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独竟天涯自选诗

已有 446 次阅读2013-8-2 22:20 | 天涯


独竟天涯简介
笔名:独竟天涯 原名:杨旭光 吉林省双辽市人 出生在1985年的秋天里,典型的80后。
写诗歌四年多了,只在网络上游走,可见各大网络文学论坛。还未出过什么个人诗集! 
有少许作品散见《诗歌月刊》《中国现代诗人》《中国诗人论坛年选》《文学家园》
《新浪原创文集》《诗歌周刊》《关雎爱情诗刊》《南方诗人》《诗城》《刀锋·自在诗歌》
《芙蓉锦江》《北京诗人》
QQ:502928034
诗观:一切诗歌将源于自由!





奔跑

                 —— 没有什么权利阻止我们奔跑


长满野草的荒原 等待一粒火种的诞生 坟墓留有英雄的精斑
黑夜一个王者突然离世 刀的刃口沾满了流亡者的鲜血
尸体遍地 红花的致幻剂迷倒众生  佛在裂变中修炼
大树可以向下生长吗? 太阳可以成为你的喉咙吗?
黑夜谁还会呐喊  嗓子被一群恶狼撕裂
寒风冻僵了行人 谁在天空奔跑
请用一只刍狗的名义 喊碎你破败的喉咙
你必将成为粉墨倒置的结果  失去人皮面具
你可以从新为人吗? 你的一生中可以有多少个红灯
掌声淹没一片狼藉 站立者的腰是否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
魔鬼在寒潭中沉睡 你在何方收集唾液
当一口痰带着尸体的表情 走入你浑然不知的巷口
你会不会像我一样踩上一脚 

路基上有你修建的坟墓  猜 下一个倒下去的是谁
夜静静的掌灯 月光斑驳 露出血肉
狼的牙齿上有人在奔跑  他的锋芒里沾满了血腥
恶毒的谣言锐变成为一朵花  佛说女人如老虎
那么众生一定是割肉喂虎 就像你的脚下沾满了血肉
关于狼你的眼睛如狗 拔掉一颗野草无数颗疯长
接下来是不断地拔 野草继续疯长
头发却越来越少 这些归罪于何处 你的存在根源为何
我们不去探讨  就像我们从不质疑你是否奔跑
夜在生活中挑落了无数盏灯 要记住是无数盏

向黑夜奔跑 你一定不会背弃光明
因为你一直固执的认为  光明中生长着你的根
就像你多年未见的父母双亲 可生活的镰刀很罪恶
越是你想要的 你越无法获得 我们在无法解答中
可以把它归为命 神 造就了他自己却虚幻了别人
我们通常称这种超自然力归纳为神或鬼
其实这对于奔跑的人来讲 不过是过眼云烟
我们的目的是生活真的需要奔跑
巫师可以收起来自黑夜的掌声吗?
像一群乌鸦吐出的火焰 谁来写墓碑上的悼词 
黑夜绝不会有你的身影 你的床必定是噩梦连连

解下阳光披风 雪像谎言一样下个不停
你的词语在打磨 像刀子
一把足够穿透世俗的尖刀
生活则像豆腐一样柔软 水躺在掌心里
听 井口的风 你还会在刀尖上奔跑吗?
黑夜你取出冰块来敷那双看清世间诸恶的双眼
狼狗叼走了你脆化的腿骨 你还会奔跑?
整个黑夜都需要呐喊 都需要奔跑
一群乌鸦突然飞过你的天空......



  远方

                 ——远方割碎了我柔醉的目光


收藏起抖动的情绪 不给懦弱过多的低头
红叶 一树未了的情
请在下一刻说开始 你的眼中脉动我柔情的目光
劳碌是我生的需要 你的年代还会不会有镰刀
你的镰刀是不是可以割开麦浪
你的远方里有没有 马儿 扬起鞭 敲打沉睡的湖面
请打开你的掌心 让一抹归鸿
途径我不愿安睡的心房 
捧起手中的清雪 听来自远方的蹄印
捎来了你我三生石上的口讯

