里听见
他轰然倒下
一个红酒杯缓缓的放下
手伸向刚刚过来的女人
这一天
像我这样的穷人想都不敢想
更别说其他
那个长腿妞刺痛了每根神经
你在学习“鸭子”走路
她在学习“鸡”的淫笑
听马达在喘气   那些在搬运的人群要停了下来
不可以停  大块的金子落地粉碎
发条快速校正筋骨
笔直的  用一架西服藏住弯曲的敌人
割裂喉咙血迹洒满白昼
你在避风的草棚里听神圣的语言
想法设法放出想要的笑容
每根草茎都在颤抖








你在认证笑容   憨态可掬的假货
藏满了背后  比如一柄带血的刀
一把带血的杀人刀   磨刀石是天然呆
用狼性磨   用野性磨  用深沉磨  用隐晦
磨裂了表皮  露出实质  
鲜红  绯红 临头的痛
巨大的脚板不放弃 一只生灵
用力注意角度
刀的角度也很刁钻
砍人  杀人是一个不同的概念
最为可怕的是使用软刀的人
他的可怕
不在于刀  而是其本身
切割灵魂需要调动不同的面
可能另一个面将是我
肉不一定就放在砧板上
也可能是一个漆黑的夜
关好门吧!
小心那个带刀的
突然闯入
警惕白纸之殇
刀一般都藏在报纸里









没有谁在一个故事里不停的行走  就算是夜静不下来
灯光晃过老城区  一个老妪站在纸板箱内
听外面的异动  画面在“心猿意马”或“盲人摸象”
一架飞机撞裂了空间
笑容像一朵梨花斑白
人在痛苦中萌生笑容
容易被洗脑
比如某类广告
那些不药人的药
你在迎合
那些可怕的黑没了
一样的白  “ 好人”在圈套中
跳出了或走进去
都在撞钟
用破头
用一腔之血
撞裂了不周山
水管都要爆裂   风在象群里暴动
一张纸不弹就破
纸皮压榨一杯可用的理想
咖啡杯盛着酸梅汤
夜里就剩下了酸馒头







用斧子劈   用凿子凿
不雕梁画栋  意在打破  
没有大工匠  没有大师  
不是诱惑  不是牵强
记住那个笑容   用明力 用暗力 用那些可用的不可用的
锯在割破前笑容是一枚奇异的花
它不是契丹的玫瑰  它不是洛阳的牡丹
它不是某高校的校花
它在掌以前
它在空无以后
用于挖掘   笔在刻刀里混乱
没有牙齿参与
沸点是花开以前的那个黎明
、对就应该是这里
惨淡的悲伤的
河流不听话了
利齿咬合着崎岖的山路
书在笔下嘶哑
咳不出鲜红的血
羚羊站在我的锋芒里
给那些饥饿狼  饥饿的狗分食
刀划破证件
你无法通过  必须退还
整夜都成了一个笑话








糖黏住了牙齿  用手指(自己的或)
天空很痛   夜静静的冷
一只鹰飞过城市
不知该怎样   拳头大小的浪花
穿破夜空
笑容在一杯苦酒里维持着幸福
路漫漫的
给那些存在的理由
大地动容
你笑了
迎合给时代
我们注定读过《荒原》
割草的刀掠过城市的基石
摩擦火花
跳跃
一个老农
在城市的旁边
留下最自然的的笑
太阳慢慢偏西
路上已无人
发表于 2013-5-4 12: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后现代的笑容,体现了新的审美向度。问好独竟天涯!
 楼主| 发表于 2013-5-4 12: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刘频 发表于 2013-5-4 12:10
后现代的笑容,体现了新的审美向度。问好独竟天涯!

谢谢朋友的阅读谢谢点评!
发表于 2013-5-4 12:3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来喝茶,容后细读。
发表于 2013-5-4 12: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是一种谵妄话语哈。
 楼主| 发表于 2013-5-4 17: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枚枚 发表于 2013-5-4 12:31
先来喝茶,容后细读。

问好朋友谢谢来读!
 楼主| 发表于 2013-5-4 17: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冯冬 发表于 2013-5-4 12:36
这也是一种谵妄话语哈。

问好朋友!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3-5-4 19: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3-5-4 20: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民在城市里种植钢铁   收获的是一些仅有的笑容
 楼主| 发表于 2013-5-4 21: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孟冲之 发表于 2013-5-4 20:23
农民在城市里种植钢铁   收获的是一些仅有的笑容

问好朋友谢谢来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7 19:56 , Processed in 0.08115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