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96|回复: 4

[原创贴诗] 今日大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2 08: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抵达》

我写了那么多诗歌
没有一首成功的
从此我知道
抵达的彼岸是虚无的

心有归属
却并不代表你拥有
而惶惶的爱情
则充满世上的悲喜

沙翁笔下有关的爱N种
唯美的丑陋的
天人合一
而难以顺从的………

总让人心驰神往
其实都是一片空白
好的故事将永垂不朽
不好的故事将与你的名声,过往如烟




《村庄》

  一条小河宛结着江南的村庄
  一棵老树驻守了几百年的村庄
  哦,我多喜欢你过去的样子
  白云浩荡,牛羊悠悠

  哦,我也喜欢你在我三十岁的样子
  春风万里,人世妩媚
  如一朵燃烧,高举的年华


  现在,我也喜欢你为我精心打造的样子
  充足的阳光,雨水
  把一只迷失的马匹带回家


  《我爱你,黄土地》

  这块充满了生命气息的土地
  这块被春天的铧犁至少翻过了两三遍的土地

  我爱你,这亘古的黄色,永恒的光芒
  你供养我们祖祖辈辈以歌唱
  以日月,星辰环绕
  你埋我们祖祖辈辈在胸膛
  以温暖,草木之柔美

  《山居》

  他是从山里来的人
  用木棒当着扁担,挑着野鸡,野兔
  半筐板栗

  他坐拖土车下来,去菜市场
  茫然迷失了方向
  城市里不比小镇上,一条街走到头
  没有城管,没有围栏,没有红绿灯
  没有解放西路,东风南路这样的地名

  过了七弯八拐。后来他要撒尿了
  他瞧了瞧前后左右,满大街的车辆,行人
  憋得他满脸通红
  而他肩上挑着的野鸡,野兔早已经是要死不活的
  随他在街上颠簸着


  《树的日记》

  斜对面的一棵水杉树死了
  被人活活地剥皮而死
  连同它二十多个阴凉的夏季
  七千多个秘密的早晨和黄昏,一起消失了

  为此我费了很长时间
  才找到那个剥落树皮的凶手【原来是斜对面的老板】
  他精明的小眼睛半眯缝着辩解着
  说这棵树越长越高大了,严重挡住了他店子里的生意,甚至风水
  平时,他难缠的样子连黄蜂都不敢蜇他
  我还能说些什么好呢?

  倒是后来来了两个环卫工人,他们用了大半天力气
  才把它锯断
  当他们把它运走的时候,我听到他们低沉的声音极其愤怒地骂道
  天气越来越热,明年老天爷保证热死那个剥树的杂种



  《河边》

  到了冬季
  即使光秃秃的无名的河边
  也会飘来越来越多的落叶
  也会飘来越来越多的雪
  即使你的思维迟钝,想象力匮乏
  但你看,那越来越窄的河边
  那整个像鹅颈般曲折而僵直的河边
  落叶和积雪就是一对孪生姊妹
  它们失散了春天
  如今又将亲密地拥抱在一起








