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Register 登录
北京文艺网 返回首页

晒盐人的个人空间 http://bbs.artsbj.com/?124047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海边书

已有 354 次阅读2013-9-13 20:33 | 海边

 



海边

我生活在海边的小镇上
十年了
这些浑浊、咸腥的海水
没有什么变化——
我没有透过生活的浊重发现更多的美

十年了,我看见海边的渔民
还是原先的样子,他们光着膀子
宽大的马裆裤里吊着被海水沤烂的阳具
大声地和码头上的女人调情——

十年了,一切还是老样子
这些和海水打交道的人
像泡在海里的石头
看不出什么变化

只有码头边碗口粗的铁链子
被一粒盐慢慢啃掉了骨头
只剩下一堆拎不起的
铁锈


海平线

在一片灰蒙蒙的天和另一片灰蒙蒙的
海之间
是一条隐约的灰线
我这样描述,不代表它不产生歧义

是的,灰蒙蒙的天,
灰蒙蒙的

我这样描述
不代表它上面不是虚空,它的下面
不是深渊

是的,一条隐约的
灰线
我这样描述,不代表它不和
一个人的心情有关。
不代表它不像一个伤心的人
被伤害的痕迹

2011-4-2

 


我在小镇的生活

周末准时回家
脱下穿在身上一星期的
另一个人

吃饭  散步  洗嗽  做爱
完毕后和妻子谈谈
似乎永远还不完的按揭房款

偶尔  踅进一家小酒店
一壶愁绪  三两失意
把身体里的黄昏醉进黑夜

夜潮悄然涨起
一只破旧的舢板开始在腹内漂泊
一盏乡愁在风中不停地
晃来晃去




它在海天之间翻飞
它在一个人忧郁的眼睛里翻飞

因为是白色的
它很容易地被我描述成了孤独

因为上下翻飞,
它被我想象成一枚
捏在谁手中的针,缝合着天与海
上下眼睑之间的裂隙

2011-4-20


檀头山姊妹沙滩

很显然,它经过了上帝的
精心设计:一道狭长的沙堤,隔开两边
相互对峙的沙滩。一边是细软的诱惑,另一边
是砾石的磨砺。它更多地被理解为
一个象征。但事实是,我的体内的确存在
这样一道沙堤:从前的少年,被饱胀的情欲和道德的罪恶感
双重夹击。而现在,它让一个成年男人
在生活的逼迫,和内心的失落之间
寻找着平衡——
它两边的潮水主要由疲倦、热爱和伤感构成
其中蕴含着住房、家人、领导、应酬等众多的沙粒

2006526


晒盐的汉子

那个黝黑的汉子
他要以阳光的名义 剥开海水的皮肤
他就要从海水中取出
大海的骨头

那个晒盐的汉子 同样也在
翻晒身体里的水分
他把自己的血液 一再提纯

晒盐的汉子  用自己的黑
换来  一粒盐的白
他黑陶般的躯体里  依然具有
瓷器质地的骨头

当更多的人 面对阳光的质问
有谁读懂了
他额头上一粒盐的光泽

当更多的盐被取走
我们的泪水因此增加了某种咸度
我们的血液因此
增加了某种浓度


海边的女人

这些海边的女人
幽蓝、宽阔
她们有潮水般的情欲
她们身体里藏着秘密的港湾
卸下了风暴和男人的疲倦

如此平静  与浩瀚
一生中,男人从她的嘴边
不断取走水族和爱情
她们乳峰上的灯塔
牢牢地把握了命运  可能的航向

一生中  她们生下一片又一片海
把男人牧在里面  葬在里面
她形如大海的子宫
安放了衰老和沉船

她安静潮湿的呼吸
让沉在水中的灵魂  和星群
共同拥有了深蓝的睡眠


海岛气象台

它更像一个占卜师或预言家。
它伸向夜空的瘦长的铁塔仿佛是盗火者的手臂
泄露了天堂的秘密

它比我们更早地感知了风暴、冷和世事的寒凉
当然,在阴霾的日子里
是它首先看到了远处  阳光细小的脚尖
它的胸腔里别有一枚
头发丝一样细长、敏感的针,测量着海水和人心的温差

