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Register 登录
北京文艺网 返回首页

雨人的个人空间 http://bbs.artsbj.com/?7784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雨人诗选20首

热度 3已有 846 次阅读2013-8-26 12:03

《时光中的时光》

长途旅行
回来
很累。
感觉还在车上
悬空。
多年不见的同学除了喝酒
还是喝酒。

目光所及
从南到北这里开败的桃花那边正开。
过了二十年
我才后悔不该责备父亲当年的卑微。
随着春天
杨树的叶子逐渐遮住远处的亭子。

我无所事事
伏在窗口。
谛听各种鸟儿的鸣叫
它的妙处
是我听不懂。
自从父亲去世我还在写诗、喝酒、作爱。

《可笑的存在》

贝贝说,这几天好难受
感到这个世界
人是可笑的存在。
我们谈论李白。诗歌。大唐。
因为我们见证
如果太阳系爆炸了
一切都不复存在
还有什么。我们的意义只是
此刻。我大哭。大叫。跺脚。捶胸。
“疯子!你需要什么?”,妻子问
我要甘蔗。
她从街上扛来两根。
我嚼着甘蔗。多甜啊!

《打鸟》

晚上,我散步时
总能碰到
他用电筒照树
射击黑暗中的鸟。
“砰”
多么有力、直接
不需要喻体
把政客比作理发师
把你女人的头发剃光
或让大象穿上芭蕾鞋
跳小天鹅。
我倒想披上黑风衣
趁着黑夜
假扮蝙蝠侠
在大街上扎轮胎。

《开火车》

他在铁路边采蒲公英
火车轰隆隆开过来,蒲公英的降落伞纷纷上飞。
他喜欢老式火车,开得慢
一锹一锹铲,吐着一股股白烟。
累了,停下。
旅客可以下车,捡石子玩。
在时间简史里存在分叉的空间:
一个花坛对于一个蜗牛是一个漫长的下午。
箱男。砂女。河童。电视人。阿凡达。侏罗纪。
四维、五维、六维的世界。一只小猫对线团充满好奇。
母亲告诉我做个平庸的人
(像街上的小贩,有点善良、有点狡猾、有点满足。)
动手术那天
让我把阳台花盆里种的蔬菜,浇一浇水。

《苹果及其他》

马桶与苹果都有
光洁的外表。
一个人造的,一个树长的。
萤火虫不能
与它们混为一谈。
它们有它们的生活为我们
特制夏夜的灯笼:
坟墓傍着麦田。
孔子说老虎剥了皮
与狗没什么两样。

我躲进一个词里。
法海躲进
螃蟹的壳。
窗外香樟树的影子毫无意义地晃动
把这一切联在了一起。

《理解一首诗就是触电的过程》

“下雨了”
这句话表达了什么意义
像孤零零的苹果
在没有背景音乐的画布上悬置。
我喜欢下雨
坐在带有庭院的屋子。
从室内移到过道
贝贝拎着啤酒瓶
光着膀子。
其实我的心是静的
你观察下水管冲下的水流
屋檐滴下的雨滴
以及打在叶子上反弹的雨珠
这些不同的形态。
我住在四楼
只有阳台
看不到雨丝从狭长高陡的墙壁降落
和燕子的筑巢。
如同看不到死的降临
你不知道这场雨什么时候来
什么时候停。

“别时容易,见时难。”
有一种夏天的虫子不知道有秋天。
屋顶上种着
薄荷、藿香、狗尾巴草和从不开花的芍药
它们和我一样
蓬勃勃地生和一瞬间的灭。
“此去元知万事空”
到了三十七岁
我才明白杜甫的低沉、回味
和李白的轻狂。
世界是事实的发生而不是物的构成。
杜甫晚年
是被某个县令送的牛肉吃撑死的
一点也不浪漫。
像刀切豆腐
不需要什么理由。
“下雨了”
你就来吧。
像我无法改变我的生活,你也无法改变你的生活。
大雪天
在院子里我与她做爱
你能想象吗?

