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373|回复: 13

[诗歌奖投稿] 近作几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15 04: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院子里的树】


院子外
散落片片落叶
落叶下面
藏着一个池塘
池塘水干了
现出一条小路
小路的尽头
挖出一个池塘
池塘对面
建起一个院子
院子里
栽了一棵树
整棵树
不过是一片落叶而已
竖着长,横着死
年轮展开
就是一把尺子


2012.8.24


【冰棺】


冰河世纪早已远去
有些冰
还留了下来
一部分装在冰红茶里
一部分用来保存尸体
七天后
舅舅冻硬了,可以出殡了
送行的锣鼓敲起来
假道士撒了一把米,杀了一只鸡
吩咐抬棺材的人
是时候上路了
我们跟着来到火葬场
看着冻硬的舅舅
直耸耸地往焚化炉里倒
途中被切割成四瓣
像两刀划开一个橙子
高温先融化了冰
接着是寿衣、五官、躯体和记忆
冰冻可口可乐,火烧万事万物
看来冰也可以化成灰
没过多久,天快亮了
安放骨灰盒时我们看见
冰棺摆在一旁
已经空出来,准备装别人


2012.8.25


【未来水世界】


八月蝉鸣,高过屋顶
大鱼跃出水面,化为人形
他一边长出脚,一边四处游荡
直到腮变成脸庞
不久前,瞎子给他卜了一卦
说:“一字记之曰水,离不得。”
果真如此
只等末日到来
他将背着泥菩萨过河
背向大地,背向廉租房和庙宇
用刚刚长出的后脑勺
对岸上的一切
说再见。


2012.8.26




【所以故园不在】


乡村剃头匠磨好刀,把热毛巾
捂在你嘴上
旁边的公共厕所
垮掉了,露出几块砖头
用它重新搭建一座高楼
但结束并不等于开始
杀鱼时剥开的鳞片,午睡后松开的四肢
都在露出他们雪白的肉
黄昏放牛的孩子,在太阳落坡之前
总是泡在温热的河里
曾几何时,我们每个人
都拎着一个暖水壶,走在回家的路上


2012.9.9


【黑暗们】


凡是杂草丛生的地方
必有山峦隐藏,必有昆虫打洞
石板路上,土匪们刚刚打马而过
就有讳莫如深的党员,拖着拉杆箱
转过街角。

这是我们的新时代
春雨淋着蔷薇,鬼魂举着标语
被宠坏的月半小夜曲
悄悄地响起。
每个晚上,数着自己
下楼时的脚步声
楼梯很长很长,生命越来越短。


2012.9.14


【一别两宽】


泥牛入海,雪狮子向火。
你的嘴巴里
含着一颗棒棒糖。

沥青熔化,电波消逝。
当海枯石烂时,你的身上
会出现一个大坑

麻子忌讳芝麻,聋子笑话哑巴
你骑着驴找驴
还以为过去就是回忆

打开门,关上窗,反正都一样
你要进来便进来
我又没有说过不要你出去

快点和那些在外面的东西
划清界限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2012.9.15


【浮岛计划】


东海居于莲蓬之上
鲸鱼以莲子为食,自称浮岛
它背脊朝天,喷射水柱
在早上五点钟
能看到海上的日出

正午时分
我们计划把一桶桶漂白粉
倒进海里
钓鱼者惊醒礁上鸥,再回头
已是百年身
浮岛漂向公海的另一边
明月所剩无几,唯见藕断丝连。


2012.9.15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2-9-16 14: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故园不在】

乡村剃头匠磨好刀,把热毛巾
捂在你嘴上
旁边的公共厕所
垮掉了,露出几块砖头
用它重新搭建一座高楼
但结束并不等于开始
杀鱼时剥开的鳞片,午睡后松开的四肢
都在露出他们雪白的肉
黄昏放牛的孩子,在太阳落坡之前
总是泡在温热的河里
曾几何时,我们每个人
都拎着一个暖水壶,走在回家的路上


——喜欢这样的自然简朴,直接又有趣。
其中两三首我会以为“设计”的痕迹稍重——个人观感。
 楼主| 发表于 2012-9-16 14:4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卓美辉 发表于 2012-9-16 14:10
【所以故园不在】

乡村剃头匠磨好刀,把热毛巾

是的,像最后一首,浮岛,因为要影射,所以落入巢窠。有几首的确是拼接痕迹过多。
谢谢老卓!
发表于 2012-9-17 10: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冰棺】
有同样的经验,这诗读来我竟有相近的紧张:成灰,是最急促的告别了吧。而另一种紧张,就是害怕胡兄笔下不留情(就像焚化炉?),几句叙述已有此苗头,但一读到“看来冰也可以化成灰”,心中石头掉地,坦然、舒畅
发表于 2012-9-17 10: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卓美辉 发表于 2012-9-16 14:10
【所以故园不在】

乡村剃头匠磨好刀,把热毛巾

这首我也很喜欢,看似不经意,往回走,轻,往前,却越来越重。
发表于 2012-9-17 10: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米塞牙同学的诗一贯举重若轻,
轻到需要拿全部的重去捕捉。
 楼主| 发表于 2012-9-17 15: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多 发表于 2012-9-17 10:22
【冰棺】
有同样的经验,这诗读来我竟有相近的紧张:成灰,是最急促的告别了吧。而另一种紧张,就是害怕胡 ...

嘿嘿,空荡结尾。
 楼主| 发表于 2012-9-17 15: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2-9-17 10:45
米塞牙同学的诗一贯举重若轻,
轻到需要拿全部的重去捕捉。

蟀哥,举重若轻、大巧若拙啊,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楼主| 发表于 2012-9-17 15: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2-9-17 10:32
这首我也很喜欢,看似不经意,往回走,轻,往前,却越来越重。

就是感觉截取的片段多了一点。
发表于 2012-9-17 16: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女子执一枚叶子都可伤人!好身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9 13:48 , Processed in 0.06505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