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83|回复: 1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雾小离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9 14: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诗歌奖编辑002 于 2018-5-29 14:50 编辑



雾小离,女,湖北荆州人,毕业于天津工业大学动画系。2012年触网写诗,获2013年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百优奖。作品刊载于《中国诗歌》《扬子江诗刊》《海峡诗人》等,收录于《花城:2013中国诗歌年选》。

诗观:

许多年前,我的窗口曾经有一棵泡桐树,它是自己出现的,在一次暴雨过后。每当夜晚来临,我在窗口张望,那比夜晚更黑的轮廓,仿佛张望一条深入生命未知的道路。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我有预感,那根植于生命土壤中一种隐隐的不确定性,正是诗的真谛。

有人曾经问起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在这浩瀚星海的宇宙中,什么最令他感动,他的回答是:遥远的相似性。诗歌中遥远的相似性就在于此。一种不可触摸的感觉,它总能通过文字呈现给你,不管你我身在何处,不管你我活在哪个时代,只消一本书,一段文字,一句话,一个夜晚,在灯火阑珊中,那种内心隐隐的颤动,就是我们找到彼此最好的证明。

有时我们在人间写诗,我们写的诗悄无声息,并不为大多数人理解。有时我思考诗是一种什么,或许诗是一种慢,是在尘世中得享片刻休息,是一种潮湿的宁静,是回忆在我们眼前重新变为风景。我想。

当一个人开始写诗,她的甜蜜将是小小的了,她忧伤亦是如此。然而,对于诗来说,比起大的事物,我更迷恋小而细碎的东西;宁静从不发出声音,但诗就是为宁静而谱的赞歌。

精品展读
   
●夏日聚会

让我们聊一聊这明亮的夏日吧
那些令人舒服、轻松的事情

在一块安静的青草皮上
停放着我们的车辆
那儿,有鸟儿在歌唱:
家燕、斑鸠、树麻雀

还有我们的孩子,那么小
那么单纯,又那么快乐

他们将用碎米荠编织花环
用捡来的阳光,
点燃房子,池塘,还有树木
点燃一整个盛夏。绿色。
冒着轻烟的
笑声,与责备
裙裾般在风中旋舞

我是要把美好的生活
此时此刻。
酿成草莓和果酒
从你手中传递过来。我是要把
永远。
黑面包一样厚实的幸福
赠送给他们

——噢,亲爱的小精灵
让我来告诉你
那些带着夏日清凉的,
薄荷般香气的旧日子,
多么快乐呀。
当你再次想起它们的时候

2016.6

●难说

很难说,一只鸟
会不会带走一个冬季

而在冬春之交的暮晚
我所遇见的风,会不会其实是
来自某一个夏季

很难说,我穿过了那阵风
会不会暼见风的骨头。

风的骨头里,
会不会藏着某一些
微妙的事物:
路灯,树丛,街道
以及人群。

很难说,未来的发生
在此刻会不会成为熟悉,
乃至过去?

生命会不会,或许。
真的有两次。

很难说,这一季的生命会不会
只是一次偶然的折返?

这次回来,我们
会不会选择另外一条旅程
截然不同?

很难说,一朵花
在某一次生命里,会不会是我
一位素未谋面的亲人

一条小溪,会不会是我
未完成的事
未爱尽的爱,未恨完的恨?

很难说,关于生命的全部
这一次
我们会不会已经忘了。

2016.3

●我把所有橘色的事物叫做温暖

一只桔子是橘色的,
旁边的炉火是橘色的;
当一只桔子爱上另一只桔子,
它们在篮子里的窃窃私语是橘色的;

被子上绣着的小人儿是橘色的,
过了早上九点的睡眠也是橘色的;
婴儿的脚掌是橘色的,他的邻居,一只瞌睡的泰迪熊是橘色的,
同样,它打的哈欠也是橘色的;

玻璃框上凝结的小水珠是橘色的,
画上的鸟儿是橘色的,鸟的名字是橘色的,
它的叫声也是橘色的;

枕边的早餐是橘色的,爱人的早安也是橘色的;
一盆水是橘色的,
它冒出的热气也是橘色的。

在冬天的早晨,四周很宁很轻。
我把所有缓缓流动着的叫做幸福;
我把所有橘色的事物叫做温暖。

2015.12

●某种感觉即将来临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没有见过你
你的样子,你的声音。你的气息。你深深地温柔
和伤痛

这么多年了,你一直没有见过我
我的忧伤,我的弱小,我的沉默,以及声嘶力竭的鸣叫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没有见过你,同样
你一直没有见过我

