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316|回复: 9

[诗歌奖投稿] 穷鬼的哲学(长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2 19: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穷鬼的哲学(长诗)







起因



哲学与穷鬼等同
深夜
你在巷口
敲着铜锣......






第一章


伸开平缓的双臂 让大地在飞翔 路过乞丐后叹息  哦 多么的想窃取一枚钱币
黑夜拉黑了灯影 关于寒冷 我告诉了她 她会不会告诉你 深夜我站着 你也站着 天空突然飘起来雪
雪的眼神突兀 关于乌鸦 我们从不作答 黑暗慢慢的走入神的身体
用一个陀螺的旋转来区分你我   哦 深夜雪停了  你还在我前世的玫瑰庄园里行走吗
钟声慢慢的走进了 黎明的目光  谁可以分得清黑与白......


剪去短置的身影 月光是一枚明亮的眸  黑夜你占据谁的背影 树一夜一夜地摇晃
谁在敲响激烈的海洋  目光里的灯塔 一次次擦亮 蚂蚁简短而忧伤
路遇香蕉 一只蚂蚁在月光上打洞  沙漏解开了系在路人手部的腕表
擂动铜鼓 青春 清脆而明亮 尸体无论长短 死亡无论大小  递给火化工的最后一根香烟
狗打着瞌睡 一块骨头 易碎 路人舔舐着前齿 骨灰多是行人的眼泪  饭后洗手 深夜在推杯换盏
路边的陈词滥调 不断的轻弹 喊出了口号 大大的口号


吃一杯面的前提需要一半儿蒜 看《一九四二》 想关于粮食的问题  一杯面 吃光了所有
凑过来一枚乞丐 关于人民币 我们都一样 或者说我更穷人  可我还在路边看 忘了给钱
看年龄 我猜他是一九四二以前的  黑暗 突然迫降 雪也走进了我的身旁
树在慢慢的颤栗 月亮慢慢的喘 像一条狗那样黑   树叶慢慢撑开一页书的厚度
太阳回荡在我的脚下 洗涤一条河的清白


射出丘比特 玫瑰折断了云翼 叶落一掌孤峰 摇曳  黑暗归于灯的核心 像是慢慢的叹息
覆盖了一场雪 穷人的孩子 冰冷的窗花 火炉的热量慢慢融化 迷失的行人
走 用一种看的感觉 到市井去 阳光下 那个抱小孩的男人慢慢裹紧了大衣
寒冷打着喷嚏 病毒龟缩在针管三分之一的距离  咳嗽不断 门外的路人还也在咳




第二章

大地被一张白纸平铺 灯语的短暂 和尚手握钢刀 削一个叫禅的硬骨 关于舍利穷人以无
微笑 放狗屁 听雷声 一群鸭子等待屠宰 钢刀则霍霍向猪羊 说鸡时一定不要提女人
听雷 说一场云雨  黑暗之处 逃避一盏路灯 有男人就有女人 余下的话交给城管 对了城管不喜欢夜间活动
躲避词的锋芒 光棍不斗势力 文化多流氓 遇见流氓你当绕着走 说一些关于灯下黑的故事
讲给那些贫民听 打口哨 听脚步 文人刺客擅使软刀子 不杀人 可以见血 但不封喉


给软体词做个结句 走路 拉屎 关于饭后请漱口 牙医再给自己做烤瓷 幻听黑色的交易
门闩崩溃于路人 净土下佛裹金身 穷人 没有香火也没有灯油 乞丐去银行 饭馆
灯塔用风筝都语言讲话 雪花融于执着 智者无为 富贵与谁有关  该睡了请关灯
黎明 柴门外有风声 生活的链条掉了 还需自己动手
穷人常常为生存而奔波  一个汉堡让它迅速溃烂好了