《霜降》

  河岸的草黄了,河面的风低了,水底露出了鱼
  可谁都没有留下来

  离开的那天,也是荒草满径
  现在又是这样的季节

  风吹了一个轮回,月圆月缺了一个轮回
  但我不能真的确切,我还是不是像往常一样爱你
  像爱我们的村庄那样,爱得饱经沧桑

  可我肯定的是,一定有一片叶子落下的重量
  一颗露珠的晶莹
  会深深地砸疼了我们又剔透了我们内心的忧伤

  《小雪》

  那时候要画的雪人太多
  梦里总是画不完

  过了正月十五后
  月亮就成了一座黄昏里古老的桥
  我们坐在上面讲的故事
  又被春天的焰火
  交换

  我们脱下厚厚的毛衣和棉袄
  听鸟鸣和豆荚花
  在雨中盛开

  广袤的原野里
  吐着温暖而神秘的气息

  《大雪》

  在这葭月里
  发呆的人和路过的人一样
  近而未近,远而未远

  你随手拔弄一下
  都是些冻得通红的指头
  和燃烧的音符
  脉搏上的雪
  在跳动

  《今日大雪》

  这第21个节气
  似乎有时光倒回来的感觉

  雪,若有若无飘进了脑海
  半夜里我是惊醒的

  我不敢多做梦,只能抱着寒冷的风
  寒冷的风裹着我漫旡边际

  听窗外雪压枝断的声音,反倒是内心的一种安静,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安静

  并不多的温暖仅仅留下,我推开窗
  看到远处也有灯光,也有醒着的生命

  它们温暖地,缓慢地……
  正朝着我寒冷的窗口移来

  2018,12,7。
  《柿子》

  嗯,我等----
  就等你对我这么狠狠地咬一口
  然后快乐地逢人便说
  这个秋天,它是甜蜜的
  没有苦涩的滋味


  《昨天》

  秋日已深
  这并没有什么告别,难过的

  只是当初这么执意
  我也这么相信
  相信了我们的年轻
  愿望

  而生活并非如此颓然
  你我也并非如此孤独
  所有的过去
  都是我们生命里的邂逅
  和永远

  我相信你成长的时候
  我也在成长
  如两只小羔羊
  正赶在浮世的路上 ​​​

  《云水谣》

  一个女孩
  远远地走来,微笑着低着头
  我不知道她的年岁

  春天的篱笆墙外
  突然长出的一朵野蔷薇
  豆蔻的年华
  沾满了新鲜的露珠和雨水

  她的样子
  美丽矜持又朴素
  一朵盛开未开的蔷薇

  她远远地走近了
  在我的眼前朦胧着
  又远远地走远了

  一个女孩
  我不知她的年岁


  《十一月》

  这忧愁散去如此千般又归来
  漫阶的春色熬成了十一月的稻香米酒
  尝过后你才明白
  初冬的月和明日里黯淡的云
  为何多冷又多雾

  《路上》

  在深圳,我喜欢这三种树
  榕树的宽容
  香樟的豁达
  文笔的孤独

  风风雨雨里
  就好象我这一生
  得到过的
  未得到过的
  失而复得的

  一路上
  皆是风景

  《地铁线》

  惊鸿一瞥,时光如烟
  在这里,你哭过你笑过
  你恨过你爱过
  你走的路就是我走的路

  终点,起点,起点,终点…
  你背着包裹,四处寻找
  我写下些沮丧的文字
  还能完美表现什么

  生活的悲催以时代为哀
  我们匆匆忙忙
  终究白头

  能否坐下,安静下来
  慢饮一杯茶否
  时光如烟,烟如过往
  这或许就是我们难以舍弃的世界


  《小姑娘》

  小姑娘
  我认识你很久了
  虽然你没有同我说过话

  小姑娘
  我不知道你去干什么
  但我心里总有一个疙瘩
  不好问你

  要是明天再次碰见你
  看见你背着书包
  和你的邻居一起去上学
  就好了

  小姑娘
  我还是不但这样的假没
  但愿看着你背着书包的背影
  是真的

  这样
  我也没有欺骗我的眼睛
  你也没有欺骗你的年华
  《孤独感》

  秋日深,黄叶不落
  深圳的街道,依旧葱茏
  单薄的夹衣,潮流的新鞋
  我恍惚被季节忘记,又恍惚被季节追赶

  呵,我就喜欢这样的季节,每天下班后
  非到地铁口去坐一坐
  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我就喜欢这样的时光,这样浪迹天涯的样子

  和这样的悲伤与快乐
  风雨后的苍茫-------

  
《重阳》

天凉好个秋
这口味叨念起来若悠长些
就是半个民国,和残败不堪的晚清
若再悠长些就是明朝,青石板铺的小路
款款的石桥园拱,朱门外的灯笼,流水打着结子
更隔远点的那个元曲儿是断代,胡人马踏江南,六月也飞雪
宋朝有点恣意和青花小瓷,莺啼流转芳华尽,总让歧路
横断南北
大唐是李白从他绣口里吐出来的江山,色彩瑰丽而壮观
还有小乔大乔的三国,依依的吴侬软语,她说本多情
秦汉的明月何时照亮了寂寞的山河
几度重阳兴起衰落
仍旧菊花冷风搔头,雁鸣声切,戍边人苦,望断日暮乡关何处是归途

  《中年之诗》

  现在我们背着光,在一家小酒馆子里停下来
  与此同时,停下来的还有外面的风,黄昏不断刻意地喧哗

  我们要了最简单的食物
  和酒,边吃边聊
  你害怕的俗事,也就渐渐习惯和淡忘了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在这里重聚,执守,侃侃而谈
  孩儿时的本色又慢慢重归桌面

  你用手指蘸着酒,胡乱地画了一圈说
  那就是故乡,天涯
  就是我们这半生奔波的地图

  然后我们各自举杯,酣然而笑
  尘世竞也如此高度,坦然…

  《在云雾山顶》

  爬着爬着
  我们一步比一步缓慢
  象是疲惫不堪
  又象是无力到达了
  肩上轻巧的背包
  似乎比平常重了很多

  伴随几只鸟鸣滑过和山涧空茫的回音
  我们坐在半山的岩石上,得以喘息的机会
  而头顶的云和风尽情舒展着
  总给人无限的惬意与遐想
  而几株在峭壁间得以斧皴法遗传的古老的树种
  依然凝视着
  此刻它也不容许我们在畏缩里
  返身

  《手》

  半年不见
  视频时
  母亲己老泪纵横

  她青筋突兀的双手颤抖着
  不停地在屏幕上来回抚慰我
  如抚慰我不懂事的人之初年
  凌乱的头发
  和被树技划破的脸

  那时候
  我就靠在母亲的身边
  她的手温暖
  而柔和

  《神话》

  桑麻土布编织的春秋
  上面沾满的都是血渍与泪痕
  滚滚的长江和黄河
  历史,在这里从来也没有洗过干净

  一曲曲悲恸的号子从纤夫的脊背迸裂出来
  夜如风中漂泊的晚歌
  两河的源头,母亲的头发都白了

  一去不复还的壮士,列国周游的大夫
  他们爱的都是江山和美人
  他们臆造的神话都是骗人的-------
  那么多的杨柳折腰,香草满目
  也都是他们嗜好,犒劳自己的礼物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6 19: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大雪》

