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260|回复: 10

[诗歌奖投稿] 一分币的忌惮(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1 21: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分币的忌惮(组诗)






  【一分币开始以前】




透过风衣看望春天  你成为河流的经过
没有马匹的语言  我沿着你的脚印追寻
那样的太阳偏冷   没有火炉 我的手拒绝温暖
就像那些啃烧饼的孩子 每次用小手抿着倦怠的月光
我的杯子里很空  就像安详的器皿
一匹盲马经过我的树木  身体感觉刺痛
酒香是一个总想打开的记忆
可能我们在等待一分币以前
就像衣服上的漏洞  河流从这里经过
没有女人  也没有村庄
那个半截男人用香烟点醒我们
那只小狗咬住了男人的下体
镊子夹住空旷的眼球  房间里
一盏灯与十盏灯对话   波涛在眼睛里眨
怀疑神在伟大时刻离开   
你在灯油里拿了出寸芒  等待从未停止的黑
可能我在数羊 或背对着镜子
河流折叠后放入前世   那件风衣的内兜
可能你在透过鞋底偷看  但忽略了井盖
那些被打垮的狼没有了草原
它们不如狗
在都市里摇尾乞怜
听 人云亦云
整座天空呼啸而过 你在这边等岸那边的我
我的云 塞入了人群








  【两个苹果的问题】




欺骗无孔不入  拒绝刀口以外的问题
软糯的小虫具有黑暗的独特性  某个女人在子宫里打伞
防止一场酸雨的迫降
突兀的咬痕不接近生者的平行  
你对面的我说一个关于镜子的技术问题
可能你一个人  趁着黑夜摸向了“两个苹果”
原始的圈套用于野人  你的颜色由红转绿
像两个无法同行的圆环  魔术师在体内不停的穿行
可能他们的眼睛里拒绝等价交换
用一架天枰称不出两颗良心
比如砝码大于痛苦  你在聪明的鞋底里患有脑退化症
一颗糖带有苹果香精刺鼻的气味
可能你在为白雪公主叹息
这个时代苹果成为认证码
超市的苹果请放入购物篮
那些没有‘苹果'就活不起的青年
该选择一款带有咒语的爪机
狼刚刚通过遮光板
那些太阳就头大如斗
黑夜没有一枚腐烂的苹果
你在口腔内用镊子
夹住半截小虫
带有美国的体味
那些盲目的人还在问题里  排着长队








   【貂皮大衣里抖动的躯壳】




鲜美的她  像一颗伸长了舌头也接不到的糖果
看  那双怜人的秋水
再看那  芊芊玉指
再闻一闻  “狐媚的香”
问一抹酥胸  乳汁何处去?
“物质”泛滥的年代  乌鸦拒绝用喙交谈
一头狗熊拥堵在报纸的侧栏
某个眼神如钻石般璀璨   你的马桶鎏金
谎言被一次次戳破
关于那个敏感话题 你可以拒绝回答
但证据确凿 物证:两根阴毛  一件丁字裤
人证:援交妹和她的粉们
请在审判时不要刷博   那个有“漏洞”的女人
时间拒绝回答罪证
你在新款貂皮大衣里与冰火交谈
聚焦流汗的毛孔  
跑车里弥漫着酒精的味道
流氓在广告牌后面大声的咒骂
你的脸上已经结冰
火炉流干了最后一滴泪
太阳伙同“家丁”迅速逃亡








  【垃圾箱的心情】



一座门带有“人民”的微笑  
穿街走巷没有草原上的“套马杆子”
黑色塑料袋装着动物的残肢
你一闭上眼  黑暗忌惮着“上帝之手”
玩具 金属   破鞋  蛋糕  烂菜叶
用过的避孕套  电池   剩菜饭
高尚而破旧的礼帽   
老鼠经过一面破碎的镜子
假牙咬住了猫的断尾巴
文明的蚂蚁背叛肮脏  
苍蝇干掉正午十二点的“微笑”
野蛮的太阳拥抱腐臭
脏兮兮的躯壳未必上失洁净的灵魂
取一根蜡烛
在缝隙里打通光明
黑夜  月光是宁静的
经过的行人掩住口鼻
拐弯处那辆的士   车灯在闪
一个脏兮兮的家伙“翻 阅”了一会
取出“所需”迅速离开
目标是下一个“堡垒”