迷雾上的灯光 残羹用来养狗 然后杀掉 路过狗肉馆 垂涎或滴泪  谣言拴在捕鼠夹之上
听经过的猫步 看太阳的救赎 关于无间道 请说卧底  慢慢低下前额  等肠油的借据
水果削皮 路灯绕行 说低碳和节能减排 暗影慢慢摇成路人和背影  酒水一杯杯的结账
肠红的好 有色素易消化 防腐剂路人皆知 已经超了司马昭  吞咽一枚带毒的烟头
权杖握在少部分人手里 关于饿 现在的解释是饥渴 女人在公车上调戏路人


时代赋予一个苹果的神话 虫子咬了一口 没农药 没化肥 没杀虫剂 有多少人竞相追捧
穷是一个书生 富是一个书生 同人不同命 说二代以前  连腰带都吃不饱 还一起称兄道弟
草的圆滑不在于风声 随之摇摆就好 喝酒听书 没有时间掏钥匙 门都进不去
镰刀磨断 为的是更能接近事实 揭露谎言 但又无法摆脱一个更大的谎言
行人慢慢退避 黑暗来源于灯下  蚂蚁牵扯着腐化的月光......





第三章

黑暗仍旧黑暗 属于花朵的春天凋零 一只狗的背影经过了一棵树  时代解下了假牙
咬合于黑色玫瑰之间  晃动午夜的床 男人被称为世界上最难的人 需要一个女人的怀抱
肿胀的乳房渡过了那些饥饿的年月 春天的脚踝踩破了一路薄冰  鱼儿畅快的喝着脏水
污染不只是心灵上的精斑  剥落一枚果核 利益如一枚透着清香的红果 分外妖娆的诱惑 勾引着
来去如风 黑夜如刀鹤立  转身 回眸 太阳透过身体跳跃 物质文明何处不在
关于硬币的学说   弹指 方向是上方的语言 花的几率要大于字


走动没有秘诀 关于速度 你可以输给猎豹但你绝不能输给自己  因为这就是底线
有多少底线行走的人群 就要多少脱离现实的梦幻 我确定 我是一个具有民族劣根性的人
朋友你哪?
关于人类的伟大 在我看来是在卑鄙的时候足够卑鄙 在残忍的时候 猎物不仅仅代表粮食
也可能是更多  饥饿不仅仅源于生活 苦难的瞳孔里包含许许多多的迷雾 因黑夜漫漫


打开水的渗透力 时代染灰 清洗 来自文明的净土 黑暗无处不在 盲人则在佛前窥视一道禅机
路灯 眼眸 本来无法相互融合 为了更接近在诗人的笔下融会贯通  路的超然不在于有多少人走
而在于通向何方  寂静的夜何处有家 坟墓穷人的奢望 如果有必要骨灰洒向大海
大海的宽广 神的冷静 眼神 来去自如  目光来自玫瑰的硬度 刺的坚硬 剥落成尘
红色的血液滴成了冰 荒凉的味觉器官 切割分离 阳光慢慢洒脱


挥手的衣袖 寒冷慢慢走了进来 寒冬惧怕一场雪 因为路滑 佛前的灯无法照亮路面
穷人摔倒 生命的点滴 石头 黑夜彻底的黑了下来  听井下的寒风  冰冷的碎屑随时脱落
翅膀张开 羽毛在身体内划行 刀锋 划向了茫茫大海  关于爱语无处抵达
镂空一场幸福 关于阳光的那一部分可以随时透体而过  雪迅速的寒冷
午夜走成了黎明......





