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661|回复: 13

[诗歌奖投稿] ~~~三字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3 19: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羊羊羊】


中午,大太阳出来了
偏僻的旅馆里
住着三个流浪汉
一个女人
坐在门前织毛衣
钎子是直的,毛线
是圆的
钎子是铁做的
毛线是羊身上的,她的女儿也是属羊的。


【十段锦】

把你的生活压缩成饼干
把你的国家
分解成无数个县
给村里的果树喷农药
为自家的菜地松土
每一段日子都是一条蜷曲的蚯蚓
从春天来的雨水
忙着冲洗你身上的花粉


【丝竹空】


地球在空转,那根轴在中间
流水冲走多少金钗
妃子们从后宫来到前门
借一根杨柳枝
把青春招回来

杂技演员在台子上
耍着空竹
鼓掌的人回家后会感到孤独
曾经嘹亮的喇叭
被他们吹破了,陷入轮回
来世长成一棵葫芦


【滚铁环】


高傲的铁环滚来滚去。
它有一张浑圆的脸,有着暗示的权利。
它的脚踏过落叶
从无到有,又返回原点。
它比落日更有说服力。它在秋风中
穿州过县,它比一个浪子到过的地方更多。
它使那个白净面皮的少年
浑身充满了烟熏气
它让一个老不死的地主更加浑浊而且言不及义。


【端正好】


舌头品尝过冰凉的啤酒
又矜持地卷起来
含糊地唱着小曲

曾经的树木会变成今天的椅子
老调子重新弹,前面的音符
会成为后面的旋律

我说过,事情总得要
先开好头,才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但是我们两个
都浪费了、都浪费了
慢半拍的人总是套用昔日的借口


【安眠药】


喇叭声搅拌夜。
搅浑你的梦,泥浆似的梦。
此刻你从水泥里坐起来,身上
长满了喇叭花
床头柜悄悄对你说:“服食一点
砒霜,你要拿捏好份量”

你顺着阳台往外瞧
仿佛看见了永恒
与短暂的区别。看见了马蹄形
的月亮,它沉默着
它就象一块磁铁:
N极的白昼,S极的黑夜。


【剪剪刀】


一根绳子,对折起来
剪断它,变成了两根绳子
再把它们对折、剪断
就会变成四根绳子
如果继续往下剪
理论上是不可能有尽头的
到无穷小也仍然可以
把它剪成两段
到最后剪刀坏掉了
分成了两片刀子
它们不会被继续分开



【时光在】


他老了。他说:
时光在慢慢地消失
它筛选出星光、酒、歌曲
其余的事物沉入水底
但是他错了。地球还年轻
时光其实是在慢慢生长
从零到无穷,养育了众多的孩子
在夏天的夜晚,统统躲进白色蚊帐里


【的确良】


我与他交换了信物,在街头
把一堆落叶点燃
然后各走各的
人流轻易地穿过我俩,像缝纫机的针线
穿过夏天的衣服
我们多么薄啊,像晾在竹竿上的一匹布
透过这面看到那面
他拿走了我的病历
我带回了他身体里的风铃
但那属于过去的安慰稀松平常
但这反复交换的信物不是的确良


【阴郁鹅】


三头鹅,站在地板上向昏暗靠拢
它们静静地伸长颈项,好像离你很近
兄弟,你为什么也一言不发
莫非是异物入喉,天将大旱
你看春天的瓷器冰凉,春天有沉沦的倾向
草木空了,蝌蚪远去,天边飘走一朵云
鹅们很清楚,这季节干涸,会现出背影
眼前事如万古愁,欢娱抵不过一丛溪流


【身外事】


浓雾锁住清晨,自成一个王国
我戴上帽子出门
脸很冷,但耳根清净
路灯挂着水珠
提醒它自己:“嗯,我还在人间”

