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Register 登录
北京文艺网 返回首页

田庄 http://bbs.artsbj.com/?135487 [收藏] [复制] [RSS] 万人如海一身藏

日志

我用饥饿的重锤敲打我的骨骼(10首)

热度 8已有 950 次阅读2013-8-11 21:50 |个人分类:

 

田庄,生于1960年代末,河北人。诗人。北京文艺网创建者之一。

 

 

我用饥饿的重锤敲打我的骨骼

 

 

我用饥饿的重锤敲打我的骨骼

倾听它的声音   一如风骄傲地掠过峡谷

我要用血管和骨髓塑造一艘小船

让它承受绿潮拍击愤怒的船舷

 

我发潮的思想需要阳光

我需要风   需要万物的气味

让他们浸透墙壁   摧毁铁铸的蛛丝

我要它们卷走我的书

我不再需要

衰颓的台灯

 

我云翳中的情人没有写信

没有将她编织粗燥的阵雨和秋叶的贺卡寄来

我亲吻不到她苦味的皮肤或露水般的心

我触摸不到冬的枝干和夏的白云

 

我要爱   也不能再隐瞒恨

我要用最肆虐的欢乐拥抱那些田野的少女

我要潜逃   在某一个最黑最黑的黑夜

我要离家出走

 

我要穿过梦中的旷野抵达大海

在那里

放牧我带血的歌喉和嘹亮的鸥群

我现在就要焚烧我发皱的面具亮出我灼热的谜底

我将不再惧怕那句紧锁窄门的咒语

  

 

 

火柴

 

 

在点亮灯烛前   我们必须先点燃火柴

在点燃火柴前   我们必须先寻找火柴

在黑暗中我们和记忆跌跌撞撞

我们彼此摸到了对方的手和脸

但除了寻找火柴

我们谁都不会理会这些事情

 

你在哪儿  火柴   火柴  

 

在黑暗中你一点也不后悔

为什么当初没有留意把那些火柴放在哪里吗

 

关于火柴还有另外一些琐碎的回忆

如果你是一位尼古丁嗜好者

如果火柴被弄湿了

如果你苦苦觅到的火柴就只剩下三根了

你擦第一根时只冒了一股烟

第二根因为用力过猛被折断了

第三根刚擦燃就被突然到来的一阵风吹熄

你是多么沮丧和尴尬

你徒劳地夹着纸烟的手

如果你是一位尼古丁饥渴者

你需要把自己罩在蓝灰色的烟雾里思考一些痛苦而有重量的事情

可是你什么都想不了    对火柴的渴盼已经占据你

其实一根火柴算什么

你对火柴的需要不合时宜地放大了火柴给你带来的痛苦

 

如果火柴会说话

如果火柴会唱歌

如果火柴会走路

如果火柴会跳舞

如果火柴会恋爱

如果火柴会杀人

 

如果火柴轻而易举找到了

那一切往往就不会发生

点亮了温馨的灯烛或燃起一枝愁闷的纸烟

我们还是常常忘了把它放在哪儿

火柴我们不应受到责怪因为我们从来就是这样

一根脆弱而孤单的火柴你就是一根孤单而脆弱的小木棍儿不是吗

不管你给我们带来光明还是一场劫难

我们总是在最需要你的时候寻找你呼唤你

 

火柴 火柴 你在哪儿 

 

 

 

实验室

 

 

一枚玻璃球

静躺于地面

我忽然被

它一束尖冷的反光击中

 

仿佛我找到另一个世界的捷径

生不能通向它

死呢

 

月光啊

农业中学久弃不用的实验室

环绕瓶瓶罐罐的罅隙

如水的光影在游移

 

我爱这各色药液混和的苦

爱这奇妙的孤寂的时刻

却为何要叹息             

 

当我抬头

月亮用深蓝色的暗影

在我脸上印下栅栏

 

我叹息

却又吹起了口哨

 

 

 

过客

 

 

我很快会走的

我只是穿过这座城市

浑身淋个透湿

傍晚我试着敲

一些门

冷色调的

金属的声音和

脚步

 

我只是稍作停留

谢谢

我不习惯

彬彬有礼

那些客气的桌椅

杯子和钟表

有限度的笑声

经过一双优雅洁净的手修剪过的

语调

 

我很快会走的

我缓慢的目光掠过那些陌生的书籍

而窗外的城市对我来说有点太大了

我当然还要去一些别的地方

谢谢

 

你们友好的目光编织在美妙的空气里

你们挥动着一群幸福的手臂象风中的烛火渐渐熄灭

余下我坐在静止的火车里

望着属于你们的城市越来越快地驰向远方

 

 

 

苹果

 

 

