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47643|回复: 411

[评委专区] 《纣王的腰坑》《饕餮之问》《谒草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25 01: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纣王的腰坑*


妇好身下那摊经血 殷红了三千年
再殷红三千年 才抵上妲己的一瞥
来 斟酒 玄鸟振翅于俯瞰的玉碗
美哉着火的雪腕 袍襟绣满蝴蝶

     一只漏斗静静漏下
     一座倒置的鹿台

字造得多余 恰如人形那么多余
坐拥珠宝 金银 不如坐拥一团火
从向上的塔尖到向下的塔尖 细
腰 枕着高度 袅袅兮谁舞动山河

     一只漏斗静静漏下
     一种谢绝之美

踩着火舌的墓道下来 坑之深
只比死深一点 黄土浩叹之黑
复诵 无须导盲犬 君王杀殉自身
拉着白骨的探针下来 眼神沁凉若水

     一只漏斗静静漏下
     一个被呕出的世界

现在香腮也烧着了 像不顾一切的相思
现在这咫尺之字移动明艳的阴影
妲己之诗吸入情人们急急奔赴之诗
回眸 一瞥盈漾生命

     一只漏斗静静漏下
     一 天地相视而笑


* 腰坑:殷墟商王大墓中,商王躯体下均有一倒三角形小坑,其中或殉一人或殉一狗,其意义至今未明,考古学家暂名之为“腰坑”。商纣王在周人围攻中自焚于鹿台,从未葬入其陵墓。商纣王大墓甚至没来得及修建墓道,其腰坑更纯属臆想。


杨炼
2010,11,11



饕餮之问


北极星嵌在额头正中
幽蓝 晶亮 瞳如冰
毁了一切 被烹煮的少女
孤零零怀抱着一切?

逃出安阳 逃进殷之夜
没别的光除了这目光
奢华磨洗一把大钺
粉嫩的残肢吻落在哪儿?

千百年 抬头
我们就在陷落 水切齿
总在下面 少女坍塌为哗哗声
攫 或者嚼?

千百个字再分裂还是
唯一那个 一笔写尽流淌的
烹煮一万次 肉仍浸着忧伤
醒来 攫 恰是嚼?

这张脸比不在更无情地
存在 这种无力
盯着谁就把谁凿穿成隘口
磨啊 什么美不是血淋淋的?

浅浅的青铜上浮雕着
我们浅浅的漂浮 瞳之轴 
冷冷一问又把天空变小?
命名之黑里多少不升不降的太阳?

少女婀娜自殷之夜
荡回 一缕香捻熄了灯火吗?
人面兽面都温驯依偎进了轻烟吗?
什么也不说的语言 已完成了祭祀吗?

杨炼
2011,2,3——2011,2,23



谒草堂



三十年 从夏天这边走到那边
三十年 酝酿着秋色

一杯更浓的浊酒
移至我面前 倒映咽下的笑

栀子香仍在缝合裂开的薄暮
草堂像草船 听 我自己的水声

流过 却未流出
绿阴阴的深潭叹息的直径

我漫步的鼻息拂低竹叶
数着 落入死亡洁癖的我的疏雨

三十年前 孩子转身丢下漩涡
又是花径 又是蓬门

登上诗人各自绝命的船
刮疼此地一千三百岁的河底

轻如一根草 任凭狂风镂刻的 
不拒绝贫病题赠的

结局 他推过的石磨 
磨着炊烟

淡淡飘散 我的成熟
像一个国度 习惯了忧伤之美




一行诗的幽暗甬道越走越暗
一行诗 园静游人散
竹林的竹杖点着风声 雨声 鸟声
浣洗的山花一如浣洗的人形
给我一个黄昏 渗出等了三十年的 
发黄的纸 渗出两片水面远远推开的
两张脸 一架木床一张冷衾
追上燕子 暗香的空间不停退场
退至漏掉的血肉中亮起来的涵义
给我一种命 不同于每一条路
却把路都变成影子 他慢慢行走
在我身边掷落酒杯大的雨滴
云愈漆黑 一点烛火从水底远眺
一个夏天读出一千个夏天的寒意
给我这能力 忘记诗歌才终于返回
刺骨的温馨 比语言更惊人的死
被不值得的活冒犯成一句空话
而我小心踩过边缘的大海 紧挨
他的清瘦 忘记拜谒一座草堂
三十年才琐碎地一点点搭起一座草堂
一行没有尽头的诗用尽了漂泊一词
一个历史 没有败壁颓垣
当千家灯火在一夜那么深的心里祭祀
拈出嫩嫩湿湿的蕊 同一次生成
给我红艳 体内留住的香
薰香此刻 星斗明灭着发芽
我已是又老又美足够洁净那人

