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296|回复: 12

[原创贴诗] 应文浩诗2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5 11: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应文浩 于 2018-6-15 11:22 编辑


应文浩的诗


作息

日出而起
像一株植物抬头
接受灿烂

在人世间的一小段行走
大如一个星球在旋转
小如一只汽球在飞行
冷也走,暖也走
似一个物体的惯性

日息而卧
放下吊桥,放行
所有的人、一切美丑善恶
皆因无边的黑色而含混着



此际

他一个人在屋里
灯光宠着
此时,他面色温暖
如一个世界的中心

外面,月光正开着
那白色的光辉
慢慢透过窗子
寻找他的脸



临河而居

他临河而坐
像石凳不说话
如涓流只起微波

好像白云抚摸着山头
柚子、香蕉以及
木栏杆、回廊、青石板、银头饰
在静默中
慢慢消融掉自己

做一个水中
晃不碎的影子
再替自己寻一个角度
让水面刺目的太阳
给脸庞增辉

他的生命
有时高贵,有时卑微
皆因付出
而多出了意义



时间的巨鸟

枝头微微的颤
宛如一扫而过的亮
是你的翅膀
子时的野外,虫鸣生出的静
是你隐形的翅膀

动息之间
你啄掉一些植物的痛
          部分真理的笑
还吞掉谎言、罪恶、光环——
那些易消化的食物

现在,你就在不远处
小小的我得快步向前
虽然现在,我还能听到
你如风的呼吸

如果有一天
我落进句号的陷井
就要完了,因为那刻
你正屏住呼吸,站在背后




我愿意

那么多靠近事物的方式中
我更愿选择像眼前的太阳一样
不依西山的缓坡
避开枝头的鸟窝

径直
向地、向死而去

如果上天还能原谅我
并允许我重升
我愿意学习太阳
不断地死去



北京到纽约

从一个房间走向另一个房间
像水流
门代表一种方向
一个房间剩下空皮囊
像被喝干了水的杯子
另一个房间
像一只空碗
有了一粒米的跳动

从北京到纽约
似逆流,外力藏在背面
像左右脚反串穿鞋
走闹剧的步伐

后来我就想,快点回来
亲手放一池清水
养自己的月亮




观黄果树瀑布


我没有别的样子
你们看到的
白、润、晶
也是我的样子

没能被你们遇见
我并不忧伤

从天堂的阶梯下来
我看见
万物皆如众神

有一瞬
他们潮湿的光芒
绕着我转了一下




雪,弄停了我们的时间

一早起来
开门见雪
大亮的世界
仿佛一生的顿悟

澄明里
雪域的弧面上
停着时间的白蝴蝶
在远处,在更远处
雪替我们延伸了边界

世界放在雪上
没有异于雪和冷静的羽毛
净和寂静很低,贴着雪

此刻
你若有踏破之念
就会落进深渊
栏杆外,桂花的叶子
个个驮着雪

如和光下一群
背着孙子的奶奶
像一块薄纸
想要包住一粒糖

天空下面
停泊着干净的光
少顷
渐渐露出的万物,引着我们
再次回到时间的圆物里




黑夜,亲爱的光

像是习惯被埋在土里
要等到太阳走远
你才肯出来

我站着、坐着、躺下来
你也变换姿势跟着
你说:
“我不是王,这里没有
高贵与贫贱
美丽和丑陋
我们是平等的”

“这里也没有闪烁的眼睛
只有墨色的自由之光
和未开启的善良”

如果是这样
黑夜,亲爱的光
我想活在这里



悬挂
   
粉过的墙面噙着白光啊
擦痕、划痕
一刻苍老百年

我惊讶它们陷于其中
突显成真理的模样

它们让我们
在暖色的灯光下
悬挂出颤颤兢兢的影子





第十首


写到第十首
我已回到家中

终于可以将夜晚的灯火
当作一条隧道
拖进房间
穿越、玩耍

像他人用旧的胜利
敲敲打打、修修补补

我喜欢旧物件
包括夜浸染过的黑边



修正

这是个午后
许多人被围困在春晕里

我的悔过像天空的一缕白云
结中有结

天空下的世界大吗?
可阳光盛下了它
这个世界善良和罪恶一样多吗?
可你看这里的阳光
多暖、多浓、多匀
                       
也许是见着父辈们生命之灯
一一熄灭的缘故
这个春天,我的宽容浩大起来
仿佛整个春天尽是洗礼的水
阳光下,我突然感觉鲜亮
我散发着光芒
瞧,我的影子,多么明亮——
它像我反复修正的过错