《抵达》

我写了那么多诗歌
没有一首成功的
从此我知道
抵达的彼岸是虚无的

心有归属
却并不代表你拥有
而惶惶的爱情
则充满世上的悲喜

沙翁笔下有关的爱N种
唯美的丑陋的
天人合一
而难以顺从的………

总让人心驰神往
其实都是一片空白
好的故事将永垂不朽
不好的故事将与你的名声,过往如烟

《霜降》

  河岸的草黄了,河面的风低了,水底露出了鱼
  可谁都没有留下来

  离开的那天,也是荒草满径
  现在又是这样的季节

  风吹了一个轮回,月圆月缺了一个轮回
  但我不能真的确切,我还是不是像往常一样爱你
  像爱我们的村庄那样,爱得饱经沧桑

  可我肯定的是,一定有一片叶子落下的重量
  一颗露珠的晶莹
  会深深地砸疼了我们又剔透了我们内心的忧伤

  《小雪》

  那时候要画的雪人太多
  梦里总是画不完

  过了正月十五后
  月亮就成了黄昏里的一座古老的桥
  我们坐在上面讲的故事
  又被春天的焰火
  交换

  我们脱下厚厚的毛衣和棉袄
  听鸟鸣和豆荚花
  在雨中盛开

  广袤的原野里
  吐着温暖而神秘的气息

  《大雪》

  在这葭月里
  发呆的人和路过的人一样
  近而未近,远而未远

  你随手拔弄一下
  都是些冻得通红的指头
  和燃烧的音符
  脉搏上的雪
  在跳动

  《今日大雪》

  这第21个节气
  似乎有时光倒回来的感觉

  雪,若有若无飘进了脑海
  半夜里我是惊醒的

  我不敢多做梦,只能抱着寒冷的风
  寒冷的风裹着我漫旡边际

  听窗外雪压枝断的声音,反倒是内心的一种安静,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安静

  并不多的温暖仅仅留下,我推开窗
  看到远处也有灯光,也有醒着的生命

  它们温暖地,缓慢地……
  正朝着我寒冷的窗口移来

  2018,12,7。

  《柿子》

  嗯,我等----
  就等你对我这么狠狠地咬一口
  然后快乐地逢人便说
  这个秋天,它是甜蜜的
  没有苦涩的滋味

  《昨天》

  秋日已深
  这并没有什么告别,难过的

  只是当初这么执意
  我也这么相信
  相信了我们的年轻
  愿望

  而生活并非如此颓然
  你我也并非如此孤独
  所有的过去
  都是我们生命里的邂逅
  和永远

  我相信你成长的时候
  我也在成长
  如两只小羔羊
  正赶在浮世的路上

  《云水谣》

  一个女孩
  远远地走来,微笑着低着头
  我不知道她的年岁

  春天的篱笆墙外
  突然长出的一朵野蔷薇
  豆蔻的年华
  沾满了新鲜的露珠和雨水

  她的样子
  美丽矜持又朴素
  一朵盛开未开的蔷薇

  她远远地走近了
  在我的眼前朦胧着
  又远远地走远了

  一个女孩
  我不知她的年岁

  《十一月》

  这忧愁散去如此千般又归来
  漫阶的春色熬成了十一月的稻香米酒
  尝过后你才明白
  初冬的月和明日里黯淡的云
  为何多冷又多雾

  《路上》

  在深圳,我喜欢这三种树
  榕树的宽容
  香樟的豁达
  文笔的孤独

  风风雨雨里
  就好象我这一生
  得到过的
  未得到过的
  失而复得的

  一路上
  皆是风景

  《地铁线》

  惊鸿一瞥,时光如烟
  在这里,你哭过你笑过
  你恨过你爱过
  你走的路就是我走的路

  终点,起点,起点,终点…
  你背着包裹,四处寻找
  我写下些沮丧的文字
  还能完美表现什么

  生活的悲催以时代为哀
  我们匆匆忙忙
  终究白头

  能否坐下,安静下来
  慢饮一杯茶否
  时光如烟,烟如过往
  这或许就是我们难以舍弃的世界

  《小姑娘》

  小姑娘
  我认识你很久了
  虽然你没有同我说过话

  小姑娘
  我不知道你去干什么
  但我心里总有一个疙瘩
  不好问你

  要是明天再次碰见你
  看见你背着书包
  和你的邻居一起去上学
  就好了

  小姑娘
  我还是不但这样的假没
  但愿看着你背着书包的背影
  是真的

  这样
  我也没有欺骗我的眼睛
  你也没有欺骗你的年龄

  《孤独感》

  秋日深,黄叶不落
  深圳的街道,依旧葱茏
  单薄的夹衣,潮流的新鞋
  我恍惚被季节忘记,又恍惚被季节追赶

  呵,我就喜欢这样的季节,每天下班后
  非到地铁口去坐一坐
  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我就喜欢这样的时光,这样浪迹天涯的样子

