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77|回复: 7

[原创贴诗] 爱与孤独——海子永失我爱1989 【诗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8 19: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与孤独——海子永失我爱1989 【诗剧】
爱与孤独-海子永失我爱1989 [诗剧]



  作者:诗人福地




人物表:
海子
东北一家人炒菜馆女服务员‘波兰妮’
东北一家人炒菜馆店老板‘扁平脸’
店老板娘金翠花
食客甲
食客乙
以及食客若干人





  第一幕

  时间:1988年一个暮冬的寒夜

  地点:[昌平郊区马路边上的‘东北一家人炒菜馆]

  [海子一边喝着二锅头,一边用手中的筷子击打着桌子边沿自咏自唱《诗经》《伐檀》】



  海子: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

  河水清且涟漪。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悬貆兮?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辐兮,置之河之侧兮。

  河水清且直漪。

  ……

  彼君子兮

  跌跌焉

  宕宕焉

  上下起伏

  好似波涛的翻翻滚滚

  端赖四声的巧妙呵

  芬芳出汩汩的诗意

  意象是平民

  咏唱是贵族

  意象与咏唱理应合一

  平民必须高攀贵族

  这是我的诗学原则

  也是贯穿我创作的一根红线

  譬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还有《生日颂》《四姐妹》

  《祖国或以梦为马》等等等等

  哪一首不是音节铿锵

  琅琅上口

  如饮甘露

  如餐胜飨

  那都是流淌着《诗经》的古老神韵啊





  【海子忘我得唱着,击打着手上的竹筷,突然用力过猛,一只竹筷‘啪嚓’一声弹起来老高后掉在地面上;这时服务员‘波兰妮’在侧面刚给旁边的一桌上完菜,见此情景急忙弯下腰身去捡起那只筷子;她躬身下去时,那个优美的身姿,绸裤紧绷下画出的苗条柔软的曲线,完全符合了海子一贯以来对美的孜孜追求与细腻体验;刹那间,海子情感微妙,仿佛看到一条素色的虹霓挂在了他的天空。一双眼情不自禁的就落在了‘波兰妮’微微耸起的乳房上。】



  海子:

  我不能告诉你
  我不仅爱你的灵魂
  而且要你的肉体

  在黄岛的海边
  我拾起一枚海螺
  轻轻拭去金色的细沙
  将它装入信封寄给你
  你可曾倾听那一枚海螺的叹息

  我不能告诉你
  洁白的月光菊羽毛似雪
  我只知道这一切已成往昔

  在一个晴明有微风的夜晚
  七月正年轻呵,多么欢悦的时光
  一张白白的,净净的小脸
  一堆黑而光柔的头发
  一点陌生而羞怯的笑

  一颗偶然的星子走出了暗喻
  从此挂在了我的天空

  我不能告诉你
  我不仅爱你的灵魂
  而且要你的肉体

  我只知道在月桂飘落的季节
  偶然的星子带走我的天空
  随同灿烂的七月去了
  带走一丝甜蜜的苦笑去了
  丢下我去了,冷了,而且灰了



  波兰妮:哎,老板你是不是喝多了?别再喝了。【波兰妮将拾起的筷子重新递给海子。

  海子腾地一下脸色红到了脖子根,他下意识用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角质眼镜从刚才诗画的意境中回过神来。接过竹筷一边侧脸瞅着她,笑问】

  海子:

  哦,没事没事;谢了;我没醉;姑娘,可以不可以问下你叫什么名字呢?老家哪的?

  波兰妮:【略略羞涩地冲海子抿嘴一笑】

  我叫小红,老家安庆;才刚来北京打工哩;老板你呢?

  海子:

  那我们是老乡啊,快别叫我老板啊老板什么的,叫我海子就好。呵呵;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哈哈……只是你的名字不好听,太土太俗!我给你取一个名字好吗?就叫—‘波兰妮’!对,就叫‘波兰妮’!

  波兰妮:【莞尔一笑,笑得那么明媚】为什么叫我‘波兰妮’?

  海子:

  你的明眸闪动着紫色的梦

  唤醒我回到休眠的童年记忆中

  伶俐的波兰妮;淘气的波兰妮

  你的小嘴巴真乖巧

  老天没有虚赋性情

  我岂能对你撒谎呢?

  你眼里的纯真牵引我

  令我朝快意的方向忖想

  哦,尘世天堂

  叫我殷殷地无限神往



  你知道吗?