潦草的露歌出自谁人的手 冰很薄
像极了这一世的世态炎凉
我的思绪又能渡过多少忧伤
孤独向帆影走进 每夜的长歌
红花几渡  转身 落叶夹成书笺
弹指 几点露珠 滑落你的曛眉
合十了一夜寒灯  文字 突兀 醒目

提着冰雪的年纪 打退了窘迫的诗行
玫瑰花语中 有我不安分的骨头
行人 几缕客船 一行青烟
浆在冰面上摇橹 搓红了一夜未停的寒冬
走过山峦跌宕 为的只是听上
来自你的一曲忧伤
风雪中强言着欢笑 我的冰层中有了你的厚度
我很穷 穷的就剩下了写于你的诗行
可你的远方 为什么 不是我的远方
我还在暗疾里行走

纸像西北风一样薄 我的笔锋吐露真情
花在江南中柳绿 提上几缕霜花
我要像冰雪一样清醒
就是梦中 你的呓语像歌儿一样温婉
划过水的柔情 你的灯还在忙碌吗
远方的咳 像一张展开的雪纸
谁的忧怨打翻了一夜瑶池
我的步子轻盈 开去 折下一剪寒梅
走 关于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远方
说走就走 就像今夜的寒风

你的嗓音吹动风中的喉结 原因像一场雪一样洁白
勒紧手中的麻绳 你的眼睛快如刀子
神的一次回眸 你的玉洁冰清遁入空门
佛前的香火 红唇远隔门外
院内的红杏 还是那年的红
走过青丝结 你的歌儿
还含混着清风的曲调  
井中月
那年香 树影照伊人
你的琴透着忧伤 
歌儿里唱不尽 行人的彷徨

《停尸间》


1
红地毯蜷曲在路面上,多像一团经血的平铺。
美丽还在美丽,逝去的就要逝去
我们无法挽留,也无法绝决
就像我们刚刚来或马上就要离开

2
激荡是一个死者正身报告,他喜欢最脆弱的地方
比如自己的头颅,血经过路面停了下来
警戒线打开,车辆围堵到结束
他把完好的躯壳,放进了停尸间

3
脆弱眼角膜捐了,心脏捐了
脑袋捐给了车轮,真是上天的眷顾
这双明亮的眼睛又看见了光明

4
心脏在跳动,五色斑斓
鱼在鱼缸里游动也五色斑斓
死亡的结果不同,停尸间的门牌号就不同
但我确信哪里很冷,没有人与你聊天或勾心斗角

5
他死了,身体残缺,追认他为英雄。一个死后的英雄
生前无论住房多大,现在同样。
无论情况如何
英雄是你就是你,烈士叩开了天堂的闸门

6
诸恶,杀人,强奸无恶不做,死了就是死了
你同样要经历冰火两重天
但唯一不同结果是骨灰无人认领
谢谢你一把黄土

7
超度,做了三天大法
你还是离开这里
去一个与天堂最近的烟囱
接下来是子女敛财

8
故事冰冷 火热的结束
一切开始
就像那个拿钥匙的管理员
他在他的电脑前玩着穿越火线
子弹射中了敌人,自己被别人的手雷报销了
仅仅30多秒钟......


《我是一只奔跑的牛》



85年 那年家乡有洪涝  听说来过中央领导
那时我不记得  因为还在母亲的子宫里修炼  修炼一座火焰山
不是牛魔王的火焰山,是可以烤干痛苦之山
来的贫贱,没有惊雷四座  水退多时
没有眼泪  重建家园吧   我走出了玉米山  沿着倒下的玉米
啃着夕阳,不挪动一方水草   我渴望丰盈
四蹄溅起泥沙,贫困的花蕊  牛不肯吃牡丹
爱惜花我不是黛玉  我只品青草 从不挤奶,
我只收货月光 ,不用镰 像把锋利的砍刀
砍切痛到底的根,不同于一把铲
没有大禹的神器  我笑看云朵
乌云比夜晚还黑,却也黑不过今生!
那捆草在哭,在哭声中放入我的胃,
我忘记了有几个胃,不断的咀嚼反刍
留下牛黄给病人,生不出假牛黄,治不了假病
我的蹄子沿着田埂,却从未离开过家乡
时而奔跑 时而停歇
关于我的爱情,真的是泥牛入海不见影中
没有铁扇公主,夜没有玉面公主
家乡这里有风  后面跟着风车
家乡这里水源充足  后面跟着火力发电
地下的水呀,没有那年的多
我这只牛踏着城市与乡村的悲歌反复
听家乡的二人转,我的乡音里有大碴子味
看这座梦醒时分的小城,夜色
与你夜色并没什么不同,
在看我瘦弱的骨架  我喜欢吃肉  不爱吃草
什么肉都吃,最喜欢牛肉
就像吃自己的肉   吃假牛肉
不必担心假牛肉,就像不必担心假羊肉
就像你不必担心各种的假肉一样
各种的假,人的假,人心的假
吃一颗牛心,你还要用筷子夹出起搏器
夹出支架,你才敢确定这是一头牛
但你不敢确定这是一头好牛
就那颗不完整的心
你无法否确认藏起的黑 
或染过色的红


