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Register 登录
北京文艺网 返回首页

冬羽的个人空间 http://bbs.artsbj.com/?14702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秋鸟之爱

已有 453 次阅读2013-10-7 17:29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

                             秋鸟之爱

——写在孩子第十五个生日

 

或许是在林中蜗居太久了,一群鸟儿振动双翅,“呼啦”一下,美丽的翅尖从我眼角外的树巢飞离,朝着她们向往的陌生、好奇而又崭新的天空而去。她们的身影越飞越小,渐渐消失。我想她们飞向的这个世界一定很好,是她们和鸟妈妈们向往和奋斗已久的目标,也许就在离城市心脏偏远的一隅,飞走了便不再回来;也许并不太远,隔一段时间还会回来看看。这些鸟儿只顾飞走了,她们不知道,树头还停留着一只老鸟,恋恋不舍的目光绞疼了我的心。

我想我就是这样一只秋天的老鸟吧,我的孩子,你就是这样一群渐渐飞离我视线的小鸟中的一只。孩子,当得知你终于被我们这座城市最好的高中录取的消息,我是多么难以自制的开心,颤抖的话音里仿佛藏了一只鸟精灵,随时都会扑棱跳出。你更是,高高兴兴报到,神采飞扬地开始你人生和学习领域的又一征途。我如老鸟收起双翼,孤孤单单看着你飞,内心忽然有了失落。

我的孩子,我的小鸟,我知道你虽然飞离,却不曾疏忽谛听;秋日阳光下,你知道,我也在听。我们共同的心愿就是踏实的一路慢行,而达到你所想要抵达的峰巅。

孩子,是这样吗?我选择这个秋日静静细听你。我在听,我一直想要听。瞧!你果真飞回来了,唧唧喳喳朝我奔来,不过是短时间内没见,你在我面前似乎已达到完美的蜕变。个头嘛!又高了点,圆下巴也小瘦了,小嘴巴抹上了一层甜蜜,一双扑闪的大眼睛因为有了高度近视镜片的一层遮掩,显得有些迷蒙。大老远的,你便扑棱翅膀朝我喊“妈妈——”迫不及待放下行李包,说:“我回来了。”我故意歪着身子,调侃你:“一周不见,苗条了。”你也知道害羞了呢,轻打我一拳:“你才苗条呢。”

我的孩子,我的小鸟,这个时候,你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满足。我看你也是十分满足,和我侃侃而谈,初中时候那个总顶撞、惹我无数泪流的小丫头是在破茧而出呢,我知道,思想和心灵的蜕变是比任何外部的蜕变都要强大和美好。你挨着我,坐在你的伙伴——同样小别一周回来的同学昊家门口,阻止着我和昊妈妈急切关心的问东问西,小翅儿一扑棱:

“阿姨,听我说。”

“妈妈,你别插嘴,我还没说完呢!”

“别打断我了啊,注意听。”

是的,我在听;我的孩子,我的鸟儿,我一直在侧耳细听,如大海听着浪花,河流听着清风。你叨叨细语如一朵洁白的莲,在我和昊妈妈四十岁的天空盛开。你说你的学校,同学,你的寝室,你的老师,你的宿管阿姨,你的饭堂,你作息的规律。“两个大食堂,都是两层,放心,饭很好。”“宿管阿姨可好了,妈妈,管我叫‘小昕昕’,很亲,但是——”你话锋一转,诡秘的一眨眼:“对我们寝室可严呢,我们静校时候都很自觉。”“学习一天,太累了,哪里顾上说话呢,洗洗就都睡了。”“我一下都没有玩手机呢!”你说,“一点儿空都没有,妈妈。”你继续说:“同学都可好了,互相帮助,谁有困难都不怕。”“老师,老师当然很好了,语文老师,就是俺老班,知识很丰富的啊,讲课生动有趣。我喜欢听。还有好多呢。还有,我是数学课代表。”你自豪地看我,我的孩子,我的鸟儿,我看到你眼睛周围黑眼圈又加重了,仿佛里面圈满了对数字的痴迷。“还有,还有呢,妈妈,我是寝室长,哈哈,她们都非要我当。”你更自豪了,仿佛寝室里的几个女孩集体推你为王是你无上光荣,当然,我也不能拉后腿,积极鼓励和支持你,先把自己卫生做好,别人的你才能管啊。我问起各科老师上课情况,这也是所有妈妈最关切的。你最烦我对你老师仔细的盘问,好像对你老师都不尊似的,有些不耐烦,说:“英语课嘛,当然好啊。俺英语老师是励志班主任呢,全英讲课,但考虑班里程度不同——唉,不说了,你这个妈,别问了行不行。”

还有其他老师呢!我不死心,穷追。

“都很好啦,妈妈,每个老师都好。你就放心吧!”

