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228|回复: 9

[诗歌奖投稿] 在东莞(一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31 14: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东莞
(组诗  49首)



◎在东莞

潮涌般的人流中,喧嚣中有我
封闭的写字楼里,忙碌中有我
追逐利益的浮躁中有我
在静默中与灯光相对而坐,孤单的是我
在东莞,高楼林立,命运
却无法说出。我们来到这里
被相同的岁月怜恤,走在同一条街道
深陷同一种虚无。我们生活
在同样的蓝天和风雨中,追逐的
幸福,多么惊人地相似


◎我想用另外的方式生活

当呼啸的晚风进入沉寂
植物们在暮色中埋下新的种子
此时
万籁无声,大地多么辽阔
灵魂却禁锢在腐朽的肉身里
她急切地渴望着:自由

城市陷落在一片荒野之中
镜子里映照出日渐老去的年华
我们的窗口朝向西方
用尽最大的气力来保持沉默

这些虚浮的繁华和富有
并不是我想要的。广袤的苍穹里
我只渴望
拥有自己亲爱的国度
每一种生物都有尊严地活着
而我,只是那个盘腿而坐的诵经者
日夜敲打木鱼
用语言收割黄金


◎身体和命运

在房屋和墓地之间游荡
我们,这些顺着马路漂来的
流连不定的灯盏
每天重复着人类命定的生死
和生死之间的孤旅

这具泥沙和石块积淀的
沉重的肉身
从大自然的一幕幕风景中退却
远离芦苇和鹭鸟
穿梭在街巷
而我,只能守着从纷乱的尘世逃离回来的
那一部分
在辽阔世界上的一间小房子里
向着体内的幽暗倾身
迷恋作为一粒尘土的命运


◎尘世

树梢指向天空,有叶在高高的枝干上
冷冷地,漠然地俯视着尘世

尘世一天天改变
清冷的星光下有短暂的荣华
和漫长的寂寞

尘世里埋藏着你们的名字、肉体和心灵
那里有好心肠的青石路
供你们在生与死的路途上奔波


◎忏悔者

为阴暗的心情,向阳光忏悔
为承受过的苦痛,向幸福忏悔
缓慢的生活中,有急流,也有险滩
在平淡的日子里,我们活着
为流过的泪水,向微笑忏悔
为享用过的口腹之欲,向世界忏悔
每一具肉体,都带着与生俱来的罪孽
为此,我总是莫名地忧伤
在深夜里无法入睡
想着故乡和亲人
想着追逐的财富和欲望
向自己,深深地忏悔


◎一切将从这里失去

贪婪的味蕾席卷着一切
飞禽走兽和将要灭绝的珍惜物种

现代化有庞大的胃,吞吃着
成片的树林、鱼塘、河流

我惊叹于这股力量
狂风暴雨般的饕餮

我甚至能够听到,树木被锯时悲伤的声音
看到惊飞的小鸟眼中的惶恐

眼前却是一地无奈的枝叶和木屑
冰凉的水泥正一层层覆盖上来

从此,再没有葱茏的树木,雀跃的小鸟
碧绿的草地也终将消逝于记忆


◎时代的孩子

我们,时代的孩子
以街道、车辆和沉重的躯体
匆匆奔忙在尘世
我们的祖辈,以死宣告世纪的终结
我们继续这尴尬的生存

那破旧茅草屋里,为生活愁容满面的
那阴暗的煤矿小道,满面漆黑的
那流水线上日夜加班的
那十字路口彷徨的
是我们,在辽阔的大地上,仿佛
上帝失手撒落的草籽

随处生根、发芽,艰难地生长
跟随岁月的脚步,站在
秋天的落叶中,相互埋葬
以爱,以温暖
以欲望,以罪恶
以各自孤单的命运


◎城市

再多的时光
也无法治愈这遍地的罪过和羞耻

嫩绿的草地被水泥覆盖
断裂的树枝挂在通天塔上
鸟雀和池塘,一切都走远了
支形吊灯下的酒杯都满斟着
昏暗的酒楼厢房里各种交易都在进行着
行走的人悄悄掩藏起逐渐年老的蹒跚
走进一条条狭窄的巷道

这遍地的繁华对我充满了敌意
这悲伤的,被诅咒的监牢
 楼主| 发表于 2012-8-31 14: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过 错