市井(组诗)

乞丐(伟大的人)



来吧  好狗 你还在挡路吗?
请第一时间
告诉我一分币的由来
那箱子钱
数了又数
寄回家去  来年给儿子娶媳妇
一个健全的人
扔掉了仅有的遮羞布
一路狂奔
向着酒馆  夜色(KTv)
一路狂奔
某个网吧他的朋友正在看《一路向西》

注解  电影 :《一路向西》




  保安(站立者)


太阳在腋下充电  一只猫写好了猎人笔记
手电筒藏在被窝里
小说藏在一个与我相隔不远的格子里
手机计算着时间
下一刻
你昏头脑涨
下一刻
一杯可乐妙趣横生
剪下太阳
尔等在熟练的拥抱猫头鹰
站立
你习惯了用严肃的状态理解微笑
公园外的“雕塑”在等待见习者拍照





卖菜小贩(数学家)

周旋于 萝卜 白菜 西芹 韭菜 
蒜苗 豆角  油菜 土豆 
辣椒 西葫芦 大蒜子之间
对待生活斤斤计较
对待儿女一直保持亏欠
哪怕被城管掀了摊子
一直都要保持
平凡而卑微的表情
生活
一定从一斤萝卜
二斤辣椒开始





城管(战士)


权杖握在谁的手里 
与生活无关
一个坚强的战士 
背后拥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战场永远选择外面
那怕那山高水又深
有城市
就要“维和”


就算小偷翻开了
女人的挎包
对待小贩一样是开票




盲人按摩师(探索者)


上天剜掉了
一双刺痛世俗的双眼
他开始
用十根手指摸去生活
摸着 坚硬的 脆弱的 软弱的
摸着生命的每一个解答
摸着摸着
生活就在春天里来去自如





牙医(工程师)


无论富贵或贫穷
请你打开吞咽生活的尊口
打开菜单无非就是
“拆迁”
“装修”
“打补丁”
关于你的门
可以烤瓷
手上的“锤子”卯足了劲
佛门外 荤素不戒




妓女(艺术家)

悲伤翻墙而去 
流氓解脱了
一个处女洁白
从古至今
传说仍旧是一场雪


50元可以
但得带套




小三(裁缝)

刺激消费 GDP做出了重大贡献
缝合人性与理想的触点
见缝插针
没有原始的本意
不是你选择了生活
是生活选择了你
寒风吹过了
黄花

忽然的前行
大姐你还好吗?





老师(金融家)

红烛 粉笔
词用久了可以换
阳光 花朵 浇水 施肥
园丁的一天结束了
银行卡
又加上了一个0
听家长说
今天是教师节
我在想以后的劫





司机(舵主)


驮着月光数星星
关于远方
我们可以用时间去计算
关于路程
谁还在寻找春天
浪 一次又一次的
数着沙滩上的贝壳


行人慢慢走远
一脚油门
把绿灯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绕开“她”说全部》




1
自由落地收不起下一刻的悲伤
我们会不会按住指纹?

闭嘴
一记耳光
扇的天空生疼

2
搪瓷碗放满以下借口
一只豹钻出了宇宙
借过,等我的狸猫
放下吧
驴头太子


3
撬开危险的一道缝隙
可能我们更安全
一些光
正通过我
去一个没有未来的地方!