它破旧的口袋里收留了多少过期的乌云、闪电和潮水
它铁质、空洞的躯体里藏有怎样的一颗宽大、悲悯的心

它的针是怎样戳着它痛苦的心

在东门岛的顶端,
在铁的反面
如今,那里布满了时间和它自身的锈迹


赛跑

一条带鱼从出生就学会了赛跑
从前是和一条鲨鱼
现在,主要是一张细密的鱼网
和越来越快的马达

一条带鱼学会了在奔跑中谈恋爱  怀孕
一条带鱼过早地成为母亲

现在,是一个小母亲,带着自己的孩子
继续奔跑

海面上,一个渔民和巨额的贷款、利息赛跑
一艘船和整个大海的命运在赛跑


在甲板上俯瞰星群

我又一次看到了你们,我年轻时仰望的事物
此刻,正混迹于水面的灯火

突然有多少回忆从那里涌出?
我的逝去的年华,并不
丰富的经历,感慨与失落
如今,除了这些我依然一无所有

如今我已习惯,把目光,从盛大的星空移向
昏暗的水面
就像今夜,从一艘破旧的渔船甲板上,我俯瞰这些
水中的光点,
它们依旧闪烁不定,
有着神秘的力量

年轻时喜欢对着天空撒网,
如今我习惯在浑浊的水底打捞自己的星辰

2008523


丁亥冬日,在乾隆号饮酒行乐

这是冬日的海面。浑浊,但平静
阳光为它镀上了金边
仿古的乾隆号浮于其上,它再次带来盛世
浮华的气象

哦,多么短暂  这聚会  午后的冬日  
这世间的光阴
我们饮酒  高谈阔论
我们的快乐恰好来源于我们的放纵

我们暂时不去考虑道德  救赎
我们不需知道,下一次台风
将在何时光顾

我们不需看穿海面  不需追忆刚刚散去的
上个世纪的白雾

我们也不需知道,它的下面
两艘被击沉的中国战舰埋在水底已逾百年
巨大的船体还在继续生锈

200811


波美度

我在一首有关海水的诗里提到这个词:
这其实
是表示很多液体浓度的一个单位
比如海水、酒精、盐酸……它们的浓度
各不相同,随着温度变化。
但在这首诗里
它只是两个指标:
某年某月,从波美度42
波美度3.5
这急剧下滑的指标,把一个养蜂人迅速变成了
孤独的晒盐人
此前,他从你的舌尖上
采撷过最甜的蜂糖
现在,他在一张深夜的纸上熬制盐粒
用无声溢出眼眶的海水……