这只苹果内部的甜蜜就像它的黑暗一样黑

你是不是曾经暗暗羡慕一只虫子

可是当一只虫子进入

它已经破坏了它的本质

抚摸苹果是一回事

那种冰凉加剧了你的局外感

切开苹果是一回事

你会发现所谓的内部什么也没有

是光摧毁了它神秘的安宁

这是苹果对刀子的报复

吃掉一只苹果是另外一回事

我喜欢“汁液”这个词

仅仅是这个词

我不喜欢吃苹果是个人的胃口问题

我每看见女人们吃苹果就为自己难过

我所能做的只是想像一只苹果

它内部的甜蜜就像它的黑暗一样黑

它的“汁液”让我心猿意马

好吧要是你们喜欢吃苹果

我到是愿意为大家削皮

尽量长并且不会断

这是个小小的游戏

苹果当然不会喊痛

我有一双灵巧的手

我拿着一把耀眼的小刀子

 

 

 

初雪

 

 

这亲切的雪

诉说一个人呢喃的身世

这孤单的小城

这寒冷的洗濯

 

我想变得干净啊

我回忆我的经历

灰色的树枝和天空

我的眼被雪花迷蒙

我想变得干净

就像我们孩啼时

不谙世事的脚印

 

而我现在站在后院的门口

我抽一枝烟

后院有什么可看的

一捆树枝一堆酒瓶还有一只

父亲年轻时穿过的翻毛皮靴

可这有什么可看的

 

我空虚

正是在我中年时生命教会我这个

可我知道我得忍受

走夜路  不要总喝那么多酒

在冬天出门穿暖和一些

在人群中穿行好自为之

啊因为还有那么多岁月等着我去虚度

去虚度

……

雪啊下吧下吧

我抽完一枝烟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正是这时候

我家厨房的灯亮了

 

 

 

手术:九章

 

 

                       那些鱼贯而入戴着大口罩的人,正是我的领导。

             他们搜遍我的肠胃, 据说是要找一份丢失的文件。

                          ——题记

1

当她叫喊时

嘴巴像一朵怒发的喇叭花

风吹过

满坡的喇叭花加入了那叫喊

 

2

倾斜的天空向大地静静地输送血液

苍白的河流慢慢转红

 

3

一只只乌鸦浮出水面

向月亮飞升

 

4

他们忙碌着

把又一批死婴装入粮仓

 

5

月色凄迷

黑兽在镜子里为自己涂上金色的唇膏

 

6

渔夫把鲸倒吊在试管里

磨刀嚯嚯

惊惶的女人们因为哭泣而浑身渗出了盐粒

 

7

这把昏迷的刀子

是暧和的血使她睁开美丽的眼睛

 

8

指南针在秋风中旋转

一些大师在时间的裂缝里随着尿液坠入大唐王朝

 

9

失败的神回到竹林

弹奏古曲

一只孤愤的鹤在盘旋中缓缓变蓝

 

 

 

火神的独白:13

 

 

1

我不会离开火焰的中心

因为只有在沸腾的生活中

我才能找到安宁

 

2

对于我来说

生活总是饥饿的

水是另一种火焰

我梦见

我是倾盆大雨

暴风雪

冰山

或海洋

水太黑暗

它像磁石一样吸引我

水是另一种火焰

另一种我梦寐以求的命运

 

3

关于水

它不是我的敌人

因为它从不

燃烧

 

4

我是普罗米修斯的温柔情人

普罗米修斯

我听不得你的喘息

受不了你的山岩般的肌肉

普罗米修斯

你什么时候敲门我都会跟你走

我愿意跟你去人间

虽然我并不喜欢那里

 

5

我硕大无朋的胃

我吞噬草场、森林、牛羊

我吞噬房屋、村庄、城市

我吞噬如过江之鲫般的美丽少女的尸体

我吞噬圣经、佛经、古兰经

我吞噬寥若晨星的朋友和风起云涌的敌人

我疯狂的牙齿

只懂得吞噬的鲸鱼般的胃

可是你们以为

我真的会像那个在菜市场招摇过市的妇人一样

自暴自弃地胖下去吗

 

6

是的

我会烧掉那些美丽的钱的

因为除了燃烧我什么都不懂

如果你不移开你那只拿过钱的美丽的手

我会毫不客气地连它一起烧掉的

 

7

我有时候狡滑地潜伏在灰烬里

随时准备俘获那只企图从这里取走栗子的猴子的爪子

 

8

来吧

幸福的恋人们

围拢我坐下

夜是如此的寒冷和漫长

我从来就是火

决不会更改我的本名

来吧

你们是多么需要我

我会忠实地映红你们年青的脸庞

我会默默地聆听你们心灵的歌一直到天明

 

