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968|回复: 25

[诗歌奖投稿] 【即此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17 03: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萌】


我们开始是生活在银河系中
就是说
我们是生活在一支钹的中央
中心幽暗
两端锋利
四周的爱情象是果实
我蹲着,不是你的葵花
是金属的种子

【猜】


一个陌生人
徒步穿过森林
来告诉我一则谜语
叫我猜
我以为那是狐狸的故事
和你没有关系。


【某】


我心里委屈:王磊



在摇摇晃晃的末班车上
我是一根隐忍的稻草
藏在靠后的座椅底下
硕大的城市内部
雨水冲刷着街道
在每个路口的站台旁
雨水打湿广告
我是某个模糊的字符
在黑暗中被你们仔细辨认。



【潸】


想相为尘
识情为垢


我的无垢之水
溢出容器
感到伤心
就象你晶莹的话语
说着
往年大雪的冬天
如何
漫长的渡过



【植】


星期天
我扮演着一个神父
倾听你们的告解
静谧高大的教堂外
曼陀罗正在凋零
星期一,  轮到你们
扮演花匠
把我的双腿     植入土壤



【觅】


去了广州两年
认识了一个湖北佬   
还有个安徽妹子
我又去了新疆和海南岛
然后回到了小城
一个矮个子的四川男人,说着家乡话
坐在蜘蛛网的中央
曰夜等待
美丽的金甲虫



【萦】



只有你在天上飞
树叶往下落
离去的声音、埙的身体
往下落
山水只合梦中看
朱红的图章印在土地上
只有你
在天上飞


【噬】    第一   


现在我住进了一家偏远的旅馆
躺在老式的澡盆里
怀念起那些停电的夜晚   
我大口大口地嚼着蜡烛
和一摞分币
如嚼着我的所有   
病态岁月


【噬】     第二      


老虎从漆黑的门洞里
踱出来.
浑身闪着美丽的幽光
下着雨的大街上
我呕吐出的胃液
散发着味儿
象只发抖的小兽
被你大口大口地吞噬.



【真】




烟雾缭饶的房间
关闭我所有阴郁的幻想
进入虚拟世界
遍地都是梧桐的果实
(不是你的唾沫星子)
我牵着你的手   妙不可言
沿湖游遍小桥
(不是你的硕大乳房)


【患】


亲爱的
你的小小的心脏病多么可爱
带着鲜花和睡衣
我梦游般探视你的病房
白色的福尔吗啉让我
患上嗜睡症
想到要同你在梦中相会了
我的心
跳得象一群公鹿
梅花似的鹿角啊
企图剖开你的左乳



【漂】



扯起我的长发在枕头上飘成河
流着我梦遗的水把床浮起来
变成木筏
你就是我不系之缆绳
你的微笑是我的五色锦云帆
那时在清晨
我假寐的身子就是我最后要告别的渡口
那儿只有死者曾经光临过


【止】



我是海水漫过的城堡
沉溺的欢乐
如鬣毛隐匿住脸的狮子
一路不停奔跑
直至你的墓地


99.5.5





【远方】



远方有些什么呢? 
我慢慢回忆  
一切都是新的: 
“戈壁滩,
大片大片的高粱地  
积雪的哈尔滨街道   
还有洁白羊群的草原。”
这些北方的景象  
是属于一个南方人的远方

要是换成一个北方人
他的远方应当在哪儿呢?
当他摘掉棉帽,在长江渡轮上 
呼吸着南方的空气  
他会看见整齐的水田,鸬鹚,
和正在岸边掏衣的少女。

一个印度裔的矮胖男人
他的远方
或许会是古老的中国
古老的长城和琉璃瓦的帝王宫殿
宁静的村庄日当正午  
亚热带的农民头缠白布,埋头栽秧  
“啊,和自己的劳动方式
一模一样。”   

要是换成是地球
这颗细小的尘埃 
它的远方应该是深邃的宇宙   
幽蓝而且无边无际  
这亿万光年的距离  
要几辈子才能到达?