有人在雾中结婚
两个新人各在一边
花车已扎好,静静地不说话
阿华,你不曾见过这么大的雾
仿佛身外是身外事


【闷葫芦】


树上瘤子,石头疙瘩,胸中块垒。
他们是
葫芦兄弟。
开始有话要说,
最后不知所踪。

这个南方的冬天,
雪比磨盘大。
你们锯掉自己的嘴巴,
肚子里究竟
在卖什么药。


2013.1.9


【急惊风】


没羽箭射穿所有的隐瞒
黄袍怪卷走世间的炊烟

袖手旁观的郎中
以为是熟地就该当归
是病人,就该等死
不对,我不赞同这种说法

太阳穴两边,住着书记和总理
我有一盒清凉油
要涂在这个病怏怏的国家


2013.1.16


【念来去】



腊梅开花,是最近的事
枝条伸出墙外
那天我经过小巷,幻想自己
是走在山中
一条无人知晓的小路上

这让我想起其他的地方、其他的人
那些决心皈依的人
先要上西天
然后再重返来时路

沿途的腊梅又开了
这是久违的中土气息
像乱红飞过秋千去
像幻觉,使他们永远年轻


2013.1.21


【末南方】


他们说水旺得土,方成池沼。
此地浮萍无寄,蛇虫有道,
粤人不说鸟语。

红花开在亭子旁
满手尽是油墨香
所谓凭栏处,无非是些过期的幸福

所谓伊人,每到周末
便站在池沼中央
耐心等候隔壁的新房客
捎来明日之报纸


2013.1.19


【被垃圾】


他积攒了一个月的
少女呕吐物
选择在某个风雨如晦之日
抱着马桶漂流
从孟加拉的闹市
来到心有猛虎的高原

他被自己当成了垃圾
点燃了烤火
在闷死之前,从郊区的中转站
找到了无言的果核


2013.1.18


【游子引】


城外河流冰封
老马止步不前
长亭更在短亭的前边

北方来的汉子
站在对岸
捎来了春风解冻的消息

终须饯别
我干了最后一杯酒
说,散了罢
这欢宴,这雾霾。


2013.2.4


【又一秋】


宿鸟缩起翅膀,爪子抓紧树枝。
夏日之蝉
到了现在,还不想死。

只是舍不得
像睡不着的人
数第一声更漏,看最后一片落叶。

水里土里,不是这样开始
就是那样结束。
草木一生,草草了结。

让一切来得自然,也让去时
去得心安。
他有一个模棱两可的梦,醒来已是秋。


2013.2.7


【定风波】


很少有东西
能像天空那样,完整而空虚
自我满足的时辰
东南西北,忽然吹来了风

偶然迟到的雨,轻轻敲打着竹叶
鱼浮于水,人浮于世
谁也不会是永远的漂泊者
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上
樵子遇见了和尚


2013.2.8


【两相误】


投石问路者,跨过铁门槛
到庙里求签也去坟前烧纸
捕风捉影者,不觉冷热
戴着草帽穿着毛衣,走过圆石和小溪

缘木求鱼者,拆开一件旧毛衣
找到了线的尽头,这是一个
慢慢衰老的过程
现在想来,当初把毛线裹成团,是多么地多余


2013.2.10


【挂枝儿】


我贴好的每一张门神
都很脆弱
我放飞的每一个风筝
都不得好死

挂在枝头上的风筝,静静地看着
那两扇
很容易就关上的木门


2013.2.10


【坟茔小】


外公埋在山坡上
坟已小得不成样子
像个土包包
外婆的坟在老房子后面
长满了狗尾巴草
舅舅的坟挨着外婆的
偎在妈妈的怀里,仿佛从来就没死去

大年初六,母亲提着香烛纸钱
回老家上坟
她佝偻着身体,点燃了火
纸灰飘起来,落到旁边的水田里
在我眼中,所有的坟墓都比母亲小
外公的坟45岁
外婆的坟27岁
舅舅的坟16岁


2013.2.20


【没来由】


是时候问清楚原因了
那些缓慢的河流,几乎不移动的云朵
如何产生,又怎样消亡
是时候打开炉鼎了
丹丸已经炼好
斧头烂在树里,重新发芽

自相矛盾的术士
蹲在街边,妄测命运
在他风烛残年时
有一次道破了天机
是时候告诉你,那件事的结局


2013.3.3


【野史趣】


疯子拿着氢气球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
很快就走过了这条街
三月五号,晴
他站在阳台上,看着樱花满枝头
疯子在树下
来回走了三次,手里的气球快要蔫了
他认真地记下这一幕
以便后人从野史里,找到另一种秩序


2013.3.5


【倒栽葱】


大蒜把头埋在土里
呼吸下面的空气
我们把头栽在土里
比以前更自由,觉得原来是这样

大雨落下时,地心产生吸力
群山倒转来,瀑布往上,我们倒着生长
那蚯蚓居住之所,广袤无垠
有另一个大海
也有多出来的粮仓


2013.3.8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3-3-13 21: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三字经……
发表于 2013-3-14 12: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了。能写这么多我真的是很佩服,有时候也想写却不能静下心来
发表于 2013-3-14 12: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个三字经啊
发表于 2013-3-14 16: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胡兄佳作,知刀风更健。
 楼主| 发表于 2013-3-14 18: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块钱 发表于 2013-3-14 12:37
品读了。能写这么多我真的是很佩服,有时候也想写却不能静下心来

这是好几年存下来的,呵呵。冠了一个总名:三字经
 楼主| 发表于 2013-3-14 18: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馨蕾小屋 发表于 2013-3-14 12:40
这么个三字经啊

就是就是。弄到一堆冠了个名
发表于 2013-3-15 11: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挂枝儿】


我贴好的每一张门神
都很脆弱
我放飞的每一个风筝
都不得好死

挂在枝头上的风筝,静静地看着
那两扇
很容易就关上的木门


发表于 2013-3-16 11: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胡查兄的作品曾经那么棒,那么有才华,但我说句实话,这些作品,远不及你原来的作品!
发表于 2013-3-16 21: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短诗非常不错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 18:21 , Processed in 0.11285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