  在所有的女孩名字里

  我更喜欢‘波兰妮’

  这名字芬芳出诗意

  每一掬每一捧沁出诗意

  比诗意还诗意许多

  诗意盎然合乎其宜

  例如英格兰

  苏格兰

  爱尔兰

  波兰

  啧啧啧

  品着

  咂着

  舔着

  吮着

  咀着

  嚼着

  余香满口

  音节浏亮

  适宜姑娘取名

  波兰妮

  波兰妮

  多么美妙的名字

  单凭这名字

  就叫我遐想翩跹

  天然地乐于亲近

  柔情汩汩滋出胸臆

  对于语言

  诗人怀有天然的敏感

  我是诗歌王子

  敏感自然愈添分量

  比敏感还敏感许多

  波兰妮;波兰妮

  我素来倾心

  爱屋及乌

  我对你重申一遍

  ——波兰妮

  真堪爱

  如花似玉风流态

  娇俏婉转款款来

  恰似我的晴雯湘云林妹妹

  还有袭人妙玉薛宝钗

  而我呢

  至高情圣

  堪比贾宝玉


[波兰妮听罢银铃一般欢笑起来,脸蛋霎时飞起一坨菲红煞是可爱。“小红,干啥吃的!眼瞎了吗?这么多客人还不赶紧干活去,你跟一个傻逼似的‘眼镜子’瞎掰活啥,啊?”柜台那边传来店老板‘扁平脸’气呼呼的大嗓子。‘波兰妮’急忙朝海子做了个苦笑的脸,说声“老乡哥哥,那我以后就叫‘波兰妮’,我喜欢!”一扭身跑去柜台后面的厨房了。海子愣愣的望着,刚才的快意像一圈圈的烟泡一样渐渐散去了。]



  海子:

  我的孤独在哪里
  我已没有孤独
  我的少女在哪里
  我已不去顾念

  想起那根美丽的枝条
  募地涌动甜蜜的回忆
  夜分解了你眼里的颜色
  你所看清的幸福就是金色的蜜蜂

  你所看清的美丽就是太阳的秘密
  太阳的野花太阳的骨骼太阳的虹
  野花不分昼夜未来阻隔呼吸
  照耀你的宝藏照耀你的肉体


  而今夜我没有野花没有母蜜蜂
  今夜我坐在叶赛林的小酒馆
  我望着酒保那张扁平的脸
  久久发呆 忍耐着 无声地沉默着

  那脸是一张挖空了填充物的脸
  那灯是一盏掏空了的空虚的灯
  一颗空虚的心 悬着
  它的背面仅仅是浩荡的荒漠

  他的前额又爆起了新的皮纹
  何去何从仿佛告诉路过的每一个人
  仿佛告诉满座的酒客 吸烟的磕烟灰
  吃火锅的搛肉吃 喝酒的斟满杯



  这个世界真荒诞啊

  一脚醒来不是从前模样

  神灵隐遁

  百鸟匿藏

  我记得睡在北海之滨

  如今眼前近似林莽

  突然听闻她远渡重洋

  心中不由惊惶悲伤

  难道犹在梦里尚未醒来

  一切都是可怖的幻像

  我为何不能将你彻底遗忘



  呵,河流总是流向远方

  云朵总喜欢四处游荡

  城市的高楼鬼斧神工

  仿佛是远古传说中

  囚禁共工的牢笼

  我曾想偕手与你

  同返那片神灵栖居的梦乡



  海子:

  【海子悲从中来将桌上的酒瓶高高举起对住自己的咽喉就灌,可酒瓶已干。他立起身来,举着手里的空酒瓶朝柜台那边的店老板晃悠着大声喊】

  ——哎,老板,我是个诗人

  我叫海子 借你这块宝地
  我要在此朗诵几首我的诗歌
  若朗诵得好 你就给个彩儿
  赏我杯酒喝 如何?
  扁平脸:

  ——酒,我有的是!但千万别在这朗诵你那破诗歌,阻我生意!懂吗,年轻人?
  【扁平脸回话的时候,嘴角下意识一撇,样子看起来神神气气,象个人物。】
  海子:

  ——哈哈!你这人忒没劲了。简直有眼无珠!你这人不懂欣赏诗歌,不理解诗歌在生命中的意义。你呀,俗人!忒没劲!只知道赚钱发财,你这方面不行,小心毁了下一代啊,哈哈……

  扁平脸:【勃然大怒】

  ——他娘的欠揍!再提那诗歌破玩艺,看老子不抽死你!
  海子:【仰天大笑】

  ——哈哈!有眼无珠!你——有——眼——无——珠!听到没?哈哈……你有眼无珠呀!……

  你斜睨着酒保
  你斜睨着酒保红鸡冠似的脸
  你斜睨着一切喝酒的人
  你斜睨着酒馆外千万盏鬼似的眼

  你归然不动



  第二幕



  地点:东北一家人炒菜馆大门口



  海子:有眼无珠!你有眼无珠!

  【海子趔趄着迈出饭馆的大门,猛地一转身冲饭馆熏黄熏黑的内部豹吼一声。】

  扁平脸:

  ——你敢再说一次?你他妈再胡说八道,留神抽死你丫的!