  和这样的悲伤与快乐
  风雨后的苍茫-------

  
《重阳》

天凉好个秋
这口味叨念起来若悠长些
就是半个民国,和残败不堪的晚清
若再悠长些就是明朝,青石板铺的小路
款款的石桥园拱,朱门外的灯笼,流水打着结子
更隔远点的那个元曲儿是断代,胡人马踏江南,六月也飞雪
宋朝有点恣意和青花小瓷,莺啼流转芳华尽,总让歧路
横断南北
大唐是李白从他绣口里吐出来的江山,色彩瑰丽而壮观
还有小乔大乔的三国,依依的吴侬软语,她说本多情
秦汉的明月何时照亮了寂寞的山河
几度重阳兴起衰落
仍旧菊花冷风搔头,雁鸣声切,戍边人苦,望断日暮乡关何处是归途

  《中年之诗》

  现在我们背着光,在一家小酒馆子里停下来
  与此同时,停下来的还有外面的风,黄昏不断刻意地喧哗

  我们要了最简单的食物
  和酒,边吃边聊
  你害怕的俗事,也就渐渐习惯和淡忘了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在这里重聚,执守,侃侃而谈
  孩儿时的本色又慢慢重归桌面

  你用手指蘸着酒,胡乱地画了一圈说
  那就是故乡,天涯
  就是我们这半生奔波的地图

  然后我们各自举杯,酣然而笑
  尘世竞也如此高度,坦然…

  《在云雾山顶》

  爬着爬着
  我们一步比一步缓慢
  象是疲惫不堪
  又象是无力到达了
  肩上轻巧的背包
  似乎比平常重了很多

  伴随几只鸟鸣滑过和山涧空茫的回音
  我们坐在半山的岩石上,得以喘息的机会
  而头顶的云和风尽情舒展着
  总给人无限的惬意与遐想
  而几株在峭壁间得以斧皴法遗传的古老的树种
  依然凝视着
  此刻它也不容许我们在畏缩里
  返身

  《手》

  半年不见
  视频时
  母亲己老泪纵横

  她青筋突兀的双手颤抖着
  不停地在屏幕上来回抚慰我
  如抚慰我不懂事的人之初年
  凌乱的头发
  和被树技划破的脸

  那时候
  我就靠在母亲的身边
  她的手温暖
  而柔和

  《神话》

  桑麻土布编织的春秋
  上面沾满的都是血渍与泪痕
  滚滚的长江和黄河
  历史,在这里从来也没有洗过干净

  一曲曲悲恸的号子从纤夫的脊背迸裂出来
  夜如风中漂泊的晚歌
  两河的源头,母亲的头发都白了

  一去不复还的壮士,列国周游的大夫
  他们爱的都是江山和美人
  他们臆造的神话都是骗人的-------
  那么多的杨柳折腰,香草满目
  也都是他们嗜好,犒劳自己的礼物

《村庄》

一条小河宛结着江南的村庄
一棵老树驻守了几百年的村庄
哦,我多喜欢你过去的样子
白云浩荡,牛羊悠悠

哦,我也喜欢你在我当年盛壮的样子
春风万里,人世妩媚
如一朵燃烧,高举的年华

现在,我也喜欢你为我精心打造的样子
充足的阳光,雨水
把一只迷失的马匹带回家

《我爱你,黄土地》

这块充满了生命气息的土地
这块被春天的铧犁至少翻过了两三遍的土地
我爱你,这亘古的黄色,永恒的光芒

你供养我们祖祖辈辈以歌唱
以日月,星辰环绕
你埋我们祖祖辈辈在胸膛
以温暖,草木之柔美

《山居》

他是从山里来的人
用木棒当着扁担,挑着野鸡,野兔
半筐板栗

他坐拖土车下来,去菜市场
茫然迷失了方向
城市里不比小镇上,一条街走到头
没有城管,没有围栏,没有红绿灯
没有解放西路,东风南路这样的地名

过了七弯八拐。后来他要撒尿了
他瞧了瞧前后左右,满大街的车辆,行人
憋得他满脸通红
而他肩上挑着的野鸡,野兔早已经是要死不活的
随他在街上颠簸着

《树的日记》

斜对面的一棵水杉树死了
被人活活地剥皮而死
连同它二十多个阴凉的夏季
七千多个秘密的早晨和黄昏,一起消失了

为此我费了很长时间
才找到那个剥落树皮的凶手【原来是斜对面的老板】
他精明的小眼睛半眯缝着辩解着
说这棵树越长越高大了,严重挡住了他店子里的生意,甚至风水
平时,他难缠的样子连黄蜂都不敢蜇他
我还能说些什么好呢?

