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964|回复: 26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大象席地而坐.四重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4 12: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诗人福地 于 2019-2-19 18:42 编辑

大象席地而坐.四重奏
  作者:诗人福地

  一,大象席地而坐

  你看周围所有人都活着
  .在遥远的满洲里
  有一头大象席地而坐

  灰是一种皮肤色彩
  灰是一种骨头格调
  灰是一种姿态
  灰是一种表白

  灰是一拳打进空气
  大象的爪一脚踏进泥灰里
  ——拔不出来

  你使劲拔
  你咬牙拔
  你怒发冲冠拔
  你仰天长啸 拔呀
  ——但你就是拔不出

  灰是一拳砸进棉花里

  你再环看四周生硬的灰色里
  所有人个个活着
  有一头大象席地而坐 在遥远的满洲里

  二,清洁

  没有人明白过去的你是怎么存在
  没有人明白现在的你该如何表白

  巴黎的天空一片灰白
  灰成一场劫难
  灰变得难于抵挡
  灰成了满目荒凉
  灰透出淡淡忧伤

  只有你的身影在倘佯
  在巴黎的街头、书报亭、咖啡馆、地下铁

  一条红色的围巾被落叶劈断
  散着芬芳 在风中激荡

  如果今晚写诗
  我一定把字的皮削掉
  把核吐出
  今晚的夜空夺目欲出 如你的泪珠

  如果今晚写你
  我定要绘出你清洁的模样

  三,亲密

  一弯腰的功夫孤独就猛长

  有时从一地抵达另一地很容易
  但早晨这堵墙的两面确遥不可及

  我们是两匹瘦瘦的狮子
  除了在每个周三的上午
  缩在笼子里交配
  一切显然徒劳白废

  一阵消防车的嘶鸣刺破
  伦敦的街头睁开湿热的被窝
  你陌生的敲门 就这样
  进来

  外面的洒水车渐歇
  街头依旧灰得黑不溜秋
  灰得没心没肺
  灰得死不改悔
  灰得彻头彻尾
  灰得如此虚伪
  灰得如此狼狈

  然后你将两耳乳房注满热水
  又陌生的  离开

  只有笼子里的两团火还在撕咬
  在尖吠 在咆哮 在嚎叫
  在盘旋 在缠绕 在攀援
  在迂回 在飞溅 在迸碎

  亲密吻过你我发凉的脸颊之后小心隐匿
  让我们相互依偎 又一层一层打开
  然后堆积 再温暖着散开
  如春天的花瓣一样纵情表白

  亲密摇我们在日光里睡下

  今夜霞光万道
  今夜我们要从月光下醒来





  四,赤桥下的暖流

  虹桥屋瓦
  外面风景如画
  赤桥下的暖流
  涓涓细流
  开进我的血液肆意奔跑
  象一匹温暖的奶牛


  于2019年2月14日深夜

 楼主| 发表于 2019-2-23 01: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星空
  作者:诗人福地

  怎么,年轻人,你又带了些鲜花来到我的墓前
  当晚风吹来远方
  我似从寒冬缓缓醒来
  感觉到你踏雪而来的温暖

  麦田,太阳,橄榄园
  星空,丝柏,向日葵
  阿尔的吊桥和教堂……
  一切历历在目,罗纳河的星空下闪现着那么多的美好
  容纳了往昔
  也怀抱着今朝

  让我感觉自己就是天地间最美丽的一个旋涡
  ———但也许只是你们的背影,年轻人
  谢谢你们又捎来鲜花种在我的墓前
  倘若你们愿意
  我也会轻哼一段勃拉姆斯的舞曲

  在星辰之上

  201902021-晚


 楼主| 发表于 2019-2-24 13: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你每一次拥抱都像做爱
  作者:诗人福地