  【店老板气急败坏了。他厉声汹斥着,说时掀开柜台隔板,急步抢出酒馆来。老板娘金翠花见势不妙,肥胖的身子陀螺似的慌不迭疾忙滚过来,将自己丈夫的身体一把拦住;嘴里婉劝道】

  金翠华:

  行啦,行啦!别跟醉鬼一般见识。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同时,她朝海子一个劲地挥手】

  小伙子,快别说啦!你走吧!快走吧!赶紧离开这儿!这是做生意的地方,你别瞎搅和!

  海子:

  哼,有眼无珠!我偏要说:你有眼无珠!你有眼……有眼……

  【海子嘴里兀自嘟囔些醉话,同时转过身去,撒开步子,踉跄着脚儿去了。】



  食客甲:

  哎,老板,怎么啦?

  这怎么回事呀?吃霸王餐的波?这年头啥事啊!

  食客乙:

  究竟怎么一回事儿?

  为什么争吵起来?你干脆给他一嘴巴得了呗,要遇见我可没那好脾气! 我操!

  【餐桌上,顾客们纷纷停杯搁筷,冲老板递过打问的眼神。

  气呼呼地,老板将事情的始末原由讲述一遍。】

  食客甲:

  我靠!书呆子一个!书虫!脑残!

  什么玩意啊,什么破诗歌呀

  现在是什么年代?八十年代!

  一切向钱看,懂么

  钱就是命;命就是狗屎!

  管它黑猫白猫

  抓钱进腰包

  他妈的才叫好猫!

  食客乙:【撑长了脖子夹了进来。】

  对对,对极了!诗歌管屁用!

  纵然你有天大本事

  社会也不会认可你

  而是一棍子打死你

  甚至无须用棍

  对你视有若无

  将你扼杀

  就足够了

  是的

  足足地够了!

  让你在尘世受尽挫磨!



  扁平脸:【见周围人附和越发上了脾气,嗓门提高了八度,跟文革时代的挂在大枫树上敲的破铜钟似的。】



  哼哼

  无法容忍

  简直无法容忍

  实在无法容忍

  ‘眼镜子’这厮真混蛋

  比混蛋还混蛋

  混蛋得到家了

  混蛋得透顶了

  就像一个漏顶的草棚子

  总是挡不住雨水的

  他念的诗歌也是如此

  神神叨叨

  念鬼符一样

  这厮太狂太傲

  狂到悖逆的地步

  傲到妄肆的地步

  如此诋毁我们生意人

  我们做买卖的容易不?

  真是忘恩负义啊

  这厮蛮咬卵

  太咬卵

  满口喷粪

  简直猪狗不如啊

  难怪他妈的自称‘诗人’

  我他妈赏他一泡猪尿

  让他下辈子都娶不到老婆!哼哼!

  要不是让我媳妇给拦住……

  金翠华:[老板娘是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妇人,长相一团喜气。她接过话题,冲酒客们宽厚地一笑,规劝丈夫说道]

  嗐!这么个酒鬼,你跟他计较个啥呀?

  我瞧着他挺面熟的,记得他以前来我们饭馆吃过好几回,每次来他都带着位姑娘。我猜,没准他是让那位姑娘给蹬了,心里窝了把火呢!这种人,甭跟他计较!‘好鞋不踩臭狗屎’,这么个酒鬼,你跟他计较个啥呀?有啥可计较的呀?

  【在座的酒客听后都哗笑起来,于是吸烟的磕烟灰,吃火锅的搛肉吃,喝酒的斟满杯,揩汗的取纸巾,剔牙的觅牙签,大家就此话题议论纷纷:

  】



  食客甲:【打着哈哈说】

  就是,没必要和这种人计较!和和气气发大财嘛。

  金翠华:

  看他戴着眼镜,一副斯文样子,可实际上外清内浊,真真是个书呆子呢!可惜,哪个姑娘会嫁这样的一个诗人啊,活该打一辈子光棍!

  食客乙:【手指头一边伸进嘴里锡牙肉一边说】

  老板娘,你做得太对啦!这年头,大家挖空心思图发财,我们都在谈钱,谈谈票子,谈妹子,谁有闲工夫听他妈的诗朗诵呀?嗤!

  扁平脸:【脸都气得乌青了。】

  这‘眼镜子’太咬卵

  只配享受这点儿粗粮

  精粮配给过多了

  胃口就会变坏

  人就往往傲岸

  变成超级自恋

  抵达想入非非的境地

  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

  这不就是“自恋型人格障碍”

  又是什么?

  症状昭然若揭

  失败时又跳到另一极端

  蜕化成超级自卑

  情绪极度不稳

  可悲可悲!

  金翠花:

  算了,简直一个神经病!

  真叫命该如此

  的确有这号人

  不配享有更好的命运

  你不削他鬼都要削他!



  海子:

  有眼无珠!有眼无珠!