倒是后来来了两个环卫工人,他们用了大半天力气
才把它锯断
当他们把它运走的时候,我听到他们声音低沉地极其愤怒地骂道
天气越来越热,明年老天爷保证热死那个剥树的杂种

《河边》

到了冬季
即使光秃秃的无名的河边
也会飘来越来越多的落叶
也会飘来越来越多的雪
即使你的思维迟钝,想象力匮乏
但你看,那越来越窄的河边
那整个像鹅颈般曲折而光滑的河边
落叶和积雪就是一对孪生姊妹
它们失散了春天
如今又将亲密地拥抱在一起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6 19: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圳故事


@深圳

  我是来寻梦的
  那痒痒的留在心底的少年梦
  三春里的鹧鸪,躲在比雾还冷还远的地方
  一声比一声急切,苦苦催我归去

  真的归去么?可你不是
  你是不谙世事的少年郎
  背包里的行装比云朵还轻
  速度比地铁还快
  从我的故乡,浩淼的洞庭湖
  到韶关到东莞再到福田水围
  也不过小半袋香烟唠嗑的功夫
  罢了

  2018,3,19

  @深圳故事

  让我坐在地铁口边【哦,水围或福田】
  说一个深圳的故事
  一堆堆青春的骨骼破损,埋在这里
  也不过只是二十年,三十年的风和雨
  血和泪被模糊的时间

  2017,3,19

  @棕榈树

  孤独地就只有几片叶子
  剩下,在南国的天空
  苦苦撑着

  真的,孤独地
  就只剩下了几片
  叶子

  @棕榈树

  如若你是一幅画
  我不要你站在阳光下
  油彩浓郁且热烈
  迎面的风轻轻拂过

  我要你伫立在沉沉的暮色里
  如我一样,正为某种忧愁
  而黯然神伤
  无人揣度我的心思
  除了与你相隔不远的影子

  @那时候的我

  那时候的我分不清理想的光亮和现实的灰暗
  在人群中常常甩头走过
  也不怕跌倒

  后来故事多了
  结局也不由想了
  看日暮的时光呀
  总有些苍茫从不远处归来
  轻唤着我的乳名


  @诗人和我和祖国

  和所有的诗人一样我必将死亡
  和所有的诗人一样我必将胜利
  我必将以最早的歌唱,太阳也歌唱
  广阔无垠的大地,太阳是我的兄弟,更是我的旗帜

  呼啦啦地飘扬在家园,祖国的神圣无比而诗人的胜利在握
  诗人的一生,就是那太阳永恒的光芒

  谁都熄灭不了他,诗人
  除非他不是太阳或不是我的兄弟

  @村庄

  蜿蜒的小路,泥泞里深浅不一的脚印
  夜里,我们打着火把
  才摸黑到了家门

  围墙是篱笆,土砖砌的房子,简陋的家具
  我们并不觉贫穷呵
  安心地躺下,满屋细微的鼾声
  老人孩子和牲口和早晨的鸟鸣一起醒来
  忘记了昨夜的疲惫,也没有伤痛

  风是梦痕
  露珠爬满了父亲走过的山坡

  2018,4,1


  @四月

 有人说四月是一本精致的书
                          ----------题记

  我没有认真阅读过
  因为我生性几乎与此无关
  说它温润也好,残忍也罢
  那都是一些文人无聊之极,强说的词

  说它是风的摇摆不定我还相信
  说它是被鸟鸣冲毁的山门我还相信
  我还相信,那最早的太阳
  乍现于池塘林间
  总有一种光芒逼人的味道

  说它是四月的雷霆,闪电
  当然更确切
  它击开了封锁的层云,带来了垂直的雨水
  让大地万物重新丰沛起来

  2018,4,2

  @清明

  风吹着落花
  落花微温,如鼻息
  如脸庞

  如少年的我在你身边
  轻轻走过

  如今我陷入孤独地沉思
  沉思着
  打扫落花的老人怎解我

  而我亦渐明白,他
  两鬓的斑白
  是否就是这日
  这月,这年
  这落花般的美丽与归途

  2018,4,5


  @日子

  朋友呵,我的日子是锯齿形的
  此刻,一颗苍茫斑驳的心
  正在旋转着

  别问我的漂泊
  在那些逝去的云水里
  也别问我的影踪
  在那些归来的鸟声里
  我是常常微笑着
  我是常常孤独着
  在我们熟悉的年轮里
  滑落如诗


  @半夜里,又想起海子

  我并不像海子一样很快接近一种死亡
  但已更接近一种悲伤
  城市崛起,日子没落
  那些街头行走的人呵
  他们衣着光鲜,面容苍白
  彼此茫茫

  每日追逐就像一群大地上消失的人
  他们真实存在的面孔
  根本无法重回
  呵,我这是在漂浮的云里
  还是在人世生活
  或两者之间,那些悲凉的晚风
  反反复复,又挂来了落叶的电话
  与惆怅


  @宁静的秋天

  我尤喜欢
  秋天的宁静
  似一片深的水蓝
  白鹅卵石覆盖着
  它下面
  没有人知晓

  就像那天上的星光
  它从清浅的溪流
  退入隐秘的部位
  美丽的语言
  也不便于从水中
  说出来

  而秋天的大地
  正趋于成熟的完美
  极具佳色和旧题
  远山之远
  酡红的夕阳
  如一壶微醺的乡村老酒
  足够你半生半醉
  不醒

  @妈妈又坐在黄昏的门坎上想我

  小木屋的门坎上
  我坐在它上面有多少个黄昏已记不清
  腰里总是围着旧碎花布裙的妈妈坐在它上面剥豆荚
  有多少个黄昏
  已记不清

  现在总是想念过去的样子
  妈妈总是想念我的样子

  妈妈的发如秋丝
  芦苇白的颜色冰凉

  我的手掌粗砺而苍茫
  如远方的草木孤独的生长


  《》

  一张张硬板床,上下两层
  坐在上面,有些晃动
  我来的时候,下铺都睡满了人
  我睡在上面

  我的脊椎病又重了,但我每次都假装无事
  猫样轻巧顺利地爬上去
  每次上下,我不敢惊动他们
  这房间里住着每天跟我一样必须要工作十多个小时的兄弟
  大家都辛苦了,需要安静的休息

