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08|回复: 3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 沙马 长诗《个人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7 11: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沙马 于 2019-6-18 14:40 编辑

       个人史    (长诗)
                                           沙马

                一

我是在猫的摇篮里长大,有着毛茸茸的生活,毛茸茸的
世界观,毛茸茸的语言,毛茸茸的心。
毛茸茸的欲望。夏天带来流水声,流水破碎了
物象。我幻觉的脑袋,记忆的眼睛
风声里的欲望,混迹在一代人弥漫出硫磺气味的
狂欢里。我的血晕来自一朵虚假的
玫瑰,但没人说出其中的真相。我们的闲谈里
街头语言成为了一种表达方式。在游荡的
日子里,朋友们常说:伙计,别闲着,该找个妞玩一玩
莉儿提醒我,女人们都知道男人的臭毛病
玩完了,也别说出一个字。我点点头,傻傻的望着远方

                二

我的精神里藏着一只蛹,到了春天就脱壳而出
开始了一生的漫游。那年月,我在
医院门口和麻醉师谈论诗歌,在陵园里
捧错了遗像。在七号码头看见
有人把一船的魔术师运往了彼岸
彼岸的人,从来就不是我们的人。他们有
二个灵魂,三个影子。他们
常常在不明真相的墓地旁绕了一圈又一圈
他们带着蚂蚁的思维走在
大象的路上。这使我感到迷茫
打算放弃做一个有理想的人。这个理想
我只跟莉儿说过:用谎言写一首
真实的诗歌;在木偶的内心打开一扇窗子
让失忆的人寻找他们的父亲
让丢失了影子的人相互猜谜,让没有
巧克力的女人幻想幸着福的明天……
莉儿听了,吓了一跳,认为这是我癫狂的前兆
她提醒我不要轻易的打开
别人夜晚的窗子。我傻傻的一笑


               三

灰蒙蒙的一天,我被带到一个庄严的听证大厅
在别人安排的位子上坐下,听着他们
关于我的证词。这些人我不认识,也没见过,
一个个像是皮影戏里的人,在[size=14.6667px]我的
故事里,展开了他们的情节
有人指责我在他们的花园里做爱
有人指责我偷用他们的药物医治自己的病情
有人指责我与一个有幻觉症的小寡妇打得火热
有人指责我在他们的领地上安葬自己的死者
有人指责我借用因果关系反对因果关系
我站了起来,大声说:别这样,大家都是活在
老鼠窝里,谁没有窥视过猫的盛宴?
这个夜晚,莉儿陪着我坐在
郊区一块冰冷的石头上,望着天边的星星

              四

在这些迷茫的日子里,莉儿是一个快乐的肉体
也是一个快乐的精神。她说。所有的
风景,都是一次美丽的闪电,所有的闪电
都是一次快感的穿越。所有的穿越
都会引起潮水的奔涌,所有的奔涌都是一次快感
看着她闪闪烁烁的乳房我就想和她
玩一玩,好好的玩一玩,直到玩出新的叫声
但我还是不辞而别,上了一辆影子火车
火车载着一车的幽灵开往江淮地带
江淮地带的玉米点亮了灯光,马睁开了眼睛
星象闪闪发光。噢,这是灵魂出窍
的最好时刻。接着,那么多遗像闪亮登场
在民族乐团的唢呐声里,他们
将死者端端正正放在观众的面前,命令
大家致哀三分钟。这时有人大声
抗议道:别这样玩,老套了,换一种新的玩玩
有人说:干嘛这样消费我们
也有人举起双手大声喊道:死亡万岁!
我悄悄离开他们,回到自己的巢穴
看着父亲的遗像,只有自己的死者才是一个事件
才能形成精神消费。父亲临死前说
人活着,就是为了让死亡
漂亮一点,不要让人对着你的坟墓指指点点

             五

我住在父亲死后的房间里有些孤独。一天晚上
QQ聊天室里聊天。一个化名为
植物人的人问我:母袋鼠有几个生殖器
我说1个,不对。我说5个,不对。
我说9个,不对。那是几个?他说3
噢,空出2个不对。噢,空出1个,不对
为什么?因为公袋鼠也是3
正好对上了,缺一不可,这就是上帝
玩出的艺术。我们正聊得起劲
莉儿进来了,她提醒我别傻乎乎的活着
于是我走出QQ聊天室到了北正街
街口的栀子花开了,我遇见了一个
穿牛仔裤的中间代诗人。他眨巴几下眼睛
问我:那个借用猩猩的名义反对
猴子的人还在吗?那个把向日葵栽种在
疯人院里的人还在吗?那个把
性生活理解为旋转陀螺的人还在吗
那个偷偷和女魔术师私奔的人还在吗
那个曾坐在“幽灵火车”上的诗人还在吗
我说: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们
曾经捧着同一个遗像走过纪念碑广场
中间代诗人瞪大眼睛,转过身,呜呜的哭了

