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Register 登录
北京文艺网 返回首页

冬羽的个人空间 http://bbs.artsbj.com/?14702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盘中的金枪鱼(近期的几个)

热度 3已有 614 次阅读2013-10-7 17:31 |个人分类:诗歌| 金枪鱼

 

盘中的金枪鱼

 

盘中的金枪鱼

母亲将它开膛扒肚,掏出内脏

水冲洗净,沾面,倒入油锅

炸成金黄色,撒上一层胡椒粉,装盘

端盛上来。(它旁边放着几截

鱼段子。据说是老鱼,留着白发。)

母亲说是为了我上学一周回来的孩子

专门下水挑拣,这条金枪鱼

已毫无金子的职称,穿着热乎乎的紧身衣

外加辣辣的胡椒粉

 

我却如何咽不下去

我的孩子看了看,摇着头

“我不喜欢吃这鱼”。一转眼消失了身影。

只有母亲,孤零零地盯着一盘她亲手炸制的鱼

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呢?她孤单的

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地看着她的鱼

完好无损,几乎没有任何破绽的金橙色鱼

谁也不会想已被挖走心,掏出肺

剩下满意的外表文火慢煎

 

母亲依然看着制作令她满意的鱼

不明白我的孩子为何

只是看了看,摇着头离开

我也是!真是吃饱了撑的,这么可观(或许可口)的美食竟然咽不下去

可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为此还和鱼贩子大干一仗

说这条不好,那条不行,

热乎乎的紧身衣仿佛专为这鱼量身定制。

母亲孤零零的一个人,目光呆滞

坐在餐桌前,脸上全是大海的波涛

仿佛这些鱼又跳回到她的水

叹叹气,端起放入冰柜

 

激起一阵轻微的回音,冰箱里

电流声音如同蜂群嗡嗡

我窝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盯着

书里的一尾“盲鱼”“原地慢慢摆动鱼鳍”

这尾名唤博尔赫斯的老鱼,“只在死亡瞬间才闭眼的鱼”

“永远后退的鱼”,是我的母亲吗?

哦,我不知道,就好像我的母亲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扮演

刽子手,这些来自大海,江流,小河

的鱼,是我们崭新又陌生的亲人哟

只有在死亡瞬间才会拼命挣扎的亲人

永远退回到大海,江流,小河

藏在她皱纹里的小亲人

在海的波涛静静地游

 

我不知为何泪流满面,以书掩面

脸庞贴着我的鱼,眼睛套入我的鱼

白发长进鱼腹,鱼生鱼

哦,我的鱼!仿佛一条鱼藏在另一条鱼的内脏

问候另一条鱼,泪水长流

我是一条亮眼鱼,比目鱼,金枪鱼,长带鱼,小花鱼

——我白发亲娘的鱼啊,我跟随她波涛里跄跄踉踉的生活

从一条粗纹里挖,深海里捞,现代化电

一双双手捕捉,转运成功,文火慢煎

2013.9.16

 

一只蟋蟀

——致中年的月亮

 

这个早上我端详一只中年的月亮

她像一只

装满谷子的布袋开口

有些空旷,有些失望

 

这个早上我的月亮和另一只天上的月亮

斜挂我无肌体的爱上

一只滚圆,一只忧伤

 

灯笼哑暗,蟋蟀停止鸣唱。

中秋月端着一只金樽

探出头,草丛里

亮闪闪的双刃触角,横着切去子房。

 

四十岁的何云向我说这一切的时候

脸上没有悲伤,仿佛她体内

被直接切下的是一盘人人都无法下咽的生面团

她用手比划着,一块块

软面团的悲喜物装在盘子里

它会增长,也会消失

 

蟋蟀选择这个时候隆重登场

收起闪亮的刃,在我的胸口抽取走一把把

流水的刀,发出最后一声短促的叫。

中秋月端着一只金樽,泼掷的酒

在何云的眼睛里流连。她叹了一口气

“唉,我该回去了”,

站起来:“卵巢上还有,但我没有切除

否则会老得更快!”