9

到我这里来作客吧

推开火焰的门

这是火焰的椅子  火焰的茶几

请饮下这一杯甘甜的火焰

请品尝这芳香的火苹果  火葡萄

请打开这些喷射火焰的书

不要怕

请到镜子前看一看燃烧的你自己

不要怕

 

10

是的

我来自天上

但请你不要跟我谈天上的事

请你不要在人间跟我谈天上的事吧

我请你缄口

 

11

我孤独

因为我冷

当你们感到温暖

我去哪里寻找另一朵火焰呢

我只能用我的左手抚慰我的右手

并且不想谈这些

 

12

不要跟火焰谈思想

我厌恶任何一种思想停尸三天后散发出的腐烂气味

“死亡不懂得瞄准”

火焰

同样不懂得

 

13

我只是一枚小小的火柴

但点燃了打麦场的全部草垛

我放肆地染红了十二月黑夜的天空

那是整个村庄孩子们兴高彩烈的节日

 

 

 

某日

 

他和她谈论一种蓝色药片

他们冷漠的目光同时穿透淡黄的啤酒

在中途被泡沫吸收

很累,很累

勉强吃下一口米饭

他一周以前就设想了休息的一天

但今天更累

阴暗的大厅里亮起灯光

沉默变得越发诡异

关于药片,在忧郁症之后它患上了失忆症

仿佛每一个春天都是一个全新的春天

远方,甚至它生活太久的城市

都变得陌生而新鲜

如果不是失忆使它变得空洞,他几乎

就要重新踏上幸福始发车

如果记忆被唤醒,他怕

雷同的情节使他厌倦

迷离的终点,活着,耐心,责任,

或者,惯性

六楼,钟在对面,隔着八米宽天空虚无的街

雨斜斜地画着铅笔素描

如果有一双翅膀,他飞到对面,然后

飞回来,继续工作

他想起了表妹,因为服食那种蓝药片而发胖

还没有人爱上她

他希望尽快有人爱上她

他希望她尽快开始平庸的婚姻生活

他希望,每人都拥有这种生活

虽然他不只一次设想自己从六楼坠落的图像

他投下一枚石子,他的替身,他满意的笑笑,一切正常

凡是有这种设想的人都有微弱的忧郁倾向

是么,是这样么

那么一枚自由落体呢

那么一架没有灵魂的肉体坠落呢

重力加速度9.8米每平方秒

要给快乐的情人打个手机

要用最温情的声音第二十遍告诉她该珍视生活

然后,下班,锁门,下楼,

在楼梯口他想起自己没带雨伞

犹豫几秒之后

他钻进雨幕里

 

 

 

颂歌2006

 

 

