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73|回复: 1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 云引长空诗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9 10: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隔 岸

隔岸盛开着羊蹄甲花
隔岸银杏叶如黄金纷纷飘下
隔岸的春羽
绿掌在秋风中
舞姿婆娑
隔岸一对年青人相拥而吻
貌美如花

隔岸有古琴低吟
抚弦者谁家
隔岸的灯火迷离
湖水艳如烟花

隔岸独步的我
隐入黑夜之中
渺若尘沙

成都春夜送友

只是几滴小雨点
春就别开生面
当然别开生面的还有
我们偶遇后的交谈
不枉此番
把酒言欢

春来得如此妩媚
有烟雨有柳浪有如梦的山峦
前路还有什么风景吸引着你
美景美酒也难让你留下
枉费此番
花重锦官

洛带古镇

就一条小街七弯八拐,店铺飘香
象一条小河东飘西荡,人潮如浪

就一首歌谣你哼我唱,停了又起
象一阵风儿南来北往,疏了又狂

洛带飘在人们的脚下
洛带也飘在人们的手上

吸引我的不是那些大小会馆画栋雕梁
让我停下脚的是那个织锦的羌族姑娘

我还在那个手鼓店前徘徊又徘徊
听那个小伙将动听的鼓声敲往四面八方

沿青衣江而行

青衣江遇见一座座小城都穿城而过
每到一座城市,它都会留下些什么

沿途的那些痛苦的人生
照样可以过得如此快乐

一步步用脚度量它的长度
怎么也听不厌沿途的那些听不懂的歌

有人把一块河底产的黑石送给了我
我能用它来做些什么

青衣江还在不断地流
流水的方向应该就是人们追求的结果

日喀则的灯光

那些眼睛悬浮在岩层
那些光线凝固在岩层

日喀则的灯光充满神性
不是照着经书就是照着诵经者的脸

整夜整夜,灯光破碎如星
东一团西一团,撒落凡尘

日喀则的灯光
洞穿千年万年

日喀则的灯光
响彻千里万里

那些眼睛悬浮在岩层
那些光线凝固在岩层

一支七孔笛

那一年,在藏地游历,非常意外
我得到一支有点古旧的骨制七孔笛

一路上我不停地吹,吹,吹
笛声中,我总感觉有一丝呜呜的哭泣

即使欢快如丰收的锅庄
即使雄壮如嘹亮的战曲

从日喀则一直吹到纳木错
又从拉萨河边吹到黑河那曲

在离开高原的前一晚,我喝多了
夜里在一棵大树下吹出了肃杀之气

黑暗中,一个老喇嘛走向我
“年轻人,别吹了,我用这串佛珠换你的骨笛”

我俩坐了一会儿,我慢慢酒醒了
临别时,他告诉我,这是一根人骨制成的七孔笛

“几十年啦,我寻找得好苦啊!一个凶狠的人
取走了这根腿骨,杀死了我年幼的弟弟......”

蚯蚓的叫声

小时候,母亲曾告诉我
她能听到蚯蚓的叫声
有时在黄昏,有时在清晨
更多的时候是在雨前
“听,尖尖的,细若丝线
它们就在豆夹根下……”

这技能如此了得
以此来预测天气,比电台还准
我的母亲没有把这一技能传授给我
她说,全凭个人潜能,无法传授
如今她已经下到黄泉
整天只顾与蚯蚓们交流
再也无暇关心我们。从此
我们时常不知雨之将至
也不知何时会热浪滚滚
因此而影响了一半的收成

其实,那些蚯蚓仍在叫
不断地在好意提醒着人们
只怪我没有长一双母亲的耳
能听清它那细细的叫声

五月的麦地

我平伏在五月的麦地里
仔细地观察着尚未变黄的麦芒
在阳光下泛着希望的光
有汩汩声传来,显然在灌浆

一颗一颗麦粒儿要变金黄
幻想如宇宙的起点般爆响
于是在这五月的阳光下
不断地积蓄最后的力量

忽然一只麻雀飞来
两支爪子狠劲地抓稳在麦穗上
它的喙用力地啄开麦粒
将一颗原子弹吞入了胸膛

我不惋惜麦粒的丢失
惊骇地担心那颗宇宙的死亡

罂粟花

这些华贵的、艳丽的、迷人的红粉佳人
轻若蝶翅在山坡上起舞
没有歌声,只有阳光与风
她们戏弄阳光,戏弄春风
香气扑鼻,香飘千里,香动环宇
迷幻的香气蚀骨,令人梦幻般地升腾
天国如此美好,仅在一步之遥
上帝啊,你的子民种下的这些美人
如此妖艳,如此熏心
如果你闻到了她的香气
会不会也接受撒旦的诱惑
让灵魂在水面上永久地飘荡

天国的门,有一道槛
它是摄人魂魄的罂粟果垒成
一脚踏入,万劫不复

蟋 蟀

搓动,搓动,搓动
两条后股不断地搓动,振响羽翅
万籁俱寂的秋夜,唯一的呼声
来自这小小的生命

捱到天明时分,四周搜寻
两股早已搓断,弃于墙角

一直以为,只有人类的发声
才会如此艰难
原来发一虫之声
也得拼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5-20 07:01 , Processed in 0.05019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