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892|回复: 18

[诗歌奖投稿] 曾纪虎的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28 20: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08年作品

1、那儿,冬天的中午

那儿,冬天的中午
闪耀的窗玻璃上
一根手指在召集幽灵
难以辨认的死亡,面孔徐徐移近。

他的脚隐秘出现,然后是身体
他的脸
蓝色星焰
和镜中人一样

2、冬天也需要暗恋一些事物

冬天也需要暗恋一些事物
我们安然进入清贫的黄昏
一天比一天漫长,黄昏
一个事件
匍匐在女人和池塘身上

它的阴影一定带有弧度带着美
和不愿凄凉的吻
我们的动作——
厨房里碟子响成一片

刹那间夜空杳无痕迹
就在那儿,枯萎的对话
就在那儿,醒来时会发生什么

飘动的手帕——
它的鼻子,耳朵和头发

3、我已经忘了,他带走了我的昨日

我已经忘了,他带走了我的昨日
昏暗的光和烛焰中的那一人

他的眼睛和下颚在水缸中呈现
一切都撕去了速度

在床边,一只褪色的布鞋偶然遇见
墙上的钟忧郁的挂着

还是二十多年前,它在受着怎样的折磨
于是回忆沉下去,沉下去

是怎样的幽独把屋里屋外打扫
弄得满是尘埃

都又旧又坏:
水缸、床、巷路;还有其它

颓圮的父母早已长眠地底
黄昏,纳着晚凉,使我伤怀

烛台还在老地方,只是塌陷,让人举目无亲
于是我明白,一直是孤独的,那少年

他带不走我的任何图象,扶着我活
他沿墙而过,大路迤逦,星似转邻

4、把这张脸倾倒在床上

把这张脸倾倒在床上
任它在黑暗中无助地生长
你的裙子旋成纸牌的甜,久久地站着
另两粒不死的摇头丸

房子摇晃
这一天
干燥的耳朵只听见碎裂声
画着线,镶着边

想想那些话,孤独
还是像条爬虫
紧紧粘在一块游走的广告上

她们自己在风中飞翔
她们手上有与众不同的指纹
那些女孩子变成性冷的瓷器:爱上豪华的车
闻所未闻的巨款

舔着空酒杯
亡者能猜出掷下的骰子

5、他什么也不想去做

他什么也不想去做
要成为光束里一件痛楚的物体

对事物,也不想有更多的了解
离开一切名、图景和化城

离开风,口音和方言
虽然这没有头脑的世界仍然要借助比喻说话

他受伤的偏见
有旋转的伪装的比喻,还有技艺——

将在早为人知的重复中被代替
从而催促词语的黯淡

你记得空虚的词语,在细流中融化
傍晚的事物更残酷——一无例外

一个冰冷的颤抖
拦住荒凉的阴影

挑拣出孤立的光彩,一个男人四肢伸开
在睡眠中辗转

2009年作品

1、冬季,乡间簇拥着凋敝的老树

冬季,乡间簇拥着凋敝的老树
黄色的柚子睡在房屋底下
褐色的排水沟
一个嘀嘀咕咕的老人,在黑色中
编排往事

星月流变,荒芜的残枝
会在瞬间坠入尘埃
十二月,鹤影如梦;于中庭而舞
拉长的荒野,妄想的众鬼
借着黑暗的铭文回响

这一群阴影演出者
漫漫乡间的寓言之舞
时间,从未像提起过的美妙
2、她正和我在一起,她的发

她正和我在一起,她的发
包裹着黑夜花园
你与她摩肩擦背
双腿摇晃颤抖

这卷书,这本诗集
撕碎干枯而渊深的黎明
我将它题献给无法摆脱的眷恋
她身上美好的皮毛

这一切还在发生
去往地狱的时间已经停驻

夜色中潮湿的人体
娇艳的花
血脉贲张且深邃的乳部肌肤
要掠过每一方碑文

要旋转,要沉入喑哑
这些诗行摇晃如同大病初癒