4
别告诉我
那是一个可以让上苍闭口的结果
该笑你就笑吧!
那浑然不知的唇角
已经正确的出卖了你

5
去往高阁是否需要一胎贫贱的肉身·
放下全部
你是否可以理解
一面正向你的镜子?

6
空穴,你等着来风
谢谢我吧
他不会来了
自由的尾刺
正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
刺向我们
你在水面上
可以理解
下降的权利


7
钉子上沾满了鲜血
一部分是我的
我却不说出
另一部分


8
来吧!那些平滑无力的过程
嘿嘿换柄锤子
接着来
我们还有用于钻进泥土中的硬骨
谢谢朋友
她的天灵盖内
还潜藏着悲伤的种子!


9
剪掉凤凰尾
谢谢你
我拥有一把燕子尾
那些横着的电线
刚好拆开天空

10
等我一会
我还在选择跑鞋
我会用最完美的错路
跑完全程
期间
我的眼睛一定是迷恋尘世


11
挡住我却挡不住结局
换一句话
今天你活了么?
骨灰错乱
奶油少妇在看韩剧  流泪


12
转身抛洒一些必要的结果
路灯下
他在等待蚊虫叮咬
戏说割肉喂鹰
那个古老话题
杀虫剂
正喷向
我们正面的“敌人”·


13
别威胁我
我的敌人
我了解你一切的一切
小心吧
那些藏在锋芒里的利剑
随时等着爱人的眼神
释放

14
唯一转身没有剧情
藏起该有的树叶
一把抓住
藏起来的秋风
水面难以被插入


16
问题大了
棋盘撬动棋子
那些带有物质的线
隐藏着
我们再也寻不到想要的结果!


17
阴沉着
不是你的脸
是·天空
一万里乌云
压直了我的肉身


18
弹压,那些轻易落下的雨滴
失去控制
雨伞
可以撑开滞留的天空
一些淤积的泥
无法解释
我对根系的回答

19
慢慢的摇匀
黑夜自由摊开
这不是煎蛋
这正是翻出去的太阳


20
故事可以来个句号了
保持晚节吧!
那些物是人非的往事
老人正抛下拐杖
一直,向前
融入生活的那团火!
干枯的肉身
汇成那一缕缕青烟


《伟大的渺小》



1
黑色剪短伸长的羽翼  身体成为一座丰碑的反面
太阳镂空着幸福   悲伤者走进一粒沙子
风在箱子里游荡  闷哼  那些黑夜的男人们!

2
听锤子打出的火星  点燃  整个漆黑的夜
萤火虫在寻找那天空最璀璨的一颗
我趁着你闪躲目光的那一刻  一口吞下 黑色是原本的黑

3
继续向前  沙子是我一生的路
没有太阳  谁在我的小星球里运转
那一日  难辨黑与白  那一夜我成了你


4
听草芥的响动  不是一阵风
那是狐狸的脚印  我在整夜听着
风经过深深的街巷  具体被淹没在路灯下

5
跑起来 那些肥硕的躯壳 
看那是一座“高山”
一只蚂蚁在召唤它的同伴  沙子淹没了洞口 黑夜又下降了一毫米

6
快速闪过  那是闪电
一棵树  接纳了天空的微笑
这一次从一粒沙开始  水是饥渴者的眼泪


7
听是雨的声音  这一刻
定格的微笑  窗外的倩影也跟着微笑
干枯的花瓣  晶莹的雨滴  风躲进一把伞内

8
收起伞  黎明到来  黑色已退
孩子在笑  大人在笑  牛在笑  老人在笑
老人的烟斗也在笑  微笑的云闪躲着路上涌来的行人......


《人民的人》


  有一个草民垫底  那些贫民撩起泥裤脚
向着康庄大道探出步子
留神  缝隙里那个茁壮的灵魂
每个眼睛都躲在后面
看那些弯曲的脊梁
刺目的颜色冷的可怕
步调低沉  一只乌鸦略过天空
你们 我们都抬一下头
又悄悄的低下
生怕后面的人看见
他是人民的人
他也是狗蛋他爹
他注定没有公仆的轮子快
他的头注定碰不过
老板的豪车
一滩血
五六十万了了事......


