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Register 登录
北京文艺网 返回首页

冲动的钻石的个人空间 http://bbs.artsbj.com/?7776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重金属》

热度 7已有 677 次阅读2013-8-25 04:27 | 自行车, 重金属, 马尾, 南方, 女孩

《重金属》



我。抽出一把刀,砍断河水
她不说痛。
她没落下伤疤

以至于我产生了恨意

家乡的河水实在太柔软了,以至于每碰到一粒砂子
便绕道走开
河水实在是太干净了
镜子养育的鱼虾,十八年还是那么瘦小

而。叛徒已经长大



祖父埋在南坡
父亲埋在南坡

年青的叛徒,一抬腿,就把南坡推到千里之外。

草木,枯荣。母亲走得很快
我跑得太慢,追至南坡,不见她的人影。

埋伏在心脏中的特务,白天消失,晚上出现

这个叛徒,割断脐带,头也不回
这个叛徒,布满枪伤,竟然没有走露一丝风声。



叛徒,大约逃到了南方,村里有人谈论
生死

他,身患多种隐疾,据我所知
他,两次骨折,三更埋锅,五更谋反
他,偶尔,血,不在血管里奔跑
他,一九九八年四月七日,生病,发烧。梦呓中

有个姓张的女孩
用一辆自行车驮着,沿东环二路,冲至横沥医院

多年后,叛徒孤身夜行,潜往他市,至马尾街102号
张,带着她的女儿
小小的告密者呀

叛徒的声名,和偷看你的事,不和谁分享。
 
《纸上还乡》



少年,某个凌晨,从一楼数到十三楼。
数完就到了楼顶。
他。
飞啊飞。鸟的动作,不可模仿。

少年划出一道直线,那么快
一道闪电
只目击到,前半部份
地球,比龙华镇略大,迎面撞来

速度,领走了少年;
米,领走了小小的白。



母亲的泪,从瓦的边缘跳下。
这是半年之中的第十三跳。之前,那十二个名字
微尘,刚刚落下。

秋风,连夜吹动母亲的荻花。
白白的骨灰,轻轻的白,坐着火车回家,它不关心米的白,
荻花的白
母亲的白
霜降的白

那么大的白,埋住小小的白
就象母亲埋着小儿女。



十三楼,防跳网正在封装,这是我的工作
为拿到一天的工钱
用力沿顺时针方向,将一颗螺丝逐步固紧,它在暗中挣扎和反抗
我越用力,危险越大

米,鱼香的嘴唇,小小的酒窝养着两滴露水。
她还在担心
秋天的衣服
一天少一件。

纸上还乡的好兄弟,除了米,你的未婚妻
很少有人提及你在这栋楼的701
占过一个床位
吃过东莞米粉。

《工业、秦》
 
之一

罗租村,工业的秦
地上烧着书。坑里埋着人。
陈胜,手上飞快地装配电子板;吴广,内心焦虑地操作打桩机;
渔阳啊渔阳,真要命。

李小河咳出黑血,周水稻失去双亲,赵白云患有肺病
我开始怀念花,怀念鸟,怀念鱼
怀念害虫。
工业加工业,会不会生下太多的鬼?会不会突然跑出一只,附在身上?

唐、从东都洛阳来的牡丹
罗租村、秦
迷彩服、街道、卡点。
查暂住证。捉人。

我在杜甫的诗中逾墙走了,
唐、在大雨中疾走,又在大雨中消失
伊,放低了身段,
哭得不成样子。

一朵乌云加重O3从天下掉下,还是一朵雨么?
一朵雨加重Pb,还是人类的泉水么?
一个人在罗租村街道上消失还是祖国么?

之二

夏、古典的小木匠,他摸过的木头和吉它是美的
明、六扇门的捕快,他摸过的事物,不是骨折,就是花谢
从东厂巡到西厂,比高衙内还狠,动别人的女人
收保护费。

元、铁木儿。
一个工地上的小工,蒙古人的后代
纹身与大汗的梦,从胸部扩大到手腕
和我一起,藏匿在一把旧吉它的D调中。鬼混
于钢筋
和水泥
被明反复追捕。且慢

此人既未身背板斧,亦无手持哨棒

隋啊隋。红拂女。漂亮的小妖精一样,飞来飞去。
一个姓,三个名字,都被杨府捉住
薄荷味道的丝绸。
满地落花。泪水
在暴雨中跑了三圈。

隋、一路哭着去樟木头收容所,赎回了
晋哥哥,他打铁,弹《广陵散》,弄打工文学社
去年坏掉三根肋骨。
今年没有力气说话。
泪水又在暴雨中跑了三圈。
泪水藏着黄河。黄河藏着吼声。

之三

一块水泥加一块水泥,还不是大地么?
种子知道。
一条工业排水道加一条河,还不是一大河么?
鱼知道。

秦、中国制造

山海关外的小月亮,努尔哈赤的小格格,爱新觉罗的小妹妹
清。
车间的小童工,在猫的地盘
初一的打工
十五的怀孕
三十的流产
小老鼠没口粮满街跑,认安徒生为爸爸
认黑夜为妈妈

我碰到了商和宋。
一个是色目人
没有手指,对着月亮撒尿。
一个是汉人
剩下半个肺,朝着大好江山,骂着狗日的罗租村。

这两个坏蛋
被白猫和黑猫赶出工厂,继承了战乱的气息
工业的GDP在增长,农业
从胃部开始松动。

一部《诗经》,忧虑一只硕鼠啃掉一座官仓
一个坏蛋,忧虑一只猫吃掉一个省。

 冲动的钻石

    本名郭金牛,男,出生于1966年9月,湖北省浠水县人。从1994年开始在广东深圳、东莞一带打工,摆过地摊,从事过建筑工,搬运工,工厂普工,仓管等工作,2012年7月接触北京文艺论坛,开始了狂热的诗歌写作,从未发表过作品。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炎子 2013-9-8 12:57
拜读佳作!
这组诗,应该是“元诗”吧
回复 冲动的钻石 2013-9-8 15:03
炎子: 拜读佳作!
这组诗,应该是“元诗”吧
谢炎子留言。现在,我还没有元诗的概念,写到那儿算哪儿,写的时候没作多想。
回复 寸心幽兰 2014-6-22 15:33
钻石老师,到老大群里来,聊股票哈,嘿嘿
回复 杯中冲浪 2015-3-13 22:35
草木,枯荣。母亲走得很快
我跑得太慢,追至南坡,不见她的人影。
回复 pigparty 2015-5-20 18:21
郭老师诗歌,非常精炼!太好了!
回复 青川 2016-1-23 16:27
此刻的想法是,一个不要诗、没有诗意(何止如此!)的时代,诗歌该如何坚持?如何写作?
回复 ..._gbd9o 2016-2-4 23:43
哎 前辈 我们都是那个叛徒啊 被迫的 时代的叛徒
回复 王根明_u0dQb 2016-7-2 17:22
诗写的情真意切,诗友问好。
回复 杯中冲浪 2016-7-3 10:05
重读,仍然感觉力的冲撞,真不错。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6 13:41 , Processed in 0.09930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