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903|回复: 6

[原创贴诗] 行顺2018年4月自选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7 16: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行顺 于 2018-4-27 16:33 编辑

影子

上天执白,我执黑
上天执黑,我无路可走

秋日静坐

你所看到的阴影,是我发出的黑暗
你所看到的光明,是上苍对我的谅解

黄昏

不要再往前走了,前方太远
何必留给背影那么深的空间

读史

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都会选择在夜间发生。

如是

天空与海洋不平等
森林与草地不平等
白云与雾霾不平等
蚂蚁与大象不平等
爱与被爱啊
好像天空与海洋
森林与草地
白云与雾霾
蚂蚁与大象

回答

打砸我摊位的城管,我要恨他吗
抢走我钱包的飞车贼,我该诅咒他吗
骗走我两个月工资的工友,我可以鄙视他吗
扇我耳光的上司,我能朝他吐口水吗
克扣我工钱的老板,我需要进行报复吗

我问这些话的时候
大地无言,白云抚慰着尖锐的山峰
拉卜楞寺的钟声穿过夏河幽深的河水

清明

一颗颗酸枣悬挂在树枝上
经年未落
两个寻找野花的孩子
带来乡村生活的意义:
因贫穷而更能获得简单的快乐

从村口望出去
更像是一种礼法
依次是小麦、油菜、灌木
邢俊德和秦大麦坐在山坡上
观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邢俊德和秦大麦是我的爷爷、奶奶
活着的时候不能直呼他们的名字
他们走了,我们需要将其镌刻在碑石上


慈光阁

没有僧侣,也没有信徒
只有几个抓起相机拍照的游客

在攀山藤踮起脚尖,把触须
附向大树的时候

一个满脸虬髯的大汉
突然朝空荡荡的大殿跪了下去

是不是必须在心中造出一尊佛
才能为柔软的膝盖找到坚硬的根基

爬到山顶,我看到巍峨的黄山
也匍匐在天空脚下

我记住的萨达姆与卡扎菲

有几幅是他们大权在握时
踌躇满志,睥睨天下的样子
一身军装,挂满象征荣耀的功勋
锋利的目光
让所有接近他们的人不禁卑伏于身前
我更清楚地记得那样几张照片
他们满脸血污
被人用枪顶着脑门
脊背几乎要贴到地面上
骄横的面容显现出难以掩藏的疲态
和末日来临的沧桑
我记住了他们作为枭雄和阶下囚的形象
他们中间作为人的部分
被史家用春秋笔法轻轻绕过
因无足轻重而忽略不计

清明祭

上一次见面于深圳
再见面于五年后的清明

那时,你的鬓角刚有了点雪色
而今,骨头当也白透了

因为眼里含有乌鸦
望出来的全是白茫茫的痛苦

因为眼里尚存星光
才能忍受没有你的黑暗



对着天空喊一声
月亮似乎比刚才更亮了一些

再喊一声
它就从云层里钻了出来

愿那些幽微的光芒
都能得到一份声音的支持

春天

在春天,我思忖:
应该做些什么

路过那棵皂角树的时候
这次,我确定了
它先于叶子长出刺

人世之初,它就优先练习
用春风开悟皮肉外尖锐的部分

哦,我明白了
我没有去过教堂
我还有很多过错埋藏在心里

深夜草

深夜,我把一枚枚汉字
从字典里取出
小心谨慎地排列、组合
本是一个奴仆
却渴望得到主人的命运
我的痴迷与无力同样深
我的快乐与悲哀一样重
因我拆解饱受委屈的汉字
请接受我真诚的歉意
那无穷的密库里
你永远不知它们会在谁手中焕发出光彩
我的小外甥已满周岁
他快有使用它们的能力了

中年书

开始喜欢棕褐色的家具
浓酽酽的普洱
一本古旧的厚书
头顶着白发的思想
那颗风月之心哪里去了?
爱人啊,我们的青春
因易逝而安全

工程

夜班回来,路过小区前那条马路的时候
市政部门正在加班施工
巨大的挖掘机将道路从中切开
路基旁堆满破烂的水泥町
巨大的工程!工人们的安全帽
和工地周围的警示标志
在黑暗中闪光
他们要在这里铺设管道
重架线路
第二天黎明,我又一次路过
工人们已经离开
道路平整如初
只有隔离栏还在等待着新砌路面的干燥
如果不是碰巧路过
谁知道这里曾进行脱胎换骨的修复?
有多少事情是在我们不经意间发生?
当我在远方的城市里漂泊的时候
我的侄子辈已悄悄地在乡间完成了成长


