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86|回复: 0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陈黎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8 15: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黎,1954年生,台湾花莲人,台湾师大英语系毕业。中学、大学教师三十余年,一年一度在花莲举行的“太平洋诗歌节”策划人。第四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终评委员会委员。著有诗集《蓝色一百击》《小宇宙》、散文集《想像花莲:陈黎跨世纪散文选》、音乐评介集《世界的声音:陈黎爱乐录》等二十余种。译有《万物静默如谜:辛波斯卡诗选》,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白石上的黑石:巴列霍诗选》,《野兽派太太:达菲诗集》等逾二十种。曾获台湾文学奖新诗金典奖,时报文学奖叙事诗首奖、新诗首奖,联合报文学奖新诗首奖,梁实秋文学奖翻译奖、胡适翻译奖等。2005年获选“台湾当代十大诗人”。2012年获邀代表台湾参加伦敦奥林匹克诗歌节。2014年受邀参加美国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计划。2015年受邀参加雅典世界诗歌节,新加坡作家节以及香港国际诗歌之夜。2016年受邀参加法国“诗人之春”。

精品展读
   
●魔术师夫人的情人

我如何向你解释这幅早餐的风景
橘子水从果树上掉下,跟着小河流到杯子里来
三明治是两只美丽的公鸡变的
钻出太阳的总是蛋壳的另一端,不管多重的月亮味道
桌子椅子刚刚从附近的森林砍下
你甚至可以听到叶子的叫声
那些核桃也许就藏在地毯下面,谁知道呢
只有床铺才是稳固的
但她是那么的欢喜巴赫的赋格,因人们多疑而善变的这位
魔术师夫人。你只好彻夜,学她不眠地遁走
(追在后头累得半死的十九是我……)
我恐怕睡醒后她还要弹风琴,喝咖啡,做美容操
哎,谁晓得帽子里煮的是不是咖啡
下一只饶舌又爱卖弄诗句的鹦鹉,不定,就轮到我

1976

●在一个被连续地震所惊吓的城市

在一个被连续地震所惊吓的城市,我听到
一千只坏心的胡狼对他们的孩子说
“妈妈,我错了。”
我听到法官哭泣
牧师忏悔,听到
手铐飞出报纸,黑板掉落粪坑,听到
文人放下锄头,农人放下眼镜
肥胖的商人逐件脱掉奶油跟膏药的衣裳

在一个被连续地震所惊吓的城市
我看到老鸨们跪着把阴户交还给它们的女儿

1978

●春夜听冬之旅
——寄费雪狄斯考

这世界老了,
负载如许沉重的爱与虚无;
你歌声里的狮子也老了,
犹然眷恋地斜倚在童年的菩提树下,
不肯轻易入眠。

睡眠也许是好的,当
走过的岁月像一层层冰雪
覆盖过人间的愁苦、磨难;
睡眠里有花也许是好的,
当孤寂的心依然在荒芜中寻找草绿。

春花开在冬夜,
热泪僵冻于湖底,
这世界教我们希望,也教我们失望;
我们的生命是仅有的一张薄纸,
写满白霜与尘土,叹息与阴影。

我们在一撕即破的纸上做梦,
不因其短小、单薄而减轻重量;
我们在擦过又擦过的梦里种树,
并且在每一次难过的时候
回到它的身边。

春夜听冬之旅,
你沙哑的歌声是梦中的梦,
带着冬天与春天一同旅行。

1988

注:1988年初,在卫星电视上听到伟大的德国男中音费雪狄斯考在东京演唱的《冬之旅》。少年以来,透过唱片,聆听了无数费氏所唱的德国艺术歌曲,多次灌录的舒伯特联篇歌曲集《冬之旅》更是一遍遍聆赏。这一次,在阒静的午夜,亲睹一首首熟悉的名曲(菩提树、春之梦……)伴随岁月的声音自六十三岁的老歌者口中传出,感动之余,只能流泪。那苍凉而沧桑的歌声中包含多少艺术的爱与生命的真啊。

●岛屿边缘

在缩尺一比四千万的世界地图上
我们的岛是一粒不完整的黄钮扣
松落在蓝色的制服上
我的存在如今是一缕比蛛丝还细的
透明的线,穿过面海的我的窗口
用力把岛屿和大海缝在一起