所以,我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不需要你
不需要抚摸。不需要紧紧地拥抱

同样。你,不需要我。不需要陪伴。不需要安慰。甚至
不需要托付彼此的后半生。可是
当你真的没有说话。没有抚摸,没有拥抱
我只能,干巴巴地掉眼泪

我只能,干巴巴地掉眼泪。这么多年了
我竟真的,一直没有见过你

2014.9

●致蓝颜

要等很久。才能说上一些倾心的话
譬如你彩色的童年,在夜里,像一朵失意的棉絮
被风吹起。向南,抑或
向北。都是一意孤行的事。比起你
偷果子, 背着晚霞
走在田埂上,享受死亡,和它麻麻的感觉。我的青春
干燥得,如小粒裂开的豌豆
宝贝,没有什么比相爱更动听的了。此时的夏虫不够
此时的流水不够。落红的声音
吻。统统不够。
我要呼唤
爱。从遥远的地方归来。我要呼唤风
送来盛夏的一纸生机
把山坡吹向月亮,把我吹向你

2013.4

●剩下的日子不够用来干些别的什么了

剩下的日子不够用来干些别的什么了

只能养花,种草。把书桌前的那盆雏菊
挪到阳台上。
适时地,给花盆里,每一个嫩绿的自己
浇水,施肥。来年开出新芽

每一瓣,每一株都,用来想你

剩下的日子不够用来干些别的什么了
光是想你,已经使我。分身乏术

2013.3

●亲爱的,我要长大了

亲爱的,我想你。

在某地的梧桐树下
背后的黄昏,比我们料想的更快抵达

我清理了衣物,收集了你最喜欢的
雪纺,花朵,果实,CD和发卡

为什么你不给我一个爱的拥抱呢。
亲爱的,我要长大了
身体不再白皙,瞳仁不再淌着泉水
小小的乳头不似雨中樱桃

亲爱的,真的,我要长大了。

我的斑点和细纹
都声称爱我,但我的长大比你先老
然后变小
成为最初,在你怀中,那个襁褓里
长满皱纹的幸福小老人

亲爱的妈妈,该说再见了吧。
再见就在童年的梧桐树下
妈妈。我要真的长大了。我要长大了。
这总让我感到悲伤

2013.4

●绿小孩

她有薄荷糖的嘴巴,甜甜的。

不腻。
她把翡翠湖放在眼睛里,哭一哭
钻出几条银色的鱼。
她吹过一个有风的早晨,冰冰。
风远了,但叶子还小。

她用荷叶包饭,在夏夜点灯,
在小河捉星星。
她吃
湖绿,翠绿,嫩绿,森林绿

如果你不佯装生气
她可不会乖乖回到画里。

2012.4

●从墙上渐渐剥落的失眠

思念着的女人在白蜡烛的背后,显出自己的两个影子。

后来她说渐渐的。睡眠会在夜晚越来越飘忽。
身体掩藏薄薄的透明,我们如约悬挂在衣架上
站立着,瘦死在温柔的羊毛衫。被扎痛的

是一点,一点流失的糖分。

帘子外有一张疼痛的脸,长毛的月亮露出苍白的牙齿
所有在白天沉默的事物

都将醒来。一些昏黄的灯光,早已枯萎的花朵
反复盛开。惊慌失措。

不眠的人悬浮在城市之上,如同白昼。

我们将会被灌满水分,装在开满栀子的搪瓷碗。
玻璃瓶。枕在药片上才能安睡

音频越来越低,她的眼睑载起千斤重的棉花
头上长花的女人,用不同的表情诠释语言。

这种香味,是兰,抑或白茉莉

我将被她带走。寄生在墙上会瞬间消失的
在蜡烛燃尽之前,在她起身之后

2012.4

●窗外的那棵苦楝树

四月的一天傍晚
我躺在床上,天气热得出奇

隐隐约约,嗅到被子里充满
令人怀念的气息。
它使我想起了
某一个已逝的夏日。
噢,这清凉的甘草,还有
靠近老树林,来自泉边的水风。

我忆起许多年前的小时候。
藏在被子里的我。也是这样
佯装熟睡
望着母亲,忙进忙出

有时,她的影子蹲在窗外锄草。
风轻轻吹动她的帽沿

不远处,故乡的那棵苦楝树
就这么立着,从过去一直
持续,到现在。
我们玩着孩童的游戏
也一定被它偷偷看到。

而那时,它可能还是一棵小树苗
而我,也不认得它的名字

2012.4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5 00:57 , Processed in 0.09703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