我的过错是来到这个世界上
太阳,星辰、大地和河流妆扮的世界
她给予我无边无际的视野
也给予我,不长翅膀的身体

她给予胃,用来浪费粮食
给予口耳唇鼻和身体的欲望
在这个明媚的世界中掠夺与消耗

我的过错是索求太多
尘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
都希望拿来填满眼睛与身体
她不愿成为过客,固执地挽留消逝的美


◎乡 愁

漂泊这么多年,乡愁也旧了
如一件破衣裳
夜夜搁置在我荒凉的床头

从故乡到异乡,但这些年
我日日焦灼的
不是这一段可以走完的路程。而是

仿似从第一声啼哭之时开始寻找的
一片墓地
是黑暗中
飘流的思想寻找的栖息的肉身
它们宛若体内的血液失散
又遵循原路返回
将我身临的每一处都唤作故乡


◎许多事物从身边经过

照彻窗前的月亮,还是创世之初的
那一轮。路过台阶的蟋蟀
还是多年前梦中走失的那一只
远处的流水和石头
在相互亲吻中完成一生

湖泊端着四平八稳的镜子
优美的水鸟凌空飞起,蝴蝶收起透明的翅膀
身后的废墟,正在形成
一个欣欣向荣的城市

许多事物从身边经过,从春到秋
花开花败,叶绿叶落
而我总是偏爱那些逐渐老去的事物
或许只是为了从时间那里得到更多


◎人 质

遥远的青砖房子,周围野草丛生
扎着头巾的母亲
艰难分娩
缔造一个新的生命

从此接受平庸的生活,晚上
沉睡在茫茫黑夜。白天看屋前屋后的
叶落叶绿。遵循着岁月的轨迹
长大成人,辗转
奔波于喧闹的城市

在奔向没有目的的途中
终于成为自己阴郁的旁观者
看着这具躯体
从一出生,即献身为命运的人质
除了爱,再也没有什么能将她救赎


◎设 想

总会有一条长长的幽暗的小径
穿越野草填没的回家的道路
总会有一个静默的黄昏,
让我安静地等待暮色的到来

这么多年,想要到达的地方
一再地退后
我却不停地朝前走着,旅途上
经过的每一张陌生脸孔,都住着一条
不安的河流

总会有一个详和的国度
远离谎言、暴虐、不公和黑暗
总会有这样一种生活:
花园中的长椅和远方吹来的微风
椅子上有雪莱的诗集
和一只蜷着打盹的白色小猫


◎失语症

飞扬的烟尘加重肺部的负担,熏黑的
嘶哑的喉管,发出的嘈杂之音
迂回,在令人窒息的空气之中

这街头浮动的一具具肉体
还需要多少罪恶的饲养
才能过完缓慢的一生?

命运在街头布下迷乱的棋局
它让一位女人低头不语,从闪烁的霓虹中
匆匆走过,带着草木的向住
和深埋在内心的羞耻


◎消 失

慢慢地沿着马路散步
沿途的白桦树排列成行,伸向远方
消失,凝聚成一个黑点
远山静默,晚霞像是唯一的出口

广袤的天空下,这具肉体多么小呵
我想和这片旷野一样安静。或者
再潮湿一些,再低一些,
低过蟋蟀们压在草丛中的眼神
低过脚底下那层褐色的泥土

在无法再低下去的地方
躬身,成为头顶上世界的旁观者
看激情饱满的人们奔向毫无意义的远方
并且就这样一直低下去
直到脱离时光的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2-8-31 14: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废 墟