  【从远处传来海子那愤懑的吼声。】

  我说,你——有——眼——无——珠——!听——到——了——没——?



  【饭馆里的人隐隐听到这句吼嚷声,顿时哗笑声轰起,宛然一群栖息在屋檐上的燕雀骤然给轰赶,全都飞了起来。小饭馆的空气原本就是烟雾弥漫,这会儿经过一番搅扰,就更加乌烟瘴气了。突然,波兰妮斜次里从厨房那边冲了出来,两手还粘着未洗净的洗洁精泡泡,她怔怔地望了一眼刚才海子喝酒的小饭桌,慕地发现了桌子上遗留的一只英雄钢笔还有一张信笺纸;她奔过去抓起钢笔和信纸就追出饭馆。可没过一会只见她又垂头丧气地折了回来,想必没有追上海子背影。她两眼开始流泪,跟着就索性抽泣地哭了。金翠花见情形过来拉她,伸手要给波兰妮抹眼泪,不料被波兰妮挥手一叉开,一边冲金翠花,冲着满酒馆里所有的人怒吼道:“谁说他就该一辈子打光棍,我就喜欢他!等我长满二十岁我就嫁他!你们欺负好人,你们欺负……”波兰妮越发呜呜的哭出声了。柜台边的‘扁平脸’下意识撇了撇嘴唾了一句“这孩子缺心眼,宝里宝气,简直一对现世活宝。”周围的食客们又一次“哄地——”嘿嘿嘿嘿笑起来。满屋子的酒气呀烟雾呀也踮起脚后跟似的愈发腾起老高。金翠花慌不迭拽住波兰妮的一只手臂将她拖去厨房。这时食客甲捡起掉在地上的那张纸,看着那上面一行一行的墨字,一脸的愁苦样,眉头紧皱;旁边食客乙于是接过信纸念出声来】

  海子晨读

  一



  常怀遐想

  未名湖畔的翡翠鸟

  做我的新娘



  早晨

  举过秀眉递过我眼案的

  是黑巧克力方块 布丁

  还有圆实的葡萄

  一杯清凉的雨露

  一杯醇香的乳汁

  白白的乳汁 浓浓的乳汁

  就像那条遥远家乡

  群山目送下

  奔流不息的大江

  默默地淌过我

  年轻的青草地



  思想与智慧

  在那里 悄悄地凝聚

  激情与梦想

  在那里 暗暗地蓄积

  为了那一天

  席卷神州山河的宏大愿景

  化着陲天的羽翼



  是啊 我已读到

  这启蒙与进步的浪潮是不可抵挡

  我这就要扬帆起锚



  二



  一头冲出丛林的豹子

  虎视眈眈 面向起伏的山峦

  紧紧拽住太阳燃烧的鬃毛

  唆地——

  飞跃大地的边缘



  三



  十字架上庄严的灵魂

  受难三日后复活



  布满钉眼的手

  再度受孕

  生下另外两只小小的手



  在我的血液里

  长出肌肉和骨骼

第三幕

  地点:昌平郊野

  【朔风凛冽,海子迎着风禹禹前行,他穿过大马路朝零星地散着几点灯光的中国人民政法大学北京昌平分校那边走去。】



  海子:



  这茫茫雪地上只有朔风在喧囔

  伫立在黑夜的窗边把远方凝望

  你不痛苦

  只是厌恶梦想

  白天她的眼睛与嘴唇

  对你不过是泡影中的泡影

  夜晚却常常死而复生

  她的眼波闪耀如微绽的花蕾



  我的记忆避开产生意象的爱情

  跟着又被嘲笑的波浪抚弄着拨回

  哦,燃烧着一片噗噗的火焰吞噬着我

  记忆又时常如新温暖我

  我记起了一切的人
  ——当然,那其实是另一个‘我’
  另一个活着的幽灵
  甚至是那个公元前278年打水上飘走的半神
  那个我失去的柔美的黎明

  哦,失去的你
  失去的魂灵
  失去的年青
  失去的生命

  我永远失去的少女
  我永远失去的的黎明

  太阳的野花太阳的秘密
  永远失去的梦
  永远消失的回音



  永远失去的夏夜呵
  那曾是陪伴过我的黄金七月
  倘若那寸光明哪怕片刻的温存
      并许我如白色的巨鸟
      从菩提树枝梢婷婷的飞落
  ___但终究我失去了你
      失去了诗歌的元音
       失去了我的凤凰
       陪伴我的唯有竖琴的忧伤

  尔今,我不知道该失去什么,该怎样去生活
  在夜之子闭上眼睑之前
  雪仅凭着一张记忆
  从河之北找到了你
  而在夜的眼神深埋之处
  无助地闪熠着对同一颗星的思恋
  海子星,你与我相互扶持走出伤痛
  让夜不必看穿我们共享的黑洞

  远离母亲的村庄你曾忍痛
  油菜的金黄通过一条河
  又陷入另一条河,海子河
  野麦地像失色的玫瑰散乱两旁
  (我们一度谈论的五月麦地如今还在继续生长?)