其实我看她,一点儿也不老

和当初一样好看的脸庞

身材偏廋,也许还在恋恋她的宫房

 

蟋蟀击掌。一只蟋蟀

它不在草丛里,树林间,墙角;它一跃而起

到我和何云中间,竖起胡须

黑豆眼眨巴着,仿佛说:“对,我没有子宫和乳房”

 

果真没有?何云站起来

“走了,真的要走了。”

我挽留她:“多说一会吧!再——多说一会”

她抖动肩膀,落前尘的灰,提着盏老马灯

“我没有了。但不能再失去巢。”

 

可是,要那有什么用呢?

年轻和老些,又怎么呢?

“云,你要知道,女人最主要的是......

......被爱......

可是,我对失去子宫的她说这些

有什么用呢?比起何云,我更加命苦

一副结构完整的子宫,爱的巢被神子虏获

勉强和我共用一副,完整的皮囊

词语变异,在大雪纷纷下塌的乳房

坚果咬破了唇,守护三从四德和贞洁

我为自己修牌坊,完好无损

从巢房取下一窝子的叹息

只会比无肢体行走的爱,更加凄惶

 

蟋蟀端着脸庞。一只蟋蟀

尖锐的须抚摸我泪涟涟的腮

仿佛我是被取出生面团的女子。

草丛里,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叫声

一只蟋蟀竖须

“拜拜了,姐们,我该打道回府了”

 

一只蟋蟀,并没有当真离去。何云

奇怪地看着这只长着和我一样颜色和角的蛐蛐

并没当真急着离去

手里执笔,忽象一名鬼判官

 

是我坐在课堂。何云,不要惊惶

我拿的是笔,不是利刃,我可以为你

画太阳,月亮,星星,河流和雪

白马驾驾,我可以为你画一公子

我可以为你失去子宫的身体,画一架

直升飞机,秋天在云霄和火雷神野合

 

蟋蟀鼓掌。一只蟋蟀

并不理会她思想的伴侣

或追求者发出的求爱信号

更无视火雷神和秋天短暂的轻浮史

 

何云重新坐到我的面前。一只蟋蟀

端着小脸,在我和何云

之间。我的肚子塌陷,如一只蟋蟀

唧唧叫,它装着一副结构完整的子宫

被虏获的卵巢勉强和我共用一副旧皮囊

可知我与何云的眼神凄惶

变色的天空,在大雪纷纷下陷的乳区。

坚果咬破了唇,守护三从四德和贞洁

我不停修建无名牌坊,完好无损

从巢房端走一窝叹息

 

蟋蟀迷惑。一只蟋蟀

嘟着小嘴在我和何云之间

尖锐的须刺向我汗水淋淋的小腹

好像我是那个被取走生面团的女子

 

“这是为什么呢?何云

你也饿了吗何云?吃饭去

好吗何云。”我站起来,一只蟋蟀

憋红的脸映照我体内子宫柱状的影子

蹦跳着在如急促的雨下的

她生产的呐喊。

 

灯笼哑暗,蟋蟀停止鸣唱。

中秋月端着一只金樽

探出头,草丛里

亮闪闪的双刃触角,横着切去子房。

2013.9.19中秋日

 

挣扎的光束

 

他送进考场的孩子满脸疲惫,他疲惫

阳光闪亮如珠,他行走迟钝。

我一仰脸,光成热浪猛扑

我脚步加急。

 

他和我身后紧跟流水的人们

幸福街幸福小学敞开幸福门

阳光将剥落的鳞片横扫,紧邻的玻璃门

鲜鱼店,铁皮大桶嘟嘟嘟嘟

 

冒气,一尾鱼乘机跃出                             

在地上痛苦扑腾

瘦弱的女鱼贩猛然抓紧

它紧锁的眉骨,它在地上翻转的哭声。

 

一个声音忽从哭声中冒出——“谁丢了准考证”

嗓音里的急促如一尾鱼跃出,跌落

强光下,我的发丝争相崩裂

一尾尾惊慌的鱼,女鱼贩摔晕。

 

鱼在地面挣扎激起尘土四溅

水泥路面一阵沸腾,人们制造的各种

各样疑虑、不安的声音虚浮,中考铃声响起

沉和的女中音,鱼

 

被装入秤盘。26

幸福街幸福小学大门锁闭,无人散开

毒辣辣的太阳卷成一束光喇叭

挣扎在鱼店前,也不离去

2013.6.26

 

秋虎

1

 

