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Register 登录
北京文艺网 返回首页

魔约的个人空间 http://bbs.artsbj.com/?8029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魔约自选诗十首

热度 1已有 1206 次阅读2013-8-3 22:47 |个人分类:魔约天下| 河南信阳, 新世纪, 90后, 南方, 散文

魔约,90后作者,南方诗社成员。本名余红兵,河南信阳人。08年正式触网写诗,作品散见于各刊。至今日创作有散文诗集《写针集》,千行长诗《悬崖》以及诗集《恐怖诗歌分子》。诗作《沸水之痛》入选伊沙主持的《新世纪诗典》。

 

诗观:从悲剧意义发掘诗意,拒绝小情调。为永恒而写作。

 

第一段位:

 

《黑白》

 

乳晕的跑道上我遇见她的白

我向着那白冲刺

还在途中

旅馆的房间就已经开好了

里面黑洞洞的

她一个人躺在那

也是那天晚上

我在她的乳房上拐了一个很大的弯儿

找到了一条回信阳的捷径

 

 

 

 

 

《沸水之痛》

 

一滴冷水

一下子就走进了沸水的内心深处

整个过程简短且从容不迫

一颗汤圆

翻来覆去滚在沸水的表面

从壳熟到心

馄饨见状立刻跳了下去

皮儿破肉绽

饺子潜入水中拯救馄饨

面条默默加入

粉丝加入,方便面加入

菠菜,大白菜,黄心菜,生菜

西红柿,鸡蛋,香椿也都一一加入

肉丝儿停止喊痛,抱着同胞加入

 

 

 

 

 

《或然因》

 

死人躺下。死人冷比活人的热更甚

活人一睡不醒。

朦胧之际

印证一种爱于心灵之中

沿途

电影票,身份证丢失。

无法对号入座。等待空着的巢穴

灵感所至,之于

向盗墓者表达爱意:

我爱你

如同爱任一人

你爱我

如同不爱任一人。

爱情

淹死在婚纱照,被工具抹掉的那颗黑痣

下面的深渊。牵着手分手

我把自己作为我们的一半

葬在镜子里,永生。他站在镜子的对面

没日没夜的寻找个体

 

 

 

 

《地球一转》

在地球的一面

所有的人都撅起了屁股

一副很欠踹的样子

在地球的另一面

所有的人都仰起了脸

一副很欠抽的样子

地球一转就都乱了

挖地的撞了吟诗的

吟诗的挡了挖地的

 

我踹肿了脚

抽断了胳膊

还是没能将地球踢回原来的秩序

 

 

 

 

《硬币的三面》

与她猜硬币

十年如一日我都选择侧面向上

只有一次赢了

那一次正好落在她的指缝之间

那是一双温柔向上的手

教我抚摸了硬币的三个面

 

 

 

 

第二段位:

 

《鱼止水》

三峡大坝决堤,鄱阳湖洞庭湖太湖水满为患

一条鱼静止不动

困水于三峡,困水于鄱阳湖,困水于洞庭湖,困水于太湖

鱼飞于天,困水于天上困水于庐山

黑色眼带黑色瀑布穿过黑铁栅栏,鱼飞于眼

 

 

 

 

《战争论》

你我之间必然有一场战争

你我之你说,这绝不是一场决斗

你我之我说,既是战争必须打响

你找来旗帜

我找来旗帜

我们在黑夜里看不清对方的旗帜

我们围着篝火等待白昼的来临

夜晚冷的出奇

我们互相拥抱取暖

战场上战士们正是这样度过了无数寒冬

温暖的白昼终于来了

也带来了看清旗帜的力量

你我的战争也该打响了

第一回合你的刀砍上了我的棍子

第二回合我的棍子劈向你的刀

第三回合交换场地交换旗帜

休战。

你在石头上磨刀

我在林中寻找新的棍子

旗帜在风中被吹往同一个方向

 

 

 

 

《盐荒》

郑州,公交车,或者还有其它

让我的体内闹盐荒

他们一致认为我是渴了

我是渴了但我知道我必须喝盐

咸的胡辣汤

咸菜

加了双倍盐的捞面

我稍微恢复了生命的气息

凌晨的时候我醒来

干渴,焦躁

対盐的思念折磨着我

我喝了两大杯水

无济于事

我开始找盐

屋内遍寻不到

我去楼下的夜市

找烧鱼的老板要了一勺子盐

吞下

我终于活了下来

 

 

 

 

《青铜薄片》

那些日子我作为镜子而存在

万物都能在我的身体里照出黑黑的模糊的一团线影

那是万物第一次从我身边次第走过

它们的影子叠加在一起

厚度从极限零到极限一毫米

悬浮在我身体里连血液也照不亮的地方

那些日子我小心翼翼的走路

小心翼翼的使用体内那双血色的眼睛

那晚窗外的白墙像月光一样

照亮了整个房间也照亮了我

我体内的那处黑暗之地张开嘴吐出了那薄片

“青铜薄片”

锃亮的青灰光芒向四周放射而去,占据了整个房间

以及窗外的白墙

 

 

 

 

 

《蝴蝶》

刀客在我身体上割的八十道刀口

夜幕降临时都变成蝴蝶一只只在月光下飞了起来

离开我的身体

离开我的疼痛

它们在光影的闪烁中翩翩起舞

我再一次目睹了刀客的神奇刀法

比感同身受更加明晰

比落到实处更加寒冷

我开始思念那个刀客

坐着火车而不是骑着马

带着车票而不是斜挎着刀的刀客

在他的左脸

有一道很长的疤痕

像一只干枯的枯叶蝶

找到了那一棵枯萎在春天的树之后

再也不愿意离去

那八十只蝴蝶多的不像八十只

它们整整一夜都飞舞在我的丛林之中

黎明的时候它们才落回原地

一只只被我的人皮愈合

连浅浅的疤痕也没有留下

 

201381日魔约自选于郑州。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邓海华 2013-8-4 22:05
《沸水之痛》



一滴冷水

一下子就走进了沸水的内心深处

整个过程简短且从容不迫

一颗汤圆

翻来覆去滚在沸水的表面

从壳熟到心

馄饨见状立刻跳了下去

皮儿破肉绽

饺子潜入水中拯救馄饨

面条默默加入

粉丝加入,方便面加入

菠菜,大白菜,黄心菜,生菜

西红柿,鸡蛋,香椿也都一一加入

肉丝儿停止喊痛,抱着同胞加入

——很喜欢,历史上很多悲剧,动乱&都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啊!!当一些权力大(专)到了一种程度,老百姓就是鱼肉了。
回复 魔约 2013-8-4 22:13
问候老师。那一把无形的宿命之火早晚都会暴漏吧,这是悲剧的另一层意思。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4 18:42 , Processed in 0.03426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