  【自行车取消的约会】




屌丝一个晃动的“杯具”
玫瑰带有泥土的芬芳  
野蛮的打气筒告诉老朋友距离爱情还有“三公里”
相距五个路口  有四个“红路灯  ”
还有一群交警
笔直的树木有鸭蛋粗细
患上了“强直 ”
后面跟着哑火的路灯
跑车距离“爱情”
不到十米
途径一滩血迹
慌忙的行人放出围观所用的“围绳”
“掌声”没有靠近
一会儿车灯如龙
一会儿夜晚恢复宁静
一会儿“乌鸦啄伤了喜鹊”







【广告牌对峙生活的骨感】



平模  平模   整座城市的雷声淤积
河流  你的胸口  整座城市都散发着怀疑的味道
抡大锤的男人将自己深深的砸入地面
豪车肆意的穿行  那些耸立的钢铁“阳具”对准太阳
“陷阱”书写的过于平实,卑微来自一个菜农
笑容就是那廉价的烟卷  一呼一吸
旧城的水管里充满了爆裂的动词
新城风声敲击着你的“脸”
你的“脸”反应给大地
车轮上的女人陪酒 赔笑 赔上青春  赔上性命
赔上至少三分之二墓地
整夜都能听见女人的“哭声”
可能是因丈夫摔死在工地上
老板答应给了50万
改嫁后留给“小丫”念书
整座城市都在你来我往
二小子出了车祸
老大生了个大胖小子
这座城市总是有人笑有人哭
真不知道那些广告牌何时再换上一幅新的“嘴脸”










  【割掉一轮明月】


阉割的刀  没有申诉的伤口
楼宇转瞬归于安静   没有鸟鸣
你可以隐约听见一只猫在哭  
你在这座城市里用复杂的颜色覆盖那些沉重的“骨头 ”
简单的老鹰抓起了一只“矮人”
没有停下  简单的飞走
可能这座城市早已没有了巨人
也可能巨人都被“踩掉了”
那只蝴蝶   你懂得黑夜吗?
就像那些明亮的眼睛
嗨  说这些有什么用哪!
那些狗都在摇尾
那些狼都开始吃素
那些“女人”都开始从良
对着镜子
你会看见那些躺下去的“人”在笑
(其实也包括我们)
看那边
那个健壮的男人
正用尖刀一刀刀的割
血流入了罪恶的河






  【“重伤”的人群】


看吧  那些僵硬的笑容
每次摘下面具都有不一样的憧憬
可能你会像一朵花儿的“美”
或一片叶子的“孤”
就像古板的云   你无法理解一个猛烈的笑
就像冰层里封存着我的脸
那些忧怨的人群不愿意被打开
就像双掌合十的佛
闭上双眼聆听自然的语言
用骨针提醒那些盲跑的人
圆圆的轮子从女人的身体压过
血渗进了路面
一场雨匆匆经过
偶尔有人谈论
就像说一个故事 一样简单
其他并无异常
可事实上
你发现了
一块石头已痛了千年





【冰渣里的微笑】


没有冷  你变得不哭不笑
蛐蛐的异动  谁把你放进了瓦砾
这个夜变得难以捉摸
就像塞满人的“剧场”
他们都在激情的笑与哭
关于掌声
一座大山忘记了回应
可能遇见你需要用一生
就像我们不安置的笑容
你在高楼下忘记了笑
抖动的面容成了“机械运动”
去过冷库的人都知道
只要关上门
你就无法放进一滴阳光
可能我把笑容
留给了
关门的那一刹那






 楼主| 发表于 2013-5-1 22: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的黑夜我们确立于黑夜!
发表于 2013-5-1 22: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冰渣里的微笑】