《摸不到》

音乐像欲望你摸不到。烟灰缸
是硬的,你可以弹烟灰。
墙上的油画,孤立于表面
不管你涂多少层。
我是外科大夫
陷入血淋淋的现实。


不再画画了
什么鸟意义。什么鸟唯美。
你用摄像机拍
冬天池塘枯败的荷叶
如黑色的超短裙。
流行的广告替代了往日的标语。

我想起卡佛
和陌生的女人打电话。夜不能寐
他的妻子在睡梦中踢打。
你不要把生活当作小说。她向你描述:
在梦里你再一次逃跑。
绝望中,她蹲下
把圣经撕下,塞进阴道。

《记录》

我在地震小队工作时
仪器车上打出原始记录
是一串不规则的孔。
师傅解释:
打孔代表0,不打孔代表1
世界是由1和0组成
就这么简单。
我的朋友是外科医生
每天拿刀子在别人身上划
他说,晚上不敢摸妻子
看到的尽是皮下组织和骨骼。
改行搞书法
用柔软的毛笔在纸上画。
写诗的杨黎
答应在笼子里呆一个月
报酬是十万。
不到一个星期就跑了。
倒不是受不来孤独,失去自由
他说,我不能没有女人。
拍拍光头
下面比上面重要。

《玻璃缸》

我不在家写诗
在办公室里
更适合一个人安静写作。
我希望你看到
一个普通人的外表
而不是诗人
被解剖露出血淋淋的东西。
独裁者
在公共场合大声嚷嚷
我只能低语。
金融寡头
在挖掘地下的石油和宝藏
我掏空自己。
一个老者在竖立纪念碑的广场
蘸水写字。
一条金鱼在玻璃缸有限的
形式里游动。

《在菜园拔萝卜所写》

这一天是
一生。
这一秒是绝句
“春水成灰烬”。

我在菜园拔萝卜
一个萝卜
一个坑。
佛陀为什么不发明飞机火箭

一路向死亡狂奔。
从炼金术到化学
一首小诗
在酒杯,慢慢形成。

《片刻》

我陪她在湖边散步
远处传来黄梅戏的女声
花好。
月圆。
有一片刻,我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
忘记病榻中的姐姐。
我变得轻浮,像鹅毛
大雪覆盖了周围。

《入侵》

“想当画家,就多吃欧芹吧”
如果房间小
可以打开许多窗户,或者
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
你,一个外星人并不信奉这个国度
国与国之间的边界、动物园的笼子
游客的安全。
四面无墙的塔,身体里的老虎、狮子、熊
凶猛的动物都冬眠了
只有一只小猴子亮着红灯。
我被困于
水仙的一次性开放、轮胎的一次性报废。
坐飞机
遇到一头大象,不可能吧!
坐轮船
遇到喷水的鲸鱼,我晕。
骑自行车
遇到黑瞎子,你就装吧。
跑步
遇到一只饿虎,我说就甭比赛了。
这让你一头雾水
在毫无诗意的生活里写诗。
事实上是我站在手术室门外,透过玻璃
看见几个医生围着我。  

《是日》

是日因为月亮而
日全食。
而阴雨。
你不要再把月亮当
情人的团扇,把白云
当爱的信笺。
它们只发生在往昔的诗句里。词语分裂
变成比喻。绿叶下的无花果
鲜艳如猛虎。
你变成植物。按期开花、结果、坠落。
坠落的
蜗牛的慢与
火车的快。世界后来像拧紧的发条。

历史上这天先知穆罕默德带领军队向
麦加进发。兵不血刃,夺取圣城。 
日本天皇
否认自己的神性。
美国总统林肯正式实施黑人奴隶解放宣言。
德国执行优生法对
遗传病患者强制施行绝育手术。
历史上的我:敌人从天
撒下五颜六色的纸。我拿来叠飞机、扇卡片。
我还记得铁臂阿童木。搬板凳,看黑白。

现在天上也散发传单。商业广告。
电视热播曾是敌人的日本动漫。小新蜡笔和
变形金刚。
儿子喜欢看,我也陪着看。
一块写写字、下下棋。变成一头
被锯掉了犄角的斗牛。
做个好父亲。 
刮完胡子(这个地方长得快,每日必剃之。)
每日必三省吾身:
不可留长指甲
不可饮酒过量,把自己
当李白。不可活在近在咫尺遥不可及的对面。

