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秦晓宇

发贴与投稿须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25 03: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们的信任是最高奖赏。

发表于 2012-7-25 03: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好的当代诗和经典旧体诗的关系,一定是“神似”的。

去年十一月扬州国际诗歌雅集,一群当代诗人次韵清朝人汪沆命名瘦西湖的《红桥秋禊词》,大家不妨找来一哂。我认为:旧体诗是高度的专业技术训练,不仅重要,简直必须。我说“训练”,是指我们该自觉汲取古典诗歌的一切技巧(视觉、听觉、形式设计、用典互文,时空观念等等),在新的观念中创新使用。这要求当然高,但这正是华文诗人注定的命运。

古典诗歌专业门槛极高,但诗在当代却沦落成了门槛最低的。以为会写字就会写诗,是对诗歌最大的误解。我们写作,就是要还给诗歌这份尊严:专业性,思想性——这个诗歌奖已开宗明义。

写古体诗,就不得不和杜甫、李商隐一较高下,“灵魂的饱满”可不容易呀。
发表于 2012-7-25 08: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看,,,,,
发表于 2012-7-25 08: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单独发不了东西,问答填文艺论坛,显示验证错误,重新填写.不知道为什么?
发表于 2012-7-25 08: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把诗稿发在这里.谢谢!
《一个人的乡愁》等十一首
                              
《一个人的乡愁》

在镜面看不到镜背后的真实
我们只剩下我们的一个名词

在我目光所及的橡树尽头
那片青灰色天空,有雀斑一样的荒凉

壁虎不能把时间拦住
我也不能

无限多的我们在梦里以枪射击我
一个哭泣声音且被强大光芒不断击毙

仰望太阳把黑暗升上天空
我们又向谁乞讨我们的空气

《我们的生活像海参不断地割裂自己》

我们的生活,像海参不断地割裂自己
割裂后的自己浮游在海里
一个人独行自语

久久地徘徊在危机之间
与所有的鱼类互表沉默
不问自己的过去与未来

我们的生活,在海的各种关系里
风浪不断吹打我们
不能忘记,惟那刻骨铭心的分离

风浪不必谈论公平与正义
尊严呀,那是礁石的样子
真正的黑暗不会从夜里消失

从这一半身体想象另一半身体
想象那死亡的部分不能得救
把嘲讽、羞辱与困苦,当功课反复温习

我所想起的人,都住在很远的城市
我独自在海底沉沦
或随暗流四处漂浮、转移

我们的生活是海参不断地割裂自己
割裂的秘密不能对海说,不能对天空说
海有海的规律,天空有天空的规律

《天窗玻璃是方的》

天窗玻璃是方的
看出去天空是方的

太阳在方块里
光在房间里铺出方影       

鸟儿从窗外飞过
不知道我的天空是方的

《孤独与隔离》

你缓慢地移动一个斜塌的肩膀
走着如永生也走之不尽的长廊

从一扇逝去的门跨过另一扇逝去的门
鸟笼在说它不死的梦想

脸上偶尔一闪的一对翅膀
隐形之于那点生的疲惫

靠近阳光的地方挺立一枚黑色剃须刀
是希特勒进来房间默默无语

窗外,窗外。你我深隔一层防弹玻璃

《你如飓风般躺在海底》

你如飓风般躺在海底,安静地躺着,
所有艰苦的日子都不必计较,
所有鱼虾的呢喃都不必去听,
那一群鲸鱼从你身边游过去,
你安静地躺着,你知道月亮的圆缺,
你礼貌地拒绝那些伟大的指示------