傍晚走过建筑工地,看见
夕阳的余光中,一排裸露的钢筋
矗立着,仿佛土地里生长出的
一条条毒刺,伸向茫茫苍穹

几个月前,这里还是一小片树林
清晨有露珠从叶片上滴下
小鸟的歌声婉转悠扬
我喜欢在晚上来到这里
仰头看树叶中细碎的月光
听昆虫在黑暗中细小的鸣唱

现在,零落的砖瓦和石块在夕阳中安静极了
面对未来
成为废墟的命运,它们潜伏着
有比我更为长久的忍耐之心


◎细小的事物

我不比它们更加宁静,
蝼蚁、芝麻、尘埃
作为大地的同居者
我也不比它们更懂得幸福

我总是无法控制自己
流露出对生活和命运的恐惧
而它们,就在我的身边
既不痛苦,也不孤单


◎暗疾

为此我剪下了浓密的长发
让发卡上的蝴蝶在晨光中苏醒

为此我潜入幽深的树林
寻找那隐秘的灵魂的雷霆

为此我从喧嚣和虚空中抽身
在黑房子里独自吞咽一个人的清冷

为此我绕过了故乡的山水
在异乡的马路上耗完颓废的一生

为此我学习清静之道
默默地安于此生的命运


◎地震

这令人惊惧的颤栗
生命的休止符
绝望的道路
瓦砾、廊柱,毁塌于噼啦撕裂的大地

当深邃的雷声从脚底轰隆隆滚过
黑暗中没有火焰升起,没有可供停靠的岩岸
没有精灵带领我们穿越死亡的壁垒

我们还不懂得怎样在它身上存活
血液已匐匍着在地上流过


◎仿佛

仿佛这就是全部。一条河流,有它
全部的辽阔和喧嚣;一棵树
也有它自己的前世和今生
甚至一朵小花,一株小草,一粒尘埃
它们卑微而顽强的身体,常常
让我羞赧和悲戚。鸟声消隐的地方
柔和的风,蜿蜒着吹向旷野
我站在这里,内心安宁
仿佛在漫长的一生中
得到了暂时的宽恕


◎失眠夜

也许需要用沉默来抵挡
悄悄降临的暮色,和窗外的
麻将声、吵闹声……许多生活
还在上演,更多的人则跌入梦境
梦里有约会、有战争,但做梦的人
总说自己孤独
我独坐窗前,看夜晚展开黑色之翼
将所有秘密纳入怀中
我也成为秘密的一部分,与窗外的榕树
树上醒着的昆虫一起,在黑暗中
深深地、深深地嗅着彼此的灵魂


◎这些年

这些年,将脚印隐藏在一条条
陌生的街道,尘埃般漂浮
依旧没有学会安居
常常在黄昏莫名地忧伤
被暮色敲打头颅,企图在梦中
得到快乐和幸福
这些年,梦始终是梦
我依旧在阴影里穿梭,爱仍在高处
那是渴望享有的尺度
它依旧在以后的日子里,为我布下风雨


◎在长安

现在,我将设法安静自己
让灰尘从马路上褪去
让欲望从血液中褪去
让夜晚从屋顶的平台上褪去

沿海的城市,像一个个
突然陷入了爱情的女人
她们的日子热烈、拥挤
而我,只是街头移动的
一块惶恐的补丁
在每一个颓丧的街角寻找天空

街角沉默,笔直的屋脊指向茫茫苍穹
四面的高楼让我的孤独如此之深
深得如同矿苗,如同古树
寂寞地陷于命运之中
 楼主| 发表于 2012-8-31 14: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领悟

我珍惜拥有的这一切:大自然的阳光
和雨露;喧嚣生活中偶尔的充实
和快乐;在不断逝去的日子里
学会腾空体内的沙砾和阴霾……
——这漫长的过程,耗用了三十多个春夏和秋冬
我总在试图说服自己:青春,爱恨
已被时光轻易放弃,而头顶的星星
始终微笑,善良的事物总会来临
它们带领我,穿过无意义的
焦虑、绝望和虚无,伫立在
黄昏的河岸,看蝴蝶翩飞
看清澈的河水倒映着野百合
正静静地开放


◎不要找我

趁着秋天还未来临,天还未亮
酩酊大醉的人还没有醒来
你无法预测下一秒钟
会出现什么,月亮在高空中亲吻
眼中的火焰,灯光无声地
穿透我们。这样的夜晚
我需要慢慢隐退
从生活中,从你的视线里
从纠结着爱恨的道路上
倒退着回去。成为
群山和星空的一部分
成为泥土,紧紧抓住自己的
幸福,爱情和命运


◎干杯

那些原本清晰的事物
慢慢模糊了,周围移动的
人影,草木,此刻
都是亲密的朋友,我
是自己的陌生人

亲爱的,你们,来。我想
用,林中的篝火,填满,你们的心
用,尘世,填满我的杯子
再倾杯饮下
这满世界的繁杂和荒芜
这满世界的浮躁与虚无
2011.7.5


◎酒后

大地在晃动,高楼摇摇欲坠
现在,我将从你的眼睛里
摘下月亮,星星,和枯萎的枝叶
你在我面前,变成二个,三个……无数个
你的嘴巴变成无数张,盲目地张合
大街上,到处漂浮着舌头,舔着
漆黑的深夜
男人们甩动阳具
行色匆匆,忙着与女人媾合
泥土下面,死人正在发芽
他们小草一样钻出地面
瞬间长大成人,成为你,我,他们
空气里,到处都是腐尸的气息


◎忍

可以忍住额上的冰凉
和即将到来的冬天
忍住喧嚣和晕眩
这一路的花草树木,尘土飞扬
我都忍下了

坐在城市的中心
玻璃房子是一块上世纪的琥珀
我们是被粘住了的昆虫
忍住了泪水、思念、乡愁
忍住了眼中的欲望,嘴里的饥饿
但谁能忍住爱恨?
谁能忍住内心的空空荡荡?