3、2009年6月2日的悼词①

我在她身旁的时候,打沙船
停在对面的两棵柿子树之间
晨雾最后也被消褪
她是睡着了,安宁赶走了苦恨

江面空无一人,就好似到了天堂

堤岸上的死亡猎物,最早的告别者
我想起了我的父母,我的七个兄弟姐妹
但我一直意识我是一人
宛如午后那个单独推开门的影子

童年,童年——翻卷的野麻
把阳光渲染
错误、安详、不可知
绳索垂下来,泥墙已变成平静的一条蛇

阳光中低翔蜻蜓与蝴蝶的花纹
绝望的瓜果菜蔬中无数的脸
河流吐着信子
恩江,在村庄前缠绕、拉伸
中毒般的安宁

①        2009年6月2日凌晨大姐身亡,6月2日于塍陂堤岸见其遗体,甚恸。

4、他把身体放松

他把身体放松
从中适当地把脸面分离出来
这些安静,这些沮丧
谁说不能代替光亮

他总在遭遇无意布置好的生活场景
旧马灯,铜制水烟壶
废旧的井沿边推倒了瓦房
时间是孤独的,甜美的

以前熟识的树木早就不在
堤岸上残留的只有草
草,是永在的
两个小人,他们手中的游戏
与他的全然不同

那会阳光似也存差异
但生的逝去仍旧
水,水在流去
在身体里自由弯曲

5、这样的夜晚,里面空无一物

这样的夜晚,里面空无一物
旋转的穹顶恰到好处
天真是宿命的
活着的虚妄并非只我一人

这样的夜晚,世上
活着众多的生物
书架上,木材噼噼啪啪地燃烧
语言中的声韵何其之美

比我更为绝望,句子和隐喻
美到无人愿意知晓
就这样,一杯酒
随手写下琐碎句子

一小杯酒,七个碎星
委婉的吻,清淡的拥抱
句中的女孩不见梦境
唯见海棠

6、这美好的女孩宛如滴上水香的风筝

这美好的女孩宛如滴上水香的风筝
移动的面颊,有如天堂——
十一岁的美味
她却已经老了

总有人看见了语言,它
忧郁的光芒来到屋外
大地上,面具崩溃
裸露的水珠举起了双手

我想到了,我要睡了
照例来到熟悉的地方
锋利的烟卷
伴随黄昏边昆虫的幻想

这些小小的节肢动物挠断了头颅
这些美丽的地方
有黄狗的初恋

——
她小小的豆蔻指甲
抽去色调的梦

7、飞旋的黄昏渲染天蓝

飞旋的黄昏渲染天蓝
他沉郁的头颅不屑于进步
枫木、乌桕和山岩
融合为一

神秘的栅栏淹没了感官
我知道,另有一种
毁灭性的明媚
它的景色神秘、美妙而动人

一首诗便是一个宗教母题
在沉浸的过程中
杂叶何其芬芳
澄蓝苍穹中妇人与孩童交谈

风无辜地安静下来
草色顺着月光相互慰藉

衰弱即是废墟
一切带着凄凉的、昏厥的笑容
它们违背了赐与的本质
那神秘的面包及魔幻神力


2010年作品

1、旧鬼

死者从地底长出来
沙土持有光阴
几块胡乱的砖头遮掩墓草
南瓜有如墨色灯笼

鱼在河滩上,钓鱼的人
已经静止
乌桕树下顽童开始了夜晚的游戏
他在村前拦住个吸烟的男子

草木挡住新欢
堤岸下的村庄悄悄合拢
江水还在流,恩江
寂寞,荒唐和无序

死是最平常的
生亦然

欢悦哪可言谈
人事物态,岩岫蛮烟
风归去
叶是秋,水是愁

2、初秋病句

之一

秋声安好凉风如霏
无趣的诗情浸佛入儒
黑暗伯爵
一件大髦就可制作一个人物
一个封闭的城堡
我见愿望疾驰,进入野地
我见月光普照
夜晚仍是
众人诜诜
我心忧炽

之二

清晨,万响苏醒
天光衣白侵入房内
在远处——山形如林
屋舍上凝结宁静翠色
妇人转身床榻
小儿酣眠
活着如此安静
我见尤怜

之三

辞句在最好的位置到来
阳光艳美
国道寂静,车辆宛如停住的甲虫
在青原区,安隐山侧①
天空揉蓝
几处早到的事件已被沉默
地点埋葬
谁还在意你是谁,又做下了什么
强光中群黎奔驰宛如卡通纸片
我心忧炽
行云如伤