你如飓风般躺在海底,安静地躺着,
当一个梦想开始它的旅程,
你就会自己从海底起身-------


《胆怯的一吻》

池塘的幼鹅不知道所处童年的危机
幻想是其最纯净的老师
幸风经过时只留给了胆怯的一吻

仅有的波纹,荡漾我梦意丛生
去到幼鹅时代再由水波来把我打湿
荷丛那头春色如初

不必刻意去等待最后的死亡
如音乐不必高谈阔论
时间经过也必留给我胆怯的一吻

《透明的玻璃瓶》

窗外所有的地方都起风了
包括平时带着笑容的脸
私秘的事无语

你把不想起风的心放进瓶里
透明的玻璃瓶
难道有静夜的月光从瓶里溢出

如所有的老虎都跑入蝴蝶梦里
惟一只老虎徘徊于这片树林
风并不静止于风

《我一个人的房间》

我一个人的房间,也不是我的
桌面报纸刊登大幅头像照
一盏灯泡也要象太阳照耀我的头顶

角落在转移,抹布在行动
它们象历史一样在分秒里涂抹地板

我一直找不到房门走出去
我就与抹布争夺地板
我就满地板写着什么字又拿脚践踏

《稻草人的诗歌》

我们一直幻想为他招魂
我们一直幻想把所经历的黑夜粉碎

把西服领带给他,把旗幡也给他
把设计的所有好处都给他

我们充满革命者的激情、热血与呼吸
我们从贝多芬第五交响曲里倾巢而出

塞到他嘴边的葡萄没有被吃落肚子
我们忙着向他推销阳光保险

我们的太阳说,给他一颗老虎的心
太阳要让他做一位虎少年
从老虎绝迹的地方,一切重新开始

风卷动他身上的稻草。但我们一直知道       
稻草人所不知道的政治深渊

《今夜我睡在镜子里》

我们唱红了大救星;不能再老的是老人斑。
我们走动时忘掉坐在那里的思想。
       
我们把星星放进小学课本里闪烁,
我们用一生来雕刻一块自己石头。

我们坚守着米饭又忍受饥饿,
我们用千万种名义把死掉的疤痕牢记。

没有羊群的牧人,要从天空收获羊群;
没有苹果的孩子,要从天空收获苹果。

今夜我睡在镜子里:睡醒了精神好,
明天骑毛驴,偷偷逃跑------

平静《之》火焰
──词句话本演义

抬头望去,闲话一句:平静之火焰

只因读过一梦,竟答应成群结队,演义事物
把个身子
似有还无地走来,且睡又醒地行去

如梦非梦。不过如我如你
恰恰是:他乡近时,故乡已远

平静在街头买一包烟,用月亮的纯净点烟
吐烟圈来一次行为艺术

火焰在城楼发表一次演讲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
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都要反对

平静的敌人,是最为阴险的敌人
平静打入了革命内部
我们需要提高警惕,彻底批判

平静说,必须对
内心的幸福进行彻底忆苦思甜
幸福的人有罪

火焰,火焰,你有一张比风暴更黑的脸孔
有一个太阳要住在你黑脸上

火焰说,每一个人都做自己的总统;烧起来是快乐的
这也是彻底解放

火焰过于自大
平静开始不平静:冲呀!向前进!向前进!
我们的责任重,我们的理想大,我们的目标远!

火焰从思想储存室里研究裂变
决定去做分裂的人
火焰把力量发挥到每一根头发的顶端

平静找名牌教授谈哲学
火焰发动蛋和鸡的争吵

毛主席说,很多年前在延安竖立了一个精神
平静与火焰都需要劳动改造

说不得,让火焰做一次面壁,一次涅磐
平静做一次飞蛾扑火,做火烧死,做先烈的快感
做一次信念

最高政治,发动战争解决问题
火焰说火焰无私
把非洲黑色人民装入轮船参加奴隶革命队伍
奔赴美国争取解放

因为友谊万岁
平静和火焰需要做一对好兄弟
相见一笑冺恩仇,团结起来到明天

平静与火焰举行一次联合声明
高挂一颗英语太阳,自由缝补光芒
汇演一次繁荣昌盛十三妖

一种离体,如被割裂的海参
你不能同时跨越两个圈界
走入两个脑袋

平静证明平静之后的胜利
经过多数选民同意,火焰被迁入一个针眼居住

统一思想,没有吵杂,开始腐化
火焰通过胃部点滴位置钻出洞孔

如太极鱼眼
政变又在最后一夜出现

火焰-----平静
平静-----火焰
一切的一切
永远的永远



发表于 2012-7-25 10: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冲动的钻石 于 2016-1-11 09:14 编辑

这个诗歌奖评委,超级强大,相信能发出中国诗坛异响。
发表于 2012-7-25 13: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楼主,温东华先生的帖子为何蒸发了?
发表于 2012-7-26 12: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2-7-25 03:47
我以为好的当代诗和经典旧体诗的关系,一定是“神似”的。

去年十一月扬州国际诗歌雅集,一群当代诗人次 ...

同意,我更喜欢旧诗的思想性和写作手法
发表于 2012-7-27 02: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明一下:加了“精华”并不意味着得奖,只代表评委个人感受。现在诗歌奖刚刚起步,评委们也在摸索阅读、交流、判断的方式,标出“精华”,相当于推荐别人阅读。但没加这个词的,也都在我们阅读范围内,最后还要通读。评委们最后的判断,还要经历所有有心人的评判。诗歌杰作不是指定的,而是人心淘洗出来的。寻找杰作是一个过程,找的不止是诗作,更是华文诗歌的自觉。

杨炼
发表于 2012-7-27 10:2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问一次,温东华先生的帖子怎么蒸发了?请哪位评委回答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20 09:12 , Processed in 0.08740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