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673|回复: 29

[诗歌奖投稿] 夏令吟(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9 11: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夏令吟(组诗)


•白鹤林



思想

飞机轰隆隆跑过天空,怎么听上去
都像乡村公路上的拖拉机

休闲会所外的露天坝子里集结着
小番茄、炒花生和三两本时尚杂志

“是否可用本地土特产的佐料,来做一台
新潮而又可口的商业宴席?”

当拖拉机第二次飞过头顶的航线
我走神的思想才刚刚,开进规定的议题



医院

陌生人彼此微笑,像比邻的椅子一样真诚
但开始的时候难免力不从心

儿科室设在一楼左边,避免了上上下下
交响团的哭声因此保持了低调

去医院时我开着一架火箭,因为没有机场
直接降落在了某报刊亭

醒来后我身陷闹市,看见火热的街道上爬行着
一辆伤势严重的公交车



旋转

带着哧哧的响声的,那旋转的陀螺
让每一次童年,都自留一块着迷的空地

这人世寂静的,一直活在我们中间的
旋转的叶子,像某个人正在练习用辛酸飞翔

它们路途遥远,它们打窗外经过
此时此刻是大海的邮差,那些旋转的雨滴啊

我用旋转的钢笔,整夜在纸上舞蹈
像小姑娘在五月的天堂,排演一出独舞剧



密码

到处都是密码,贴标签的舌头
到处都是沉沦的忘却,昨日的报纸

到处都是密码,通向夜色的手迹
到处都是人类的病史,泄露的身体

到处都是密码,房间里的柜子
到处都是谨慎的放大镜,销声匿迹的书信

到处都是密码,被涂改的数字
到处都是被复制的表情,被再次纪念的日子



电脑

电脑坏了三天,日子已过亿年
登陆的密码没有变,只是小木屋变成大飞船

快看!你有七十二般变化,她用新浪照见旧颜
摇摇摆摆的五彩云,送来两纸条、三评论和一留言

那修电脑的年轻人,像素未谋面的至尊宝
他是我们中秘密的一份子,难得一见的斯文男

“戒烟吧!你看看你那张无人回帖的脸。”
可如果我不去小卖部,该找谁去换生活的零花钱?



孩子(给唐敏)


子夜的产房,有着蓝色海洋的波浪。一个孩子
她最初的啼哭,成为零点钟声的第一声合唱

夏天的孩子啊,瘦小的姑娘!哥哥已经长大
正在房间里尖叫:“笔笔……你在哪里?”他的铅笔不见了

我的妹妹,她出生在秋天,曾经也是个小姑娘
成天跟着哥哥游荡。在寂寞乡村,没有玩具但很快乐

当小姑娘变成了妈妈,远在他乡。通过长途电话
我听见她幸福的声调里,隐藏着疲倦和惆怅



眼睛

我眼睛能干!从不用来识字、哭泣和戴眼镜
虽然它有点小还是单眼皮,却尚未近视

我陌生的父亲一直脾气不好!总是爱瞪眼直到老年
在童年的隔壁,他像只大猫令人战栗

我的儿子他从来不偷偷流泪。在午夜的花园里
他乐不可支地玩着游戏,睁着一双大眼睛听虫子唱歌

“爸爸你回去嘛,我一个人耍!”他不停地嚷嚷
他是自己童年的伙伴,天黑了也不想回家



对白

“哦爸爸!为什么我们这么不一样,
我开车时像个疯子,而你总是这么慢?”

她刚开始为爱苦恼,整日里坐立不安
她向年老的父亲问询人生的疑惑

“宝贝!我之所以开得这么慢,
是因为你坐在车上……”

他目光中满含爱意,心中深藏着孤独
他平静地说出我没有猜到的台词



书店(致史蒂文斯)


我已不记得那是哪一日,在某篇已忘记了题目的
博尔赫斯的散文里,他向我讲述你的名字——

史蒂文斯:另一个善于想象或讲故事的人
因为永恒的未曾谋面,甚至变成了另一个虚构之梦

而就在七月的下午,我再次走向了街道那边的书店
(它一直在黄昏的那边)那个我仿佛已多年未踏进的地方

在某个书架底层或海的暗部,有一本虚构之书
它幽蓝的封面,飞翔着十三只乌鸦和红色的云帆



世界

鞋子克隆了脚板,所以脚板都有适合它的鞋帮
但如果一只鞋子失踪了,脚板怎么办?