2011,6,29——7,15
发表于 2012-7-25 10: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陶船 于 2012-8-23 19:12 编辑

大海(长诗)——和杨炼《大海停止之处》

        许多年前,站在书店一口气读完《大海停止之处》,激动之下,连夜和了一首长诗,也叫《大海》,这是我的处女作。昨夜翻箱倒柜竟然找到这首诗的手稿!这首诗对于我自己有独特的纪念意义,本人因此开始了学习写诗的生涯。
       参加这个诗赛并没敢奢望得奖,是希望交到诗友、好朋友,大家相互唱和,共享诗意人生,也希望借此提高诗艺。现在得到评委老师的指导已经很开心!
        评委老师们志向高远——“要评出无愧祖先和世界的作品”——赞叹!有这样一群热心的诗人专家群体,中国诗歌复兴有望!
   

五百年,这是我们与天堂的距离,面对上帝的承诺
抱着足够的耐心,等待上帝建好足够的动物园
建好足够的铁笼,森林般的铁笼,用以关闭狼群
隔着铁栏杆,我们与狼群亲密接触,朝夕相伴
黑夜与白昼的衔接才能像大海的怀抱一样温暖
如春,春天的鸟群在海面上自由地飞行,无边无际

一 、 灯塔旧址

废弃的灯塔还在原地
守塔的老人消失了。孤零零的岛屿
在海潮中摇晃,不胜悲伤的我
系好了马匹

空旷的海滩上,翠绿的竹林
被窗户装订成册——发黄的旧照片
一切都已结束。只有寒鸦在海风中呼喊
像垂死者乞求上帝,归还他丢失的岁月

二、吉祥角

时间一样透明的雨滴,终于化为相思
垂放在空旷的屋顶。我像逃离自己
逃离偏僻的村庄,头顶上大雁北飞

耳濡目染,在城市的霓虹灯中
我的面孔忽明忽暗,变成一面镜子
映照着日夜轰鸣的城市战车,每时每刻
耳目一新,世界每一秒都面目全非

我们居住在殡仪馆隔壁,每天看见送葬的队伍
亲人的悲哭和孩子降生的哭泣没有什么不同
在一支支出嫁的车队中,我只是在走向落日

我只是流行歌曲传唱的一个音符
在吉祥角变成一只鹰。汽车在高架桥上
一闪而过。所有的蝴蝶飞逝一空
冬季的森林一片死寂。火车究竟开走多久
没有人追究。那些独特的方言被时间风化
变成盐粒,出售给远方陌生的家庭主妇
而被阳光照耀的脊背,将温暖传递给
每片海域,我只是在走向落日,在吉祥角
被无数人的感受掀起波澜,面目狰狞

大海比传说更不能证实。我不承认海市
以及被转述的时尚,被吹嘘的天堂
像美女瞬间衰老。耳闻比想像更虚幻

我的血扬起了风帆,枫叶看上去不像谎言
珊瑚礁在地图中时隐时现,老鼠
在诅咒中才显得卑鄙,像伤口
提醒黑暗存在于每一寸空间

从高处俯视,城市中一切物体
都是鲜血的红色,村庄在远处
绿叶一样陪衬时代的洪炉。洪水退却后
人们发现了以往用于祈祷的大钟
还有木鱼,香炉盛着璀璨的星空

厚云终于降落大雨。护城河的长命龟
华美如一件皮衣,黎明也降落到这个角落

三、  画饼充饥

在漫无边际的花丛中,我战栗了
直到在花径中找到你

你总是使我感动。在你的波光中
激起大起大落的潮汐,触目皆是
惊心的悬崖峭壁,在顶峰
红蝙蝠——太阳的碎片,掏空身体
脱离彻骨的寒冷

走吧,在清晨出发,任由柳条抽打
只要你在头顶上空盘旋,让苦难
变成虐待狂的欢乐,通往天堂的光明旅程
望梅岂止止渴,在绝境中还能听到上帝的声音
光明加身,工蚁一样在终日劳作中
获得解脱,像葵花,醉心于太阳的光辉