  仰视来去不定的云朵
  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将你看清
  ——海子


  天涯之旅


  这样安静挺好。没有月光


  总有时候,独坐西亭
  一个人直等到天放亮,而等
  往往是不等,什么值得我们去等呢


  这样安静挺好。没有月光
  可以试着找找走过的天涯,骑过的白马
  悄悄地把花朵插在春天吧


  风静下来,然后还不够
  我想砍倒遍野的竹,把话说个通透
  算了吧,该说的只说


  一次
  未出口的就不要再说
  留这里的,请你们照顾好秋风


  樱花


  樱花开过,不说无期


  冬,蹑着足
  比预计走的更轻快。然而你更像
  断了流的水,令我焦急三秋


  亲爱的,知道吗?倘若我们的秋
  关上了。那么我会跟上风,学习柳
  摇晃几下。然后,诗


  就搁下吧,而你却不准
  于是,你我将在纷杂的花丛中
  永保水的灵秀和恬静


  在失火的樱树林,我将约会自已
  把最盛的花期留给你,而它只属于你
  不管以后我先花飞或花灭,什么人都可以


  爱上你再逃离,唯独它将说不




  无言独上


  你一再问我为什么
  每天会在这里,翻翻几本
  旧的不能再旧的书


  稍等一会儿,仍然有轮弯月
  贯穿云层,其实我更想念星星


  如果起风我也不走
  就让头发根根吹拂,最好
  像心事一样暴动


  如果风再大一些儿
  我可以什么都不想。把窗户关上
  一个人背过脸。揉揉眼睛






  我不想说


  小河向东,你却背对窗


  时而纠结,时而走老路。静悄悄的泪流满目


  为什么就不给自已回头的理由
  你说所有的花朵
  都暗藏无限的杀机
  他们把花影,扔到路中
  
  之后你再说河流,野鸭再斜卧水面上
  至于无家可归的几乎偏向流动的事物
  比如流云,比如流水,比如流产
  再比如这些流行。如今到了这一步


  金秋的枯叶不就仿佛从心的根部颤抖


  一枚向往春天的草籽,突然丧生




  那一刻遇见光


  遇见光!你去过的北城
  有几分孤独,落下的风霜
  也不一样。你说沿着光
  总能找到路的出口


  因为你爱着,还能感受疼
  那一片迷人的乱草丛
  若再走一步
  能够看到第二步


  那一刻遇见光
  就相当满足
  每个处于旅途的年青人呵
  爱得步履薄冰


  当年不提苍老,如今
  已不再回避
  越动人的为何我越躲避
  遇见光!我庆幸




  梦回春天


  恍惚回到春天。
  万物俱生,草盛鸟也鸣,然而云彩
  却从漯河开始转厚。草
  顺着风,起落于蓬勃的田野中


  你和我,便有了恰当的弧度


  假如有来生
  我请求,这样和你一起走
  或者有可能进入春天的内部
  所有的爱,与等候


  在此地看的分外清楚


  对于永远,没有
  对于时间,称呼它混蛋
  而我们为了什么,偏偏
  面向大海沉重的铠甲
       去召唤一片怎样的灰白

    时光在缓慢得鼓胀
    镀剃的黑刀削出一层一层美丽的鳞片

   
 月圆的时候再说





写作于2016年2月13日         修订于2019年1.27日午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2-27 01: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2-23 01:00
星空
  作者:诗人福地

失乐园
作者:诗人福地


我安于死亡  等待邂逅


会有那个温暖的时刻
冬瀑飞流直下
我正想凝神画画
是你,突然转身回眸  一刹那


白色和服  松开紫红的衣带
一树梅花 枝丫交错 纷纷落下
自你的胸前与裙摆
还有你娇小的乳突激起蔚蓝的浪花


我多么安于死亡  等待一场美丽的邂逅


会有那个温馨的时刻
大雨浇白了灰暗的道路
我们俩一个变成墨水一个变成泪水
合在一起流淌
把痴情的世界纵情描绘


许多年过后,为了这些回忆的光辉
你曾是那样被温柔地掠走的
我的心灵  我的肉体
就好像漫天飘飞的雪花
与你绞在一起于凋零的大地肆意挥洒


哦,许多年过后,我正迎候一场致命的邂逅


因你说过你从不接受什么是‘被迫’
也无从谈起什么是‘诱惑’
失乐园!抛掉一切 终将赢得死亡
你说过纯洁其实是火光
必将焚烧一切人世的荒凉


                                         201902026日   凌晨1:44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19: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2-27 01:23
失乐园作者:诗人福地