◎光线

光是纯粹的
它裸露、揭开、撕裂黑暗
一条条,被飞扬的灰尘抬着
落入地面

地面,是它另一片苍茫的岸
万物随它驶向
颤栗的黎明。又驶向
沉寂的黄昏
它目睹这片土地上不断的死亡和新生
目睹人们笑着,在灿烂的笑容后
小心地隐藏起内心的阴暗


◎有一个方向是用来眺望的

朝南的方向,有未曾说出的
有默默守候与等待的
亲人居住的地方
总想回去的地方,叫故乡

那一片沉默的土地和树林
只适合孤单地怀想
那片春花、秋月
眺望的时候,湘中
就端坐在一枚小小的枫叶之上

多年来,我总是从远处
窥视也亲近着。心中的渴念
在体外堆积。被召唤,被折磨
在空旷的原野,用涣散的呼吸
把湘中来回不停地搬运


◎夏

地球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
那些温暖和苦涩的力量势如巨浪

像一场大火蒸去身体的水份
在太阳底下我们慢慢风干

我们慢慢风干,只剩下皮肤和骨头
日日飘荡在世界的屋檐之下


◎想起故乡

从一扇窗户望向另一扇窗户
隔着河流,山川,湖泊
这八月的思念,注定是失败的

多年以来,故乡与我
总隔着一个夜晚的距离
一串脚印的距离
我日日潜伏在对她的思念里
充满了亲切,也充满了惶恐
 楼主| 发表于 2012-8-31 14: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异乡人

有人从远方到来,有人抽身离去
他们像草木,一季一季生长
在别人的屋檐下
露出沟壑纵横的脸

一片土地,可以藏住多少秘密?
可以藏住多少细小的表情?
这里的桥梁、高楼和载重的车辆
听不见墙角低处的轻诉
沥青的河流,到不了心中的家门
他们都是被命运搬运的
企图着陆的灰尘 与风做着绝望的对抗


◎我眼前的世界在一点点破碎

一切都裸露着,高楼、车辆、食品
生活舒适。世界
却并未让人感觉安全

从一出生,我们
就加入了必死者的行列
蜕变、挣扎、屈服
我们的骨头缝里有海水
所以咸。肉体沾满尘土
因而沉重

出生是一种过错,我们消耗了那么多
掠夺了那么多
那么多水、粮食、空气
那么多阳光、动物和植物
这一生,被爱抓住,被欲望支配
——什么留存了下来?