无数双小手悬浮,热浪猛袭

我脸所烧的灼痛

汗水如同奔涌不止的溪流

更多是毛毛虫 ,爬咬的

初秋的一只老虎

命令,火之舌倾吐

火之根扎崖口一个闪电

划亮天空,啊这名虎

陡然圆睁双目

 

2

初秋的这只虎,酩酊醉

抱着双拳醉,遇上秋风

疯狂醉。所有秋虫噤声

吊着一只白额虎,尽可施展淫威

杨树叶子集体痛饮,太阳第八十八万滴灼热的酒

或噙住无限幽情

 

3

我像夏日一样离去

我离开了,再也回不去。

一道目光如洞,掉进秋天斑斓虎

 

4

花朵们还像从前那样渴望

我们在秋的原野扎下

第八十八只火风筝。

我们互相谦虚,彼此

陌生。花朵们还像从前那样

“把阴影置于日晷”

当疲惫虎从灰暗天空蹒跚而出

饥饿孩子般的哭声,沉入暮色中

 

5

是夜,清澈的鸟鸣

圈住我体内的猛虎野兽

 

6

我在持续高温的秋暑奔走

秋虎说不准我的姓氏。

汽车如片羽,带着它紧贴地面的影子

火,从天空燃烧而下,蒸煮

电烧杯里的水咕咕咕咕翻滚

我脱下裙子,双乳

恭顺着充满悲情。午后的呲牙虎

如检阅的将军无比武威

赤裸和盲目的秋时代

我掀开注满水的茶杯,杯身忍住颤抖

余下的热切再无力完成

2013.829

 

白龙庙

 

月桂树淡淡地开花,聋哑者沉默

十万条秋鱼浩浩荡荡过河,抬起秋天的白龙马

缓缓移步火庙宇。

 

蓝天上高高悬荡的白云,在离水很远的地方

在没有人烟,灯火很宁静,燃香的青鸟高踞小庙堂

尖尖的红嘴巴轻声多多,慢慢敲击

 

一棵老树运转缓慢的经络

月桂树孤独开花,洁白一片;聋哑者沉默

我在黑色里持香,你在默诵:秋天,秋天,我要举火

 

月亮下的河像是雪烧出的,你的脸

浸入雪的版图。我在雪里游着,十万条秋鱼集合

秋天的白龙马 ,缓缓庄重过河。

 

我一直在树下坐着,月桂树,白色的花朵抬起脸

我体内的香忽然一动

大地上最后一座白龙庙就此落下

2013.9.20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小桐 2013-10-7 19:41
你写的诗歌好像比我写的好多了,拜读了
回复 小桐 2013-10-7 19:42
以后要经常来学习了
回复 金川诗歌 2013-10-9 20:34
我最近读了不少当代老外的诗歌,感到有些醒悟,更找到切近真实的感觉了。有时羡慕老外们,年轻轻的那么懂得分享诗歌,也就是分享生命的真实,自然,朴质。而我常反省自我,写诗十年,走iao十年战胜浮躁的路,想来也万幸,总算感觉生命活着的真切的美好。今天读你的这几组,喜欢这样的方向,平实,真实,没有想象的制造。没有抒情强抒情,在北京文艺网,这种想象之作太多,有点不想读了。
回复 金川诗歌 2013-10-9 20:38
几个随笔,或散文,也读了。很喜欢这种风格。其实,诗意到处都是,诗人缺乏的分享的能力。写诗,无非分享能力的挖掘与培养而已?
回复 冬羽 2013-10-11 21:46
金川诗歌: 我最近读了不少当代老外的诗歌,感到有些醒悟,更找到切近真实的感觉了。有时羡慕老外们,年轻轻的那么懂得分享诗歌,也就是分享生命的真实,自然,朴质。而我常 ...
谢谢先生,久不见了,祝福中!
回复 冬羽 2013-10-11 21:47
小桐: 以后要经常来学习了
谢谢小桐,互相学习。
回复 河南琳子 2013-10-30 10:33
大气,疼痛。再注意一下削减一些,可能会更具有杀伤力。
回复 冬羽 2013-10-30 10:44
河南琳子: 大气,疼痛。再注意一下削减一些,可能会更具有杀伤力。
   是的。我都减了很久了还是不好减。但以后还要减的。谢谢,多批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17 20:53 , Processed in 0.03905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