个人觉得写得更好。
发表于 2013-5-1 23: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大组,城市题材的,具有鲜明的反讽、批判意识,象征的手法,干净的语言,内蕴深刻,富有思想性。大赞。
发表于 2013-5-2 07: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技巧的优势是二十世纪诗歌的特点,但十九世纪以前的不拘细节、把握时代脉搏以及语言的通俗性依然不过时,希望天涯君把二者之间的优势结合起来,稍稍把语言弄平易一点。我曾经想走意象语言的路,但后来看见大家都这样做,便断然放弃了。以阁下的才具,可能变换几次风格后更能清晰地发现自我。高手要进步是很难的,祝阁下一日千里!也附一首我的意象诗,博君一笑。


          十四行诗: 秋兴


              文/湘西刁民
   

瑟瑟秋风中,班驳陆离的法国梧桐
把片片黄叶抛在地上沙沙地翻动……
记忆象一卷效果不佳的陈年拷贝,
让我将模糊不清的往事竭力回味—

褪色的青春、发黄的风景、无知的誓言,
以及干涸枯竭的罗曼蒂克情调的源泉……
一切都象失重状态下的水珠分崩离析,
而最美好的年华就在惆怅中飘然引去……

我已不是昨天的自己,那个陌生的自己!
黄鹤的高远、野鹿的敏捷、白云的情趣……
都被凡尘俗境无情地搅扰,荡然无遗!

秋意问津我的发际,我只能默默无语,
脑海中落叶般飘零的千头万绪,却不肯
把片刻的宁静赐与这山重水复的心地……

                   (1999.9.29)


发表于 2013-5-2 07: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承蒙邀约,奔赴本帖。蟋蟀本对诗歌见识浅薄。如果说偶尔在坛中抛砖引玉,也仅是一时兴起,想到哪就说到哪。但事实上又会顾忌到对象的感受,毕竟诗歌不是游戏,但还当以游戏观之。那么,所谓观点之争,往往又会成为对游戏规则的不同理解之争。在这一点上,还是得较较真才能说得透彻。
诗歌的第一要义,就是语言才华。没有才华就没有创新,没有创新就没有动力。在楼主坛内的诗作里,才华扑面而来。对词语背后的隐秘关联,也是信手拈来,且多有动人诗句。我不惯于断章取义,摘录句子,所以就不一一列举了。
在才华之后,在词语关联之后,就有形式感,气质感,韵律感;有思维向度,有语境营造,有逻辑构建,有现实对称……等等。也就是说,诗歌不能止步于才华。对才华的依赖,会让根须无法撷取更深的营养。
但往往是,天才气短。才华丰盛的诗人,会囿于才华的圈内难于自拔。与他人的间隔始为追求,终为炼狱。所以,除了诗艺的才华,尚需沉潜的才华,超越自我的才华,信仰的才华,回归本性的才华,承担现实的才华……言不及义,乞请宽囿。蟋蟀。
 楼主| 发表于 2013-5-2 18: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枚枚 发表于 2013-5-1 22:12
【冰渣里的微笑】

个人觉得写得更好。

谢谢朋友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3-5-2 18: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南华 发表于 2013-5-1 23:19
这一大组,城市题材的,具有鲜明的反讽、批判意识,象征的手法,干净的语言,内蕴深刻,富有思想性。大赞。

谢谢朋友的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3-5-2 18: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3-5-2 07:35
语言技巧的优势是二十世纪诗歌的特点,但十九世纪以前的不拘细节、把握时代脉搏以及语言的通俗性依然不过时 ...

谢谢朋友的指点,我一直在路上
 楼主| 发表于 2013-5-2 18: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3-5-2 07:38
承蒙邀约,奔赴本帖。蟋蟀本对诗歌见识浅薄。如果说偶尔在坛中抛砖引玉,也仅是一时兴起,想到哪就说到哪。 ...

谢谢朋友的短评,受益匪浅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1 03:21 , Processed in 0.16738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