◎虚无

不再适合怀念的,只能用来忘掉
忘掉说过的话
忘掉脚印
把它留在冰凉的城市
甚至忘掉世界
这无数隐秘生活组合的尘世
每一根脉管都流淌着肮脏的汁液

忘掉孤独
在白纸上写满名字和心事
忘掉诺言
忘掉生命中空洞的爱情
最后忘掉自己
仿佛从未在这世上生活过


◎五月

五月是安详的,飞鸟,灌木,蚁群
把大地无声环绕
花生、白菜、秧苗,它们有羞怯的眼神
它们有膨胀的肺腑和心肝它们从地里一点点钻出来,一点点颤抖

我想起了它们,想起了我的父母
我的二叔,三叔,我的父老乡亲
他们从五月的土地里抬起了头
像一株株优秀的庄稼
我的至亲呵,想起了你们
我能感觉到幸福
却无以言辞

◎大地

我委身于你
寒风中的陨石,寂寥的旷野
像一粒种子,在你的梦幻中汲水
扬花,抽穗。而一直忽略了你

在尘世,我有着不可告人的
贪心和迷恋,攫取,掠夺
我的动作被赞美,被时空容纳
却不知在时刻侵犯着你

我们践踏蹂躏,而你一直忍受
包容我们的无知、骄傲、幼稚
还包容我们死后的骨灰


◎悲伤的塔

我们摧毁山河、草地
钢铁,深深插入大地的肌肤
灰石淹盖青草,在古老的神床上
我们建造悲伤的塔

悲伤的塔,形如我们的肉体
高耸、空落
我们在塔内生老病死
灵魂布满擦痕
向着财富、欲望、死亡追逐
一边空虚,一边喘息


◎坟墓

世间的两道门,生和死
生命短暂
死亡因穿过时间而获得永恒
肉身枯萎,僵硬
把世间的罪过都带进泥土
善良和慈悲是唯一遗物

大地有着最仁慈的风度
包容一切善与恶,美与丑
死亡是每一个人的预兆
穿越茫茫时空击败了所有生命


◎平静

也许生命之前,路就已经存在
远在风吹起之前,尘埃就已飘零
我们行走,终将会听到鸟儿的鸣叫
会看到露珠在黑夜中到来
在早晨的阳光中透彻
我们站在土地上
踩着人类和庄稼的骨灰
把手够得着的地方都叫做天空

我们接受手心里深刻而悲恸的纹路
安于这种命运
继续走向土地和夜晚的低处
就像树木一样平静


◎寂静的夜

靠着墙,缓缓解开发束
取下一天的疲惫、微笑、灰尘
让长发披肩垂下
让身体柔软而洁净地摊开

半截词语没于水中
我没入黑暗
夜色倦伏在脚下
像最亲近的爱人

一切都安静下来
名利、欲望、远方的车辆和年轻的马匹
我终于可以高速度地昏眩
远离街心的郁热
停止对自己的侵蚀
停止对生活无尽的奢求


◎旧鞋子

要我怎样去述说
怎样用错落有致的语言
描述你经历过的日晒、泥泞、和风雨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
我们相伴,常在黑暗中穿行
在光阴疾驰的轨道上
我们不能悲哀、流泪、唱和
不能再说青春和爱,不能再说誓言

我跑不出这尘世的生活
你也逃不掉这粗砺的命运
你躺在墙角,身上落满灰尘
落满了破败的梦想
而我十指纠缠
无法拾起这段用旧的生活


◎经历

我知道,我不应该
抱着濡湿的经典与稻草
来到城市
不应该坐在寂寥的草丛中
等待花开

我不应该憧憬、歌哭、唱和
对世俗满怀伤感
对时间和宿命一再忍让

只需守护着一颗溺水的心脏
沉默不语
躲开镍币、爱情、美酒、高楼。躲开
生活中这些柔韧的苦

然后,我才能拾回干净的自己
以最快的速度逃回前世


◎家

为了这个字,我们不断地抽出
生命中的青春、智慧、力量
甚至,还向岁月预支了现在和未来

为了这个字,我们拒绝身体的爱恨起伏
顽强抵抗宿命中那些可怕的惯性

在一路奔袭的过程中
骨头逃亡,血液重生
细胞们互相恋爱,吐丝结茧

我们犹如春蚕,吐丝结茧
用身体里每一块善良的脂肪
围成一个珍贵的牢笼

为了不再沦陷、疯狂、堕落
为了这个珍贵的牢笼
我还愿意交出我的前世与来生


◎把半支烟从右手换到左手

把半支烟从右手换到左手
把身体的右半部分空出来
左边存放灵魂与血肉
右边空着,等待甜蜜

把半支烟从右手换到左手
生命的左边开始闪亮
在你身后,在你端坐的烟雾里
那些光芒
像匍匐在地的闪电

用疼痛的左边
暗恋纯洁的右边
从一个黑夜到下一个黑夜
我的身体悄悄长满了篱笆
我的毛孔在密谋集体逃亡

◎轮回

江山静止,清新的万物里
也孕育痛苦的美
这一片辽阔的土地,他的过去和未来
为每一个人拥有
同时,也容忍了他们的恶

积满尘埃的锅台上
时间滴下的灰烬,愈来愈黑
空土地和空房子,堆满死者的秘密
我们无需知晓
但早已经历或者洞悉
2010.8.12

◎徒劳的小夜曲

如果这一片暮色,能帮助我
回到那样的夜晚
多少年花开无声,勃拉姆斯和克拉拉
他们的爱依旧充满感动

河流在独自漂远
小提琴和钢琴在交织、低吟
河对岸的舒伯特和莫扎特
一起爱上了这漆黑的夜空

再深的夜晚,也不能隐藏
心中的黑暗
河水呜咽
水草替我记取了这一片辽阔
而我已经走远,无法回头
 楼主| 发表于 2012-8-31 15: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活着