《符号系列 W 》


1)
手在时间的压迫下变成枕木。
坐在火车上
我感觉自己在跑。

我感觉车子开过时房间的震动。
几个孩子在房间里玩火
床在水上漂浮。
你让我把奶奶和你的照片都烧掉
什么也别留。

2)
为亲人戴孝。
在梦里
狂吻陌生女性的纤足
在一起时无话可说
就让电视一直开着。

只有在黑暗中我们才拥有自己。
在面包
变酸之前。

3)
今夜的月亮特别明亮
像把镰刀。
是收割的时候了。

医院。
一群人围着一具尸体。
他们穿着衣服
像几个
时装店里的塑料模特。

《C小调作品7》

打谷场上
链枷的拍打
像深夜的打字机在灯下
敲打
脱壳的诗句。

蛾子正集结队伍
扑向油灯。
孤独地相守
不若彼此相忘于江湖。
我在岸边行走你在水里游。

疯女人像白蝴蝶
迷失
在花园里。
山上的红杜鹃
吓唬
放学的孩子
像鬼故事。
无头的灰驴在路边吃草
九头鸟饿死
在空中。

我曾爱你的眼睛
眼里有屎。
我曾爱你的鼻子
鼻里有屎。
我曾爱你的耳朵
耳里有屎。

死去的人跑到梦里
不会长大。
像南方的池塘
搬到北方
一样的莲花
盛开。

她说被巫师施了魔法
变成蚯蚓。
我把她养在花盆里
多年后我发现
那只是她肚里的蛔虫。

坏小子掼了我一脸泥
骂我是鼠辈
你爸爸是老鼠
早被猫抓了。
妈妈像乡下阁楼上的绣花鞋
一等三十年。

收割后的田野空荡荡
路埂上的野雏菊
发疯
地一路小跑。
我坚决地不让你给我缝被子
快毕业了
我才知道你竟为了他
做了流产。

误入我办公室的蟋蟀
不知藏在哪里
像切割重金属的车床
崩着火星。
我又回到安静中。

《春日》

春日
柳树膨胀
奶水射到我眼里。
插几朵百合
看她慢慢颓败。
一个女人可以做母亲和娼妓。

几天一块碎玻璃扎在胸口但摸不着。
打开的啤酒
喝进胃里就变味。
四月二十四
去挨塞俄比亚的工人九人遇难
其中有我小时的朋友。

《黄昏中的天鹅》

简单的旋律
开始我很轻松,随着曲子无限
的重复。我简直快疯了。

那个女孩的眼神不可模仿
旁若无人
我陷入莫名的沮丧和无端的预感:
所有的人都会死的
包括这孩子。

《美好的今天》

今天,我还能用脚走路
还能写诗
帮助妻子打扫一年的灰尘
头戴儿子叠的飞船帽。

若到火星寻找生命,似乎多余
设计“无癌婴儿”
把唱歌与政治、大熊猫与**
放在一起,挺好玩。

他们乐他们的
我是一个,不是众多。
我不在乎房间小
我只在乎写字时儿子在身旁读书。

《饥饿》

面对樱花
我找不到合适的词
像一堵墙
两个人的身体,紧挨的脑袋 
热闹中的孤独。
冬天死去的虫子多
春天死去的人也多
两不相干
表象的世界后面还有意志的世界。  

早年读《时间简史》
读得灰飞烟灭。
一个人意外的死亡,像这个春天 
几个人办完丧事
等待中
饥饿如猛虎,真实不虚。

《裸体与写作》

1
他指了指墙上的图案,写诗就应该这样
像女人的**。
加这加那,只会让曲线变得模糊。
雨下得正大,我去送雨披。
雨大的时候,伞没用,我一身湿透。
放学了,雨停了。
事情没你想的复杂,阴天郁悒,天晴我们开朗。
一锹下去,挖出蚯蚓。
不同的季节,播种不同的蔬菜。
搭架子。垄沟条。浇水。打叉。
梦里,我变成蚯蚓,不断吃土,再吐出来。

2
戴安全套弄,总隔了一层。
感觉不到湿湿的强行掰开蚌肉和章鱼触手的吸附。
越来越糟糕
只剩下故事情节,光滑外表下没有了核。
在五星级宾馆
她催促你:快点。躺下。插入。拔出。
实验室里被切掉头的青蛙
你捅一下的条件反射。
他边说边解开衣服,露出胸脯。
你看,我的心脏是铁,机器做的。
只有电流大小的区分。

