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秦晓宇

精华贴及其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29 20: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2-7-29 19:56
小朋友,飘雪君可没惹你哟,积点口德吧。

抱歉,纯属误伤。
发表于 2012-7-29 20:32:19 | 显示全部楼层
蕉叶梦 发表于 2012-7-29 20:28
抱歉,纯属误伤。

      小朋友智慧不滞,辩才无碍,在不影响学业的情况下,若能坚持留心于诗学,必定前途无量,诗坛之幸事。即颂大安!
发表于 2012-7-29 20:3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2-7-29 20:32
小朋友智慧不滞,辩才无碍,在不影响学业的情况下,若能坚持留心于诗学,必定前途无量,诗坛之幸事 ...

谢前辈,我只是一个打酱油的,的确非常喜欢诗,也对许多诗人莫名崇仰,来的时候对这个坛子有许多期待,却不料碰上某君,总是骂人,所以暴露了自己以牙还牙绝不手软的一面。在大多数情况下我是很温和的呢。我的专业跟诗歌或者文学一点关系都没有,到现在自己也还没有写过一首拿得出手的好诗,诗歌方面的“前途”谈不上,我只是希望被诗歌感动,终生与诗歌为伴。这是诗歌给我的最大的馈赠吧。呵呵。
发表于 2012-7-29 20: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蕉叶梦 发表于 2012-7-29 20:39
谢前辈,我只是一个打酱油的,的确非常喜欢诗,也对许多诗人莫名崇仰,来的时候对这个坛子有许多期待,却 ...

      所有的专业都与文学有关,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老夫也是二十二岁下开始写出几首勉强看得过去的歪诗,诗歌也没有什么诀窍,熟读一千首名篇佳作,基本功就有了。
发表于 2012-7-29 20: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蕉叶梦 发表于 2012-7-29 20:39
谢前辈,我只是一个打酱油的,的确非常喜欢诗,也对许多诗人莫名崇仰,来的时候对这个坛子有许多期待,却 ...

多读一点翻译过来的欧美诗歌,可以算一条不是捷径的捷径吧。
发表于 2012-7-30 08: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2-7-29 20:46
所有的专业都与文学有关,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老夫也是二十二岁下开始写出几首勉强看 ...

谢前辈指教。我距离前辈所说的二十二岁还有三年,那时如果佛光照世灵神附身出产一两首杰作,而这个奖还存在的话,想必会鼓起勇气前来投稿吧!
发表于 2012-7-30 09: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蕉叶梦 发表于 2012-7-30 08:51
谢前辈指教。我距离前辈所说的二十二岁还有三年,那时如果佛光照世灵神附身出产一两首杰作,而这个奖还存 ...

呵呵呵,湘西刁民 看似佛相,却无佛心,更无佛意,小妞不用信他话等几年,有诗现在就贴,写诗不是非要拿奖才写,是因为心是有诗要写。参差又如何?
发表于 2012-7-30 09: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蕉叶梦 发表于 2012-7-30 08:51
谢前辈指教。我距离前辈所说的二十二岁还有三年,那时如果佛光照世灵神附身出产一两首杰作,而这个奖还存 ...

发现你很活跃哦,要不把你的作品贴上来看看,难道你真是打酱油的?
发表于 2012-7-30 13: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2-7-30 09:13
呵呵呵,湘西刁民 看似佛相,却无佛心,更无佛意,小妞不用信他话等几年,有诗现在就贴,写诗不是非要拿奖 ...

回钻石兄并致波动庭闲君:觉得在这个坛子上读读诗,读好诗,已经是一种福气了。诗我写得还不好,等写好了再来请教各位。也许读到好诗会触动我写一两首打油诗,也会以跟帖的方式发出来,不会发主题帖。感谢各位关心。
发表于 2012-7-30 14: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自由波娃 于 2012-7-30 14:06 编辑

(真诚,恳切)请问杨炼老师指的是态度么?这个我一直承认。说道真诚恳切,我也很真诚恳切,而且我敢说诗坛的大部分诗友都和我一般真诚恳切,不信你让他们轮流做评委看看,责任感驱使下,也许会更真诚兼恳切。评选的标准即使不是现成的,也得有个起码的准则。这是诗歌论坛,而非菜市场可讨价还价,闹哄哄的意见根本够不上标准,这需要权威们确立标准并引导诗人们向良好的方向迈进,所以评委组合要有足够的资格。诗友们也不要觉得我说的刻薄,如果有心想学写诗,就应尽量向高标准看齐,低级趣味的不用学,此即所谓“取法乎上”。作为评委,加精应该慎重。如果某诗人的方向是不好的,给他加精,只会导致该诗人在不好的方向上越走越远。

小市民自然有自己的趣味,也有执著于这种趣味的权力,我岂敢瞧不起。但诗不同于菜场里的菜,若也以小市民的喜好为标准,恐怕到最后挑选出来的,也只不过是些青菜萝卜鸡鸭鱼肉,好吃却未必是可看的诗。