注:波美度42,是蜂蜜最大的甜度;波美度3.5,海水的含盐率达到饱和。



孤岛

正如远处,拥挤的人群里
可能藏着更大的汪洋

被一小片海水围困。但它
并不羡慕岸上的自由

是的,对于一座圆锥体的孤岛
它的寂寞,和我的,同样有着酒杯形的倒影

白天,我们用各自的海水
浇自己的块垒

在夜晚,当潮水暗涨,散落在海面上的
那些动荡的星光开始混迹于人间灯火

而它更像一颗恒星
有着自己固定的位置,并且被我拿来校正自己

像一个伟大的灵魂,它不奢谈自己的价值
而它的价值,将交由时间判断

多少潮水涨起退落
多少世事汹涌消隐

而它自在、自立,并且自足。但并非
与世隔绝——

——
在围困它的一小片海水下面
有一条卵石的脐带与人间烟火相连

2011-6-3


渔夫

把蜘蛛想象成一名渔夫
这首先
需要把一间阁楼连同广大的夜色
想象成一片海
把一张灰暗、古旧的桌角,想象成
海上的岬角

把一支老式的蓝墨水钢笔
在纸上画出的轨迹,
想象成它编织的网具

——
一名同样黯淡的渔夫
带着竖在空中的渔网
在虚无的海水里,打捞属于自己的星辰

作茧自缚
它的网来自于满腹的经纶和经年
酿造的辛凉
而网住的
只有自己的身体,一条唯一的鱼
  
当群星因天空倾斜
而流逝
一尾鱼,逐渐沉溺于由虚无构成的波浪

如何自救?一个黯淡的渔夫
从自己的肚脐
伸出了一根纤细的缆绳

2011-5-27


阴影

风平浪静。几朵白白的云
向海面投下阴影。 这使此处的海面
看上去比其他地方要深一些。该有
一些不同的事物,
停在阴影中的不同层面。

而此刻,几乎一动不动,
横在海面上的那艘船
它的阴影应该和船身的刮痕有关,
和它走过的水路有关

而最底部的阴影,
已经和那些光线达不到的水域
混为一谈
我猜,它们的秘密,该与一个人记忆中的
一艘沉船有关

当我再次仰望,一只白色的鸟,在海面上空滑行
它是否会有阴影?
我想,如果有,它也是飘忽不定地
一闪而逝
——
和此刻,一个人的心情有关

2010.09


退潮

以进为退。这是潮水惯用的策略

不露声色。它们总是
一边上涌一边退后
并且,小心翼翼地抹去留在沙滩上的痕迹

一些毫无觉察的贝壳,就这样
困死在了沙滩上

当最后一批潮水退去
海风就会吹白一只脱离肉身的花蛤
它细密的螺纹,还保留着对涛声的记忆

用不了多久,海就会把自己全部搬进海里

用不了多久
会有另一批海水,从远处赶来
在无人知晓的时候,完成彼此的交换


合谋

他觉得很失败。他在人群的夹缝中行走
狭窄的街巷,晃动的
玻璃幕墙,走来走去的人群
他没有意识到,他和他们构成了另一个人的夹缝

一辆艰难行走的汽车
与更多的车合谋,制造了另一辆车的车祸

远处,一滴水在大海中辗转,它不知道
它与另一些水合谋,制造了沉船
和对整个大海的挤压

200924


乙丑六月十二,在铜瓦门大桥饮酒凭栏

有永恒的星空于头顶高悬
有永逝的流水于脚下翻涌
——
这金属的弧度构成了稳定的支撑。

凭栏远眺
一边是渔舟聚火的港湾,另一边
是孤月高悬的海面

这些年来,我似乎徘徊于这样的
安排:在亲人的港湾安放自己的生活
在幽暗的水面放逐动荡的内心
像一粒盲目的火,试图逃出一盏灯
像一只走失的词,寻找一个温暖的诗句

这还不够,像今夜,我还需要借助冰镇啤酒带来的
些微的晕眩,清空自己
像一个接受神谕的孩子,向倾斜的星斗
递出颤抖的双唇

200982草。


夏夜

夏夜带来了繁星和燠热。在海边
夏夜交出了赤裸的滩涂
交出了一条大船的野心和疲惫
涛声搁浅在半空
它带走的潮烟、远古的船队和羊皮纸上玄奥的海图
消失在了浩渺的星空
哦,夏夜,守船人含混不清的梦呓里
水手老去
水底,珍宝静静生锈