之四

凉风西来,时辰甚好
初阳启佳
白日丽于旸谷
行人的影子带来绝望的众鬼
在水流底端,亦似在梦中
在初秋,一日之始
候车栏内一个被烟草熏黄的吸烟男子

之五

诚知此岸短暂
救赎者、至上者,拨弄草灰
驱使献祭和苦恨
黄昏中水流无限
我愿燎木以火,于川泽河道
邀来河伯山鬼
一块郁郁动人的草色
几人烧塔②
几人如醉
几翻无趣

①在现在的吉安市青原区境内。三宗祖庭——江西青原山净居寺于唐神龙元年(705年)傍安隐山建寺,初即名“安隐寺”。
②光绪《潮阳县志》载:“中秋煨芋,制团圆饼,号‘月饼’,晚间玩月以为乐。儿童则聚瓦片结小塔燃之。”古庐陵也有如此风俗。上班来往的路上;我就见过一座小砖塔,垒在一片绿草之上,中空,高约2-3米;很精致。

3、秋入青原(忆旧,兼与大圣)

之一

阳光跌入金黄
在背阳的地方唤回死者的影像
十之月
风踏过群鸟,踏过焚烧的火
野地里云岚四起
呓语喧响

音声碎裂
地平线上行走着孩童
栅栏状的身躯
拽着细腻的血液
善于歌响的元音如此完好

十之月
十个柿子照亮庭院
十之月,身骨衰败

之二

一小杯水,剖开巉岩
傍晚,孤悬着的几株灌木
隐去了点点佛黄
不安的山路银光乍泄
铺向另一边

临到秋季,万物消瘦
星子也纷纷下坠
几块石头,几株旧松
弯曲的山路向前
但是水,水在流动
混合着夏安居的余音

这块水中石
将留下我的气息,迎来清风、欢愉
也迎来半透明的碧桂
它们搅动金色漩涡
在薄暮时分的水杯中

之三

松林鸣响
尘外不相关
有月悄然
它行走在一片黑暗之中
胜似闲庭信步

生何疯狂
死亦何欢
我有一块失去水分的石头
飘散的晚风卷裹光芒
二十三年的岁月加紧了脚步

我愿时间缓慢
间以树影阑珊
愿星河停驻
原谅我迟钝的躯体
愿此刻的月亮只在此刻

它不来自过去
更不导向未来

之四

焚石煮水
不外道场
引车卖浆
堪可真如

夜晚已在候车亭外
我看见你焦急迫切的脸
我看见你低沉的发丝
它们在我饥渴的身体之中

我所有倦怠中,大圣
你是唯一明亮之物
是我所有悲伤诗句中无法掩饰的好
——也是所有幻梦
所有醒过来的黎明

之五

为了你脸上的水
为了你短暂的安宁
如今我写下这些字句
如同十多年前我的孤身前往
夜宿青原

在语言中我总显得过于厌倦
因厌倦而匆忙
在生活中或许亦是如此
我不求宽解,你也不会
因为那是无望的耻辱

2011年作品

1、在白日尽头

在白日尽头,
游行华彩和惊艳。

周围是不安定的结果——
对应于双性恋者忧伤的细节。

残照虚无。崩溃的糜烂的脏器。

肉体无羁的脂润。
多美啊:书、电影、CD,展览的脸。

2、他穿着拖鞋,搅拌无人知晓的事实——

哦,九州梦美艳。
一支香烟点燃措手不及的黄昏。
下午,月季乍醒,尘土攀援;
下午,蝴蝶融化穿过一片灰影。
  
思想,是对别人试图说出幻觉;
是咫尺间的死。是毁灭的需要——

他的羞涩,
他的口语 ,
他的惭愧。

他穿着拖鞋,搅拌无人知晓的事实——
也不会给你切肤的安宁。

3、怀土①

之一

在我的出生地
在癫痫病患者的沉睡之地

河水露出半个微笑