可以暂时安慰自己好好活着
平静、安详、喜乐
和大地上所有安居乐业的人儿一样

并不期待即将到来的一切
像树。被栽种、移植,或不合时宜地枯死
都不埋怨

只是顶着太阳,用朴素的一日三餐
用一把把风霜将自己掩埋

◎毁灭与重生

万物是宽容的
默默地顺从命运。生老病死
它们从不抱怨

与它们相比,我是羞愧的
我的憧憬、渴望、躁动、不安
与这世界多么不符
花草鸟鱼是一个梦境
脚下的世界,是一个望尘莫及的岛屿

它们亲近着我
它们让我将姓名和过去留在了昨天
怀着平和与沉静
看莲花,逐渐铺满江面



◎深夜乱写

1
此时,恐惧是神圣的
也是莫名的
端酒杯的手,是美好的
也是痉挛的
月亮升起来了,月亮与我
停或者走,有着相同的步履
月光也有无边的渴望
墙角、树根,和心灵的阴暗
她都企图照亮
月光照下来,是复数的我?
还是单数的影子?

2
把手放在沉重的眉际
孤独便向外流淌
夜在呻吟,夜在用古老的嗓音召唤
我得赶快编织词语,我得帮他
填满虚空
就这样,写作的人
被领进了时光的背面
他们都深爱夜晚。他们面对文字
仿佛面对心中的爱人,怀着美好的情欲
天地中只剩下涣散的呼吸

3
当我说起思念,这是不是虚拟的温暖?
血是咸的,泪是咸的
体质却是酸的,适合病菌生长
它们跟随我的脉动
浸入我的根茎
这墙壁、灯管、苍白的光
没什么可供抓住
原来,谁懂得了黑夜
谁就进入了虚无
那些在夜晚纵情声色的人
呼呼大睡的人
都是幸福的

4
作为一朵漂流的浮萍
我是不是曾经到达过堤岸?
是不是曾经开过花朵?
将流水抱紧,并用手捧着脸哭
这是不是浮萍特有的表情?
我多么希望
漂流,只是浮萍一场快乐的演习
我不愿做那个在旅途中
丢失了故乡的人
不愿做那个在奔跑中
丢失了身世的人

5
一墙之隔
里面是静谧,外面是喧嚣
里面是清规,外面是红尘
为了进入夜,我提前把自己变黑
对于夜,光都是无情的

6
窗外传来了争吵声,麻将声,小孩的哭声
市井是充满暴乱的
这里不停地上演抢劫、盗窃、打架
他们都不知道
人来到世上,都是向着死逃生的
他们无法踩破这个秘密
他们的眼里只有欲望
此时的城市像一个女人
陪着他们一起疯狂
一起沉沦和魔幻

7
此刻,有谁可以与我对愁?
谁可以把黑收入袋中
把夜留给天空?
谁是向袋子里注入秘密的人?
谁挖好了栖身的洞穴?
谁的半身留在光里,半身进入黑暗?
谁设计了圈套,捧着有毒的苹果?
谁跟着月亮的步履行走?
谁端起了酒杯,手痉挛地美丽?
谁在莫名地恐惧?

8
退回黑夜
褪去蓝色和紫色
做一个没有颜色的人
与成千上万漂流的人群
流动在城市的脉管里
将匆匆脚步隐于夜色
将身体藏于各个角落
一阵风吹过,这座城市
其实什么也没有


作者简介:蓝紫,湖南邵阳人,漂在东莞。主写诗歌、评论、散文。有诗集《与蓝紫的一场偶遇》《蓝紫十四行诗集》两部。代表作:诗歌理论专著《疼痛诗学》。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4e75be0100m44p.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2-8-31 15: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已发布完毕,请评委们与诗友们批评指教。
发表于 2012-8-31 15: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过,认真地,经历有了,经络也有了,经验有了,总觉得有种不明的东西大于诗意,或抑制了诗意。总体上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3-6-17 10: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冲动的钻石,自己顶一下。
发表于 2013-6-18 08: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房屋和墓地之间游荡
我们,这些顺着马路漂来的
流连不定的灯盏
每天重复着人类命定的生死
和生死之间的孤旅

人生体验独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6-17 16:58 , Processed in 0.05577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