             六

叔伯曾经是一个诗人,晚年,他在坐便器上看完了
《世纪的回忆》。认为世界不过是
一个“动物学家的梦”。为了这个梦,他周游列国
常常坐在火车里给死者写信。(虽然这些信
后来都退回到自己的手里)他还是
不停的写啊,写,他想告诉他们:没有与
死亡共舞的人,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艺术
没有转过硬币的人,就没有第二种思维
没有看过红月亮的人,就不理解沙丁鱼的战争
他写给每一个人信的结尾都是同
一句话:“不要以为上帝死了,什么事都可以干”
没想到叔伯在一夜之间失踪了,成为
一个悬案。多年后我才发现,叔伯是在制造一个
主观事件。在这个事件里,他抱怨夜莺们
都离开了她们的夜晚;抱怨走在大街上的都是
魔术师;抱怨花朵下,有囚徒的尸骨
但他从不提供一个证词。莉儿说:在《洛丽塔》里
一个善于调戏灵魂的人,更善于调戏肉体

              七

在这些迷乱的日子里,我患了偏头痛,发作的时候
脑子里嗡嗡叫,像是有一枚炸弹随时会
将我的脑袋炸开花。我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不久一个招魂的人,把我从梦游里引向
无人的郊区。郊区的夜晚,遗址、落叶、乡间小屋
映山红、枫叶、星光微暗,风声笛鸣。我
独自一人坐在墓地上,用一枚弹壳
吹出了动听的音乐,在主题歌曲里一个有信仰的
美丽的女人因为幻想着内心胜利,穿着
红色的衣裙,面带笑容,死在战争影片里
此刻,远处的红鸟还没有飞过
那颗高大的香樟树,映山红在太阳下流出血液
海水深藏曾经的闪电,适合于一场
盛大的告别仪式。春天到了,她的坟头上
飘出美丽的长发,在风中散发出
茉莉花的气味,这让我空着身子幻想了很多年

             八

很多年后,我将会见一个人,有人说他手里握有
一些死者的秘密,有人说他是个
能够说出悲剧起源的人,有人说他能够占扑
未来几十年的事,有人说他是个善于
捕捉幽灵的人,有人说他在别人的地狱里藏有自己的
私有天堂。为此我必须放弃自己的观点
抓住他,不让他在我的身边堆起一座座空心坟墓
那天夜晚,他在我们的荒野里举办一场
盛大的宴会。用所有的礼物点燃灿烂的火花
在火花里出现的人都是我们的朋友
向我们招手的人,都可视为一次“善意的相遇”
他和我谈论老子,也和我谈论马克思
他说:可以用物质,对付精神
也可以用精神,对付物质。关键的时候就要
果断的从这个世界缩回自己的双手……
这个夜晚,星光灿烂,道路分叉,我安静下来
回到陈旧的书房,悄悄拿出孩子用过
的铅笔,在一张皱巴巴的纸上为自己画一张自画像
作为日后的遗像,我用大写意的手法
掩盖了其中某些不太好看的细节,再挪用别人
的细节来弥补自己,完善自己,让手段
成为一门艺术,让死亡
成为一本漂亮的书,摊开在风中的坟头上……

 楼主| 发表于 2019-6-11 20:5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各位诗友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9-6-15 20:5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精神里藏着一只蛹,到了春天就脱壳而出
开始了一生的漫游。那年月,我在
医院门口和麻醉师谈论诗歌,在陵园里
捧错了遗像。在七号码头看见
有人把一船的魔术师运往了彼岸
彼岸的人,从来就不是我们的人。他们有
二个灵魂,三个影子。他们
常常在不明真相的墓地旁绕了一圈又一圈
他们带着蚂蚁的思维走在
大象的路上。这使我感到迷茫
打算放弃做一个有理想的人。这个理想
我只跟莉儿说过:用谎言写一首
真实的诗歌;在木偶的内心打开一扇窗子
让失忆的人寻找他们的父亲
让丢失了影子的人相互猜谜,让没有
巧克力的女人幻想幸着福的明天……
莉儿听了,吓了一跳,认为这是我癫狂的前兆
她提醒我不要轻易的打开
别人夜晚的窗子。我傻傻的一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5 09:39 , Processed in 0.05817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