老妇人等同于一句败坏的标语

夏日夕阳
将一片迷人的金黄垂放在墙堵之上

田野,村庄,田野
温和之声掀起尘埃

板栗,悬挂着强烈的反光
驱逐了肮脏的雪

在赣江之西
在屋顶上,她有一车的微笑向你致意

之二

发光的鱼,它的音量被调至最低
金银花从未如此地温和

一个惯偷睡在在沟渠边
河水沉寂,空旷,像一层郁热的塑料布

熟悉的水稻遮覆天边
我醒来,把身体从梦中抽出来

而家中的衣橱顶上摆放铜锁的木箱
渔饵不再出声

我不会是最好的
我不会是最好的

之三

我幼小的视线惊异于父亲暴戾的脾性
它坚硬的壳总使我绝望

而他有常年的胃病,这个人
7岁(1931年)失去了父亲,11岁失去了母亲

1981年的中秋之夜我是在极度绝望中度过的
父亲躺在病榻上,请来赤脚医生(他的死对头)为他治疗

我们呢,我想起那个夜晚
兄弟姐妹六个人在黄麻地里忙着父亲未完的农活

(大哥呢,他在另一头窥视)

我身形瘦小,只愿记下梦境般的夜空
风是不透明的,如取自冰层:

掀动黄麻叶子乳白色的一面
并搬走了家中所有的物件

之四

我触碰这片死亡,少时的玩伴如同可怕的虚设
他们比我强壮,游入河心

他们的脸打开来就什么也看不见
但是我能看到红裙小女孩

她使我昏聩而虚弱
不至于过早地与河神为伴

而死亡……我感觉到刺痛,我一点也不担心
从来就自觉是个放慢了速度的证人

之五

夏日,傍晚,公鸡打鸣
突然的寂静卷走村庄

脚步声传来,堤岸边
焚烧的草垛上,一束白烟伸向青天

在大树下,耕牛的脸庞已入黄昏
那时我在哪里

人群会吃惊地缩短脖子,很快消歇
一群无赖子,(他们的记忆力惊人)突然阻止了一个老妇

她用结结巴巴的土语背诵毛主席语录
间杂着少年人可怕的哄笑

之六

我看见一道休眠的栅门
我看见公井边洗刷的女人

我看见一旁蹒跚走动的鹅
我看见1980年的洪水,笨拙的肥猪在泛黄的水里初次游泳

我看见撑竹筏追赶的年轻驼背
他最终死于痨病,他的专长是玩纸牌

我看见童年时硬糖的温暖
我看见乡间路上晚秋的空气

我看见年前上门剪裁的跛脚陈裁缝

我看见节日:元宵,立夏,端午,七月鬼节,中秋……
我什么也不会看见

①有感于聂广友的《果园来信》,写一点故土之情。

4、琐忆

之一

指甲上的时间引来殷红
一个小心的细节

黄昏太重,飘向外层空间
我只想——

取悦惊恐过度的性器
取悦脖子上带乳香的耳塞

突然间你睁开眼睛
七月的赞美叫做谎言,划破日落

宽容的惰性继续饲养夏花的香气
一切的觉醒皆由逼仄的必死

卷曲的暴虐,大地了无边际
一瞬间的厌倦即是千秋万壑

之二

事件还遗留了落魄的恶作剧
她说她不会在意你了

而我的身体内部还冒着卡夫卡式的滥情
或者是在某一瞬间

在老家, 1996年醒来,高四时同学的新居
那人喋喋不休地说起往事,不怀善意

外面的世界,戴上口罩
涌上来无以复加的无趣

我费尽思量,想把自己挤入你的过去
窥视你过去肉体上的经历

它发生了,你醒了
而我是如此爱你

我不会比你更好
籍着爱你的名义

之三

在一起
在一起

不在一起
不在一起:

