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55|回复: 4

[诗论随笔] 诗歌 九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0 15:3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九 月

九月,我低头行走
我知道蓝色打湿了天空
漂浮的云朵好像喝下了一坛子酒
那个用墨水写诗的兄弟
后来把所有的忧伤都藏了起来
我只是偶尔在电话里
和他交换一点夺眶而出的蓝色
发表于 2018-9-10 21: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   (绝句)
静数秋天味苦辛,夕阳林下倍深沉。
诗成付与天中月,脱俗清辉照我身。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4 14: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轻声哼唱

十月,我在哪?
滨州或苏州。
一千六百里路,
两个省的风云,
不是山左,
就是江右。
所谓的白驹
过河的过河,
渡江的渡江。
阳光照在我身上
是这一束,
而不是那一束。
我把两端的谣曲
固定在一首
低徊又绵长的湖水,
是有人在轻声哼唱。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0: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月十五处于空想状态

我喜欢把月亮比作潜水艇。
瞧,那艘银色潜水艇
在夜色中慢慢游弋,
一片云就要把它遮蔽。
我理解不了月亮
何以有那么多忧伤。
就像我无法理解潜水艇
总是藏身于记忆的海洋。
涌浪的演奏还不够娴熟,
星光也无力改变其颓势,
我知道我为什么叹息
——潜水艇拒绝返回,
带着一种下潜的决绝
把密闭的舱室留给了空想。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0: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记事

天在九月开始有了点凉,
远在烟台的朋友邀我
去吃海鲜。电话里他说:
禁渔期已过,你爱吃的梭子蟹
辫子鱼,个头大而鲜美。
他说来吧,带着你的新书
带着酒过三巡的憨态。
我没有直接答应,
我说我手头有个剧本
难以分身。再联系吧!
挂了电话我感到空落,
楼上有人开启了电钻。
我知道我能够挤出时间,
只是已没了远足的兴奋,
仅剩下一个吃海鲜的人
唠叨着好像要去救场。
那肯定是另一个我,
有着不为人知的出海经历,
在内海捕捞黄花鱼,
在船坞鼓捣电子设备。
习惯用结实的锚链
固定漂浮的感情,
用虚无的探照灯
照亮礁石和浅水区域,
桅杆上永远有一只猫
占据了想象狭小的空间。
我也是在大海里游累了,
应该有那么一刻
螃蟹钳住了脚趾,
辫子鱼编入了辫子军,
拖网渔船刚刚油漆过
慢慢驶离了港湾。
我回拨了好友的电话,
没人接听,没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9 23:57 , Processed in 0.06407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