而我从远方归来  
桥下水流不响,我胁下的长剑扪心不响
一切都是新的
我得更新脑中原有的资料  
因为这里是以前的远方
我不能够象一只候鸟一样  
每年光顾一次
陌生的天空
把远方的土地当成   
暂时的故乡。


2001.3.3


【玷污】


我愿意象一桶油漆那样
干净,纯洁,
待价而沽。
用来掩盖事物的本质,弥补
虚假的颜色。
我愿意在夏天,洒一点香水
帮助体臭的挥发。
几乎所有美好的肉体
都愿意展露。它们会随着夜晚的来临
而变得死气沉沉。
黑暗是个锅盖
真相一次次振翅欲飞
又一次次
被牢牢压住。


2001.4.29


【潜行】


我平躺着,直到床
变成平底锅,直到色拉油
一层一层地浸上来
窗外的风吹响了风,雪长胖了雪
你的脸我知道
在水底生活,摸着漂白剂
如同瓷碗,苍白、冰凉。
我改变了
行走的方式,向下游着
向下,一点点虚脱。
而她在找着平衡。
梳好辫子,吃完火腿煎蛋之后
来到城市上空
走钢索的女子,请伸出
你的手,拉我一把
把我的骨头扯上来。


2001.12.20



【处处有】


阵阵冰冷的风吹过来
这些是我们共同的但不是
硬的
光照假花
胶水涂抹眼泪
湿答答的天气弥漫我们的气味

有时我们会重返包装下的森林
穿过孤零零的豁口
和沉默不语的猛兽们
若隐若现的呼吸
这些东方与西方共同的但不是
息息相关的呼吸



【桶底脱】


面粉终于熬成了糨糊,
纯净的混乱。

我将吃下那些包裹着
信仰的黏土,而琥珀在树上挂着。

空心的木头最后
成了两个圆,在最深处炫耀着自身的光亮。

如果你挥挥手,
所有的时光还没有眨上眉毛。



【蹉过也】


滚动的星球,已被谁的土埋葬
无须空置多年的棺椁
无须动用我的铁锹
当坟头的草,在来年的春天
开始疯长
远处的白驹已转过山脚
它们有自己的种族气质
属于另一世界的物种
灰褐色的眼睛,似乎从来都没有闭上



【毕竟事】


瓦面上落着枯叶
已经很久没有清理了
矮的房子,高的树
待在这儿已经很久

错误的地点发生着错误的事
落叶入眼成翳
我们互相望着
老迈的双目直如初见
我不曾说出的幽闭和阴暗



【出门草】


从门口望出去,远草
淡于秋色
树丫间的空隙
够一个人
过一辈子
命运的车轮,每一天都会
碾过热闹的渡头
他的步履踏着旧痕
重复企盼的日子



【一宿觉】


把脚晾在被子外
炽热的冻疮
提醒我肉体尚未结束
通过污秽的火焰仍将继续行走

这并不容易
夜还长,梦已醒
溃疡的风
里面仍是风
人生辽阔,容我微微蜷脚



【即此物】


难以把握的低频
嗡嗡作响
也许可以使静脉里的血
再一次跳动起来

但寂静是更为巨大的
象宗教和爱情
拆散了骨头,也没有多余的言辞

遥远的天空一角下着雨
我们这样守着自己,根本没有
一个声音
它在狭小的静脉里死去已经很久



【不如无】


丧失有,濒于亡
吮吸美妙的甘露,榨取
死神的汁液
你在空白处得到启示
抽光海绵里的酒精,挤压塑料脸的虚壳

有一次我们选择了
在背后相见
没有钥匙却打开了锁
他还在继续沉没到最后也没有
告诉我们这是为什么



【郊外】


正午,一场暴雨之后
人们借着浮力
来到了郊外
我掌握住世界的节奏
一会儿慢,一会儿快
练习游泳的姿势
许多母亲
跟着我
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两个粉刷匠是两个儿子
他们在村子里
到处涂上标语
一个屠宰工是年轻的丈夫
也是另一个儿子
他放慢了分割的速度
生命就象一头猪,被支解开
零星的血
象洼地里的水花溅落



