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93|回复: 2

[原创贴诗] 宫雷 诗作一组【因前期论坛遭遇攻击,导致帖子丢失重新补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3 10: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宫雷 诗作一组



春三月

你从后面抱住我,江山柔软起来。荠菜和大叶杨占据自由的基座。
赞美像珊瑚一样顶破河岸,拱掉漂移的黑痣。
南回归线拉近北回归线。雷声不再放进箱子。锋芒砌进戏台。
燕巢的白泥闪着光耀。雪山在叶片之上下降一厘米,柳枝锁住了雨水。
在茶案或江源,鱼都有本来的身份,还乡人抽离的缅怀,
呜咽如胸口聩聋的飞机。平芜尽处,是永恒和四月,高窗外
不只复襦芳草。发亮的道路——也是来路,重新敞开。
死亡和身体里的那棵树会混合、会站在渔网的星宿上。年轮像开片的瓷器,
虽说终会各归其根,但流向认知于伸长的筋和物质的玄德之门。
我们也有开裂的痛感:卡车拉走矿山、兽笼和生活,青铜置于炼金的炉槖。
遗址里的小童子,你瘦骨嶙峋就索性扔下骨头,让肉身在树梢食云食雹
食旱龙的赤鳞。邮戳指示到站了,八百里加急在一个退潮的梦中让梦耸起浮力。
脚掌踩出浅湾,沉入肺的日落让呼吸加深,你喷到镜面上的将是绣着日出的镜子。
一路向西,鸟旗划过浓墨和素颜,短促的也是最后的怀抱被吹进回声。
松脂、宽袍、签名纸,尚容我心。两个世界的黑暗:孤独、永生、开阔,
但都不认同过错。廓开岩石、年代,一粒哀婉还萎靡在高高大大的雪堆里。
草莓棚离红房顶多近啊!它送还给村庄小蜡烛,那些嘴唇开始咀嚼火苗,
再由一根管子引流到腹部。麦地摇晃着,月亮也畏惧舌尖的饥饿,为了找到粮食,
香椿、薄荷……把自己的影子碾成了风。谁能锁定羊毛一般温暖的善行?
池塘、沼泽打湿感召,横跨三个时区,书页的边缘就是薰衣草泛滟的边缘。
影子滴水的人,遗其耳目、彷徨于尘垢之外。我自居其贫,是所非、非所是,
取受恒严。月下风好春渐深,陶漆爬出虎纹和巨型纺轮,那些传闻过滤的熔渣
是真实的——春天打开了密道,敲门声像刮毒的牛角板,疏畅了结节。生和遗万物。
那张蝶翼将按照原样复印出来,还要让它吐出喜鹊叫卖的整个严冬彻底解散的口证。
季节的遭遇战不止一次,勇士们投射在的卢的拴马桩前,绿盔激流沸涌,
撞向与日夜接壤的城邑。劫掠的刀留下蔚蓝的脖子,我们活在
三月作为遗产的头颅,也是花蕾垂下的那部分——重以花道精神立身。


意象

石碗里的鱼溢出冰河,铁鳞骑着裸体。滑腻的肋骨,
生者也是死者。赤日的纹身大面积覆盖你脚下的熊皮。
其中一张随热流划走。坚果里布满腮。汲水。
航船拔去孤岛的毛发,铃铛拽着昆虫跑远。
旧信靠鼻子复活。左耳的走廊潜出者引缰奔沓。
气动远振海洋之门。风催熟她的乳房。
鸡叫声和情人都是洁净的,素衣反叛旧制,
感受越来越轻的山尖的锋利。新的食品像密密麻麻的群鸟,
拒绝夜的边界,咬着时间略苦的根蒂。邂逅刮来的影子,
风速读取了星系倒转的密码。


良宵

从月亮取下一块制动拼图。城市耳语,弥漫的黑
在报时的钟楼悬停。启明星,它腹中的紫色凤鸟落入蓓蕾的空身。
某个方位的自由独居且闪光。世外一天既定同心之外。
四望荣枯,蕉影碧波平妥,迷倦闲书。主体花园丰饶,烧光白天的壮想。
乐土。净水自流另一个宝瓶。当下与未来的秘密,
完成落日未完成的分娩。动物和笑陷进灯的羊水——生钻出翼甲,
观音扶接尊位。五行祥和,身体欢乐,穷尽永夜。

——同样是良宵:天空收回它的雨,陆地埋殓一个人的骨。


夏天抱有的……

夏天抱有的愿望被消化、萎顿于方青石的触须内。
光的纤维、碎末,倒转原点、彤云飞渡。
豹子将风带到湖泊,沉渊打开匿名的恒星,
昏鸦及百兽的舌尖趴伏蠕动的幼子。
灼火的耳语铺下寂静的银霜和报复性的草籽。折断的荒原
多次迷失。压抑的浸泡中,
光滑的陷阱掏走了繁衍的内脏,最终留下白色情感瘟疫。
植物重生、旧物飞起,无私如闪耀的贝类。
星辰掉落的肌肤是另一个话题。婴孩只吮吸波澜。
现实的孤独中,流言是溃疾,一片叶子一个审判。
黎明的群岛从悲伤的身体尝到悲伤的松香。
荆棘和灯的泉源之间,醒狮在满月宽阔的周身扑向轻弹的子夜。
王国亦生有寂寞。野葱的汗毛从无花果的嘴中吐出辣根。
新的姓氏穿过液体回到天幕。


