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Register 登录
北京文艺网 返回首页

川多的个人空间 http://bbs.artsbj.com/?7798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里尔克《窗》

已有 359 次阅读2012-7-28 13:14 |个人分类:川多译诗| 突如其来, 相亲相爱, 里尔克

根据小普林氏英译本翻译,翻译时间2007年9月

之一

一个女子在阳台,

或是在窗口。

最妙莫过于此,

刚一出现,

迅即消失。

如果她举手束发,

有如娇弱的瓷瓶。

何其眩亮!

我的悲伤启示

一个突如其来的安慰。

之二

陌生的窗,我等着你

帘布起伏,宛如细浪翻滚。

哦,窗,我是否该接受你

亦或,防备你?谁是我等待?

我是否故我?是否仍旧聆听生活,

保持一颗充实的心,让失去的统统失去?

而脚下的道路是否依然蜿蜒前伸?

你赐予的疑虑和梦幻是否再次阻拦我?

之三

简易之形,却框住

我们广大的生活,

无迹而无痕,是不是你就是

我们生活的几何学?

窗,你将爱人留住,

把最美的光晕赐予她,

使她前所未有的光彩动人,而且

绵延为永恒,那记忆中的华章。

所有的冒险都遁于无形。

立于爱人的中心,

就是窗的狭小国度,

我们彼此知心,相亲相爱。

之四

窗,你是等待的测量仪。

当等待者为对方生命流失,

生长出躁动不安的野草,

你将再度充满,频繁又重复。

你分开他们又吸引着对方

薄情有如冰海——

突然映照我们的脸庞,

同时又搀合我们所见的黑暗。

而藏在我们身上的东西,

远比外部的负荷沉重,足以

使人动摇,加之等待的风险

最终我们将丢掉自由,一份又一份。

之五

窗,你是怎样

把我们习惯的感觉及于万物:

有人在窗外苦苦等待,

有人在窗里沉思冥想。

而那个走开的小懒鬼,

你让他置身自我的运动:

照出自己二三容貌,

成为一面自己的镜子。

在暧昧的厌倦中迷失,

一个孩童斜依窗扉;

他枕窗一梦……,不是他

而是时光耗尽他的衣衫。

让我们再看看爱情吧:

平静而易碎,

正如蝴蝶因为美艳的

羽翼而香消玉殒。

之六

铺伸的只是灰白,从墙根到睡床,

从窗户的满眼星辰置换成空空如也,

四处都宣布着白昼。

但是在被昨夜抛弃之后,一个人

匆忙赶来,他停留并且找到依靠,

在天女的肯定中保持镇定。

早晨的天空别无一物,不能

锁定爱人温柔的目光。但是它以自身的

高度和深度阐说着什么叫做恢宏与广大!

只有鸽子才把天空作为圆形舞台,

它们如光一般飞翔在这柔和的弧形里,

不停地转身,优雅而自在。

之七

我们常常寻觅着这样的窗户

它为一间大小合适的房间而设

在子夜,所有疯狂的夜晚

集结并繁殖。

在这伪饰安详的窗户下,

一位妇人曾静坐于此,

做着她的慢工细活,

下作而单调……

意象生长。窗户吸吮着

晶莹透明的水瓶。

但是锁扣却可以关闭

我们视野那广大的圆周。

之八

一位忧伤的少女

斜依窗扉,紧张而纷乱

虚以度日,站立于

她灵魂的边缘。

有如丧家之犬,除了躺卧

无法安放它们的腿脚;

她渴望中的本能

征服统驭了那些

令人宽心放手的美丽事物。

休止符也被征募。

不管是她的手,她的肩,还是胸,

或者她本身都不能说:这已足够!

之九

叹息,叹息,纯是叹息!

窗台无人依靠!

绝望之域

充满我的泪雨!

你的身形决定了

什么是太早什么是太迟:

你穿上窗帘,

犹如穿上虚无的法衣!

之十

因为你在外面所守靠的

最后之窗正是我所熟悉的

曾经将我的整个深渊

饮用殆尽

为我显示你在夜中

伸展的双手,

让属于我而逃离你的

消失无踪,然后,顺其自然……

你挥别的手势

如此撼动人心

让我转身风中

如雨滴坠落河流

之十一

放立的餐盘招待我们太少,

仿佛我们反成猎物。

夜晚太温柔,

白昼太苦闷。

不散的宴会

合味于忧郁的蓝色——

我们只是不能醉卧一角

然后用眼睛喂食。

在梅脯成熟时分,

将有什么样的推荐菜单?

噢,我的双眼曾沉醉于玫瑰,

而今又要将月亮一饮而尽了!

之十二

今天我将以窗的姿势,

做一个守望者,

惊异于一种更好的味觉,

洗洁工阅读的视野。

在我所能触及的框架内,

每一只飞鸟都对我冀以厚望。

我承认。矛盾的张力

不再让我惊奇,只有事实。

而当夜晚降临,谁知道,

也许我才发现将一整天

给了你,无边的窗,

遂成为这个世界另一个半球。

之十三

那天她化身为窗:

除了凝望还是凝望。

从那晕乎乎的虚无乡,她看见

一个世界正走向她那圆盈的心扉。

影影绰绰的意象是一座花园,在她的

一瞥中早已浇灌上最充裕的水分;

是自由一族还是卖身为奴

丝毫不能改变慵懒的神色。

远离生活之网,她的心

如天平或七弦琴一样,

被意料外的辉煌之光所击中,

几乎和一个古代的缺席者同名。

之十四

略微不安的是第五扇窗,正值黎明

你投身物种之口,启蒙

所有在你房间的,那些失血的舌头,

聒噪的舌头,那些徒劳地

抛弃我们的过去和将来的舌头,仿佛

我们正是它们的瞒天大谎。

我们同样不满这样的舌头,我们

惩罚它们只为一遍一遍又一遍地说:

噢,落入被窝的一幕多么猥琐!

之十五

窗,我们用双眼

打量你有多久!

就像天琴星座,你正是

那灿烂耀目的一颗!

组建我们持久的灵魂中

温柔的部分,坚硬的部分,

在最后的时分,从我们的

命运中析离出你自身的永恒。

攀升!然后远远地

围绕我们,那创造你的人。

噢,明亮之星,在我们的归宿之后

人们将会发现你是星空最好的韵脚。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5 16:01 , Processed in 0.06060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