第四章


游离于掌心 关于一枚红叶的秋天 城市的雪来到乡村 分开合十的双手 门的方向朝向哪里?
狗的嚎叫 自由可以打开几扇门   房间的灯来源于一场秋霜的回忆  雪色的彩虹分外妖娆
属于冰的的年纪 在春天开门后 请把我带离  阳光 雨露 慢慢走近记忆的回沟
勒紧桅绳 一只帆的海洋 泪水很咸 用一粒盐说关于忧伤 暗藏的伤痕则慢慢结痂
翻越山峦 像一枚风筝 追赶一阵风的青春  风声经过 一路远山 由绿变黄
皮肤慢慢恢复了皱纹 波光粼粼的岁月秋天漫漫


来时的路通往一场雪的温柔 光辉转瞬即逝 岁月慢慢峥嵘成一场原罪劫
泪水收集在手心 痛楚的锄头 刨开了一垄 然后分行 春天播种成诗 慢慢在寂寞中等待收获
爱情的结果 酸甜中略带一点咸   苦涩的生活有多少个春天可以用来挥霍 爱情被染指于弹指飞灰间
孤独的剑 风霜切开刃口 磨亮了多年未愈的旧伤 一些禅词随处抵达
流泪继续 生活继续 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留恋 放下温柔的面具 随时蜕变一只狼的孤傲


月光里的思念像一夜未停的寒风 走吧寒冷 走吧不去留恋的童年 走吧关于爱的中影
摇摆风中的牵挂 寻觅一双手的温存 在哪里 爱人在等我 在哪里生活在等我
我的断翼 等你来缝合 我的空虚等你来填补 一个梦的解答 呓语 豁然  寒风慢慢走进我敞开的风衣
关于扉页 你站在哪里 光的速递  一个器皿被掏空再掏空 等待装进无尽的哀愁


听雷的声响 你会想起一只海燕吗?我亲爱的朋友 挥一挥手 你会像天边的云彩一样离去吗?
黑夜属于你的时光不多了 我们还有什么放不开 就让它随风飘逝吧
跨越一条河的长度 远比宽度艰难无比 可我们是选择 顺流还是逆流  
日子很短 每一次过去 你又会留下多少回忆 寂寞的愁绪 留下了多少岁月的划痕
当对坐一面镜你会有多少甘醇的忧伤 青丝难解那寒风中的缠绵......





第五章


月光朦胧 思念化为风筝 倚靠在墙角 灯光火烛 一串犬吠  柴门外  小路口 三两行人走成故人
寒夜风声远至 冰花下的祝福 一枚流星划过 许下一个甜蜜的愿望 生活的账单谁来签署
摇曳的灯光 啸声 门外 小雪突兀于门外  书生彻夜苦读 为只为 有一日可以登高一呼
拉开门外的情景 阳光走入深谷 冰冻一条小溪 树的身影一晃而过
雪花 刺痛玫瑰的身影 冰凌传说 远处一双鞋慢慢走了进来 风敲打着略带寒光的山谷


汗水捶打着鼓面  泪滴远方 孤雁慢慢滑脱  冰推开了远方的愁绪
静静的听 冰雪聪颖 走过一串深邃的喉咙  刀锋刺痛了 带血的眸 响指打着穷人的节奏
桥的浪漫 诗情画意 黑鸦匆匆经过  喜鹊衔起了来时的幕风  碎玻璃铺了一地
冰块 脆弱的心房 敞开式的喉咙 刀锋突然略过 哀怨的姑娘慢慢低下了头


一支玫瑰签署迟到的契约 黑与白不过一线 声音滚滚如春雷 跳跃着冰雪的年纪
雪中的爪印 午夜 山外的钟声 雷打不动 远方走进了一页书简里
流浪在远方 异乡的酒 无法解故乡的愁 断线握在手中 扔掉一枚烟头 黑夜搓红了双手
木头签约 一柄斧头 寒夜里的篝火 吓退了狼群  关于环境 我们都在慢慢的吞噬塑化剂
音乐定格 江南的马蹄还是那样急 一束疲惫的身影走进了月光里


从鱼头走到鱼尾 黑夜会经历几次翻身 挫折处有硬刺  血管中的血 流着硫酸的硬度
分开情歌里的手 你还在物色一场梅花雪 寒意略略的带紧风衣  爱语无法隔挡
提紧利刃  敲开一杯烈酒的豪迈 满饮此杯 夜在风中 推杯换盏
钢化的语句 有序的排列 刀的硬度  今生只是用来切豆腐  关于硬度 削平了一颗钻石的传说 狼在远方
草人 镰刀 麦田 猫头鹰 基本保持一个诗人的气节 黑夜 我又趁着你的眸翻越了多少诗行......