  我不知道该纪念什么,怎样去生活
  风调雨顺已经不重要,重要的已经没有必要
  偶遇的已经成为至交,至交却因年岁渐渐疏远了
  最后,我还剩余什么?那火炉的力量

  还是那彻夜的荒寒
  我曾多少次唤醒过祭奠你的葬礼
  在你呼吸着平静的余波里
  听你黄钟大吕背咏中国诗歌

  在一片灰黑里消逝妥协
      逶迤着遁去
      谛听你歇斯底里的哭泣
      在那一善与一恶之间别无选择

      我不知道该纪念什么呵,怎样学会坚强歌唱
  如果爱,不要表白雨会在深夜自已掉下来
  下到街道,下到月台,下到有弹性
  的五月——你喜乐的富有韵律的田野

  只要你在时间里,在道路上
  你就是黑暗的中心
  你就是火焰的核心
  你就是天上的昂宿星
  ____你岂是一个星座?海子星  

  其实你不止一颗星星
  你是普勒德阿斯的七个女儿
  她们变成了天上的七星
      有一颗星星

(一个普勒德阿斯是特洛伊的创始人的母亲)
  在特洛伊城被木马攻陷后悲痛万分
  它永远的消失了,消失了
  被抬进埋葬诗歌尸体的众神之山

  如果爱,不要表白雨会在深夜自已坠下来
  我不知道该纪念什么,怎样歌唱诗歌
  我会长久的凝视天边变幻的云彩
  它聚了又散开,像彗星的流云追逐你

  仿佛金色的麦穗不停摇摆
     上下摇摆,倾情地将我尸体覆盖
  如果你在;如果有一天
  请相信那些未曾被你亲手抚摸的
  ——其实一次我也没有错过
  哦,今夜霞光万道但你永不复来


  今夜有雪,但你会记得我,海子河
  今夜我要歌唱你!你岂是一颗星座
  你就要点亮中国的红灯笼
  点亮五月的麦地

  ——中国诗歌!


第四幕

  地点:教工宿舍楼

  海子:【就这样,海子一路囔囔着,满腹骚怨地回到自己所在单位的教工宿舍楼。仿佛想把整幢楼的入睡者全都喊醒,海子拼尽全力又吼嚷了一声】

  有——眼——无——珠——!

  【声音启动了楼道电灯的声控装置,霎时间电灯全都亮了,从楼下直到楼上。回音在整个楼道里嗡嗡作响,片刻之后,复归于死寂。】

  海子:

  我的疾痛在哪里
  我已没有疾痛
  你的恋人在哪里
  你已不去眷顾

  那幸福的疾痛和疾痛的幸福
  那快活的疾痛和疾痛的快活
  就像此刻你推开的门
  就像此时你关上的窗
  就像你手中端起的杯子
  就像这杯中幸福的时光

  它们一个是分离
  它们一个是紧闭
  它们一个扶着你轻轻坐下
  它们一个亲切地自己问自己

  而门是更亲切一些
  亲切得象是满了屋子的宁静
  宁静得像一座干干净净的坟墓
  坟墓安静得多像一个孤独的海子

  望着那根曾经美丽的枝条
  ——她尔今安坐墙上
  冲你浅浅的笑
  【海子用带血丝的眼睛四下扫视着自己熟悉的房间:靠西墙立着一排三个装满书的书橱,其中中间书橱的玻璃上,贴着一张凡高油画《罗纳河的星月夜》的印刷品;西墙立着一个小书柜,书柜旁的白色粉墙上,挂着一张装在像框里的照片,一位青春靓丽的少女,冲他微笑着】

  海子:

  少女

  一根伐自上帝

  美丽的枝条

  【海子喃喃自语。心头蓦地涌起一股甜蜜的柔情,他死死得注目墙上的照片】

  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
  我有三种幸福:诗歌。王位。太阳


  在城市喧嚣的海面

  你无法知道渔人的去处

  在春天沙沙的森林

  你无法分辨绵蛮的花蕊

  为谁轻吐


  在清晨闪光的露水抑或彩虹的花丛

  你无法找寻昨夜星辰

  呼喊的细雨

  在黄金的七月漂过暮色的黄昏  
  你再也吻不到少女初恋的温存  

  金色的雨早已成熟金黄的谷子

  白色的雨偏偏敲打黝黑的枝干

  画你千遍万遍何以栩栩如生

  但何以画不出你劈伤我一生的那把利刃?