在孤寂的年月的边缘,新的一岁
和旧的一岁交替的缝隙
心思如一册镜书,冷冷地凝结住
时间的波纹
翻阅它,你看到一页页模糊的
过去,在镜面明亮地闪现

另一粒秘密的扣子——
像隐形的录音机,贴在你的胸前
把你的和人类的记忆
重叠地收录、播放
混合着爱与恨,梦与真
苦难与喜悦的录音带

现在,你听到的是
世界的声音
你自己的和所有死者、生者的
心跳。如果你用心呼叫
所有的死者和生者将清楚地
和你说话

在岛屿边缘,在睡眠与
苏醒的交界
我的手握住如针的我的存在
穿过被岛上人民的手磨圆磨亮的
黄钮扣,用力刺入
蓝色制服后面地球的心脏

1993

●秋歌

当亲爱的神用突然的死
测验我们对世界的忠贞
我们正坐在夏天与秋天尾巴结成的秋千
企图荡过一堵倾斜了的经验的墙
向迎面而来的风借一只别针

而如果突然,我们紧握住的手
在暮色中松开了
我们势必要抓住奔跑中的平原的身体
向无边界的远方大声说出我们的
颜色,气味,形状

像一棵用抽象的存在留下签名的树
我们陆续解下树叶与树叶的衣裳
解下过重的喜悦,欲望,思想
成为一只单纯的风筝
别在所爱的人的胸前

一只单纯而美的昆虫别针
在黑暗的梦里翻飞
在抽走泪水与耳语的记忆里攀爬
直到,再一次,我们发现爱的光与
孤寂的光等轻,而漫漫长日,只是

漫漫长夜的孪生兄弟

我们于是更甘心坐在夏天与秋天
交尾而成的秋千上,甘心修补
一堵倾圮了的感情的墙
当亲爱的神用突然的死
测验我们对世界的忠贞

1993

●一首因爱困在输入时按错键的情诗

亲碍的,我发誓对你终贞
我想念我们一起肚过的那些夜碗
那些充瞒喜悦、欢勒、揉情秘意的
牲华之夜
我想念我们一起淫咏过的那些湿歌
那些生鸡勃勃的意象
在每一个蔓肠如今夜的夜里
带给我饥渴又充食的感觉

侵爱的,我对你的爱永远不便
任肉水三千,我只取一嫖饮
我不响要离开你
不响要你兽性搔扰
我们的爱是纯啐的,是捷净的
如绿色直物,行光合作用
在日光月光下不眠不羞地交合

我们的爱是神剩的

1994

●滑翔练习
——用巴列霍主题

1


这样的高度回望人间
你的呼吸在我的呼吸之上

我们
御风而行,还有
逃学的星星

同睡过
如此冗长而黑暗的上古时代中古时代后突然醒来在
当代的光里

许多
潮湿发亮的金羊毛,被整条银河的唇呼唤着的
你的名

夜晚的
勋章,被抚摸,被拓印的
语字

那个
(是的那个)搜藏雷电搜藏云雨以时间为脊梁的巨大
仓库的秘密

角落

2

我想到
神和人的差别其实只是在对
重量的感受

你的
存在,譬如说,倾斜了他们所说的
万有引力


是人的
而那么神

。我的
爱是重的,因为无惧而飞得这么



是小小的
飞行器

跟着
你的震动。因滑而翔,因翔
而轻,一切复杂的都

简单了

1998

注:“在我们同睡过许多夜晚的那个角落”,“我想到你的性。我的心跟着简单了”,巴列霍(Vallejo, 1892-1938)诗集Trilce里两首诗的开头。

●在我们生活的角落

在我们生活的角落住着许多诗
它们也许没有向户政事务所申报户口
或者领到一个门牌,从区公所或派出所
走出巷口,你撞到一位边跑边打大哥大的慢跑选手
尴尬的笑容让你想到每天晚上在家门前帮年轻太太
擦红色跑车的老医生,原来
它们是一首长诗的两个段落

物件和物件相闻而不必相往来
一些浮升成为意象,向另一些意象
求欢示好。声音和气味往往勾搭在先,暗自互通
声息。颜色是羞怯的小姊妹,它们必须待在家里
摆设好窗帘床罩浴袍桌巾,等男主人回家,扭开
灯。一首诗,如一个家,是甜蜜的负担
收留爱欲苦愁,包容肖与不肖

它们不需到卫生所结扎或购买避孕套
虽然它们也有它们的伦理道德和家庭计划
门当户对不见得是最好的匹配
水乳固然可以交融,水火也可以交欢
黑格尔吃白斩鸡,黑头苍蝇辩论
白马非马。温柔的强暴
震耳欲聋的寂静
不伦之恋是诗的特权