挖地球

我老家的农民不叫农民
叫挖地球的
我的爷爷挖了一辈子地球
手上的茧子和他挖过的地球一样厚
我的父亲接过他的锄头
继续为地球松土
我有前往城市的幸运
更携带着乡亲的宽容:
如果所有的尝试失败
你仍可以回去
做个挖地球的

过完年后我们去乡下走走吧

过完年后我们去乡下走走吧
那时的乡下才是真的乡下
我们会看到被鞭炮驱逐的喜鹊、斑鸠
野鸡从院子里飞出
一条菜花蛇拦路收费
我们走过的农村
那时遍地都是空房子
我们前去讨水喝
肯定要敲很久的门
但也可能会有又聋又瞎的老婆婆
把我们当作了自己的孩子
开门后就拉着我们的手说:
现在还不到过年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恩赐

我说过谎话
朝叫花子吐过口水
小时候偷过人家东西
中学时曾把癞蛤蟆塞进女生抽屉
至今仍没有放弃肉食
只是有一次一个无人照管的小丫头
跑向疾驰的汽车时
我轻轻地伸手拉了拉
我觉得人间对我的所有恩赐
都缘于这一次

雪事

大雪第一天,根娃的三轮车滑进了葫芦沟
大雪第二天,压塌了振民养殖厂的顶棚
大雪第三天,九十三岁的五叔合上了双眼

送根娃进医院
帮振民修好养殖厂的顶棚
为五爷挖好下葬的穴位

大雪天冷,老人可以放一放
送葬的儿孙正从城市往回赶

他们的哭声已经抵达
他们的人还在奔来的路上

一个人爬山

天空中那只巨眼消失之后
黑暗中好似有无数小眼睛
一株小草,一棵小树
都牢牢守着自己的根本
当我意欲抄小道回家
却得到了一丛荆棘的教训:
人有人途,兽有兽道
如若逾越,那些枯叶的灵魂都会发声

嘱咐

我还想多睡一会
可水仙已经开始凋谢
院子里,有春阳蠕动的声音

父亲正用扫帚清理着满院的鞭炮屑
这些火红的残渣
现在,我们都不需要了

把庄稼交给大地,把孩子交给学校
把老人交给村庄之后
我们就要到城市里去了

为什么“会”写诗

春天钟爱什么什么就染上绿色
月光照耀什么什么就白头

社会优先在流浪汉的旧棉袄面前
露出破绽

关于生活
谁知道得更多

一个母亲的伟大来自于她的不平等
“像我一样多爱下你们的小兄弟吧
他不如你们能赚钱
孩子的时侯就落下了小儿麻痹
……”

大水书

鱼群开始吐泡泡的时候,一群蚂蚁走上屋檐
它们要在我的巢穴之下建造另一个巢穴

雨滴如乌云之卵,四处繁衍
天苍苍,水茫茫,河道迎风而涨

大水被困在原地,痛苦地寻找出路
好像迷途的妇人,问道于庙里的花和尚

史书有记:1975年,驻马店地区暴雨,数日不绝
河道雍塞,经月不泄,驿城成泽国,百姓寻腐而食

————

我尽可能把身体里的水滴噙在眼框之中
我拒绝它们任何形式的落地生根

端午记(一)

我相信,这尘世
总有一方空间能助人摆脱苦难
得以周全
为此,我一次次地提笔
想在文字中寻找
母亲的子宫,童年的家乡,收容我的祖国

五月初五,徘徊在江边的屈原
一定是对他的寻找感到了绝望

同样绝望的还有塞北牧羊的苏武
背负莫须有罪名的岳飞
零丁洋里叹零丁的文天祥
傅雷夫妇用死亡作避难所
躲过了更大的折磨与羞辱

我知道,他们是我们的祖辈
我牢记,希望我们不要重复他们

有记忆的民族,懂得警惕
懂得吸取寒冰般的教训
以色列,飞机的每一次平安抵达
全体乘客和机组人员都起立鼓掌
庆祝文明史上的又一次平安脱险

端午记(二)

是楚地,也是豫都
是天问,也是独自求索
是三闾大夫,也常远离庙堂

我举起地图,怎么看
把屈原放逐的楚国
都少了那么一块

也是在那缺掉的一块里
我一眼就找到了自己的祖国

鬼的故事

我的体内一定住着一个鬼
悄悄地,无声无息,终日潜伏着
在我随着母亲的阵痛来到人世的那一刻
它便溜过来,偷偷地附在我身上
我成为寄主,我的肉身成为
我的灵魂与我的鬼共同的滋养