你用“放心吧”这样的答案打消了一只老鸟心存的种种顾虑。看样子很快融入和热爱了你将来的母校了,已经开始把心交付给她。你说你课上积极发言,课下问老师题,吃饭争取先到,寝室保证睡觉。我听得眼泪花花的,不知怎么,你的成长使我知足到流泪。我的孩子,我的鸟儿,以前的我,是太疏于听你说话了,我把你关在我自以为坚固结实的巢穴,张口学习闭口作业,成绩。你突不破,飞不走;我舍不下,打不开。我们都烦不胜烦。时光如水静流,你的心也如一弯幽闭的深泉,不幸被蒙上重重阴影。是我,我的孩子,我的鸟儿,是我疏忽倾听一只幼鸟的内心,以为鞭打和严厉可造就一个光明的你。在你青春叛逆期我仿佛提前到来了更年期,我们碰撞,执拗,伤害,互不理睬。你对我大声顶嘴我泪水长流,我猛然推你倒地你对我绝望透顶,你我身心都受到极大的伤害。是我,是我不懂得青春期孩子的疏导。妈妈现在好好听你,迟吗孩子?

秋日里的阳光多么舒适,即便黄昏,这落阳的光辉,也美到了心里。我们如两只小别的飞鸟,沐浴在暖暖秋光下,并不急着归巢,彼此互相倾听。但你不会理解我此刻复杂的心理,陶醉在自我的叙述里,说某某某同学呐,她叫子薇,别误会,可不是尔康和紫薇的紫薇,是“孩子”的“子”,“紫薇”的“薇”。子薇,多么美的名字啊。你们一见如故,立刻就好的像是亲姐妹似的;说老班每晚都要强调六点半前到教室。说起老班,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你忧伤地看我,几乎动容地说:“老班的小孩可真可怜,才两岁半,老班每天要到九点多才下课回家,老班家还可远呢。老班说她每次回家,孩子都在她奶奶怀里睡着了,每次走,孩子都陌生地看着她,不认识她似的。一次她小孩说‘妈妈抱抱我再走吧’。妈妈,老班的小孩真可怜!”

你动容地说着,我的眼里也含着泪。那孩子无助的目光如一道闪亮的雪永远落在我的心头。也是在你心头。我想你的老师她也是这样一只鸟妈妈吧,她的孩子,就是这样一只尚未离开母亲怀抱却不得不狠心让她练飞的小鸟。对吗孩子?你果如一只羽翼丰满的鸟儿,便会懂得分辨人世的种种艰辛和不易以及苦楚都是由不得已构成,也是由付出来解构。不求回报的爱如秋词硕硕,使我相信人世种种真和善,使我坚信你不仅是感动,也理解了你老师一片饱含深情的母爱,也一定是理解了“母亲”二字。是这样吗?孩子。

你还在说着,我还在听。我的孩子,我的小鸟,滚滚红尘,一切事物都会转瞬即逝。所有的草木枯荣,人间悲喜,都终将在太阳底下流逝。我不知道前面的山你会爬多高,前面的天空你会飞多远,而我又能看你飞多远!但这个秋日黄昏里我们懂得了两只鸟儿的相依相偎对于鸟儿的一生是多么重要!我听你诉欢乐和疼,听你说真情和爱,听你说人世间的难舍难分,依依相别;听你的懂,你的泪,你的体谅,你如秋熟般渐进的安宁.......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潮”。我想你我的心便如这首《秋词》里的秋日,会遭遇冷风寒流,但因有了爱,心底涌动是春潮般的温暖。

一群鸟儿从蓝天翱翔而下,振动双翅朝我们飞来。孩子,你一定也看到了,她们美丽的翅尖越来越清晰。树头的老鸟从巢里探出头,欢呼着,张开双翅,拥抱住了她的孩子。

作为一只秋鸟,她所能做的便是依靠动作和声音,依靠母性和本能极尽所能将一切给予孩子。我指给你看——那只老鸟真幸福。你咯咯咯咯地笑了。一阵秋风刮过大地,树头的果实香甜欲落。

                                           

9.27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18 09:27 , Processed in 0.03087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