为了满足评委及广大诗友的热切期盼,俗事忙完后我昨晚深更半夜硬着头皮去翻看精华帖,打算找几首过来现场献丑。可我发现自己就像个上当受骗的小媳妇,一踏进夫家门槛才发现原来四面徒壁,无米下炊,但海誓山盟犹在,所以只好哑巴吃黄连,咬紧牙关硬挺。欲解何故,请看:

1. 这是第一个精华帖里我抽出来的头两首,(余下的我没有读,大家原谅吧,太多了)

《他不在那里》

这些年他埋伏在一个地方
装疯卖傻,拿着水枪,冲着他眼中的“坏人”射击。
然后捂着嘴巴,跑回房间。而有时
他见到陌生人,却又紧张兮兮
可以滴出水来。水分两滴。一滴。一滴。
他今年26岁,距而立之年还有
十四行诗那么长。每日所见
都有新变化,并以此将他刷新。他能永远躲起来吗?你能吗?
不可能。我呢,也不能。假如
猩猩附在他身上,怎么办?叫还是不叫。
神经兮兮的
人对谁都报以微笑。天气爽朗,他藏着水枪,在广场现身。

我最近总出现幻听。
我父亲叫我的名字。
(死了20多年的混蛋又突然叫起我的名字)
仿佛男低音渗透在有
沙子的练歌房里。他有慢性病,我四肢健全,
丝绸一样的声带,发音“A”。
拐角处,我们偶尔遇见。
我说生活,他故意说猪腰子。这不是关于什么象征
借代还是隐喻。他对一件东西的看法可以通过
眼看。鼻闻。手摸。耳听。用棉签
掏耳洞的瘙痒感。走累了坐在香樟树下不说话。

一个人独坐区别于
一群人中的一个人。区别于他射击的这些人
“小偷、炒股人、鲜花贩子
情人、孕妇、音乐家、诗人、酒鬼。”
一天里,几个适合写成小说的物象,被他胡乱搅合在一起。
而那个站在喷泉旁边的
女人被透明遮住
让他怀念起离家时送他的姑娘。她不说话。可以用别的名字
喊她试试(像喊叫芭比的皮皮狗)。天那么好
你说说,不说说话该多扫兴啊。
作为女人,今天,她该长大了,是否害羞如葡萄?
她不用再扮演一具尸体。晚上,她将把重量交给他。

而他不在那里,他感觉自己不再是松散的零部件,需要凝成一根筋。
不远处,几只野鸭子浮在湖面。他扔掉水枪
在公园的小路上疯跑。

《我老了》

早上我吃不下饭。鸡蛋汤刚喝下
一半,雨从远山下到庭院。
不用说:有些东西肯定潮透了。
烦透了。糟糕透了。
这些天我闹肚子,闹情绪
毛毛虫样的东西都爬了出来。
多难为情啊。和你说这些,不咸不淡。
我的头发开始掉了,牙齿也不好使了。
我尽力使自己透明,却发现年轻时候塞进去的东西
太多。现在我每天都要放出一头牛(然后像它那样‘倒草’)。
在人群中我变得胆怯(我不帅气了,皱纹还那么多),
看到五颜六色就犯傻。何必呢,都不开心。
我说:让他走吧,这个糟老头子。可是
偏偏很多声音、花环、灯柱和小姑娘把我
圈住。女房东心里难道有个虫,天天转呼啦圈
搞得我头晕晕的。口齿不清。
(我老了,思维迟钝。你想想:
好不容易长的肉,又要拼命去掉。)
这些人真要命啊。天天像个孩子
吹泡泡糖。过家家。拿身体撞击。
晚上我喜欢去遛狗,偌大的公园把我们藏进去
金鱼裸露着大眼睛。我什么也没看见。
我年纪大了,我只想这样躲躲藏藏
让有些人放心,有些人担心。

----------------我得承认,我不知道如何评起。请有心人来评评吧。或者请老大杨老师来评评吧。不过,严格说来,这不是诗歌,是散文。


2.        第二个精华帖里找出的头两首:

春天里2. 惊蛰

今天惊蛰,我只愿卧床
昏睡终日——

绘制山水画的间歇,你会
来抚摸一下反季节的头颅

窗外,春雨也不停在绘制
依据我们的日常行迹

这辽阔帝国的版图上
又有一处秘境想独立出去

2012.03.05
会呼吸的枕头

晨曦微露时,你要
把它推开。落到地面
一团雪白的无辜的
往事。渐渐失去知觉  

上个月初
在杨桃院子的露台上
我遇见过它

那时你
在北方。一个人
一团会呼吸的枕头
我们醒于同一场梦

窗外,有更多鸟鸣
加入,似乎在配合
你的来临

当彼此的呼吸
春雨般密集。我要
恳求你,暂且
把它推开

2011.05.28 晨稿
这两个短些,较好读。但真的抱歉,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评,所以依旧把这个难题交给众诗友吧。

对了,继续寻找精华的同时,我想先说明两点:  