当我死了,它便离开宿主
独自流浪;在我活着的时侯
它冰凉而又隐忍,让人无法感觉到它的
存在。只是偶尔,比如我突然写出一首诗的
时侯,那一定是我的灵魂耐不住寂寞
就像在公交车上,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双眼
紧紧盯着邻座少女的酥胸
那一定是我的鬼占了上风

有时侯,在梦里
我可以快速地奔跑,飞翔
从高楼上跃下而不死
那些我不曾具备的能力,一定是我的鬼
在我睡着的时侯显了形

鬼的强大让人害怕
很多人在城市里生活
却把鬼运回到乡下
让胆小的孩子不敢走夜路

一个人自由无畏的一生就是与体内的鬼决斗的一生
你不清楚,但鬼清楚
有时侯,住在你体内的鬼会提前采取行动
你信不?很多人隐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你看,在狱中,那个头发斑白的老人
独自呆在看守间,不住地喃喃自语:
“请放过我,请放过我……”
他是在说给谁听

招供

我有罪,食五谷,也食鱼虾
我有罪,折损过树枝,也宰杀过鸡鸭
我有罪,童年时掏了邻居家的鸽子窝
到现在还没有承认
我有罪,中学时骂过关心我的老师
还砸烂过教室的玻璃
我有罪,那个喜欢我的姑娘
我拉起她的手,又放开了
我有罪,怀着一颗无餍足之心
享受了日光
还贪恋着月色
我有罪
……
上帝说,你需要忏悔
上帝还说,真心忏悔的人
必能得到原谅
此刻,那个读我诗的人
正给我判刑
此刻,那个读我诗的人
正给我减刑

论写作

想想卡夫卡大半时间困在一个叫布拉格的小镇
海明威坚持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酒馆里写作
福克纳蜗居在约克纳帕塔法县而毫无怨言
陀思妥耶夫斯基穷得几乎买不起包子
更遑论出远门
想想莫言的一生都没有脱离山东高密
贾平凹越来越迷恋商州棣花街
博尔赫斯到老只是一个图书馆的馆长
想到这里,那些我拜过的菩萨就演变为同一个
那些闪光的地名就不再发出销魂的召唤
所有走过的路都开始后退、并拢
紧缩进一个叫“车陂”的
城中村

敬君三杯酒

醉了,醉了,今天不宜多饮
一杯酒是告别童年时的无助
两杯酒是告别学生时的困苦
三杯酒啊,是起身,道一声珍重
喝不完的就洒在地上吧
溅起的烟尘里有肉眼难解的幻像
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都有一只斑斓的猛虎和一尾孱弱的懒猫
就此一别
懒猫留在旖旎的乡下
猛虎奔往无尽的江湖

夜登五雷岭

夜色中觅食的土元有对突然而至光明的不适应
它收腹曲肢,以佯死代替逃亡

种群繁盛的蚂蚁随身携带着对尸体敏感的雷达
它徘徊试探,悬即从草窠里召唤出一只军队

请原谅,一个生长于山林之外人的莽撞
不小心打破了这大树之下的祥和与宁静

此刻,他不得不涉足于如此两难困景
是挺身而出,助力于一只昆虫性命攸关的历史大撤退

还是屏声息气,观看这只队伍如何精诚团结
从强大的对手身上卸下养家的口粮

1959年

我还有一个姑姑
但我从来没有听大人讲过
关于她的事
他们饿着肚子埋掉她后
很快就忘记她
去寻找吃的了

距离

位居南方的都市好似永远温暖
车辆与行人靠得很近
各自的体温喷泄
广告牌宣示的色彩纷繁
商店里的音乐四处奔窜
行走在闹市的异乡人会觉得孤独吗
一个穿着棉袄沿路乞讨的老者
给我带来了乡音与寒冬