歌颂吧

歌颂众生

歌颂轮流在尘世坐庄用力活着的人们

歌颂农民

亿万具尸骨肥沃着我们脚下的大地

歌颂他们为我们种植的粮食和蔬菜

那些鄙视他们的人

也是吃粮食和蔬菜活着的人

歌颂从化工厂车间涌出来的工人

他们的脸五颜六色

在有毒的河水里洗濯他们的双手

歌颂在半夜起来数钱的老板

唯利是图最终无法抵赖工商税务

歌颂他乳房丰满的情人

她的丈夫是早出晚归的菜贩子

帽子像白菜一样翠绿

一年后他将死于三轮车车祸

抛下他不幸的妻子嫁给一个水暖工人

歌颂视死如归的矿工

用圆满的善后标明自己生命的价格

歌颂患糖尿病的厅长

因为贪污东窗事发而畏罪自杀

歌颂他年迈的母亲

用颤抖的枯瘦的手

抚摸在照片上永远是士兵的年轻儿子

歌颂寒酸失意的小公务员

月底支光工资卡上的薪水

旧西装干干净净深藏起里面的漏洞

用半生的时光偿还住房借贷

歌颂他贤淑的教书的妻子

看韩剧掉眼泪

寂寞的夜晚在QQ上爱上陌生的中年坏男人

歌颂富翁

向我们展示金钱所能带来的一万种幸福

他愿不愿告诉我们金钱究竟不能带来哪种幸福

歌颂俯身蓝色吉他的艺人

弹奏或躁狂或苦闷音调的长头发或者无头发的人

歌颂诗人

歌颂在白天说梦话喉咙嘶哑坚持精神分裂也决不去看心理医生的人

歌颂小资产阶级

用玫瑰窗帘把黑夜囚禁起来在屋子里吹泡泡的人

歌颂小手艺人歌颂鞋匠歌颂电子配钥匙的人

歌颂街头那个卖2006日历的双腿残废的人

目光像锥子一样锐利

我们把他的目光踩在脚下

他的梦想是讨那个卖大饼的寡妇做老婆

歌颂不屈的内心单纯的人

歌颂充满了绝望但决心继续活着的人

歌颂小偷和乞丐

他除了伸手什么都不想干或不能干

他成全了警察的饭碗

歌颂警察

歌颂好警察和坏警察

他看惯罪犯的眼睛里居住着两名罪犯

他是我们的同学朋友邻居

歌颂强盗和黑社会

他们让我们感到恐惧和愤怒的力量

歌颂精益求精的外科医生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收了我们的红包

并且决不会把剪刀和纱布丢在我们的肚子里

歌颂被欲望绑架的人

歌颂永不言败的赌徒

歌颂不停地从一个贫困走向另一个贫困的人

歌颂忧郁的酒鬼

歌颂卑微的寻欢作乐的人

歌颂胆小如鼠的嫖客

阴茎在阳光下疲软

倒挂在冬季干枯的树枝上

歌颂在床上拼力叫卖的妓女

她们活色生香地伪装了一个时代的高潮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成婴 2013-8-21 18:25
虽说自称见多识广,我仍算个对诗歌孤陋寡闻的。偶然瞥到你的一席话,再链读到你这些诗,我还是被震撼了。也许,是因为那种火的特质。。。
问声好,致个敬,你们这些燃烧不停的家伙,搞出这么一个喧腾的文艺网
回复 田庄 2013-8-22 07:57
成婴: 虽说自称见多识广,我仍算个对诗歌孤陋寡闻的。偶然瞥到你的一席话,再链读到你这些诗,我还是被震撼了。也许,是因为那种火的特质。。。
问声好,致个敬,你们这 ...
谢谢阅读,多交流!
回复 小蔓菁 2014-5-9 15:18
到我这里来作客吧
推开火焰的门
这是火焰的椅子  火焰的茶几
请饮下这一杯甘甜的火焰
请品尝这芳香的火苹果  火葡萄
请打开这些喷射火焰的书
不要怕
请到镜子前看一看燃烧的你自己
不要怕
回复 明镜世界和平 2015-4-27 17:28
推开火焰的门
这是火焰的椅子  火焰的茶几
请饮下这一杯甘甜的火焰
请品尝这芳香的火苹果  火葡萄
请打开这些喷射火焰的书

感谢好诗!感谢诗人崇高的灵魂!
回复 湘西刁民 2015-4-30 04:30
我用饥饿的重锤敲打我的骨骼


我用饥饿的重锤敲打我的骨骼
倾听它的声音   一如风骄傲地掠过峡谷
我要用血管和骨髓塑造一艘小船
让它承受绿潮拍击愤怒的船舷

我发潮的思想需要阳光
我需要风   需要万物的气味
让他们浸透墙壁   摧毁铁铸的蛛丝
我要它们卷走我的书
我不再需要
衰颓的台灯

我云翳中的情人没有写信
没有将她编织粗燥的阵雨和秋叶的贺卡寄来
我亲吻不到她苦味的皮肤或露水般的心
我触摸不到冬的枝干和夏的白云

我要爱   也不能再隐瞒恨
我要用最肆虐的欢乐拥抱那些田野的少女
我要潜逃   在某一个最黑最黑的黑夜
我要离家出走

我要穿过梦中的旷野抵达大海
在那里
放牧我带血的歌喉和嘹亮的鸥群
我现在就要焚烧我发皱的面具亮出我灼热的谜底
我将不再惧怕那句紧锁窄门的咒语
  
...............................

拜读,赞赏!
回复 田庄 2015-4-30 14:53
明镜世界和平: 推开火焰的门
这是火焰的椅子  火焰的茶几
请饮下这一杯甘甜的火焰
请品尝这芳香的火苹果  火葡萄
请打开这些喷射火焰的书

感谢好诗!感谢诗人崇高的灵魂!
谢谢!
回复 田庄 2015-4-30 14:53
湘西刁民: 我用饥饿的重锤敲打我的骨骼


我用饥饿的重锤敲打我的骨骼
倾听它的声音   一如风骄傲地掠过峡谷
我要用血管和骨髓塑造一艘小船
让它承受绿潮拍击愤怒的船舷
...
谢谢!多交流!
回复 pigparty 2015-5-6 07:54
写的非常好!我非常喜欢它的意境!
回复 pigparty 2015-5-6 07:55
多交流!
回复 wumaitian 2015-10-11 11:52
感谢火柴!
回复 贵州秦生 2015-10-26 08:05
现在写诗的人,什么样的作品才算自己的?感觉什么样的风格,什么样的文字都被别人写过了。
回复 瑚图灵阿 2016-6-2 12:54
这些诗有嚼头哦!喜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7 22:04 , Processed in 0.04330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