  【舞台的右侧一片温煦的光影出现,现出一间教室的轮廓,其中海子初恋情人B的倩影栩栩浮现。短发,大眼,北方姑娘特喜欢的三口百惠的着装白衬衫与黑短裙;那一天在海子的美学课堂上,海子向同学们提问:你们喜欢哪位诗人?同学们七嘴八舌报上自己喜爱的名字,冰心、徐志摩、泰戈尔、聂努达、莎士比亚……轮到少女B了,只见她迎着海子热切的目光站起,缓缓说:‘我喜欢海子的诗歌。’教室先是一片寂静继而一片哗哗的掌声响起。】
  活在珍贵的人间

  泥土高溅

  扑打面颊

  活在珍贵的人间

  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



  我的野花在哪里
  我已没有苦痛
  我的苦痛在哪里
  我已不去眷顾  
  在你的青春无悔里
  在你的哭天哭地里
  在挪亚方舟那上天降下的洪水里
  在你苦咸苦咸的泪水里



  这城里

  有我的一份工资

  有我的一份水

  这城里

  我爱着一个人

  我爱着两只手

  我爱着十只小鱼

  跳进我的头发

  我最爱煮熟的麦子

  谁在这城里快活地走着

  我就爱谁



  【远远的黑夜里仿佛传来夜行货柜车一阵急刹车的嘶鸣,终于驱逐了舞台右侧那一片温煦的光亮。周遭一切顿时跌入日光灯下。海子慢慢转过视线环扫了一圈自己的卧室;像在找寻什么;只见靠窗户的那张书桌显得较为零乱:一瓶喝剩的二锅头,一小袋涪陵榨菜,一堆诗稿,一叠书信和几本平装诗集:《恶之花》、《叶赛林诗选》、《马雅可夫斯基诗选》……再有,桌上赫然摆放着一个玻璃杯。】

  海子:

  ——啊,杯子!

  我摸黑坐下 询问自己

  杯中幸福的阳光如今何在?



  仿佛去到山谷那边远足
  行走在溪流和林木
      还有开满鲜花的小径
      总想靠近你的身旁
  坐下

  可总是每每错过


  记忆中的良辰
      内心的花烛夜
  我与你对坐着
       那许多赏心悦目的图画
       那景色,我多么想
       从那天然的源泉中涌出你的美丽


  记忆丝毫没有灰尘
       温故让我一次次刺痛
      且宁静地付出


  闪光的酒变幻昨夜的沙粒
  桃树早已花开二度
  迸裂的山是你转身的背影

  破碎的是杯中的笑语

  沉默下去吧,沉入忘川
  就这样尘封一段美丽
  如果我还能管束自己
  永不褪色那青涩的回忆

  从此你是你
  我是我自己
  又何苦如此纠结
  如此自责

  只是太阳出来
  一阵悸悸的疼
  一阵楚楚的痛
  远远从天边拂来

  杯中的诗人啊
      杯中的幸福
  捆在一起
      自己抽打自己


      难道那为爱与孤独的只有痛苦?

  倘若爱对于我只有甜蜜的付出

  【海子踉踉跄跄地抢步走了过去。用颤抖的手抚摸杯子,深情地抚摸着。杯中空空如也,连一滴水也没有剩下。他将杯子凑到自己嘴唇边儿,闭上眼睛,做了个一饮而尽的动作,然后,探出舌头舔了舔爆起干皮儿的嘴唇。啊,这杯爱情的蜜水!啊,这杯生活的苦酒!

  张开眼,海子笑了一声,凄惨地笑了一声。接着,他猛地地举起杯子,朝墙壁上挂着的那个像框奋力一掷。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杯子和像框玻璃都碎裂了,接着听到几声零星的玻璃坠地的声响。像框里,少女脸颊上出现一个明显的凹痕,美丽的枝条倾刻化为一漪一漪的梦影漠然逝去。
  他扯开嘶哑的嗓音爆吼一声】

  海子:

  ——你——有——眼——无——珠——啊!



  【背景音乐雄浑且悲壮地响起……全剧终】







  2019年4月19日 16:53分修订



 楼主| 发表于 2019-4-21 20: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黛玉弹琴

  作者:诗人福地

  你不忍打开血腥的笼子
  去祈求赞美

  你不忍碰翻那瓶墨水
  去紧贴那朵心肺

  你的影在琴上颤抖
  剧烈的犬吠敲紧我的心扉

  秘密的语言就这样开启了白昼
  梦幻在浮满异香的枝叶上溜走

  一缕缕轻烟似乳燕
  只是一轮包在纸里的月圆

  听,空空的是弦上奔跑的疾风
  怯怯的是罗裙下潺潺的羞红

  你一遍又一遍地吟咏呵,妹妹
  爱是魔咒,你不要墓碑,你要沉吟着突围



  201904021-1:28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19: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4-21 20:56
黛玉弹琴

  作者:诗人福地

当年基督入世
  也在这阳光下长大
  ————海子
 楼主| 发表于 2019-4-24 01: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4-23 19:15
当年基督入世
  也在这阳光下长大
  ————海子

