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Register 登录
北京文艺网 返回首页

冬羽的个人空间 http://bbs.artsbj.com/?14702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组诗:解释之声或蓝调大海

已有 1004 次阅读2013-9-16 21:30 |个人分类:诗歌| 大海, 诗意, 疼痛

组诗:解释之声或蓝调大海 

 

陈梦

 

大海吃惊地发现,在他浪潮的白丝光处

权利和梦想已经更名,一拨拨人带来

快乐的尖叫、喘息和健康肤色

林荫路旁的疗养院只应哗哗水流

勃起的欲望塑管冲下去,洗脚费:五元。

林荫路上,各种口音诠释这不仅是

历代帝王将相宸游过的故居

如今可被不同平民饱览

我也惊讶地发现,这里没有房屋高过七层

统一色的红瓦,如同波浪折叠而出

疗养院更名培训机构的微妙内涵

如同唐玄宗和封号“太真”的玉环

之间的故事,这是现实的浪潮

涌上来的别墅之花,我视线里的大海怀抱陈梦

一再后退,人们行进的脚

离我所想象的一切更加遥远

 

遍地杏仁  

 

我打马从秋天的海途经

卸鞍,解甲,我的发丝飞扬

一阕烫的词,托着我赤红脚过去。

沙滩前的柏油路铺满

北国的秋打马过去遗留下的

跳出的一匹匹

我回头吐出杏仁

海,和更远,一轮朝阳

它全部的光华倾泻成一场飞雨

绽开朵朵可流连的小诗入海的册子

风从开阔地吹来,我开始发现

颤抖和哭泣不止爱情

这是北国的初秋,我打马途经

手心的缰绳成为吊索和历史

夜晚秋虫彻夜无眠,我的马儿犹疑

不敢抵达一座低矮的城

我不敢回望,数一数苦涩杏仁

2013.8.24

 

波涛之上与之下

 

海之蕾开放

一片清冷的光在晚间

独自投向那片海

 

海的女儿

悄悄,凉凉的在月光下静息

 

无有张开的帆,波涛之上与之下

冷与热之间张开的力

在孤独的大海里缓缓冲击

 

蓝绳索吊在虚空,海之骨朵

如笋之破节挖开,向微亮的天幕寻求

 

一种顿悟。洛夫说:“一颗早晨欢呼而至

晚上就呼啸着坠入海中的太阳可以作证”

的太阳欢呼着落坠

 

我们舍命爱”

也恨,心死。大海全部收容,包括她丝棉的力量

 

疼痛脊柱苞破碎骨。

晚间的海水静静流着凄清

色涂绘我的眼眸更加黑

 

波涛之下,你我镜像端坐若莲

身体内骨头点亮波涛上薄薄烛光

 

崩溃的水

 

平静的水忽然

崩溃了,如我疾风骤雨中的呼喊

波涛之上卷;之夜的梦

停留在水底素花

洁白泡沫是游轮强力推驶,美丽涟漪抬出

仰息的无数小鱼,诡秘而无所知。

辽阔的天空众海鸥连成一道线

导游员和鸟鸣的讲解

我听不见。游轮船平静地行驶

左边女孩的笑颜,右边老人和青年

在崩溃的水沫间翻滚消逝

更多一晃而过的脸,更多更遥远的往事

分小组跃出,倏忽而去

 

在大海撒盐处

 

一棵树如向日葵般打开

一棵树如向日葵般在小路转角哗啦打开

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微风

在葵花般的海水间摇曳

鸟儿拉着锯,一声,一声

长锯,短锯

远方众鸟儿长短锯声此起彼伏

使闷热的夏日有了海水撕裂的感受

使我苦涩的心有了海愈合般的转变

燃烧的太阳射放,无数细针从我黑瞳孔穿线

耐心地缝合着,缝合着这个澎湃的海

一朵多么盛大的葵花婚礼在我面前打开

美丽主持不顾伤口初愈

在大海的撒盐处,平静地展翅

 

海面图案

 

我会记得这短短时间的航行,惊骇的浪涛

月光银,沙子,大海是头雄狮追吼

别吃惊,一艘争分夺秒出行的船只

滚滚奔腾在的律令

 

我会记得船舱边的黄哑木,水缎子,小女

开心的欢叫;我会记得

黑相机,红椅子;我会转过身子,从人们肩膀的缝隙  

送别或是相迎,眼泪慢慢落下

 

太阳在海上空

“欢呼而至”,或“呼啸着坠入”

我会记住一片海水上的盐,一块土地的污黑

被唢呐的欢喜声娶进家门的:拍打海水的女子 

 

确切相似,大海的呜鸣 

是水和水相互拍打交集

我会记住,一只蚌的痛苦,一海水的悲疼

利刃穿胸的伤口长流

 

人们还在继续,喧嚣和孤独

在波涌处更加清晰,海湾盛不下的忧伤

马蹄印是用十元计,巨大游轮船迎风鼓起腮帮子   

排开愤怒的波涛,条条小鱼惊慌逃离

 

我会记住,水浪蝶一样的翻腾

大海是我老迈又悲悯的母亲

迎来或送别,阳光下披绣一层金黄的缎子

永不褪色,图案:黛色和吹唢呐的船工

2013.8.22

 

水的流动史 

 

水总想保持清澈 

各色小鱼,大鱼,半大不大

跟着妈妈嬉戏的鱼

悠闲在清可见底的水流里安度晚年的鱼

 

二十年前,我所见

这条命名北戴河之北的河流

我身边流水欢畅,一眼瞧到底

净如水的女孩,水蓝裙,两根粗黑辫子

 

