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50|回复: 2

[原创贴诗] 未亡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4 01: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倾红尘 于 2018-11-14 11:47 编辑

一,别针

妇人日渐下垂的乳房
傍晚的落日。曾在花花草草之间写过诗
咏系列,多么可怕的私奔念头
也很可惜。抚摸叶子的时候人并不比叶子高
墙就高。她们在墙后说话
白的发落在火里,半山的雾。
脖子向下,第三颗扣子最小
不再灵巧的手指。事关青春和一场阵雨都只是
过去,而萦系。满树的雨水铮亮
一大片麦子。小腹不再平坦
路一直都不平坦,婚姻。
一条蛇想喝水,落进水井里,一个少女想坐到月亮上去
落到黑夜里。孩子们不知道母亲的鞋打了多少针角
母亲更不知道。一只手长成树根的样子需要
更多的铁,直到捶打成一枚别针。

二,乌鸦

人们不再谈论收成
断墙上的青苔和小麦,哪个长得更好?
一柄生锈的砍刀,只有遇上石头才再次锋利起来
遇到树,胆小得像个孩子。
乌鸦从山的一边飞到另一边
从一个洼地飞到山林最深的一棵树上开始叫。
人们不喜欢乌鸦也不喜欢乌鸦叫。
不详的事物有很多,像乌鸦一身黑色的羽毛的事物也很多
像乌鸦一样躲在最深的树上的事物
像打结的蓑衣。
乌鸦是一种鸟,和翠鸟一样的鸟
因为长的不是天鹅的种,所以是乌鸦。
因为不是斑鸠所以是乌鸦。
就像断墙,乌鸦叫的时候一座房屋总要空出一些
麦粒也掉一些。
人们想把山林砍去,乌鸦是否还有容身的地方。
天黑到最黑的时候
乌鸦变成一根黑色的绳子。

三,石磨

记载的方式有很多种
坚硬得石头一样的记载把豆子磨成粉末。
把柴磨成炭。
把身前事磨成身后事。
诸物如圆。
如高山上的月亮。
如院子里的水井。
一块石头的前半生在泥里,形状无规则
无关铁器和火星。
一个人把一生錾在石头上
生前被簪子一锤锤敲落,石块,石屑。
一群人推、磨
不断消减他的形貌,直到消减掉他的名字。
石头依旧是石头的样子
被打磨成圆的石头有一种叫做石磨。
四,拐杖

一根树在死去以后
再次活过来。以天地为年轮,几经辗转
为已逝者续弦。百家姓有很多姓
一棵树也可以有很多姓。
姓路,名遥,姓依,名靠……
可以是老子,也可以是孙子。
眼前这棵树比所有的树孤独,孤独的人已经变成了鬼
佝偻的指针在焦炭上划过。
在泥墙之下,门之后,一缕永远无法飘散出窗子的炊烟
光让一种生态瘸。
一片叶子返照出尘埃深深的模糊的脸。
在雨天,悬崖崩塌
被软禁的花朵的红腌红树根泥巴的红的血管
红的筋络,眼睛里熬出的红血丝。
这肺结核的结晶是一部苦难史
一路记录到坟墓。

五,清朝时期的瓦片

让泥成为屋檐的一部分需要一窑摧枯拉朽的大火。
泥离开泥如一次分娩,变异
更需要一段特别的历史。始作俑者已不再是女娲
它们是善于和水火打交道的人
在水深火热中烧制的称谓以最软的柔烧硬。追求艺术烧制的泥是瓷
适合凭吊,不适合抒情。
泥匠浅尝辄止,烧制成瓦让泥还记得前世。
咸丰十年,一把火把泥烧成一根眼中钉
烧出来的瓦记着慈禧太后第一次出逃。
光绪二十六年,一把火把泥烧成肉中刺
烧出来的瓦记着慈禧太后第二次出逃。
窑子里的火一片哭声,木炭有浓浓的弹药味。
泥匠门席地而坐,以草根为食
天上的云彩像极了圆明园的浮雕。
风声紧,瓦从屋檐落下打碎一个朝代。






发表于 2018-11-21 18:50:22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兄弟长足长进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17 21:19 , Processed in 0.05225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