帘微漾      

谁的眼睛,给予了世界美。
             ——题记

我见过很多安静的窗帘
青绿的、紫红的、洁白的
我可以确信,一定有些什么
和它的背影并肩站着

当阳光缓缓地洒在绿叶上
我看出来了
窗帘就是生长的叶子
正面是鲜润的微笑
早晨静若处子
傍晚时,像一个新娘
想自己掀起盖头

最迷人的时刻是微微荡漾
它像我们这个世界
常常嘴唇微微一动
什么也不说



一枚硬币

一枚硬币
在空中旋转
你看到了
世界是模糊的

假如硬币不会落下
世界会是圆的

现在硬币落下了
像一面笑压着一面哭
又像一个他托举着另一个她
它们仅仅隔着
一枚硬币的厚度



忽略

清晨盛大
他只取一个院子

那里有
从围栏外送来的鞭炮碎屑

快乐的灰烬、爱的红包皮……
这些不会让他厌烦

他想到了落红
借放慢扫地的动作作一次挽留
又用微笑反抗着易失
仿佛看见了顽皮孩子身上的灰尘

他的爱人搬来了椅子
他们坐在石桌旁说笑着、争论着
直到忽略所有事情的痛
太阳才翻过高楼找到他们



熊熊的炉火没有熄灭

熊熊的炉火
映红司炉工师傅的脸庞

他的身体被猛地推进炉膛
像一个逃学的孩子被推进教室
咣地一声,炉门关上了
呜呜呜,鼓风机加大了风声

出来时,他已是它
白碎片,白粉末,红火星——
白粉笔,红墨水
“把里面的杂质挑出来”
把里面的错,挑出来
一把火钳扔过来

熊熊的炉火
映红司炉工师傅的白手套
“不哭,不哭
它成了尘埃
会永远活着”


桂花开了

桂花开了
报告消息的人
是早起在院子里忙碌的妻子

我跑出来时
妻子的秀发上,落了一朵
就像她年轻那会恰巧落在我家
她此刻的一粒笑
却是不小心落在兰花上的
然而,这一切并非属于完全的巧合
我闻出来了——
她们都有成熟女性的体香

你说什么?我还不算幸福?
哦,忘了告诉你
我一直只想做个简单的幸福人
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上
一定有许多地方,桂花开了
却无人报告消息




包袱

背包袱的人
把自己交给夜

在黑色的大包裹里
与万物一起
滚来滚去

他圆乎
宛若一枚心




蚯蚓曲

似乎很久了
接近永恒的
悬挂着明朗和辽阔
不落,不灭

它们的辖下
山水,亮着
草木茂盛如灯盏,亮着

铺着赭色地砖的广场上
蚯蚓的干尸,亮着
大雨过后的蚯蚓
失去黑暗的蜜、自由的空隙
呼吸,已不能顺畅

不说对,也不说错
逃离
只是为了舒畅的呼吸

我在人们所说的善良和邪恶
同时在别处闪亮的时候
查看过地砖上死去的蚯蚓:
没有一条身体是直的




我喜欢这个世界

我喜欢这个世界
喜欢它的肤色,它的水
和它们带来的光

喜欢就这样
居住在光里
每天看见神性的身影晃动
在光的庭院里
挖土,种花,栽菜,浇水
给手添一些光芒

喜欢看着每一株植物
端坐成佛
沐浴在微笑的金光里
向他们跪拜
学习他们的经文

除此之外
我不要任何死亡
我惧怕黑暗
在心里召唤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08: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观:诗写到最后,可拼的只有灵魂。
发表于 2018-6-27 17: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所有的人、一切美丑善恶
皆因无边的黑色而含混着”
写得太好了。
发表于 2018-7-2 17:25:27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是见着父辈们生命之灯
一一熄灭的缘故
这个春天,我的宽容浩大起来
仿佛整个春天尽是洗礼的水
阳光下,我突然感觉鲜亮
我散发着光芒
瞧,我的影子,多么明亮——
它像我反复修正的过错

再读好诗
发表于 2018-7-5 09: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观:诗写到最后,可拼的只有灵魂。高!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静之核 发表于 2018-6-27 17:21
“所有的人、一切美丑善恶
皆因无边的黑色而含混着”
写得太好了。

到这里来检验一下自己
发表于 2018-7-9 21: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迷人的时刻是微微荡漾
它像我们这个世界
常常嘴唇微微一动
什么也不说

妙!夜品好诗~
发表于 2018-7-12 08: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7-9 21:59
最迷人的时刻是微微荡漾
它像我们这个世界
常常嘴唇微微一动

最迷人的时刻是微微荡漾
它像我们这个世界
常常嘴唇微微一动
有同感。

发表于 2018-7-16 08: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散发着光芒
瞧,我的影子,多么明亮——
它像我反复修正的过错
发表于 2018-7-20 14: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迷人的时刻是微微荡漾
它像我们这个世界
常常嘴唇微微一动
什么也不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6 05:26 , Processed in 0.07784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