  半夜了,我腰疼愈觉厉害
  倦曲着痩弱的身体
  我想听歌,听王菲的
  我想写诗,写自己的
  我想回家,看见了妈妈对我的微笑
  黄昏日落,她站在小村口

  我的眼泪无声地落了下来
  在这半夜里
  我望着半开半闭的窗外
  城市灯火辉煌,川流不息
  夜风好凉,夜色好沉呵

  《》

  天空下着雨,湿漉漉的路面,一不小心
  就有人狠狠地跌了几个跟头

  我知道你被摔得痛了,部位正和我的相似
  不相似的是我们的秘密,要各自埋在心底

  要等多久才能够走过这条路,异地春寒,三月
  黄昏,鹧鸪正以火发音
  烧着冒烟的绝句

  亲爱的,这样的路程,我们本就不该相约
  像两只旅雁在荒凉里惊恐飞行

  我摸了摸自己长了一夜的胡子,路旁的狗尾巴草硬茬茬地
  冒着尖
  也在猛生猛长呢

  @五月的村庄

  园子里迟开的果树扬着花粉,豆荚植物半裸半熟
  小河里的流水打着悠悠的结
  一觉的睡梦
  碰巧起来
  晨曦里的光亮通通的
  几只年轻的黄鹂鸟站在树桠上嬉闹着
  把村庄吵醒了

  @四月

  晨曦微微,比蛋青的河水还柔和十倍
  它吸引我的心,每天更早起来
  走在大街上,空荡荡的
  也不害怕寂寞
  几个扫地的环卫工人,正忙得汗流浃背
  四月清明了,木棉花开过
  杜鹃花开过,桃花梨花和一些不认识的花都开过
  我数着它们
  时光美美的仰着笑脸

  @人间

  你吞下五谷,烟酒,云水风流之情怀
  虫鸟吃下树叶,果子,草根,农药之佳肴
  蛇鼠玩着隐瞒的途径,穿行如黑暗之隧道
  水在山腰幻成镜泊,月亮披着宽大的浴衣
  洗白着身体
  洗白着九曲回肠的天涯,而李白半梦半醒
  似悟非悟的一头雾水
  突然又仰天大笑,舞剑倚月,醉酒狂歌一曲
  世人莫知
  ‘天生我材必有用,我辈岂是蓬篙人’

@芒果有些熟了

  光阴轻描淡写地落下
  我在深圳已经三个月了
  没有人因为我轻易离场,也没有一人为我费尽周折
  我还是我,跟这季节差不多
  丢了一些重的,又捡起了一些轻的

  风从风中吹过,我从人群中走过
  街道两旁一些差不多大的芒果树
  差不多地结满了芒果
  不是路人告诉我,我还误以为是家乡的猕猴桃呢

  那些青翠鹅黄的芒果
  开始成熟的芒果
  让我想起了它们
  每天下班后
  我都会喝上几盏,把自己醉的不省人事

《南国之夜》

天已明亮了大部分
在这南国多梦的夏夜里
我听到了虫声,鸟鸣
和一些花开之后欢快的事情

想象着万水千山的你
隔着季节隔着梦,隔着遥远的风和尘
你是否也能够如此从容不迫
忘却了营营

我是把自己都豁然交出去了
包括这颗伤痛已久的心
包括我爱你的这一切,都毫无理由的交出

若你不能深爱,在这季节里
而我亦不能如此作罢
那是多么不堪回首的往事


《故乡》


  夜色多美,就有多美
  你不会发现我的美,也不会发现我的丑
  月光隐藏了尘世的苦难
  也遮掩了尘世的幸福

  我如漂泊,漂泊如我
  都不是一个悲伤的词
  我已习惯已久
  人群散尽的背后

  你说要为我唱一首歌
  我至今哽在咽喉,不能发声
  你说那是故乡
  太遥远了,我只当成了明月

  2018.7,21

《风雨之夜》

  风雨已失去了青春的大半部分
  我只有跟你贫瘠而荒凉的手相握

  昨夜,一只小鹿慌乱地踩在我的身体上
  它用鼻尖嗅了嗅
  一片新叶随后生长

  它抬起头来看了看身后隐退的星光
  天空茫然
  太阳花和黑色的泥土怦然心动

  一只小鹿的奔跑
  带着雨夜的问号和孤独。

《》

夏天厚厚的云朵驮着同样的梦
我坐在它的下面手肘支撑着命运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一个人或陷于孤独,沉默已久
风雨便在心中,也不惧怕

