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78|回复: 1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小引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9 14: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诗歌奖编辑002 于 2018-5-29 15:00 编辑



小引,男,1969年出生,现居武汉。著有诗集《北京时间》,《即兴曲》。散文集《悲伤省》,《世间所有的寂静 此刻都在这里》。

精品展读
   
●从南宁到平南的路上看见桉树林

雨水是没有故乡的
他们愿意
落在任何一个地方
而桉树则不一样
雨水落在桉树的身上
桉树也没办法
桉树一动不动
桉树让雨水落在自己身上

2018

●曾冰家的梨花树

山上有一棵梨花树,山下也有一棵
我分不清,哪一棵是你种的
梨花开放
桃花凋落
去年是这样,想必明年也是这样
你一个人坐在门前抽烟
风顺着树叶往上吹
风吹到的地方是多么幸福啊

2016

●往昔

冬天我来过这里,秋天我再次到来。
仿佛一年之中季节颠倒,
一个看过落雪的人,重新目睹了落叶。
斡难河的流向会不会因此变化,
但也许只是错觉,
晨光中袅袅炊烟安慰着大地,
而大地沉默,安慰着我。

2016

●致敬

十年前我看见过
星空下的河流越来越慢
清风磨损着山岗
与你无关

再也不能这样盲目了,亲爱的
家具要对得起木头
衣服要对得起棉花
酒要对得起粮食

2015

●棉花

棉花开放的时候荷花也在开放
万物生长
忧伤像个水池
没有固定的形状。

你梦见了阿姆斯特丹但没有告诉我
还有旧房子。
天上正好下雨
下面就是大海。

你在那里的时候我在这里
我们除了自己
什么也看不见
油画上只有一个人气球那么多。

其实你走到哪里都带着自己的枕头
心里有个洞
想把它填上
真难过,棉花开在风车旁。

2012

●河流的两岸

河流的两岸相互平行
河的这边是条公路
河的那边是面山坡
河这边的人
要到河那边去
(他为什么一定要过河呢?)
只能坐河岸边的那条小船
小船从河这边出发
顺着河水划向对岸
河这边的人大声喊着
河对岸那个人的名字
河水静静流淌
河水带走了两岸

2011

●去山顶种一棵橡树不是松树

去山顶
种一棵橡树
让落单的鸟
望着它飞
我曾经想过
在月亮好的夜晚
一个人去那里
看看山下的灯光
就可以了
我靠着橡树
什么都不说
山顶寂静无声
人间若有若无
我的橡树
在微风中颤抖
每一片叶子都不同
每一片叶子都很好

2008

●和月亮有关

月亮总是突然出现的
你一抬头
就看见了它
我说是的,这很舒服啊
我们在月亮下抽烟
看见一朵乌云 飞快移动
后来,夜里的鸟也飞了出来
朝空旷的地方飞
我们摸黑站起
身边就是黄杨树林
“为什么不去喝酒呢?”你问
那是去年春天
有一些空气
在我们中间隔着
那个夜晚
其实没什么悲伤和喜悦
我们去街道口的小酒馆吧
不谈命运
就像草地上的两只昆虫
朝有光的地方飞去

2003

●一九八九年东直门大雪

那年我在东直门
遇见一场大雪
透过玻璃窗
看见你小心地穿过长街
雪下的悄无声息
下的走廊里只有老鼠的脚步
那时我正在背诵叶慈
二十三本书和我一样躺在床上

九点三刻时针突然一跳
我看见你戴着围巾走进大楼
纷飞的雪花仿佛漫天的传单口号
你看见我你拍拍肩头的雪你说
天,怎么冷的这么快呢?

其实冬天一直都是这样
年年下雪
天空和铁轨都被冻伤了
你看着台灯说,天安门可真静啊
那时候整个城市
都很安静
我们仿佛听见有列火车从胸口开出
被子弹追赶着
就在我放下书本
你解开围巾的时候

我听着你的自言自语
喝着廉价茶叶
六月的回忆被我们关在房间以外
灯光不好
我们在晚间新闻结束以后
无所事事,度日如年

后来就在那张行军床上
我们抽烟,做爱,
一声不吭
一直到九寸电视下起了雪花
我的叶慈枕在你的腰间
起了微微的红印子

我们在黎明到来之前
像狗一样蜷伏着,拥抱着
在大雪停止的那一瞬间,比如今夜
下着那年没有下完的大雪
而我却和另一个女人
在黑暗里沉沉睡去

2001

●西北偏北

西北偏北 羊马很黑  
你饮酒落泪 西北偏北 把兰州喝醉

把兰州喝醉 你居无定所  
姓马的母亲在喊你 我的回回 我的心肺

什么麦加 什么姐妹  
什么让你难以入睡  
河水的羊 灯火的嘴  
夜里唱过古兰经 做过忏悔

谁的孤独 像一把刀 杀了黄河的水  
杀了黄河的水 你五体投地 这孤独是谁

2000

创作谈
   
一首诗是如何创作出来的,是个神秘的话题,或者说,是一个谈论神秘的话题。我倾向于认为它的出现,是偶发的,不经意的,就像一阵风吹过一棵树,并不是所有树叶都会摇晃。

换句话说,诗人之所以指认这个和那个是诗,并努力想通过语言呈现出来的,取决于我们写作之前沉默的忍耐,取决于我们对人世间细微变化的洞见。

写诗在许多情况下既是在谈论别人,也是在谈论自己;既是在谈论局部,也是在谈论整体。但命运这东西捉摸不定,你是臣服还是抗争,结局如何,的确不好说。

必须意识到,诗还是诗,但是诗已经转世了。每一首诗都是重新开始,开始于一个闪念,结束在最后的茫然。写完之后提笔四顾,书房中一盏灯,黑夜辽阔无边,上面是宇宙,下面也是宇宙。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首诗是完美的。写诗是一件永远伴随失败的事,我们失败的水准越高,我们的诗越好。

                    ——给《幸存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8-6-7 17: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发公号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5 00:56 , Processed in 0.11253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