贾宝玉坐在太平洋上读《福音书》
  作者:诗人福地

  如果不是因为时辰不好
  我记得自己来自一个更美好的地方
  ——海子

  世界摇撼的风
  无法使江河倒流
  照耀星辰的光
  不能将青涩挽留

  在迷失的神话里
  太阳精确地坐标你心的轨迹
  那太平洋上奔跑着血色光芒
  照见一个处子旷世的美丽

  美丽的何曾不是枉然的

  呵,呼啸而过的是美丽的枉然
  呼啸而过的是美丽的救赎
  天地都要废去吗?
  你我总要合而为一

  嘶哑的教堂干咳着钟声
  落日的荧石迸射长长的火舌
  颠倒的世界可以郎朗乾坤
  而我们的花园窒息在荒草中

  我听见呼鸣的飞雁拍打柔软的风

  未曾过去这世代诸多的苦痛
  千里云峰;秦淮悠悠
  有一种燃烧的声音
  该见证何处?

  ——我与你总要合而为一

  坐在太平洋上
  宇宙的风抱不紧你往昔的音容
  我捧着你的肉体
  像读着厚厚的《福音书》

  为我舍的,也是纪念你的

  呵,玛丽亚!
  未婚先孕的处子
  你为我们建了一座宁静的地狱
  难道是为了对抗绝望的天堂

  坐在太平洋上
  贾宝玉读着《福音书》
  想起遥远的那一日
  澄碧辉煌的金陵城上
  有一朵祥云降临




  2019年4月24日-0:29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4-28 00: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4-24 01:08
贾宝玉坐在太平洋上读《福音书》
  作者:诗人福地

回音————为了忘却的纪念
  作者:诗人福地



  一身诗意千寻瀑

  人间万古四月天

  ———金岳霖



  青青的麦地漫无边际

  芬芳的和风永不停息

  掀动你的长发和衣襟

  有只四月的小鸟在你体内哭泣



  记得

  你问黑夜

  那句话———



  如今我骑着红色的牧马

  怀抱黑夜奔赴而来

  你可谛听到痛苦的山谷

  蹴踏千年的回音



  你问黑夜

  那句话———



  如今我骑着天国的星星

  怀抱美丽的骸骨奔赴而来

  你可谛听到稠密的弦子

  攀动夜空的喃呢



  哦,我爱;你问黑夜要回

  那句话吧———

  你仍得相信

  有那回音



  是那个多雾的伦敦

  是那个澎湃的早晨

  是那个东方的黑发女孩

  (穿着海军毛呢短裙的女孩)

  是那朵黯淡的朱唇呵

  愉快地为你打开天晴



  她的名字就是刻在你心碑上的三字

  ———林薇因



  一双深潭的眼睛

  清澈如许

  她要你的目光像花瓣一样

  将她裹紧, 裹紧





  这一次我要牢牢把你拽紧,我爱

  谁也甭想解开

  闪熠在星光朵朵里的奥秘

  谁也甭想闯进

  这座云朵砌建的祭台



  我爱,你问黑夜要回

  那句话吧———

  你仍得相信

  有那回音,回音……







  2019年4月28日-0:34分修订
 楼主| 发表于 2019-4-28 23: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4-28 00:48
回音————为了忘却的纪念
  作者:诗人福地

史湘云
  作者:诗人福地


  一

  抛开那些浪漫叶子下的隐喻与
  暗示
  红楼梦 炼狱的征象

  或更像是一场盛大的行为艺术

  凝脂似的美人鱼儿
  剥落一层又一层银色的鱼鳞
  赤身裸体

  自己关进蜂窝状的笼子里

  这个早晨醒来
  眼前迷雾重重

  如花的美眷
  爆发了无因的反抗
  冲着黑熊熊的大森林

  ——“放我出去!”

  二

  是啊,秋风沉醉
  那些逝去的韶光遥不可追

  那些骑着斑豹的洛神走了
  那些驾着彩云的花仙飞了
  那些敲着木鱼的和尚跑了
  那些吟诗作赋的秀才溜了
  那些夜夜笙歌的戏子散了

  那些你看也看不见的荣华
  挖个鼠洞钻了

  那些你想也不敢想的富贵
  掉地上——
  “吧唧” 摔了

  怡红院 当年我遛鸟的梧桐树
  也老了

  叶片又黑又潮
  掉满湿湿的一地

  地上的人 凝神淡定

  二

  说什么爱可爱;非常爱
  道什么情可情;非常情
  叹什么花非花;情不情

  堪恨漫天云
  西风一吹
  都
  散了

  三

  现在,令我伤心的是
  在这块闪亮的史前大青石上
  曾经有个姑娘香梦沉酣

  而我们不过是一群可怜见的小蜜蜂
  在她长满秋牡丹的裙子上
  徒然地嘤嘤嗡嗡

  我们没有艳福
  可我们大饱眼福

  现在她的憨态依然可掬
  你看她一头青丝铺展于石块上
  像情慵慵的湖波轻砥澎湃的潮岸

  你看她两只雪白的膀子
  像祭台上白银的蜡烛
  在火树银花的夜晚喜极而泣

  于是,你看得清她手腕黄灿灿的是金镯子
  于是,你闻一闻她的呼吸是酒香扑鼻子

  于是,你猜一猜她的口中念念有词:
  什么‘泉香酒冽……醉扶归’
  什么‘宜会亲友’……再吟一首’