本想热烈地写一封信给你
那些过去我急于表达而未说出的情意
无奈笔下沉重而身心恍惚
相隔太久了却也不知从何说起

就好比这漫天的雨云,歇歇停停
情绪控制,胸间便有雷声隆鸣
那些关于尘世和你的课题早已锈死在年底
我要说出的一部分只是夏天极少的一部分

因为这样悲伤热烈
我又几乎忘记了所有这一切

@《致母亲 七十一岁生日》

昨夜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很远的时候
你还是一个小姑娘
扎着羊角小辫
确切地说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天很冷
深冬的小路上铺满了霜花
你穿着枣红色的小棉袄
蹦蹦跳跳地跟在你父亲身后
背着一个小竹篓
你这是去哪里呀

是平常一样跟你父亲去小河边捕鱼么
还是要去对面的山丘后面
砍一些柴火,顺便挖一些芋头,冬笋回家

当我准备开口问你
喊你的时候
你跟着你父亲然后转身就不见了

梦醒后我赤膊坐在床沿上
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这里是罗湖口岸,风雨多变,夜半无眠,灯光照在宿舍的前后左右
照在我过了今夜想着明天就是戊戌年六月二十五
就是您71岁生日了
而我却在外疲于生活奔波
不能在您身边好好陪你度过一刻半日
真惭愧呀,我的白发苍苍的老娘

(戊戌年6月24日晚)

《男主宿舍》

  习惯乱习八槽,习惯午夜后才倒在床上,习惯臭哄哄的鞋袜,衣裤与汗水混合的味道
  鼾声如雷,气味浓醺
  有人喝多了酒,有人在街上打完了架,有人刚从按摩院回来
  在宿舍里还在不停地骂骂咧咧
  ‘操她娘的XXX真不是东西’
  男人雄性,荷尔蒙膨胀到无处发泄,便硬要与自己和他人死磕为敌,碰得头破血流

  宿舍外的庵果树还是浓荫如盖,月光下一样随风摇摆不定
  我跟着从宿舍昏沉的光里走了出来
  一支烟还没吸叼在嘴角上。今夜状态有些混沌,也许惆怅,也许苦涩重重
  但这时候是无论如何都回宿舍睡不了了

@思念

  记忆还是旧的
  一个人靠着船舷,岸边的人
  望着它过去

  四月的春色里
  蒲公英开满天际

  窗外,淅淅的雨下着
  天气总在不断变化,变暖

  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都是些青翠的味道

《童年小记》

竹影是时光的片断,母亲是幸福的摇篮
好日子开门进来,雨也落下三点二点

苦丁描翠,种子吐信
温暖的风和云朵吹来,老枣树仰着脖子
黄鹂鸟耳根圆通

小院子明静,抬起怡然的性情
蜗牛日夜辨别着清晰的路

路过的邮递员
比从前还慢,从前的一切
不在眼前

  ​​​​@春花秋月又一年

  没有梦,也要有梦的翅膀
  我请求如一只鸟飞着,到了秋天
  纵使年华过后,缓缓老去
  翅膀也留着

  泥土上有新长的忧伤和芬芳
  它们不相识
  一个人孤独的样子
  也不害怕

  此刻只要有一壶酒,一树花,一半落日相对就够了
  他醉醺醺的眼色里
  流着一泻千里的江水 ​​​​

@人世

秋风穿过她的身体
我看到她紧裹的胸部和臀部
就象一节被挤压的翠竹
不堪狭窄腾空而出
又楚楚动人

在她的面前,低下头的不是小人
也不是君子
谁能证明而予以否认呢
我们在人世的生活
太多莫过于此
卑微,骄傲
激动万分

《台风山竹来了》

  天气预报说
  山竹来袭
  风大十七级
  胆小的都怕出门了

  我也犹豫着
  若不是为了生活
  为了我那可怜的微不足道的
  养家糊口的工资
  我也是宁愿待在家里
  不会轻易出门的

  管谁骂我无能也好
  管谁笑我旡勇也罢

  总之,狂风是刮不倒
  我的如此决定的

  《车门之外》

  他看了她一眼,感觉很温暖
  她抱着小孩,在拥挤的地铁上
  已经疲惫不堪

  他们像一对经年老朋友
  每天约定在这个时段碰头,见面
  其实他们什么也不是

  车上人多,有时候他真想伸过手去,帮她一把
  把孩子从她手里接过来
  但他看到她终究还是不放心
  他也就怯怯止步

  过了三站后
  他们又跟往常一样下车了
  她抱着孩子去了B出口
  他走在D出口还不停对着B出口的方向
  最后望了望

  《王八蛋》

  他嫉妒我
  他不懂诗歌
  也不懂生活的艺术
  在我面前他枉然寻找存在之感

  这有什么办法呢
  他拉扰我
  他抹黑我
  他攻击我
  然而他得到的胜利
  却不足半个人的午餐

  他绝望了
  他愤怒了
  他以蹩脚的富人的口气,调侃我
  但他是富人么
  我嘴角轻蔑地一笑
  他崩溃了
  疯子般又吵又闹
  又有屁用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21:2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雪之年》

