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Register 登录
北京文艺网 返回首页

扎西的个人空间 http://bbs.artsbj.com/?11053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扎西诗13首

热度 1已有 274 次阅读2013-8-18 21:24

一滴光
 
你让我失去所有,可不是
小事情了,虽然我不反对
做落叶或雨点。我现在看清
我的命运,不是建立在肉体上。
如果恐惧、欢喜或幻想
离开了我们,如果
我不会悲伤了,眼泪像是空气,
或一滴光,在你见到的花、草、
岩石和天空之间。当一簇火苗
向你倾诉,一个波浪,
亲人和朋友,已转变为
俗气的比喻、自然之物。
一滴光,露珠一样的外壳,
如此轻盈,如此圆满,
如此颤抖着
寻找另一滴光。
 
 
线头 

每年,都想避开这一天, 
连同它的细雨和 
郊外的寒冷。 
想起她平静地躺在那里, 
想起美国诗人写的 
“父亲的皮夹” 中的一簇线头, 
以及 ,每一件事物 
总是先于我们损坏。 
现在,她的三个孩子 
就是三个皮夹。 
每打开一个 
都有上升的光, 
盘旋着, 
点亮那线头。 


远方 

每天,都会陪伴你一会。 
你看见的,就是我看见的。 
你喜欢的远方不会太久了, 
还在给我光辉,在平静中 
落在更远的地方。 
你要去那里吗, 
我知道无可挽回, 
就要失去暮色, 
像你失去的。 
而一定有人和我一样, 
陪伴在他的父亲的身旁, 
依靠一种神秘的联系, 
如此幸福,如此甜蜜, 
如此悲伤,又如此卑微, 
紧紧抓住我, 
像我紧紧抓住它一样。 


生日 

独自举杯,再过几分钟, 
就又一整岁了。 
临近路边的楼上, 
飘来阵阵烤肉香, 
电脑里放着许巍的歌, 
我像他一样, 
内心越来越富足, 
比过去更在意现在。 
看着老照片, 
我们目视前方, 
心中产生喜悦。 
曾经我每夜失眠, 
在词与词间艰难建造 
一个建筑。 
如一个修行者, 
向一朵小花鞠躬。 
我没想过诗歌说谎, 
乐此不疲。 
从不快乐的童年到 
后来写诗, 
我是两个人。 
现在是第三个。 
在房间内像雾气一样虚幻。 
如果有人说没人, 
我也说没人。 
因为你无法单纯而宁静, 
像一个人。 


近日 

每天在外面喝酒, 
还见了一个成功人士, 
拍照时我觉得我们命该如此, 
不珍惜,聪明反被聪明误, 
如果只知道利益。 
辽阳的黄老师说给我找个20的, 
我微笑着点头致意。 
打车回来的路上, 
想起身体的快乐,和简单的爱, 
但不是这样。我总想找借口 
不再参与了,又离不开。 
昨天听许巍的老歌, 
不知多少孤独的夜晚, 
从酒醉醒来。 
仿佛可怕的底线, 
我们热情地走在其中, 
像一个由敌人派来的兵, 
终于走近阴暗。 


生日 

昨天是我阴历生日, 
又一次举杯, 
小佟唱起生日快乐歌, 
我假装含泪。 
我离开家已有十年, 
生日过了几次, 
有时热闹,有时冷清。 
三年前母亲去世, 
我回家奔丧, 
抚摸她冰冷的脸颊, 
不知该说什么。 
后来我提笔写诗, 
发现还是一样, 
每个词都不对了。 
我像一个平庸的演员, 
与伟大的台词失之交臂。 
现在我仅仅是父亲的儿子, 
一个人在外谋生, 
尽管我总想伴随他。 
在灯光温柔的酒店里 
我又想起他。 
我的生日过去了。 
就像涟漪, 
一个个圆圈外面荡漾, 
我是中间的容颜。 



挽歌,给小跳跳 

诗是负担,不写为宜。 
它会从容毁掉你。 
当你看着自己是一个陌生人,每天 
试图赢得她归来。 
在黄昏中等待黄昏。步行在 
一个美丽的苏州小镇,到 
苏州的一个美丽小镇。 
计划写一首诗,用太阳的平行光 
重造一列早班火车。直到黑暗 
涌进房间,才带着她回家。 
想象韵脚怎样翘在草坪上, 
像一盏灯。只有你记得 
空气中著名的蓝雨衣1,莫奈拒绝手术2。 
一方像丢失的岛屿,在唐山打太极拳。 
在大厅里,SY说:我今天用中文和人说话。 
悬浮杳无音信,挂在半空, 
像错误的观念。 
是谁教会我们写诗?再没有人 
用那种语言说话。沈方仍然叫沈方, 
在枯山水论坛游戏。李以亮在新浪玩微薄。 
江离和胡桑都已毕业, 
甚至可以做我们的老师。 
而只有你在回忆,在黄昏中等待黄昏。 
因为回忆没有终点, 
你总会找到自己这个陌生人。 