它们有的选择活在暗喻的阴影或象征的树林里
有的开朗乐观,像阳光的蜘蛛四处攀爬。有些
喜欢餐风饮露清谈野合,有些则像隐形的纱
散布在分成许多小套房出租的你的脑中,不时
开动梦或潜意识的纺织机
许多诗据说被囚禁在习惯的房间。你闭门
觅句,翻箱倒柜,苦苦呼唤,甚至骑着电子驴
驱赶滑鼠,敲键搜寻。打开窗户
宽天厚地,它们居然在那里:
雨后的鸢尾花。放学回家的
一队鸥鸟。歪斜的
海的波纹
煮着一锅番茄和几片豆腐的微波炉

你想到还要几粒豌豆。你走进超市看到
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
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
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
你随手拿了一罐,发现挖空心思,刻意
求索的它,原来因缺席而存在:
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
罐头罐头罐头罐头  罐头罐头罐头罐头
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罐头

一颗红柿孤独地在收银台上。你说
妙哉,一颗红柿孤独地在收银台上
一行字自成一户
你不免怀疑它移民自日本或多绝句的盛唐
但是你完全不在意。完全不在意它们可以全部装进
一个小小的购物袋

2000

●小宇宙(节选)

我等候,我渴望你:
一粒骰子在夜的空碗里
企图转出第七面
    *
寂寥冬日里的重大
事件:一块耳屎
掉落在书桌上
    *
云雾小孩的九九乘法表:
山乘山等于树,山乘树等于
我,山乘我等于虚无……
    *
一颗痣因肉体的白
成为一座岛:我想念
你衣服里波光万顷的海
    *
在不断打破世界记录之后
我们孤寂的铅球选手,一举
把自己的头掷出去
    *
我是人
我是幽暗天地中
用完即丢弃的一粒打火机
    *
婚姻物语:一个衣柜的寂寞加
一个衣柜的寂寞等于
一个衣柜的寂寞
    *
爱,或者唉?
我说爱,你说唉;我说
唉唉唉,你说爱哀唉
    *
一二僧嗜舞
移二山寺舞溜溪
衣二衫似无
    *
嬉戏锡溪西
细细夕曦洗屣躧
嘻嘻惜稀喜
    *
争鸣:
O岁的老蝉教O岁的
幼蝉唱“生日快乐”
    *
人啊,来一张
存在的写真:
     囚

1993 / 2006

●朱安

我是朱安。
树人先生的老婆
缠脚,不识字
但我识得他
洞房花烛,一夜
一世无事后
识他为我永远的先生

家有一女,即是安
他如是说。
婚后三日
离我去日本留学
他把我当作古董
放在家里,只看不摸
当他在京城的茶馆
议论时事,谈革命
良心,忧国忧民
当他去大学讲课
和新派女学生调情解惑

他写被欺负的阿Q,孔已己
青梅竹马的闰土,祥林嫂
奔月的嫦娥……
但没写过我一字
因为我不识字
他为从玩偶之家出走的
娜拉开示命运,教大家
认识费厄泼赖,fair play(
公平玩?好好玩?)
啊,我多希望他玩的是我
而不是别的女人

我三从四德,外加无才之德
是前朝、旧时代遗物
也是先生今生的活遗物
一生被他所遗忘

他或也有想到我,喜欢
我的时候,喜欢我的手
为他端来的热粥糊和我
从八十里路外稻香村买回的
糟鸡,熟火腿,糕点或者我
托绍兴娘家小弟去东昌坊口
咸亨酒铺买来寄给我磨碎后
煮进粥里的盐煮笋和茴香豆

家有一女,即是安。
他安我于室
自己不安地流落他地与
识字、识时务的她同居
狂人日记。朝花夕拾。
野草。彷徨。吶喊……
我无一识得
但我的心也在吶喊

我生是鲁迅的人
(虽然不是他的女人)
死是鲁迅的鬼,被
他的女人强以鲁迅精神
以鲁迅的魂
匆忙收殓,埋掉,拉倒
连墓碑都没

我是朱安。
我怎么会如你们所说
一生不安,诸多不安
我求用好寿材,与
先生合葬而不可得
但至少许我回到
广平的大地——
广且平的大地啊
我怎么会不安?

2017

注:朱安(1878-1947),浙江绍兴人,1906年奉父母命与小她三岁的作家鲁迅(周树人,1881-1936)结婚,有名无实。鲁迅1927年与女学生许广平(1898-1968)同居,至1936年逝世于上海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19 07:26 , Processed in 0.05920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