无底的落魄

之四

太认真,所以无法保持诚实
湄日时分的牙龈

我们在办公楼后的山群上过了这样的夜晚
一个恶作剧式的普希金

一个移情别处的心死
从现在起人间烟火即是真如

熟悉的庸人走过夏末
他们看山成水,越来越小

之五

那么剩下一个男人
那么剩下一个男人

之六

那么,剩下一个越来越昂贵的女人
那么,剩下一个越来越昂贵的女人

5、五分钟的小人儿

之一

在那天空之处,石头柔软而流动
一个小人儿,她有五分钟的睡袍

细小的颗粒悬浮,组成你,组成我
组成穿墙而过的植物的触角

哦,那些纯蓝的梦幻
企鹅倒立行走

之二

肉体有如金币,彩虹似的皮肤
不,彩虹似的光

绿叶是她的心脏蓓蕾是她的拳掌
流沙似的次大陆打开又卷起

一个小人儿,一个小人儿
她有五分钟的星球,她有五分钟的睡袍

之三

我的心事未了,梦境轻盈而平衡
遍生的光都施咒语;物与事,轻易分合

哦,诗人;诗人亦如一支花束或一叶兰舟
在流动的空间中游荡渐远

看哪,她有神经元的跳舞声
小人儿,在针尖上建筑水榭歌场

之四

月光枯萎,如孤独的鸟羽
月光呼叫,悬在空中

画像里一张兽类的脸
皱纹前的一张白纸

还有什么,小人儿,她还将加上什么
轻灵的法则,透明的法则

之五

哨声融入玻璃,山川水泊融入玻璃
这个世界只需一瞬

渐渐虚无的水,静止的宇宙
时间,以光的形式前进或后退

吹口哨的男孩,他有姣好的脸面和四肢
物事优美,郅于化境

他的肉身变幻:时而为人
时而为兽,时而为山川植被

之六

我只有五分钟,五分钟
我只要五分钟,五分钟

一滴水写下一个乐园
无知觉的颗粒为心脏取暖

一个小人儿,一支完美的小火苗
一张翩翩欲飞的脸,一闪不见

6、夜晚和月光中的鱼

他用呓语撑着脑袋
睡意朦胧的眼睛大于面部比例
比往常更接近——

生活中低温的消遣
比例失调的鱼,颓坏的精致
保存着符号般初始的神秘

一些幻想信号
一些被施行了深度催眠的衣物
迷恋着未生,关联着创造的核心

面具,瓜叶菊,木偶——
同居一处
宛如秋露沉醉

此时此地
于此时此地
于月光画中跌入事物它蓝色的光源

2012年作品

1、敦厚本事

◎生态公园的废弃咖啡别馆

在这里我曾花费不少时间
水烟萦绕  带来轻寒

从头顶的山上过去,藏着几处快慰的天空
再远处,是我工作的学校

时与地:
我认同了必然性的悲伤

如今我翻着带来的闲书
起身,抽烟,顺便听听不远的市声

——那里,生老病死
周流不居


◎在东方红超市前

路面上人流突然稀少
旗杆上空,一块蓝天似要坠下

他转身,掏口袋里的什物
他走到那排座椅前

他侧着身子向前倾望
面孔也渐渐消失

999酒楼的生意尚未开张
浅黄的流苏停在玻璃门后,纹丝未动

他想起那个个子低矮的酒店老板娘
近年来,她为婚姻的事苦恼不已


◎在城东

防洪闸,三角塘,天祥公园
其间点缀几处人工草场

一枝烟卷尚未燃尽
我已触碰到了伤愁

与年轻时的谵妄不同
我写下如临渊薮的诗句

调理音色,系以心魂
我有接触过的、生活过的地点

它们自然发声
挟裹着人的物之本性


◎散句

人同万物,一如孔窍
却终可心存慰藉


◎在102公交车上

太阳无声落下,在敦厚小城的身后
一个巨大的、抽象的、安宁的圆

阴影拖动,走过城东秋后的田地
几处浓烟升向空中

田间草垛有着突如其来的安宁
人,在走动,何其渺小

漆成国旗红的102公交车,拖着一群人
向河东而去


◎希望小学的运动跑道

冬天,南方的阴寒盖住了词语,吉泰盆地
烦忧之情也要倚赖紧缩的节律

我穿上圆头布棉鞋向希望小学走去
经常,我在新华路口的六楼居室向下俯视——

小学堂里,乐乐消耗了白日的光阴
而语句,带着自己的印迹在烟卷里稀释

我选择一处石阶坐下,暮色
掩盖了中心的沙坑

我记起去年的暑期
我与乐乐在这里消磨掉的几个黄昏:

沙粒阴凉,推动他裸露的脚弓
忘情的欢叫声仍似飘在空中


◎麻将馆老板娘

那时她在天河
是个细骨轻盈的小学生

为炫耀身量的够长
在劳动课上,她爬上高树击打松球

2003年,丈夫遭逢医疗事故
她纠合二百家人围集市中心人民医院

2009年至今,在楼下的柴火间开了个麻将馆
从下午至深夜,一直人影杂遝

哦,我无法说出她的脸相
这个易被时光修改之物——

最易剥落
最易促生人世如幻


◎他已不是一人

天地空濛,阴凉——在凉棚上
雨声现出未有的蔚蓝

他单手护膝
那张床上,晓梦初寒

他已不是一人
并知晓整体性的限度

2、幻象的成本


请寄给我每日治愈的教诲
喜悦,午睡,与补丁谈话

请寄给我每日小丑制作者已有的悲伤
甘于结束,他那一只手每天都是新的

请寄给我每日呼吸停顿的痼疾
一个梦,早熟的、冒虚汗的园灯

后来呢,被忽视的节日,参与者曾拥有的轻捷更多、更快意
没有后来,只是吹凉了生辰

请寄给我每日黎明的喧闹与假寐
不管这所房子的脸正在痛苦,是否痛苦

请寄给我互相道别的痼疾
死亡来临的痼疾被人怀念的痼疾了无牵挂的痼疾

他留给我的更加狭窄,今后
恒久的异处、幻象的成本

3、那儿的夜色并不太远——赠胡桑


那儿的夜色并不太远,
出租车驶离河西。
不实际的赣江托出一片桥梁。


在河东,星河如寂,意欲下坠。
我又如何愿说出未来:
牌桌。皓腕。明眸。


职是之故,会有不时的短暂会聚。
一二杯酒,无形状的散漫。
在松鹤公园,小山东——

在彰武校区的门口,我们挥手再见。

4、遣怀诗•理想的读


整整一个月,终于
多出来的月份
我身上的力气不在那里

几件事,散漫事
总胜过味蕾上的美人
我还是朝向窗外

而微暗的索引,不是为我写的
而影子系列
结构上是无可替代的好

而情境性:黑色湖泊、夏天、多语义性
而理想的读是一口气扎入水底

5、.遣怀诗•月圆夜

风声仍在大道上,搬来
一座江西的镂空的小城

它堆积自己的副本
从压扁的球形表面生发金色射线,并使之缓缓旋动

月圆夜,食梦之兽潜出
抽象的面孔本自空无

窗棂摇晃,混合萧萧夜声
在月光的安抚处——

那最小的一个,呼吸中全然是体香
她新生儿的手臂向外伸展

6、湖州笔记

◎上午

上午用去风中弯道
我起床,靠窗点上一根烟
雨,和我分担眼花的摇晃

在莲花庄宾馆,在江西之外
遗忘也铺向简陋

白牛仔裤,上面罩着层洗净的绿
临街的巷子下走来一个二十上下的年轻女子

年少时特有的幽怀
她还将有蓝色的鸣响
落在小花一样的腰上

◎下到未来的安静

有几本书还是要读的
柔软的笔记、片段
不过是推动了怀乡的演进

像花掉周而复始的一处园林
我花掉末页的几个汉字

而每日临睡前的奇异色彩还是要起伏的
我又能想出什么样的方法来安抚自己的睡眠

烟味 熏坏 亲吻臼齿
这一次,轮到它们
我随手记在枕边

◎肉体的否定状态

小旅馆忽然从身后伸出手来
松散的陌生,陌生而安静

在一个这样的时间里出现的肉体
更多的是她的否定状态

哦,坐在床灯前面的这个人
在阴影前的这个人

他的期限起伏,虚空——

依然如从前:那个人
十多年前的那一个

消失在眼前这块巨大区域之中
连同她新鲜的乳房和头发

◎莲花庄前

雨,把街道停在深处
六分钟的莲花庄面前,我转向他处

人,需要随身揣着几个语词的
提醒遗忘,也盖着遗忘

这个地方也将渐入怀抱
即便思和想的重量早就移向无趣

是什么?连日的雨——
使得行人有如丝制人偶

那最美的一个呢
她有迷人的腋窝,她不在这里

7、夏日——小诗寄广友兄


在几个句子中安置夏日
我会说词汇短暂,而不是时间

夏日,它有着什么形状
怎样的,不可见部分

它会连续出现
在我的惯性中

它描述性的语调拖曳出极点