二十年后,我的头顶一朵白莲盛开

多么孤单,她闭合

绣花针,刺入莲心。

我身边流水浑浊,低低咆哮,沙俑泥崩的水底

 

一块块缄默的小石,大石,半大不大

水流冲洗更加圆滑的石

拒绝和推开,思念

从他枯硬的体内磅礴涌出

2013.7.26

 

解释之声或蓝调大海

 

向日葵还在开花,太阳

却隐而不见

我想要照着空阔的天空喊

泪水倒流,一朵向日葵

安安静静,雨淋湿了脚在哭泣

雨落下手接着不停哭

我想对着花瓣流泪可是她先泪水连连

这让有些悲伤的我不知所措

伸出手擦一擦,她

脸瓣朝下,雨水倒流

她哭着她埋着的根抽动

她哭着她手脚上抬

她面颊上条条奔腾的小溪

急涌汇入,一种蔚蓝色

 

唉!我的离不开太阳的向日葵

我的圆太阳就是我

中箭的向日葵

低下巴冲毁,丘比特吻痕

2013.7.22

 

夏日傍晚

 

她的嘴闭合,闭合;她的无数的嘴。

她无数的花容失色,失色

只有一朵

静悄悄,涂上美丽紫。

 

哦,她开了

她多么美好的紫

她是被风打开的吗?

是被雨淋开的吗?

是五月,六月,七月

不停追,追,追

开的吗?

或是耳边一只大海螺

一声一声呜呜

催鸣开

 

一定是她自己涂开

我面前一朵淡紫色的小花儿

五瓣舒展

我一抬头,便看见

她摇展雨中的蕊

倔强的开放在被无名虫子

啃噬出虫眼的叶子间

 

可她的嘴闭合,闭合呀;她的无数的嘴

她无数的花容失色,失色呀!

 

风吹无色,雨淋无色

海边的夏日傍晚,

我心里藏了一首小诗

词语降落,一朵干净小伞

无声打开

 

打开呀,打开......

 

蚌的展示台

 

她一开口,便被罩厚冷衫

头钉,驴马蹄子

剥甲鱼般的皮

黎明了,难以入睡

 

她一闭嘴,便填塞淤泥

苦水,漆黑,吐血

生火,反扣的碗

 

那么多人过去,称赞:多么亮!

唯我暗自如她:白胖胖的吐珠

黑里挑灯

我看海时最好的展示

2013.7.28

 

我的确切

 

我只想在海边坐一坐

一个人,白天和黑夜

浪花和鸥鸟和我低低交谈

海风顺着我轻扬的发丝穿过

谁在此将我等待

 

果然等待!沙和石子都谦逊地

候在脚趾,在我的身后

遮阳伞是一道等待的混乱风景线

黑马蹄在我的脉搏中狂奔

确切是:冰冷血管

 

我只想在海边坐一坐

辽阔的疆域万马驰骋,风一吹过

他便颤抖

鸥鸟和波涛远远将我召唤

一朵浪花接着吐出英雄豪胆

我打捞,确切像一名好汉

 

长别离

 

她和我来到海边,离开我迫不及待

进入海(她想起他进入她的时候也如此);她进入

双臂张开,海浪乘机一次次涌向她

湿淋淋的肌肤

 

“这种感觉真舒服!”

(她想起她闭眼喊),双掌朝前推开

浪潮,不在乎摄像机噗噗闪亮

和毒辣的太阳

 

我看着这个,四十、或

五十岁的女子,在推挤的海浪

和热乎乎的气流中,舒舒服服地和海聚融

快乐拥抱或惜惜分开

 

前方照相机噗噗响,远处的光线

耐心地向海播撒碎金子

闪闪发光,柔软的海床铺过来

是她放出已久的长线

 

浪花一次又一次心满意足

环抱过来,她甩开

五十米黑发,哈哈哈的,和海比赛

谁比浪潮跃得更高

 

硕大的太阳不动声色

端着一架永久黑相机;远方海

静静的,轻贴她

不顾一切,深入波浪的脸

 

(这个夜晚,我梦见体位长出她的腰和脸)

2013.8.25

 

短诗句的黑瞳

 

沙子埋住我的脚

越往深处,越湿

毒海蜇如白珊瑚一样的美

脚却不幸被蛰中

 

伤口迅速鼓泡

如秋天血红的夕阳

毒海蜇奄奄一息,被各种脚

疑虑。毒辣辣的光芒

不散。我的喉咙越往深处

 

越干。秋天的眼珠

我接过来,我在海之北

大海在南。我的短诗句的瞳仁

我不停涂,涂啊,涂黑。

 

热辣辣的泪水淌下来

越往深处,淹没

这个心脏,这片海,这块沙滩

我的短诗句的黑瞳。眼睛闭紧

红光灿烂

2013.9.12

 

回到局部,海

 

海浪一次次拍打过来,我比你更快地

沉陷,这块局部的硬物。

太快排出的水更加加速水的破碎

我一次次抵御的

疼痛之水,身陷囹圄。

但绝不像你索取曾经的山盟,青春的蓝,短兵器和旧信件

亦不再有画纸如实物铺展

 

沿海的小路,我开始写意,

打马途经这个呼啸的海,怀抱岛屿与陈梦

这块局部硬物

轻轻唤你,如同“大雾紧贴着船”

 

水越来越慢,现实的大海在这个

不断起意战火的秋天

我和你捕获局部的片段,一次次分开

上与下面,我比你更快地

沉陷,只有大海朝我吐着痛苦的水

风一吹,就散

2013.8.22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19 22:10 , Processed in 0.03384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