寂静的黑(组诗)


《一滴》


滴下一滴,浓缩 扩散
你沾满一片叶子,回眸的一刻
就是一生的执着
你采下蜜,执爱摊在那一滴里
圆润 破碎
默默的 短短的
剩下的日子如流水


慢慢长夜
翻腾着



《寂寞如流》


矮下去的身躯多像
一条河
一条长满了
多愁的河
一根细小的心情
藏在这里
奔波
浩瀚的海洋
一夜
完全撕下
微笑的面具
一个人成为了
一座孤岛


《笑的纹络》

天空的模样
在一只蝴蝶的尾巴上显得很晶莹
比如他翻看她的皱纹
说一些草儿都懂的话
一本书
合上了

岁月
在年轮里
撑开了
涟漪般的
微笑


《惊艳之美》

蓄谋已久的长夜

伸出了
张开的五指
泥土黏住
一滴夜空的回眸
几缕星光
穿梭在
飞驰的街市上
一只猫咪
咬住了喊疼的
黑夜
老鼠
钻进了铁皮桶
看她也
去了画中......


《开始的开》

飞过洁净的羽毛,去往盛开的火焰
一粒生命之光在孵化在孕育
它脱离了
泥滑的前世
附着在
一尾红尘之上
脱下
慧光
看见了
自己


《相比一座“高山”》



爆豆之后  该是杯盘狼藉
这夜应该有雨   天空多像一支倒扣的红酒杯
那些红色浪漫高悬 一块石头可以抵挡思念的运行
请为一只山羊整理行囊  它将去最高的山顶
那些狗还在牧场里闲逛  一些飞车在公路上游弋
你割破了一条河  亲爱的朋友那是我的血管
一条只装下  天之蓝  海之深的血管
听那些“高山”是否有鸟飞过
它们是否敢在高山面前鸣叫

哦  我又在水里亲吻那些丑陋的鱼
这样的天空多么壮丽啊
那些高山自由向上
我们却在一些词里追寻卑贱
恐怖的真空   一只足够卑贱的蚂蚁打开压力塞
你无法预想一个离谱的结果
就像那些真实倒下去的多米诺骨牌
一个宁静的夜
那些可见光在都市里
孤单而彷徨





《假如我是你之 想》


一样的悲剧 没有更炫目的色彩
一个人站在高山之顶   压低了云层  
你用一生的残忍亵渎神冥  透过那缕青衣
我们抱拥山外之山  听红果勾魂  听泉音遮挡招引
那些可笑的莲  可否给我来一万朵
就像那些时候  我只认得莲心上的菩萨
那些可叹的剧情还在被某些人操控
一些傀儡在液体里修炼
一场风暴注定形成  一只离体的灯可以继续风言风语
那些高尚的骨头还被供奉在灵舍里
我将成为最后的牺牲品
一场话剧结束后
我们被迫
擦去口红
就像那片原本不属于我们的天空
一只风筝会不会就此迷途知返


广场(组诗)







1

宽阔  平坦  这是对世界一个不完美的理解
取消公共的意义  我们在落叶下徘徊
当风声推动千丝万缕  你还会留在树下看夕阳吗?
城市请允许我表明上苍的不公
思想被随意带入果皮箱
就像一只被捆绑的咸鱼   野蛮而强横的皮靴
践踏  掌控  落日如一把刀上的划痕
你无法确定 一只鱼的海洋
你的脑袋装满了玩世不恭  就像塞进他们衣兜的那叠钞票
奔跑的意识是人类与生俱来的
风衣随着节奏摇摆  一架钢琴成为中央雕塑