200982


台风前

晚潮带来了急雨。
瞬间的明亮,拨开了雨脚黑色的光线
阁楼上的人,
发涩的目光沿着书脊滑向窗外

船桅呆若木鸡。依附于大块礁石的
浪花的头
渐次抬起,晃动,似书中逐渐深入的情节

风突然消失。
昏黑的文字
如疾走的沙蟹,突然停顿,探出惊异的触角

会有什么发生?书本内,一个人卡在了命运的
拐弯处。窗外的
暮色中,
一只鸥鸟,暗自绷紧了白色的身体

 
波浪之歌

春天在海边散步你会看到什么?除了
撞在礁石上那些碎成贝壳状的牙齿
(更多隐忍的痛楚已被它吞进肚里——
在冬天,除了缓慢地涌上沙滩的泡沫你还能发现什么
你知道一行浑浊的老泪,压住了多少欲说还休的涛声?
从前是一个少年在海边长久地徘徊,年复一年他厌倦了
单调的排比长句和自身的孤独
现在,它是一个成年男人对命运长久地敬畏——
因为一颗遥远的孤独旋转的星球低唤
一次次,它死后重生,从深深的海底,起身,
跋涉,最终挣扎着在浪尖上捧出一张破碎的脸

2010-4-30



一滴水在大海中沉浮

一滴水在大海中沉浮。多么难啊,一滴水
试图保持住自己的形状
它们用整个大海挤压它
用另一滴水同化它,用更小的水分子,
用氧原子氢原子
来瓦解它
一滴水,在整个大海里,沉浮。辗转
它多么想守住自己的透明
和隐秘
一滴水,在荒凉的大海里,抱紧自己的盐粒——
它来自某个最干净的泪腺
它的咸,与别的海水有一点点不同

2010-2-4


倾诉者

年轻时,为了寻找一个词替我说出
我动用了整部词典
为了赞美,我动用了夜空中的灿灿星斗

后来,为了藏好一枚痛苦的针
我动用了整座大海
为了艰难的止泊,我动用了沉船、漩涡……和海底
最深的深渊

最后,我动用了平静的海面和一只
生锈的铁锚

请不要
试图拔出它,它会喷出一堆海水的血肉和埋在海底的
隐忍了一生的尖叫

2010-7-2


大佛头山

作为岛上  最高的海拔,它几乎达到了
信仰的高度。它头顶上矗立着一座灯塔,而它
腹部的寺庙,亮着另一盏
外出的打渔人,只要远远地望见它,便会放下
久悬的心。而这已是
很多年前的事情。现在,渔民更倾向气象学
和电子信息的进步。佛头上的灯塔早已生锈。山腹间的妈祖
也似乎早已被淡忘。现在,它仅仅
作为一道风景存在。就像10年前,你爬到山顶,
面向大海说:灯塔不亮的时候,就让我来发光
而现在,你更专注于守住身体
内部的光芒。
就像大佛头山  沉默  无语。它洞悉世事——
但不再照亮海面,它仅仅是你
一个人的宗教

20101018


请允许我再一次复述波浪

请允许我再一次复述波浪
复述一场未竟之旅和它
虚无的意义
因为一种神秘力量的召唤
一次又一次,它在沙滩上死去,又从海底复生
我无法感知它奔赴的目的
沙滩不是。岸线
肯定也不是
也许它只是用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提醒自己的存在
这不知疲倦的颠簸和涌动
在大海之外继续延伸,寻找
相同频率的共振
是什么构成了同一种神秘的力量?
虚无的月光或者敏感的心灵?
一次又一次,这不知疲倦的颠簸和涌动
这让我相信
浪尖上的事物也能永恒
从一张转瞬即逝的脸上,也能感受到爱
遗憾、痛苦以及绝望之美

2013-05-23

 

高鹏程,男,网络ID:霜林晚、晒盐人。1974年生于宁夏,汉族。1995年毕业后赴浙江象山谋职。辗转于象山半岛南部渔港古镇石浦与北部县城之间。做过教师、编辑、记者、行政执法人员、办公室文员等。业余写诗和其他文字。在《人民文学》、《诗刊》、《北京文学》、《散文》、《星星》等杂志发表组诗和随笔。作品入编《新中国六十年文学大系》等多种选本、书籍和刊物、年度选本。曾参加诗刊社第二十二届青春诗会。2010年加入中国作协。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13:18 , Processed in 0.03343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