友谊 

没有什么能纪念友谊。 
它没有形状,没有位置, 
没有声音,还能听到你; 
没有眼睛,还能看到你; 
没有心灵,却为你担心。 
它在高空,如空气在胸腔。 
它有记忆,与爱情相似。 
它没有遗忘,只是减少、增加。 
像阴郁之物、光与影的图案: 
有时沉默,有时雀起。 


对你的思念在减少 

对你的思念在减少, 
可有些不情愿。我也愿意快乐地 
想起你。我的生命都给了酒、 
滑稽的腔调。我的往事像细雨, 
正落在窗外的街道上。 
我今天想起父亲, 
每一段婚姻里,都有一个有罪的人。 
然而所有的血肉之躯, 
都是灰尘所化,经受雨露阳光, 
活在每一片容忍罪恶的土地上。 


关于地理的挽歌 

几乎每首诗都是挽歌。 
在你将一段时光变成文字之前, 
辛波斯卡在小星星底下道歉, 
弗罗斯特在含笑的山谷里, 
我找到自己的辽宁, 
很快又会失去。它在我的梦里移动。 
你需要自己的地理和风暴,翅膀和坚硬的支架。 
空气不停驱赶你,寻找另一片嘴唇, 
直到有一个新人—— 
在这首关于地理的挽歌里, 
向日葵仰起脸庞;昆虫向你证明: 
风中还有另一个地理:当黑夜降临时, 
它像篮子,装着流水和过去。 


阳光 

你很难想象:这片阳光 
经历过北京上空、四川、苏州, 
东北的大部分平原、日本、美国, 
抚摸过太平洋的冷空气, 
落在你身上。不带有任何色彩、纷争、 
宗教仪式,不独特,不戴面具, 
无论你是什么人、什么状态, 
落在你身上,就像喜欢你。 
它还会落在你的亲人、 
陌生人身上,就像喜欢他们。 
又一次,它落在你身上, 
用广阔无边的空旷。 


子夜 

一天过去了。嘈杂的声音和 
蜘蛛一样的意志都收起翅膀, 
世界又恢复了它本来的面目: 
安静、幽蓝、神秘。失眠的人 
在计算一天的得失。寒冷 
仍在持续。远处的郊外 
隐藏着很多虚幻的人。谁被想念, 
谁就会真实,并且拥有完美的身体。 
感觉一种最亲密的行为, 
我也在捏造一个小小的肉体—— 
她从云层后走出,清晰了, 
高跟鞋踩着地板,只能无限接近。 


写于子夜 

今天气温又降。月亮很白。 
又一次,你在我身边徘徊, 
我懂得你的意思。 

你最近一次出门是在 
一星期前, 
恰好是雨后。我为呼吸 
湿润,治疗内心, 
带你出门。你在我身前身后小跑。 
杨树的叶子落了,雨仍然 
在树梢滴答。 

我很少问你,一个 
没有重量的世界,也下雨吗? 
一个没有智力、声音和 
语言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人首先想到的是存活, 
这对你,可能不是问题。 

你像故事,也像 
作为象征的文艺复兴。 
存在着,但是很陌生。文字的指向 
都是人类的思维, 
你很少回答我,让我不安, 

也感觉危险。 
人的身体影响人的灵魂, 
却不能影响他的身影。 
时间也不能。当我衰老,行动缓慢, 
你仍然年轻。 

那么,什么能影响你呢? 
你不分辨尊严与懦弱, 
不敬畏苦难, 
只像一条狗,在我身边跑来跑去。 

我想起一年前, 
在汶川,死去的身影, 
是否仍然活着,仍在追问 
政府的职责?还是 
那次地震成为阴影, 
比血腥黑暗,笼罩着 
我们的身影。 

与山川的悲凉比较, 
我个人的忧虑, 
在时代中,是一滴油。 

走吧,我们去街上, 
作为诗人,我需要好身体。 

扎西:辽宁阜新人,现居沈阳,教棋为生。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曾纪虎 2013-9-1 10:28
好诗歌,真情怀。尤喜《子夜》。
回复 扎西 2013-9-1 12:57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13:22 , Processed in 0.03734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