我安于死亡  等待邂逅

向杜甫致敬
  ——观赵无极同题画《Hommmage(向杜甫致敬)》
  作者:诗人福地

  看到杜甫
  就想起去年的第一场霜降
  微微颤栗的空气仿佛触手可及
  站台上纷纷扬扬的不是雪花
  尽是烟灰和纸屑
  间或那匹晚点的夜行火车
  睁一阵眼睛又歇斯底里叫唤一声

  杜甫,我看到你弓着背
  像一把弯曲的禾镰
  杜甫,我看见你耷拉着脸
  像一块潮湿的泥土
  杜甫,你的胡子全白了
  杜甫,你还背着那个梦的包袱
  又要流放到何处?

  杜甫,你独自一人站在小站的月台上
  多像天底下一切值得悲悯的事物

  看到杜甫
  我想起公元759年那个开往成都的小站
  我想起那一年下的第一场霜降
  该不会仅仅只是偶然的路过
  就撕碎了他多年哽在喉间的秋风歌
  也捎走了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美好嘱托




  201902029-凌晨1:34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16: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霸王别姬
  作者:诗人福地


  把杯中的酒倒进眼眶
  谁说入戏容易出戏难
  谁说不疯魔不成活
  难就难在这世上没有真正的情和义

  ——“差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爱与抗争就像孪生的兄弟汇入你的血液
  你不再期望霸王犹在,骓不逝,只闻四面楚歌声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一束锥光打了下来
  照得昔日的霸王有些摇晃有些慌张
  有些颓唐;有些发白
  霸王不是真霸王,而虞姬是永远的虞姬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唯有错误的美丽才有惊心动魄的演绎
  谁说这世上没有血抒的情义
  谁说这世上没有最初的约定

  一束锥光打了下来
  照得今日的虞姬散射光芒
  或许从容就是最大的赞美呐喊一声‘你别走’
  才算得上‘从一而终’死而无悔

  一束锥光打了下来
  照得十一年后的霸王与虞姬
  有太多彷徨
  有太多虚妄

  这世上唯有残缺才最接近完美
  但凭‘风华绝代’
  足于改写什么是国粹
  什么才够得上永恒的美


  20190304日午 15:11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00: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3-3 16:46
霸王别姬
  作者:诗人福地

屋顶上的小提琴
  作者:诗人福地

  每当我走进暗夜的边缘
  就能看到一束火红的麦秸
  月光清澈如许
  月光泻在大地

  月光让我每一步脚下仿佛都有低沉的琴音
  一段回忆
  只好停在枫桥的那一边
  你的倩影与麦秸一起摇曳

  风吹过麦秸
  有一阵喧哗
  有一阵律动
  风吹过爱情
  有一阵忧郁
  有一阵美丽

  春天是屋顶上的小提琴
  无论我走在多么泥泞的路上
  总有麦秸的影子如同火把照耀脚下
  为我奏鸣一曲难于愈合的命运

  风吹过麦秸
  风吹过火把
  风吹过屋顶的小提琴
  今夜,风注满我心中读你残酷的回忆

  20190308-23:53
 楼主| 发表于 2019-3-13 02: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3-9 00:05
屋顶上的小提琴
  作者:诗人福地