3
我翻动桌上一本《意志与表象的世界》。
土豆和乳房。自杀的少女和暴雨的落叶。
想象中空泛的爱情
《杜依诺哀歌》像夏日水果腐败产生的甜味
引来苍蝇
赶不走,绕着头,嗡嗡叫。
我没法确定活着的身体和死后的尸体在法律上的界定
带着个人体温。真实的痛苦。
跨入主观和客观世界的门槛。
什么也不能改变
看着流水。父亲和姐姐。慢慢消失。

4
在地下暗河
我脱掉衣服,奋力前游。
快到洞口,明亮处,人们看着我光着身体。
再游回去,拿衣服,来不及了。
在超音速下
当你听到V-2的爆炸声,你已经在爆炸中死亡。
就像科幻片中,你想阻止自己的出生
回到过去,谋杀你父亲一样荒谬。
天坛的布局
围绕建筑,你一圈圈转,再明显不过
无限的循环。

5
剩下的,我们还能写什么?
所有的土地
前人都已经翻过。
我和憩园讨论诗歌的形式
如何写出新的东西
如同陶器,需要把泥反复摔打。
对待女人
粗糙点,有时效果更直接。
摔打时
不必想着一定摔出来个什么玩意
只要那么摔着
就行。



雨人简介:

雨人,原名陈洪远,广东平远人,1966年11月生。2004年开始网络诗歌创作。2008年-2011年作品入选《诗歌月刊》、《中国诗歌》、《现在诗》、《诗东西》、《诗林》双月刊、《汉诗》季刊、《诗生活》月刊、《河南诗人》、《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2008年诗歌》、《河南诗歌2009》、《汉诗码头》、《太阳诗报》、《诗》、《淮风》和《不解年刊》、《大象年刊》、《地下》、《汉风》、《核诗刊》、《解决》等民刊,
现居南阳油田。
具体地址:河南南阳油田档案馆 陈洪远 收  邮编:473132   电话:0377-63830581
电子邮箱:kkkvvv6@163.com 
诗观:写诗是一门手艺,也是生活的一种方式。

路过

鸡蛋

鲜花
1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苏琦 2013-9-2 17:46
今天推荐阅读雨人短诗《打鸟》

阅读诗作及评论请点击:
http://home.artsbj.com/home.php?mod=space&uid=155333&do=blog&quickforward=1&id=25248

北京文艺圈推荐
==============
问好雨人老师,上面这个帖子,正文是北京文艺圈推介的形式,跟帖是诗评的形式。
回复 雨人 2013-9-3 11:59
谢谢苏兄!你的点评很到位,让诗歌呈现更多的东西。好的诗歌就是作者与读者共同互动的过程,产生新的意象。
回复 雨人 2013-9-3 14:56
《开火车》


他在铁路边采蒲公英
火车轰隆隆开过来,蒲公英的降落伞纷纷上飞。
他喜欢老式火车,开得慢
一锹一锹铲,吐着一股股白烟。
累了,停下。
旅客可以下车,捡石子玩。
在时间简史里存在分叉的空间:
一个花坛对于一个蜗牛是一个漫长的下午。
箱男。砂女。河童。电视人。阿凡达。侏罗纪。
四维、五维、六维的世界。一只小猫对线团充满好奇。
母亲告诉我做个平庸的人
(像街上的小贩,有点善良、有点狡猾、有点满足。)
动手术那天
让我把阳台花盆里种的蔬菜,浇一浇水。


                                          
陈依达 简评:这首诗吸引我的是语言的精神气质,既与现实的“人间本位”(更多基于物质性),又与超越现实的精神“宇宙本位”关联与交织,不露痕迹。此诗中的从“老式火车”走下来的旅客,既是一群也是诗人的“另一个自身”,追寻精神在时空自由的维度,对世界保持足够的好奇心。母亲教诲作为对底层小人物的首肯,使得诗歌对精神与现实的帷幄有一种精准的平衡。折射一类人的生存立场。
回复 雨人 2013-9-3 14:58
《打鸟》