而忘记了写字的动机

夏日,感知上的形变
清除无所事事的问题

年少事,近二十年后的几次碰面
无疑有到了语言界限的友善

一首诗,不过是几个分行句子
可用来清洗疾病——

也嵌入手上的地点
人的行为方式的背景




发表于 2012-11-28 21: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中透着低沉的心绪。(近日,我也陷入此境…)
发表于 2012-11-29 00: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过部分,印象深刻~特别是"五分钟的人儿"。

问好纪虎 :)
发表于 2012-11-29 12: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枯萎,如孤独的鸟羽
月光呼叫,悬在空中

画像里一张兽类的脸
皱纹前的一张白纸

还有什么,小人儿,她还将加上什么
轻灵的法则,透明的法则

——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2-11-30 17: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武陵山居蓬蒿人 发表于 2012-11-28 21:43
文字中透着低沉的心绪。(近日,我也陷入此境…)

多谢来读并留言。
 楼主| 发表于 2012-11-30 17: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卓美辉 发表于 2012-11-29 00:49
读过部分,印象深刻~特别是"五分钟的人儿"。

问好纪虎 :)

卓兄喜欢,我很高兴。
 楼主| 发表于 2012-11-30 17: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松林湾 发表于 2012-11-29 12:22
月光枯萎,如孤独的鸟羽
月光呼叫,悬在空中

问好松林湾 ,祝好。
发表于 2012-12-16 11:31:28 | 显示全部楼层
2009年6月2日的悼词①

我在她身旁的时候,打沙船
停在对面的两棵柿子树之间
晨雾最后也被消褪
她是睡着了,安宁赶走了苦恨

江面空无一人,就好似到了天堂

堤岸上的死亡猎物,最早的告别者
我想起了我的父母,我的七个兄弟姐妹
但我一直意识我是一人
宛如午后那个单独推开门的影子

童年,童年——翻卷的野麻
把阳光渲染
错误、安详、不可知
绳索垂下来,泥墙已变成平静的一条蛇

阳光中低翔蜻蜓与蝴蝶的花纹
绝望的瓜果菜蔬中无数的脸
河流吐着信子
恩江,在村庄前缠绕、拉伸
中毒般的安宁

①        2009年6月2日凌晨大姐身亡,6月2日于塍陂堤岸见其遗体,甚恸。
发表于 2012-12-17 11: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纪虎兄冬安! 拜读中~ 是啊 “ 冬天也需要暗恋一些事物” :)
发表于 2012-12-17 14: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欣赏,问好,诗歌就是诗人心中美丽的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1 19:53 , Processed in 0.05777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