2

喷泉  你在我的体内种植音浪  
我在你的眼睛里区分男女  大提琴打断了我的思考
二胡在弦外区分乌鸦与喜鹊  一棵树的站姿来自你突兀的构想
我们突然发现了黑色文明  春天意淫了一夜成绿的人群
他们寻找黑色荒漠  你可以确保不在葬礼上发笑
就像尸体  活人  躯壳   
需要用生命迹象来区分   你的喉咙里藏着雪
像那个冬季一样寒冷  请给你的朋友点燃一支香烟
苍白的大手还在整理衣帽  举起某个狼的面具
狗在询问生存的意义   出租车从A点到达B点
时间用最为简单的方式计算利益值
你在某个堂口安置汽车导航
就像云层里漂浮的脑电波





3

一架飞机通过磁暴  我们祝福它安好
苹果回归于树上我们在否定牛顿  关于火焰我们只字不提
机动车于非机动车带来了新行走意义
你在看老年人们的广场舞  街上有跳街舞的小青年
那个貌似画家的人在无人的地方写生(或者是素描)
相机放出几个老外  在于行人拍照
一支铅笔的空乏我拒绝与星星交谈  疲倦是最浅的行为艺术
也是最有效的  盲人歌手用嗓音写作
我们用岁月讨酒钱  一个朴实的农民工递上侵着汗迹的银两
谁在抖动操劳的双手   雪堆积成为污垢
清洁工是我们的眼睛
就像干渴的岩石   小草在你的头颅上疯长
一个铃铛没有倾听的人群






4

键盘仓惶出逃笔直的眼睛没有一个可用的约定
像一条河弄柳听蝉   我们无法完成狼群的诱惑像一块坏掉的骨头
在这个四处通风的状态里  我们变得捉摸不定
一只林间小鸟没有追寻者   我在地下十一次喊破了喉咙
冰冷的监狱没有铁窗  就像四面楚歌的你
当临界点还在低靡   当城市还在区分你我
夜莺奔袭了穷人的耳朵   天籁无人应答
只是忙碌  就像那些繁重的机械运动
伤残军人种下一棵等待春天的树
神佛无法保佑一段天空的美丽
孩子在用风筝扯动无人奔跑的荒原
一份病例签下  植物者的姓名





5

对于锤子我们是简单的  你在拼凑易碎的玻璃心
那个西去的太阳扛着榔头  没有狗的语言  也没有家乡的方言
有的只是疾患的双腿  挪动尘肺  你的思考里含有重金属
青铜剑折断了无数个秘密  我们彷徨无力
人群消失了茶树的味道   你用过的廉价香水有毒
灯塔上光束探查   像某个夜晚走失的鹿群
花香地产的香   这是一个朋友的劝诫
以前不懂   现在我也成了亿万散落的那一颗
现在我懂了  可岁月不合时宜的绕开年轮
大雪又会在冬天扑面而至   寒梅
街角的宁静  被世人放入了画框
广场陈列着无所适从的束缚
我们变得复杂而简单





6

蒜蓉在笑话里调剂   像美女加咖啡  像红酒和音乐
一些痉挛的思考  某档中艺节目里   某个剧场里有
像瓜子  咳嗽  叫好  掌声也是必不可少的
可我们却无法告诫自己该做些什么
就像流行病  你在我也在他们去向不明
甲醛堂而皇之  我们震裂无法驾驭的天空
孩子在神秘的一角观察
圈内圈外的人
爆裂的水管直奔下水道
游离物  不在我们的缝隙里淤积
血管潜意识的阻塞  我们在理解
葡萄糖与淡盐水





7

稀释广阔的人群  用一分钟做一个主题
咖啡杯   花瓣色的鞋子   路灯隐匿情侣
肠胃消化胃酸  一只小兽闭眼
上帝在荒谬中无法解释一个人的未来
我们在地下寻找巷道   
手臂越过了丛林
那些光怪陆离的景物携带着你离开
荒凉的门无法关闭
一束光
无法穿透多个人的理解
那些箭矢忘却了凝重







8

形成是必然的结果  无人的时候
可以是夜里两点钟  听公路上奔跑的车声
证明我们还存在着  骨痛证明着坏天气
雷声在烘烤中有了焦糊味
一座房屋掰裂
看床上孤独的男人
一个自由的艺术
深夜思想冰冷  我们紧锁房门
任由外面的风声嚎叫
也不去看一眼
当广场的灯还在亮
脚印是明天的预定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8 02:43 , Processed in 0.03703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