【重逢】



雨后
我漫步在树林里
看见各式各样的候鸟
在你头上
扑楞着翅膀
忧伤的眼睛充满委屈
你笑着笑着
就别过头去了
我认识其中极少数的鸟
叫得出
它们的名字



【赞美】



他的直觉是准的。
一大堆泡沫,把他
推上神坛
他知道最后会滑下来

制度是健全的。
他在三十岁之后
开始蓄络腮胡,念哲学
培养控制欲



【往事】



刽子手洗手,把手晾干
孩子哭了
我替他洗脸
把自己荒废了
统治者清洗社会
把毒瘤肃清

白色笼罩下的城市
探照灯四处射
我住在一幢居民楼里
烧水、煮面
回忆成为回忆的理由



【八月的果园】



裹上面粉睡觉
还是,打开丝绸听雨?
一整晚,你都叮当响
大海里藏着森林
短翅昆虫
在静悄悄地飞

天明前,芭蕉成熟了
我在园子里收拾行李
一个古装男人
蹲在台阶上,面容诡异
他的手臂长满了菌类
事实上,八月的雨
早已经长满了我的身体



【脱皮鞋】


一个聋哑人,坐在路边
擦皮鞋
十个聋哑人在福利厂里
生产皮鞋
一百个聋哑人
在九十年代初期
穿上了自己的新皮鞋

而我在努力脱掉它
从脚趾头开始
脱啊脱,脱啊脱
象只野鸡一样,不穿裤子
象个煮熟的鸡蛋,不要五官



【有的时候】


有的时候,雨会在半夜里
落下来
沿着白天中断的轨迹。
我坐在床头
我是一小块海绵。

窗口被放大了。我看见了
更多的人。陌生的人、
熟悉的梦游者。他们在
不断的缩小
有的时候,他们在
我的有效范围之外



【没有划清界限】



离你最远的恰恰
是最近的
白昼跟着你,甩也甩不掉
透过煤层、石灰岩
和绿色植被
夜从地下渗出来
就是这样的
生命跟着你,而死亡
随时会从地底下渗出来
至于爱情,
我的爱情在南方
幸福在北
幸福在边疆
的一头野兽身上



【不锈钢】



我打算用不锈钢
做床被子
也可以挡风,也可以遮雨
并且它不小资
不温情脉脉
不需要棉花、女人、梦
就要它硬梆梆,
要有帝国主义的血统
而且永不生锈
永不生锈!



【差一个】


差一个,单就成双
差一小块碎片
就可以拼成一个圆
寡妇差一个伴侣,故事差一个结尾
三个桥墩差一个桥面
挖出来的煤炭,差一把火焰

果核差一堆肉
一本书差了某一页
鱼钩差一个饵,沉下去又浮上来
累积的沙,差一颗变成塔
他这一张脸,差了一副表情
我差一点点就老了

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够不着
盛饭的碗
又多了一个米粒大的缺口



【多几轮】


苦瓜静静地躺在盘子里
熟透了
啤酒的泡沫溢出来,象一个胖子
踏进了浴缸
一批人来了又走,他们醉红了脸
都是湿漉漉的
我一次又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
这世俗的合唱团
我曾坐在椅子上晾干双手
以假乱真
我所经历过的事,向来都是
从少过渡到多
已经排好队的余生
还要来几轮



【活色生香】


绿的加上红的,月亮加上乳房
弧形的夜晚加上平静的烛光
站在阳台上的人
转身进了屋

要不是小矛盾编织成了大矛盾
要不是麻袋里有宝藏
她可以慢慢松开脖子上的绳索
死亡也会香气四溢,何况活生生的花朵



【成年人】


现在
你是财产所有者
是肉体
而不是骨架。
现在的我
搬东西、锤钉子、
干力气活
一个老实的袋鼠男人
带着儿子过活
现在你不要同小孩比较
这显得虚张声势
想当年,在南方
一个野蛮之地
阴气十足
我的小母亲干瘦、未成年
在灶屋里煮饭,扯风箱
没有工作经验
还不是合作社社员



【因式分解】



在太阳底下
追着汽车闻尾气的孩子
拖着一条
长长的火焰的尾巴
越跑越远了
从树叶间漏下来的影子
有头发,有拇指,有细小的腿,有一种恍惚之美。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2-10-17 09: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节制,诗意开阔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7 14: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金指尖 发表于 2012-10-17 09:42
语言节制,诗意开阔

多年前的一些。怀旧。
发表于 2012-10-17 14: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当年,在南方
一个野蛮之地
阴气十足
我的小母亲干瘦、未成年
在灶屋里煮饭,扯风箱
没有工作经验
还不是合作社社员


----很小的诗,很重的力,欣赏了。
发表于 2012-10-17 18: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的时候,雨会在半夜里
落下来
沿着白天中断的轨迹。
我坐在床头
我是一小块海绵。

窗口被放大了。我看见了
更多的人。陌生的人、
熟悉的梦游者。他们在
不断的缩小
有的时候,他们在
我的有效范围之外


清凉如薄荷侵入舌尖,真正好味道。
发表于 2012-10-17 21: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读一半,喜欢【猜】

一个陌生人
徒步穿过森林
来告诉我一则谜语
叫我猜
我以为那是狐狸的故事
和你没有关系。

发表于 2012-10-17 22:43: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节制 好像把很多东西压在一个透明的容器里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8 16:5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卓美辉 发表于 2012-10-17 21:29
先读一半,喜欢【猜】

一个陌生人

我也是喜欢这一首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8 16: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蒲力刚刚 发表于 2012-10-17 22:43
语言节制 好像把很多东西压在一个透明的容器里

嘿嘿,像标本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8 16: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2-10-17 18:41
有的时候,雨会在半夜里
落下来
沿着白天中断的轨迹。

在夜晚闻薄荷的香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2 06:28 , Processed in 0.05987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