二月

你醒来后将伏在哪朵雪上?从踉跄的白色鹅毛里找到金星翻转的白昼?
原野上旧房子重新升起空荡的水声,翅膀下的阴影被棉垛照亮。
不该失去的事物浸透玻璃的萤火。我敞开热情,虽然我不被知晓,
称呼过梦和奔跑的人鼓点永被敲击。昏迷的泥潭、雪及铁器,它医病的住所
挤满瘦弱的播种者。播种是个命题,同一棵树下都能找到说话的嘴巴、
洁白的拱门。麦垄在侧,脚步迁延,外境于山腰散漫元气。
粮食从雪坡翻过,城市、村庄彼此对称,垂死的人和放火的人彼此对称。
北风念到一个名字,它越来越胖的手掌打乱了喇叭和六尺生宣。
前世所修,今生相投——二月是我的伴侣,二月有埋葬我的黑沉沉的雪,
像星空可以安魂、像六瓣梅花含在口中。


山羊

那山比吃到的草更有气味。比蜜水清寡。它刺落了白果和雷鸣。
石头嶙峋的枝桠和风缠绕在一起。它折断过犄角,那些沟壑
是黑色的命运的脊背。
扛着罂粟和热油。一座孤岛在虎兽穿行的灌木里该怎么走?
斧劈石、龟纹石、海母石……被击倒的云。苔藓提取了荒野的纯蓝。
绝境中,它把草场拖入苍穹陷落的瞳孔。
近旁是喜马拉雅。羊啊羊,清瘦的神把你引向那里,蹄下火星迸出弧光。
向上。雪崩裂四散。它投掷的炽热倾注于暴雨的喷薄。
最后的苦役。身形被雕刻在跃起的浪头。
雄心就是那形状——喜马拉雅的一半,我们昨天自身的一半。
仰望这堆旧石头。山羊的白胡须像酒一样蒸发。
世界这双手把它接住。征途,被订述。


冲出……

风衔种子云衔月。飞花令。盛世。
一代人寄走凭信。根取水,牛取叶。豹
迈过网影的强制。雄蕊、莲花塔、高士膝下,
惊蛰雨宿千佛山……数字的尾巴行于阳,
虚阴在药草的舌尖化开。扬之波,不流束蒲;
瘦山玲珑,孤独躲过凛爪的盘问。
内心稠密之路,淡去霉茧。
万亩杏色沉思交加。把镜子点化、融汇到遗失,
和石头造出半个垂老的躯体。一个一心一意的替身,
因何拒绝降临的活?薄刃食酒,连绵地唤醒初愿。
流言曾是芍药早期的贫穷。人墙是它多重的萼片。
门列两边,瞬息时序。一句唱诗,冲出绿野淑清的气候。



群像

雕刻万古倾覆的那一瞬烈火、荆棘和忧患。石头内部
开扩炉膛大夜。雷霆所击、万乘威压、庭燎未央。
历史掏空的川流在花岗岩攀附的莓苔上,吸聚虎眼瞪出的
喊杀声。经卷化垒石,前生悬照江山妩媚和满城瓦肆市相。
遗骸比生长生,坦腹内春秋安详。它剥落岁节追念,
剥几千年族谱恍若可及的微笑。两种时间,共生、共鸣。
姿态暗扣某个谜底的求取方式。所有逝者睁开眼后,
魂按寻细节,法力收簇洪钟剖釐的镶金豪焰。唇齿苏醒,
他们为后世钦仰,也刺痛雪花里伏案拟题的春蚓笔。
昔人横观大江诗。千鼓曲罢,旗开马到,血红的冲刺冻结成他。
葵倾向日,英武气锋发韵流,亮灯雕今。酣饮的坛盏
醉于回天运斗的奔云高义。星摘月章:红月食——
焕若太阳另一个爬高的肖像,明通文碑。



对话

强颜欢笑的人间,凋落的马蹄即便最后也要拽起
溺死的云船。水湾里噙着变小的草命,鳄嘴
从肢解的圈套拔出抽芽的拉力。孤零零的精气
比落日早死于城邦,不可穷尽的繁殖一座雪峰碎裂的静寂。
甲:我替你开一个命程的窗口。
乙:不必。请你把埋我的风暴装进口袋,像伤疤那样
缝合记忆,把腐烂长成肥沃的天仓。
丙:一道之源,苦毒会激怒轻蔑的盲目,耀眼的影子
将活着你跳舞的性灵。
乙:尘世翻滚,让我残存的寄托生成伏水,
让手杖临风不动,不外借强赢之随。


晨曲

你的素心在江河的蛇服上托起日晷。
前途有大鸟飞遁,
花朵、经脉、蜂箱等器物旁待金风玉露。
人如箭镞,无限自我分剖玄理、堂音。
比雨水更好的年轻埋掉星斗的灰烬。
——“生活在别处”的生活。
此刻:白昼镜洁的小童年。
大地只有奶酪和童子们画出的圆圈。



沉香杜撰的小剧本

沉香空悬的湖泊结织游离,慈悲即将把阳台黑透,
月光的路程被一道白茶泡开。
积雨云。你的沙漠、安静的信。夏日激荡。
兰花在干净的山谷扫过一女子的裙裾。
书生立身醇厚,不自是不自功,在石头里燃烛点灯。
蝉声的荧光重叠了明誓。
像岁月静好。像绿萝跑过高原的页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7 12:57 , Processed in 0.06309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