泰坦尼克号
  作者:诗人福地


  大西洋上的夜空永远恬静
  永远安然
  月亮静静地悬照苍穹
  看着万物生 看着万物朽

  你知道吗?亲爱的露丝
  我每晚都在眺望星空
  万千星辰中寻觅你的芳踪

  一颗蓝色的海洋之心
  彗星的火焰划破天幕
  它在我的眼中如此持久
  闪耀光辉 海洋之心
  让我虚幻得以为我如此真实地活着

  活在你温暖的身体里
  活在你胭脂一样红红的乳上
  活在你像鳟鱼一样游弋的唇间
  活在你的心扉让我成为一个生动的幻影

  你知道吗?亲爱的露丝
  面对覆盖我周遭冰冷的雪水
  年复一年 日复一日地浇铸
  使我变成一只可怜的寄居蟹
  雪水压迫着我 厚厚的壳
  哦,爱在紧紧拥抱我
  其实我生下来就知道,亲爱的

  爱神与死神从来都是一起共舞
  悲剧总是伴随着落幕
  而眼泪每一滴都是新鲜的

  我将永远珍藏起那一晚风暴的模型
  泰坦尼克号请不要为我的命运哭泣
  我是那么乐意为这个软弱的世界树立一道丰碑
  如今我躺倒在斑斓的珊瑚花上,忘掉
  曾经遭受的长久的磨难,让爱情浮现
  在星光的映衬下让我闭上眼
  再一次爱上你,爱上我幻影中的幻影

  亲爱的露丝,多少零星的生命无时不在溟灭
  唯有我们的爱情犹如仇恨死亡的蝴蝶
  忘记了自己化蛹成茧的条条经历
  正披露出一道贯穿永恒的记忆
  是那样的清晰 那样的美丽




  201903012-晚1:22




 楼主| 发表于 2019-3-18 00: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3-13 02:02
泰坦尼克号
  作者:诗人福地

阳光灿烂的日子
没有遗迹,一切都被剥夺得干干净净。
              ——王朔



纤美的风暴转瞬即逝了
世界在你琴弦之上
冬日的挽歌芬芳而又缄默
枯干的树木益发难于分辨
仿佛癌症的晚期

来自树叶的慰藉总是让人平静
但为何每到沐浴阳光之处
毁灭也接踵而至?

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
又一次在眼前集合
发散着思绪的气味
此起彼伏

也许那些裸露的树干
就是岁月的灵魂吧
它们习惯于消极的方式呈现
打开自己,也嘲弄自己

曾经的岁月也曾简洁地破晓
彰显自我喜欢黑暗的偏好
老莫的餐厅响彻公社的锣鼓
黑芽一口气长出了海军大院的歪脖树
而手指头的的确确含在红太阳的嘴巴里

是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凯旋在子夜
填充你身体所有的洞孔
魔鬼音程,三个裸露的情人
也完成了人生全部的隐喻
阳光灿烂的日子多么像你这样一个诗人
梦想着飞鸽传书
披挂好自己的肺腑
从人世上所有的词语间缓慢退却

阳光灿烂的日子
你究竟存储着多少张
待冲洗的底片啊


蓝天下滑过浏亮的鸽哨
你看见婀娜优雅得飞着
像早晨的风暴
像末日狂奔的一列火车




                                       2019年3.17日-11:54



 楼主| 发表于 2019-4-6 12: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廊桥遗梦
  作者:诗人福地

  鼓动的白帆平展在海面上
  四天可否承载一生的重量
  弗兰西斯卡,美丽的意大利
  唯你,我期待的人鱼
  游进我的诗集

  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
  那座廊桥早已存在了
  并望着你穿上德梅因新买的裙
  香汗淋漓。哦,弗兰西斯卡,美丽的图画
  那一瞬间你楔入我的余生,也镶嵌在来世里

  或许你想告诉我一个寂寞的比喻
  我确感到被某种轮回的轻盈庚续
  共舞真爱的寂寞人生不是崩成碎末
  陌生而久违的呢喃应和着万千唏嘘
  哦,弗兰西斯卡,你涕泪盈盈
  衣阿华不是你的家,跟我走吧,去浪迹天涯

  确切的爱,我只能说一次,一生只有一次
  也许罗斯曼特桥早已腾空了自己的五脏六腑
  以便容纳我们俩最芬芳的四季,让我们深入彼此
  越来越走进自己……




  20190406-2:0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0 12:04 , Processed in 0.06538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