晚上,我散步时
总能碰到
他用电筒照树
射击黑暗中的鸟。
“砰”
多么有力、直接
不需要喻体
把政客比作理发师
把你女人的头发剃光
或让大象穿上芭蕾鞋
跳小天鹅。
我倒想披上黑风衣
趁着黑夜
假扮蝙蝠侠
在大街上扎轮胎。

苏琦读雨人短诗《打鸟》——

这首诗大体可以分为三节,对应着三方面的生活: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准理想生活。

前四句为第一节。写的是散步与散步中的奇遇。“总是”二字提醒我们注意这里提到的两种生活方式都有某种稳定性。

以下七句为第二节。从上节中的现象入手,完整地讽喻一种别扭的政治生活。这种别扭连给我们一个痛快的死亡也没有那么直接。“把政客比作理发师/把你女人的头发剃光”可谓奇喻。女人这个喻体,可以实指,又分明将超越这种实指而抵达更多。按照我对美学的理解,这个等式“女人=美=艺术品=诗”是可以成立的。女人被剃光头,可以让我们想象得出这种对美施虐的情景。作为这个女人的丈夫,“我”将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女人变成一种怪物(现实中的 “光头女人”并不为大多数人接受)。当然,“让大象穿上芭蕾鞋/跳小天鹅”,这个比喻也极有意思,指涉明显,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裹小脚”、“忠字舞”,而且 “小天鹅”这个喻体将那种既纯洁又无辜表现得淋漓尽致。这说明,统治术的规训虽然让人别扭,但是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

最后四行为第三节,既是对上面诗行的延伸,也呼应了开头。"我倒想披上黑风衣/趁着黑夜/假扮蝙蝠侠/在大街上扎轮胎。"读雨人的其他诗歌,能体会到一种人生虚无感或无力感。这四行诗中,也有这种体现。“假扮蝙蝠侠”,想做蝙蝠侠,为人间谋求一份公平正义,但分明又感到这是一种“假扮”。一方面,这很好地消解了过去诗歌语言中的常常故作惊人之语的习惯,另一方面,这又确实把那种蚍蜉撼大树的无力感精准地表达了出来。“在大街上扎轮胎”一句,我觉得最有意味。它看上去像是恶作剧的捣乱,其实含着深刻的反思。这样别扭的生活,充满了审查的锋利刀刃、没有自由舒畅的空气,是否还应该继续在“大街上”(是为大道)高速奔跑着?我们被这种别扭的东西运输着,从诞生到成年,从成年到死,我们在成年时难道不感到痛苦,而在死亡时可以瞑目?“趁着夜黑/假扮蝙蝠侠/在大街上扎轮胎”我想,这就是一种准理想生活吧。每一个正义或良善的行动,都是一种别扭生活的修正。这个无数轮胎的巨型机器,尽管还在日夜奔驰不停,但作为一个个我来说(时刻感到一种理想与现实矛盾的矛盾体),也许能做的仅是这些。这是一种准理想的生活。这么说是因为,这首诗始终充满的是一种个人主义的哀伤,蝙蝠侠也不过是独行侠。我想如果有一种理想主义的生活(也许只存在于理想中),即便是个人的,也不再那么哀伤。我不知道这其中的界限,以及怎样超越此在,但我倒理解诗中所表述的那种“夜”中的生活:那淡淡灯光的快乐与温暖,以及那铁幕的巨大黑暗。
回复 雨人 2013-9-3 16:06
雨人的诗

《可笑的存在》

贝贝说,这几天好难受
感到这个世界
人是可笑的存在。
我们谈论李白。诗歌。大唐。
因为我们见证
如果太阳系爆炸了
一切都不复存在
还有什么。我们的意义只是
此刻。我大哭。大叫。跺脚。捶胸。
“你需要什么”,妻子问
我要甘蔗。
她从街上扛来两根。

我嚼着甘蔗。多甜啊!

憩园简评:这首诗歌以“贝贝、我与妻子”三人之间的谈话,将很难处理的“政治、存在、宇宙” 等硬邦邦的问题浓缩在“多甜啊”的甘蔗上,那些大而空的东西瞬间具体了起来,可感可触摸。
回复 绿箩 2014-5-3 09:42
有人说你写的好,来看看
回复 雨人 2014-5-9 10:59
绿箩: 有人说你写的好,来看看
谢谢绿箩!多批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4 12:37 , Processed in 0.03671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