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杨小滨

[评委专区] 给诗歌奖发布会的两首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24 11: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个女性主义者,居然认为那些特质是女性专利。
赞赏你的青春写作,这不仅是老夫聊发少年狂,也是用写作反抗时间。
发表于 2012-8-24 14: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小滨 发表于 2012-8-24 11:41
这个世界既可恨又可爱,所以,一定都是女性的。

不幸的是,当80后也开始中年写作的时候,我还在青春写 ...

呵呵,80后的中年写作是年轻的,杨老师的青春写作是老练的
发表于 2012-8-29 19: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之生活,如梦如幻,自己找不到自己,找不到方向,总在迷途中;这种迷途,却似乎正是人生的真谛。
有一种淡而重的悲剧感:渺小如人,其实无法掌控一切,快乐或者悲喜。
这是我读第一首诗的感受!
发表于 2013-3-30 14: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愧是高手,有力地拓展了诗歌的可能性。
发表于 2013-3-30 14: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小滨 发表于 2012-8-24 11:41
这个世界既可恨又可爱,所以,一定都是女性的。

不幸的是,当80后也开始中年写作的时候,我还在青春写 ...

老师们,我为什么觉得“女路”有“阴道”的意味?这是杨老师潜意识还是有意为之?哈哈,不爱玩笑滴说。
发表于 2013-3-30 21: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小滨 发表于 2012-8-23 12:54
第一首取材自被看房的经历,跟女人倒是无关,我还写过一首《购屋指南》,算是姐妹篇。

学习和揣摩着杨兄的诗歌。近日也正在卖房买房的过程中,很想读一读《购屋指南》呢。
发表于 2013-3-31 09: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还有男路
沧桑的皱纹里
眯眼看着春阳
是招摇的过去

祝好!
发表于 2013-3-31 11: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看山望水 于 2013-3-31 11:16 编辑



                                  读杨小镔诗《宾至如归指南》

     记得托尔斯泰说过写诗就是展示个人才气的话,杨小滨这首诗第一印象让人感到有才气,这首诗不是那种看一眼就打哈欠想小睡的平庸写法。我读诗第一看着诗歌才气,缺少这个我就放下了。唯诗平庸人神共忌。

    诗中话语错位,感觉错位,日常体验颠倒,指向驳斥经验,给人荒诞感。文本里面有个癫狂者的形象。现代诗的言语是不老实的,但又不全是游戏性质,有其独特的表情达意路数。如果在阅读一首诗中,我们因使用过度而麻木的感官能得到一次促动,一次激活,一次解放,不能不说成某种程度的成功。诗不是布道或授课,想在里面学到什么知识,获得什么指示,得到什么真理,不如去看哲学书籍,或者去读《读者》类的刊物。诗是语言的艺术,读诗行为应该是一次艺术行为。

    他抱着厨房说再见。厨房是爱人的借代,或者说根本没有女人,是一次浪漫的戏拟。有些诗行从能指所指的角度看,并不明确指代什么意义,是语言的存在的,不是经验型的,是艺术(譬如雕塑)的某种形式部分;艺术的形式并非都要粘连着语义。下面,他迈一步,门外琴声如诉,明显带有这个特点。当然你有理由去解读其中的意,或者在整体语境中去推断它隐藏的所指,或者联系下面某个句子去解读,诗有这个特点,完全没有问题。但请注意它的两个韵脚,即音乐的,节奏的功能。

    他登楼俯瞰客厅风景。一种强烈的悖论出现在句子中。是登楼远眺的戏讽。这里的言说意味可能是目光短浅,画地为牢的孤芳自赏。他挤在墙角数蜘蛛,关注某种陈旧之物,即陈腐又无聊。文中的“他”是个荒诞可笑的形象,或者说作者只想表达这个形态,他体验到的,拿来戏虐一番,这也是一种抒情。

    康乃馨是送病人的花,这个词可以独立存在,虽然联系床头和拔出,还有某种暧昧的意思和隐喻。下面浑身钱币一句的出现,又不由让人联系到时代、当下。

    美梦和金鱼缸又是一对悖论,他嘀咕,在不自信地盘算。

    某些诗句相当有趣,比如他在镜子里瞥见身后的自己,如去掉“身后”就是个毫无趣味的平庸句,有了这个词就出了新意,以至出现了某种恐怖画面。当然可以说诗人使用了超现实的手法,具有某种形式主义倾向,但这种句子在阅读惯性中又不能不发生在意解之中,诗的阅读是意的搜寻,而不是散文式的接收,指像语言符号自身,玩味语言的意趣,也不能不是读诗的一乐。
躺进壶底试水温,把茶叶当睡莲。危险,危机在悠然(茶的借代)中潜伏,或者说它们已经在场。
为造成某种荒诞气氛和奇异言说意味,诗中也使用了断裂粘合的手段,对诗句进行强行拼接。如他痛殴电视,让车祸降临现场。将两个事件联系在一起,但他们的结果上是具有相同性的,即惨现场惨相。如果缺乏某种方式的关联性,我们就不好把奇妙的诗句与混乱的话语分离开。

    他用易拉罐托住天花板,对某种英雄壮举的“解构”。当我们联想到某个电影画面,其言说意味更浓烈。

    诗标题“宾至如归指南”,宾馆的借代。这里大约有两层意思,对环境的陌生感,对秩序(指南)的嘲笑和不信任。

    在大量庸常分行中读到这样的诗,感觉还不错。

    诗的好坏,如果抛开诗的理解层次上的众说纷纭,其标准并非那么混乱。

发表于 2013-3-31 11:26: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山望水 发表于 2013-3-31 11:12
读杨小镔诗《宾至如归指南》

     记得托尔斯泰说过写诗就是展示 ...

"诗是语言的艺术,读诗行为应该是一次艺术行为。"

不如说诗是“结构”的艺术,读诗实际上是一场在结构的基础上自我“建筑”的过程。
发表于 2013-3-31 11: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艺术本身就是结构(解构)的符号系统创建过程。从结构学,符号学角度是这么说的。我倾向于诗的元素是符号。但它们之间的关系纠结不清,很难科学地划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20 23:22 , Processed in 0.06010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