蛟龙愁失水,鹰隼盼高秋。在春天
你的嫣然一笑,漫山的桃李显得粗俗
我在竹篱间夜夜口吐桂花,十里飘香

四、  苦难

风暴总是终结于床第之间。苦难
低估了布谷鸟的承受力。群山之上
太阳撒下你需要的银币。在劫难逃

酷热的风,这黑夜的女儿
面目竟是如此的恐怖,在孩童的练习簿上
书写罪恶,风暴加深了对于天堂的想像

想像人行道就是大海的边缘,从乡村迁徙来的麻雀
沉浸于生活的人认为它们死不足惜
冤冤相报何时终结?什么时候季节不再轮回?

从踏上征途的第一天起,光明在手掌上升起
为了与黑暗对峙,但为什么不让黑暗中止
难道像上帝说的,黑暗真的是光明之母?

五、  真相

我曾经彻夜歌唱朝霞和落日的余晖
向湖水中的月影顶礼膜拜,认定玫瑰
就是爱情本身,我曾经为燕子
写下感人肺腑的诗篇,对更卑微的生命
视而不见。是春鱼与寒风合谋
遮蔽了孩子们的视线

现在依然不能指出真相。不能讲述魔鬼
为了孩子顺利成长,将闪电说成星光
永远不能说出真相。黄色只能在成人中传播
孤独地行走在黑夜中,想像自己是大海中的船舶
岛屿只在心中浮现,唯一的温暖——足够
支撑我与黑夜较量,将一切看作洗礼罢
为了晋见上帝,并与之同行
这必须的代价——是值得的

六、  铁马冰河

狼出没在人群中。邪恶的牙齿
和天使同样美丽。我们没有枪
只有宽阔的胸膛,只有忍耐与等待
就像期待泡影般的理想,幸好黑夜与白昼
会像车轮一样转动,直到上帝被惊醒

“如果缺乏难度,游戏的乐趣将丧失殆尽”
上帝的声音掠过田野,我仍然流下了泪水

七、  启示

我获得了超升,一如狼群使我警惕与疲倦
一如报应与罪恶同样残忍,好在我获得了超升
上帝的安排既使人感恩,又使人忧伤
鸽群排下子弹般的粪粒,刹那间,我获得了超升

我看见了大海,但没有歌唱
只是感到安宁,莲花在大海中绽放

时间仿佛停止了计算尘土,合唱的歌声四起
歌声——包含了暴雨、湖光、落叶和花香

在人间,时间只是为了计算尘土飞扬的频率
灵魂不会随着肉体化为尘土,这是常识

把狼群关进铁笼,比杀死它们更有效
这是上帝的声音,我们靠近大海时获得了启迪

以诗会友,真诚恳请请正:陶船参赛帖:   她们来自深不可测的天空(组诗):
ttp://bbs.artsbj.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0939#lastpost

陶船长篇小说《万有引力》:http://club.book.sina.com.cn/ycds2006/writing.php?wid=1518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5 11: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先生:大作取决于深度。又见杨炼的深坑------
坑之深
只比死深一点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5 15: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炼兄大安!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5 13: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可以的话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5 12: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陶船 于 2012-8-15 14:50 编辑

杨老师:您感慨万千!
也使晚生感慨万千。我父母一辈子就在南昌生活,而您,瑞士、北京、英国……四海为家。
…………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5 12: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幸接触杨老师的作品,给我一个全新的画面。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5 09:2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已是又老又美足够洁净那人”

问好!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5 09: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陶船 于 2012-7-31 21:00 编辑

尊敬的杨老师:
        拜读大作!
        许多年前读您的《大海停止之处》后和了一首《大海》,这次有缘希望得到您的指导:

[参赛投稿] 她们来自深不可测的天空(组诗):http://bbs.artsbj.com/thread-160939-1-2.html
主要作品长篇小说《万有引力》:http://club.book.sina.com.cn/ycds2006/writing.php?wid=1518

谢谢偶像!祝好!
陶船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5 02: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杨兄!又被老兄这“58度高粱”猛击一次,给劲,提神,好诗使人开窍,它远远超越你的梦想,你要接受它的猛击,这就是示范级的力量。亦古亦今之诗意间,每个字,都嘀嗒着时空之音,一个微笑、一片海空茫而逝,这诗意,无情碾过,只有茫茫,记住血红、浩荡之一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17 21:22 , Processed in 0.06036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