1).        我猜度作者应该将自己认为的得意之作放在前面,故所选精华帖中我都选了前两首。
2).        我无意冒犯任何诗友,本来诗人有各自的兴趣喜爱,形式风格当然各有不同。

3.        第三个精华帖的头两首:
(一)
  
1968年,欣欣向荣的人们。
  
  
二月,这个细腻的男人
开始清洗被灰尘浸染了太多的绿色帆布包
温暖的阳光摩挲着他
这个叛逆的儿子
大逆不道的诗人
父亲曾指着他额头大骂:“没出息、杂种、犟驴!”
他违背了父亲的遗愿
那个崇尚权力的老人
在一个风雨飘摇的夜晚
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揣着对于工作的甜蜜向往
像一只勤劳的鸽子
人民的忠实仆人
成百上千次地穿过小弄堂
或者是明亮阳光照射的
小乡村
油菜地、烂池塘、碎石小道。
蝴蝶飞舞
蚂蚱在路途向他问好。
某个夏天
他接过某老太太捧出的一碗清水
咕噜咕噜喝下去
如此幸福、明澈、欢畅
这美好的时代
伟人指示、挥手,救赎的良药
广播和报纸,连篇累牍的歌颂、神像。
他是一个庞然大物
四肢柔软,无限地伸长、伸长
像乌贼一样,像海水一样
渗透这个行政区
从市镇到乡村
到一些隐秘的角落。
每一块土地、每一个村落
村庄宁静
地上散落的饭粒
被鸡崽清除。
黄牛反刍,羊行苟且之事
人民朴实,张牙舞爪的大幅标语
仿宋字体
老头儿兴致勃勃地说起最新指示
是那个穿绿色衣服的男人
带来福音
外界的烟尘
圣都北京,巨幅画像下灰色的人流
顶礼膜拜吧、这集体的盛宴
乌拉乌拉。
你好,不相识的人们
你们都是我的亲人
我的兄弟
我给你们带来远方亲人的问候
那些政治犯、流亡者、亵渎了圣人的
该死的人
还有最新动向,报纸里的
阶级斗争
这多么好,与时代保持一致
像射精一样
因参与到这伟大的建设中
而颤栗起来。
  
  
    (二)
  
1971年,裂缝的秘密。
  
  
我们亲爱的邮差
开始清洗他的绿衣服
这不是自然的绿,有如变色龙的皮肤
在不同的环境里
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深邃的、明亮的、窒息的、甚至血迹斑斑的
依稀还有浓重的褐色打底
“我使劲洗,我使劲洗”
清洗的过程
变得越来越漫长,越来越不堪忍受。
这已经是一件
洗不干净的衣服了。
与世界一样的外衣,裹尸布
笔记本从兜里掏出来
摆放在门前的石桌上
里面记录了每一封信送达的情况
李建国收
王援朝收
韩翠花启
杨秀梅妹妹启
8月16日,查无此人
来自江苏
9月3日,地址不详。
来自新疆建设兵团
10月19日,来自上海
邮戳如卵
很多脸随即浮现出来
李建国搓着手
怎么办怎么办?
儿子杀了人,不知流窜到什么地方。
王援朝忧心冲冲
这个干瘦的老头一下跌坐在地上
兄长在台湾,他是个特务
狗特务
韩翠花压住低低的抽泣
这该死的老头子,
劳动改造中还有心情下棋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杨秀梅飞了起来
来自军队的信
印有部队番号的信笺
她挺着饱满的胸脯
如一只风筝般飘过老猪倌的圈舍
这狠心的,升副营长了。
还有很多面孔
已经模糊,狂欢里的忠字舞
手捧红宝书的孩子
殷红的血液汩汩流了出来
沮丧的、雀跃的、焦虑的、甜蜜的
这些花儿
这些鸟
在他的脑袋里反复开放
反复鸣叫
他低下头,使劲搓洗着插钢笔的兜、揣笔记本的兜
神秘地微微笑起来
哦,神,我的父亲
我多么快乐,沐浴在伟人的光辉里
我幸福地工作
快乐地清洗
清洗,绿色的,褐色的,这些奇形怪状的颜色
乱糟糟的尘世
在某些时刻
请允许我狂暴、狂啸
允许我偷偷写下诗篇
这些隐秘的事业
同样闪耀着伟大的光辉
对于内心里的裂缝
我早就察觉了,可我不能说
不能说
这些沟壑,勾镰枪埋伏的地洞
我隐藏好自己
我快乐无比
我要把快乐装给每个人看
我是忠诚的子民
我微笑,永远挂着微笑
我有屁不放。

-----------本来读开始几句我大脑还是清醒的,但后来我就完全晕乎乎的了,所以对不起,亲爱的论坛同胞们,还是只好拜托你们了。同时我不得不佩服秦晓宇评委,他似乎说过他发现有人发了几十首中有一两首好的,也会标以精华。那证明他的确很敬业,能够耐心读下去并寻找其中的佳作。但愿他是为诗辩护,而非为自己辩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9 23:12 , Processed in 0.09046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