感怀

一个技艺高超的医者治疗必定关乎灵魂
他要敢于向颅内开刀

精神的创伤能引起心、肝、胃、脾的各种疾病
往往非纯粹的医学所能解释

在久治不愈的病人面前
他是否需要鼓起勇气,让那些痛不欲生的肉体就此安乐

还是一声声地唤醒
沉默的等待施救的对象

啊,我看到法官不停地挥舞着手术刀
用猛火剔除掉让社会剧痛的肿瘤

苍茫的大地把他们开的药方拿过来
制成一个个鼓鼓的坟包

远行

有望不到边的戈壁与同样望不到边的草场
有磕长头的藏民和低头饮水的牦牛
从大地汲取生存的力量
有秃鹫解除人间的痛苦
我们勇往直前,有包容我们脚步的,祖国

逗留

在这里,推窗就可以看到雪山
巍峨壮观的雪山
好像只有白云、松林、唐卡
才与之相匹配
我只能作短暂的逗留
我走过的路,送给你们一串脚印
我想爱的人,已有人替我爱了

可可西里

荒野中,一只藏羚羊在吃草
此刻,它肯定比我更渴望孤独

它抬头看落日的时候,像一个诗人
它抬头看我们的时候,像一个诗人持有的对人类的警惕

车过汶川

崭新的街道,崭新的高楼,崭新的招牌
看不到当年的痛苦

只是,在我们谈论那场灾难的时候
司机却踩着油门一阵加速

高原

在黄昏的掩护下
采虫草的藏族阿妈拄着拐杖走下山坡

山腰的临时住房里,一只比藏獒小得多的黄狗
蹒跚着迎上前去

高原缺氧,老土著也是一走一气喘
好久,月亮才扶着雪山爬上天空

北风吹

北风吹,小企鹅把双足放在爸爸的脚背
北风吹,小企鹅把头颈伸进妈妈的腋窝
北风还在吹,它在寻找哪只小企鹅没有了爸妈

意外事故

那个浑身恶臭
在垃圾桶里觅食的
流浪汉
心中肯定有一块磁石
第一次,他们把他送出机场十公里
当天下午他就回来
继续影响窗口形象了
第二次,他们把他送出城市十公里
但是,第二天他就回来了
第三次,他们发了狠
一口气把他送到省外的荒地里
谁知道,隔两天
他又神奇地出现了
他们实在没有办法
只好把他送到更远的地方
——他终于回不来了

往前

我居住的楼下有块空地
每天都有老人在跳广场舞
我曾尝试穿过悠扬的舞曲
去观看大树旁两个中年人
在昏黄的路灯下下象棋
有时候我被春风簇拥着走得更远
越过吃烧烤喝啤酒的几个青年人
来到电影院的入口
又在喧闹的KTV门前停留片刻
那个晚上没有上帝的指引
我就这样一直往前走
每走一段,我就觉得自己年轻了几岁
就觉得一层衰老的皮肤从身上蜕下来
在穿过一个小学校门后
我停住了脚步
我看到前方妇产科医院的霓虹在黑暗中闪光
我听到一个婴儿“呱呱”的哭声

歌者

唱一曲《窗外》,唱一曲《蓝莲花》
还不够,还要唱《一无所有》
天桥下,卖唱的年轻人
有着雄狮般的狂野,和寒蝉般的凄厉

澎湃的激情一开嗓就停不住
一开嗓就抢夺了街道的至高点
在路灯昏暗的光影里
叫响了城市的天空

也许他像我一样,在白天,沉默地工作
把美好的想象,压在低垂的头颅里
对生活的嘶叫,必须在晚上
借着夜色,才能吼出来

小镇

小镇拓宽了街道
公路两旁的店铺更换了崭新的招牌
做接待的店员,进出的顾客
好似比以前更年轻

我在这个小镇进出
吃猪脚饭,喝咸骨粥
头顶着烈日
我流淌的汗水里依然
充满希望向上的盐分

只有十年前突然消失的一家人
他们的房屋无人打理
破败、衰毁,被杂草填充
留下了时间的刻痕

求救

曾经,我住在七平米的地下室
忍受着病痛,骨伤
一把挂面吃了三天
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少
我急需一份工作
我觉得一个老板可以救我

漫长的打工生活中
一个人沿着昏黄的街道回家
七平米的地下室里
只有几本书,孤独与寂寞
也会让人发出狼吼
我需要一份爱情
我觉得一个女人可以救我

我的灵魂枯涩
对未来失去信心
背弃了先前的梦想
沿着自己厌恶的道路越走越远
我尝试寻找让人宁静的东西
我觉得诗歌可以救我

我好像找到了
又好像没有
我还在救我

春天也有落叶

一片树叶脱离了母体
飘到我身前

现在是春天
又没有大风
是什么让它割断了对人世的眷恋

没法解释
有时我也会突然流泪
不是因为悲伤

且去

且去,摆脱这早九晚五
且归,像父亲一样,荷着锄头
耧一耧三月的麦苗
太晚,容易伤到根
在房屋边多置间偏房吧
如果来的客少
就养一群羊
出门不用牵着
它们知道哪里的青草
顶着新生的嫩芽
哪里的野花不能打扰
没人的时候
就在草地上爱个天翻地覆
将来我们的儿子
也是个出色的羊倌