  想象拒之千里
  我不知深圳何时才能下雪

  在故乡,雪下久了
  也会让老人们惊悚不安

  你不会读到一个孩子眼中的雪
  和·一棵庄稼眼中的区别

  当你站在窗户边去谛听雪压枝断的声音
  我的祖父肯定又失眠了

  他这辈子没有享过福和寿
  失眠肯定对他是种折磨,更是对他的某种宽慰

  〈2019,元旦草于深圳罗湖区)


《途中》

  接受生就等于接受死
  接受人世就等于接受沧桑

  我一生有二十四个美好的节气
  也有无奈的孤独辛酸

  山河壮观
  而天地给了我仁慈和自然的禀性




  《雪》

  北风从早晨吹了大半天
  禽鸟们都缩紧脖子,夹着翅膀,叽叽喳喳地挤在一块,寒冷地叫着
  小学生更象些小麻雀儿,早早地下了课,背着书包,从田埂上摇摇晃晃地拐回了家

  这是很多年前的情景,是我童年里的一个难忘的冬天
  那天还没到黄昏
  鹅毛般大的雪花就飘然落下
  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
  雪就覆盖了整个屋顶,庄稼,田地
  满眼望去,白茫茫的光亮它至今还留在我的脑海

  还让我梦里不禁恍惚
  虽然此刻我这里气候温暖也没有雪



  (2019,元旦,记于深圳罗湖)


  《我为什么不爱》

  自由,温暖,舒适,天气好的时候
  总是给人幻想

  大片的蔚蓝,从空中倒流下来
  仿佛这是最美的风景

  我以为,抱住了你
  就抱住了人生的蔚蓝的与爱
  就抱住了清晨和黄昏
  那些人世里孤独的云朵,和庄稼

  也本以为
  天空异常的干净
  耳畔不时有音乐响起,就会象穿过一段美好的时光那样
  无忧无虑

  但我听到窗外的一声凄凉
  如同听到了窗外的一声警鸣
  再也没有了词语的喜悦


  《冬至之外》

  天气好的一面,总是给人温暖,爱
  给人无限幻想

  而不好的一面
  则如同我的悲伤,给人泪流给人痛苦

  我身上有许多被隐去的欲望
  也有放荡过后的疤痕,洗不去的污渍

  来不及呵来不及
  你说当我们都老了,许多人生的岔路口,也都走过了

  现在,坐在黄昏里
  我们各自就如同一瓶颓废而废的酒
  潦倒,人世如醉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21: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凡心 于 2019-1-5 06:23 编辑

《大雪之年》

  想象拒之千里
  我不知深圳何时才能下雪

  在故乡,雪下久了
  也会让老人们惊悚不安

  你不会读到一个孩子眼中的雪
  和·一棵庄稼眼中的区别

  当你站在窗户边去谛听雪压枝断的声音
  我的祖父肯定又失眠了

  他这辈子没有享过福和寿
  失眠肯定对他是种折磨,更是对他的某种宽慰

  〈2019,元旦草于深圳罗湖区)


《途中》

  接受生就等于接受死
  接受人世就等于接受沧桑

  我一生有二十四个美好的节气
  也有无奈的孤独辛酸

  山河壮观
  而天地给了我仁慈和自然的禀性




  《雪》

  北风从早晨吹了大半天
  家禽们都缩紧脖子,挟着翅膀,叽叽喳喳地挤在一块,寒冷地叫着
  小学生更象些小麻雀儿,早早地下了课,背着书包,从田埂上摇摇晃晃地拐回了家

  这是很多年前的情景,是我童年里的一个难忘的冬天
  那天还没到黄昏
  鹅毛般大的雪花就飘然落下
  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
  雪就覆盖了整个屋顶,庄稼,田地
  满眼望去,白茫茫的光亮它至今还留在我的脑海

  还让我梦里不禁恍惚
  虽然此刻我这里气候温暖也没有雪



  (2019,元旦,记于深圳罗湖)


  《我为什么不爱》

  自由,温暖,舒适,天气好的时候
  总是给人幻想

  大片的蔚蓝,从空中倒流下来
  仿佛这是最美的风景

  我以为,抱住了你
  就抱住了人生的蔚蓝的与爱
  就抱住了清晨和黄昏
  那些人世里孤独的云朵,和庄稼

  也本以为
  天空异常的干净
  耳畔不时有音乐响起,就会象穿过一段美好的时光那样
  年华无忧无虑

  但我听到窗外的一声凄凉
  就如同听到了你的一声哀鸣
  再也没有了词语的喜悦


  《冬至之外》

  天气好的一面,总是给人温暖,爱
  给人无限幻想

  而不好的一面
  则如同我的悲伤,给人泪流给人痛苦

  我身上有许多被隐去的欲望
  也有放荡过后的疤痕,洗不去的污渍

  来不及呵来不及
  你说当我们都老了,许多人生的岔路口,也都走过了

  现在,我们·坐在黄昏里
  各自就如同一瓶颓废而废的酒
  潦倒人世,不堪如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17 21:18 , Processed in 0.05805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