  四

  此刻,一个空心的稻草人风中淡定

  史湘云犹在灼热的风景中
  倚着一支白海棠睡了

  许多年过去了

  她终于为她暗恋的意中人解下了
  金麒麟
  也曾寄托自己美满的姻缘与恋情
  也曾标致着一个东方美人的淳朴与贞静

  而她的结局照例
  判词中已然命定:

  厮配得才貌仙郎
  ——指的是花花公子卫若兰
  终究是云散高唐;水凅湘江
  ——说的是夕阳西下,终身守寡

  五

  尔今,下一个幸福的时刻或许就要到来
  陶醉于过去的黎明牛乳一样洗亮我的眼睛
  让我得于再一次看清那迷离的风景

  哦,史湘云
  红楼梦里的一朵奇葩

  是谁在追忆你陷入这百年的孤独
  错误的以为宝钗死后你我终将结为夫妇

  陶醉于你不让须眉的风度
  其时
  我浑然忘却你庐山的真面目

  现在芍药圃的芍药花不知是红的,还是白的

  再过一个秋菊的季节我兴许回家
  定然看见你隔着薄薄的软烟纱
  静静的沐浴

  你的乳房像两朵尖尖的激情的浪花




  2019年4月28日-23:21分修订
 楼主| 发表于 2019-5-6 00: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4-28 23:46
史湘云
  作者:诗人福地

塞外

  作者:诗人福地

  高高的炊烟落了下来
  落下
  不为什么
  风吹响山谷

  在野蛮的浴血后
  倔强的云彩是不是还在徘徊
  山那边走失的炊烟
  应该已经归来

  于是画卷之外
  那久违的盛唐之音
  迎面扑来
  一种信念被再度点燃

  那是一种至亲的血脉呵
  耳旁温暖的汽笛蠢蠢欲动
  累累的是时光抽打的伤痕
  模糊的只是相近的容颜

  于是你与塞外的名字混在一起
  融入一种姓氏和方言
  于是黄河岸边 贺兰山脉
  宁静的村落 斜阳的土坡
  透着泥土的芳香
  迎面扑来

  站在红红的沙丘上
  远远眺望
  亲切的影像
  越来越清晰
  也越来越嘹亮

  这是每一天你走在公主坟地下铁的石阶上
  每每会看到的执拗的景象
  古老的夯土墙上
  梨花盛开

  前面是绵绵的山峰
  后面是黄黄的大河
  穿过浩瀚的腾格里沙漠
  就像牧羊人民谣中所唱的歌

  风吹遍了山谷
  吹遍了牛羊和骆驼
  吹醒了不远万里而来的马克.波罗
  吹醒了我一次次魂牵梦绕的我的中国



  2019年5月6日-0:30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5-12 01: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5-6 00:58
塞外

  作者:诗人福地

尤三姐烈女传

  作者:诗人福地



  草原上的一滴泪

  汇集了所有的愤怒和屈辱

  ————海子



  你越想他,他越像一个忧郁的天神

  冷峻的五官,不愧是白面郎君

  你越想他,越想深入他巍峨的内心

  越想追逐他周身的血液一同共鸣



  你在二月的和风中采集生命

  你只想把天空的清新赠予他

  让他感觉山水的欢乐和激情

  让他感觉你翩翩的相思薄如蝉翼



  丰盈的烛火在你胸腔爆裂

  献出你的贞洁

  也赎回自己的罪孽

  燃烧的爱火不忍熄灭



  呵,柳郎!告诉你这样一个寂寞的比喻

  月有阴晴圆缺,坚信有一天守着你

  你听宿鸟归林,仿佛情侣甜蜜唏嘘

  可觉察风中陌生的喃呢是谁满怀憧憬



  唉,揉碎的桃花终归撒落一地

  世人皆浊,岂能抵御

  ‘还给你的定礼!’也要还我的炽情’

  除了以死明志,那不可忍受的雷霆



  ———‘还给你的定礼!’———‘还给你的定礼!’

  锋利的血痕;凌丽的花朵

  一轮冷月射出凝睇,恰似狂野的烈火

  燃烧一季







  2019年5月12日-1:04分修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5-20 06:47 , Processed in 0.06544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