在世界的早晨,突然醒来的人是孤独的
那被复制的男人和女人啊!是我们的前世或未来

他们失散在海上的孤岛,忘记了活着
忘记了肉体秘密的欢乐,和人世荒芜的情爱

就像你突然发现:早餐的鸡蛋彼此不差毫厘
而每个人都中了头彩,拿到上帝颁发的等额奖金



故事

在梦的花园里,住着三个快乐的孩子
他们每天一醒来,就是为了快乐地做游戏

快乐的三个孩子,住在一颗大树上的小屋里
他们有着相同的名字,每天等着那个讲故事的人

这天,故事开始了!其中的一个孩子开始敲鼓
他越敲越快,像他停不下来的快乐。紧接着

第二个开始跳舞,也越跳越快。而那第三个孩子
他擦洗石头!快乐的石头,也唱出奇妙的歌声



诗集

在我们人生的第三个十年,是否已有资格
去谈论那些幸福的旧日子:一本薄薄的书籍中

简单的叙事或抒情?在一个白银般寂静的年代里
一个人就这么活了下来,像一个平和的反对者

无趣而固执,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生平。而在那些
尚不更事的时光中,我们早已足够的苍老

缓慢而忧伤地谈着往事。如此刻,喝着绿茶的我
一边读你清心的诗句,一边观注着窗外黄昏的街区




简介:白鹤林,诗人,编辑。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四川蓬溪,现居四川绵阳。出版有诗集《车行途中》等。

通联:621000   四川省绵阳市高新区火炬东街51号绵阳市文化馆  唐瑞兵
邮箱:linhebai@163.com
 楼主| 发表于 2012-7-24 12: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秦老师加精鼓励!多多批评。
发表于 2012-7-24 17: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别说什么老师,这个词儿用你诗中的话说,是个“我仿佛已多年未踏进的地方”。说起来也是诗生活的老友了,常来!
最后一句的“观注”乍看还以为是“关注”的笔误,细琢磨还是观注好,“一边读你清心的诗句,一边观注着窗外黄昏的街区”,颇有几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味道。而写下外润内坚诗句的陶,同样是“一个平和的反对者”。
发表于 2012-7-24 18: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1)写得不错。收藏。
(2)30年来,我们在反对旧的假大空的同时,逐渐形成了新的思维定势或者说口味(就是西川先生最近说的趣味),这是需要高度警惕的。因为这实际上导致了诗坛“劣币驱逐良币”的怪现象。说白点,编者读者和作者的口味“规范”或改变着诗歌发展的方向。
(3)杨炼先生最近说,真正的大作主要是深度。实际上就是一个信息量和诗人生命的“饱满度”——到最后,并非语言的问题,而是灵魂的高下。真正的好东西都是感人肺腑的、或震撼人心的。

[国际华文诗歌奖投稿] 她们来自深不可测的天空(组诗):http://bbs.artsbj.com/thread-160939-1-2.html
长篇小说《万有引力》:http://club.book.sina.com.cn/ycds2006/writing.php?wid=1518
发表于 2012-7-24 18:30:27 | 显示全部楼层
秦晓宇 发表于 2012-7-24 17:06
可别说什么老师,这个词儿用你诗中的话说,是个“我仿佛已多年未踏进的地方”。说起来也是诗生活的老友了, ...

点评精到!
发表于 2012-7-24 20: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处都是被复制的表情,被再次纪念的日子

被这句诗感动,觉得在您的诗中能够看到现实。一个诗人参与其中的有限但珍贵的现实。
 楼主| 发表于 2012-7-28 13: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几位!说实话,这组诗少有人关注但我自己比较看重。它延续和加强了我一贯的“内在批评”,而不是某种粗暴的现实介入。祝大家夏日凉爽吧!
发表于 2012-7-28 14: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喜欢,我在关注啊
发表于 2012-7-28 22: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诗集》
 楼主| 发表于 2012-7-29 13: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雨辰 发表于 2012-7-28 14:14
我很喜欢,我在关注啊

谢谢你!祝夏日凉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0 09:01 , Processed in 0.05710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