第六章



黑夜静静的敞开 关于坟墓中的生者 流言如月光一样动听
从身体到发梢 灵魂归于寂静的海洋 玫瑰拥散着离开
取下儿时宁静的目光 来看待一场阴谋的构成
元素向下梳理着 让人难以捉摸的表情
冰块的碎裂并不偶然  生活中错位 列车轰隆隆的驶进黑夜
停在一只乌鸦的喙上 像一些谣言靠拢  鹰的翅膀 脱离笨重的羽毛
夜空里的冰凌 透过蝴蝶 火的语言
不同的方位 节奏接近低矮的院墙


选择树木的离开 大山远至 走过山峦的僵硬 我在等待
一场关于大海的波涛 深夜渐渐深邃 目光游走于掌心上的大陆
过多的盐分 放入口中溃疡生成了 一个沙漠中的硬语
等待绿洲 黑夜锁进衣柜 打开光影的通向
行进中的人群 歌者挥舞着刀锋
走入光芒万丈 土地有了裂痕 水源开始了钙化
打开绳结 声音开启了碗大块疤
躯体随意的摆动 唯一纯正的血液混入了病毒


远望山峰 目的过于简明  黑夜像一场雪述说着温柔
怀罪的目光 不时闪动 听远方的步履
鞋中长出了耳朵 跟紧方言 勒紧腰带
目光中的明火沉入大海 风声剥落谣言
沙子流动着岁月 光幕刺进了泥土
雪地的阳光在扎根 虚下来的言语
敲打成为实体 铝箔的硬度 药物分解着肠胃
蜜蜂洞开了一截谎言 露珠滴出了血
走出山峰的节奏  谣言无处不在  你说谎言够动听


解开深情地外衣 行为成了荒诞艺术 镜框中的坟墓 打开流言蜚语
马的僵硬 含混 步伐过于猥琐   一枚强盗 截取了生还的目标
谁可以探出手臂收拢我含蓄的目光 收集水的养分 我开始脱氧
走过火焰 躯体写出错误 像一个毫无征兆的别字
签署告慰于生者的谎言 像一叶行舟一样简单
斩去风声的幕布 爱之魂魄随处抵达






结果


一分币无法购买春天
你的眼睛
像黑夜
一样臃肿......
发表于 2013-2-2 19: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第二段的简洁还有“ 我确定 我是一个具有民族劣根性的人”
想象很丰富,就是感觉太杂了一点
冒失评论不要见怪
发表于 2013-2-2 22:3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  我真的很感动  你真的有很高想象力和艺术个性(独立人格吸引力)。你写的这些内容读起来真的很震撼,但是个人感觉你文字还没有思考成熟就发出来了,再酝酿酝酿,我力挺你,反正我感觉你的东西很好。

 楼主| 发表于 2013-2-6 21:3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念 发表于 2013-2-2 19:41
喜欢第二段的简洁还有“ 我确定 我是一个具有民族劣根性的人”
想象很丰富,就是感觉太杂了一点
冒失评论 ...


谢谢朋友的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3-2-6 21: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白 发表于 2013-2-2 22:37
兄弟  我真的很感动  你真的有很高想象力和艺术个性(独立人格吸引力)。你写的这些内容读起来真的很震撼, ...

谢谢朋友的点评!
发表于 2013-2-8 15: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途无量的新秀!
发表于 2013-2-8 15: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满长的。慢慢细读。
——新年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3-2-8 23: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3-2-8 15:32
前途无量的新秀!

问好朋友春节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3-2-8 23: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陶船 发表于 2013-2-8 15:37
满长的。慢慢细读。
——新年快乐。

问好朋友春节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3-3-26 21: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1 10:54 , Processed in 0.05701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