冬居

(一)

一觉睡到早上八点
披着棉被起床
木门已让大雪堵死
即使阳光无法穿透云层
雪地上的光线依然白得耀眼
穿衣,洗脸
煤炉上的热水足已理顺冰冻的毛巾
早餐是储存多日的菜包子
煮粥,萝卜样的地瓜只切三刀
我要把日子过得厚重而有质感

(二)

扫净一块雪地
撒上稻谷
支起簸箕
手拿引线躲在门后
屋顶上观望的鸟儿逐渐飞过来
一只,两只,三只……
手臂猛地一拉
簸箕向下沉
“扑、扑、扑……”
鸟儿箭一样窜向天空
对食物的追求丝毫不能阻碍它们的
灵动之翼
自由之心

(三)

我用小钢锤敲开核桃的外壳
捡起一瓣瓣裂开的果仁
放到碗里,当作下粥菜
这个冬天,我决定与肉食决裂
用素菜淡饭改变胃口的习惯
让山羊绒一样厚的外衣来代替脂肪取暖

在夏季,我大鱼大肉
体重飙升

(四)

阳光明亮的午后
那几只从簸箕下遛走的鸟儿又飞回来了
它们还惦记着吃剩的稻粒
其中胆大的一只飞上窗台
以胜利者的姿势
用长嘴唇轻扣玻璃窗
我不想和它们斗智斗勇
把头埋在书本里
装作视而不见

(五)

站在月光明亮的雪地里
你不妨读一读《格林童话》
书中描述的
咕咕叫的野鸡
温顺的兔子
狡猾的狐狸
长着银针的刺猥
都隐藏在远处的灌木丛里
第二天一早
你便可以根据印在雪地上的脚印
知晓它们的形状

(六)

最难忘的是那棵满身冰棱的老树
在月光下亮晶晶的
像顶着一头珠玉
如果风足够用力
悬挂的冰棱便会哗啦啦掉下来
砸得地面发出尖叫
也让我心生胆怯
不敢过于靠近

(七)

邻居的儿子四处寻找他创作的素材
为家门口的雪人添上红鼻子
他趁我不备,钻入羊圈
从山羊口中夺走一根胡萝卜
又前往菜园
寻找冒出雪面的萝卜缨
第二天,我看到他的父亲
为过架子车,手持铁锹
吃力地将他的艺术品铲平

(八)

所有的东西都是艺术家
开满梨花的老树
在雪地上蹒跚而舞的公鸡
窃头窃脑偷吃白菜的兔子
不断在天空划着孤线的鸽子
还有那个一心一意雕琢雪人的孩子
只有我是艺术的门外汉
心甘情愿地在他们面前充当着
虔诚的看客

(九)

是谁打搅了我的好梦?
在窗外不住地鸣叫!
是通知我太阳已高高升起,
还是告诉我末日来到,
应尽力挽留这最后的时光?
当我拿起画板,
那只落在树上的鸟突然飞走了。
它逃脱了我的笔,
它不肯被任何文字羁縻。

年龄

一个人的年龄
是他镶嵌在土地里的年龄
我的奶奶永远73岁
我的爷爷永远87岁
我的长伯永远69岁
我的弟弟永远20岁
我的年龄暂时无法告诉你
它还在增加















发表于 2018-4-27 16:3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思想的深邃穿透文字,当痛苦的呻吟变成幽默,不经意间我就遇到苦苦追寻的诗!非常欣赏,为你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5-3 17: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成溪 发表于 2018-4-27 16:37
当思想的深邃穿透文字,当痛苦的呻吟变成幽默,不经意间我就遇到苦苦追寻的诗!非常欣赏,为你点赞!

问好!多谢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21: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成溪 发表于 2018-4-27 16:37
当思想的深邃穿透文字,当痛苦的呻吟变成幽默,不经意间我就遇到苦苦追寻的诗!非常欣赏,为你点赞!

问好。多谢支持!
发表于 2018-5-7 09:5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为你加精!为你举鼎!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17: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成溪 发表于 2018-5-7 09:56
喜欢!为你加精!为你举鼎!

貌似主持不喜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7 12:37 , Processed in 0.06897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