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821|回复: 3

[原创贴诗] 一个孤独者的哀鸣和自救 等一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7 16: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宫雷

一个孤独者的哀鸣和自救

草屑和黄土可以安息巨流的声路了,藤篾禁锢了丘陵,
跟你孪生的名字在石苔上殒碎。这样拧干落日、
无痛地上百次孵出彻底黑暗的极限。
鱼拾起归来的脚踪,湖色在蓝烟中垂下云的执念。
蔓草再次登上山坡,淤积的躯壳早被朱槿染绛。
质问空镜的辩据中,一根白发砸伤一座森林的患处。
三种武器跟自由和列队的马匹交汇,坚冰无法自控的牙齿
将青春夜航的波浪咬成砂砾。那团墨迹迎着雪
烧灼梅和月的身骨,纸灰如鹊,倦于山川率先遗忘的褪色冥想。
和囚禁的刀光谈心,谈他自己,影子提供大地的体温。
体温藏着挣扎的夜眼,夜眼让一半尘世的鸣叫涌向鸟翼。
彼岸之途,心寂道静。旱季漏电的体内唱词者用琵琶刺字,
音义和抵抗是时空的背景。星闪灯明,四海瘢痕激醒离纷的乱鬃。
流浪的白兽苍龙今晨隐伏过境。十里长亭,旅人一沙鸥。
酒淌于尘埃,岁月之癣吐出苦难的浸润。太阳的颗粒
在水滴的银幕上淹没漂行的岛链。巉岩堆起安慰。
那双手把自己的僵尸关进瘫痪的浮梦。贞叶嘴里的脉络雕花
是新刨出的指纹。阴郁夏季,水排向发绿的锚地,
船射入鱼群的尽头。鱼在更茂密地繁殖,你也将在生的内部
毁灭灵魂的赝品。镔铁皮肤下,臾凉的决心在抹杀中突围,
失守于现实的转门,缓慢的沉沦更像武士的暴力。
遗忘拯救遗忘。风旋闭合了海底的白昼、丹葵。
银鳞觉醒远路,脸上的潮信退行三里。抽芽的瀑布被卷成
栽种的篱围,旅程的台阶都在墙根处葱翠。鸟使迟徊循躯,
故巢离此,蝉曲细小的爪子从一圈圈枯萎的回环里挣脱。
你关节的伤动荡氤氲,岩石将补偿空溃的体腔。书和赤春一同霉烂,
推开墓碑而出的是一扇照亮死的窗户。寒冷以素为绚,
低热的浓烟拔节、凝望,停在反复预报的坏天气。
压在车轮下颠簸的气味,是钉子、僻野的指针,你无限辽阔,
时间的鼾声让粗盐的碎星遍地积垢。强居下,弱居上,
喉咙,精神的子弹,表白和夜读把宝石点燃。制造纯黑的血
护住甘甜的胎儿。沿宇宙走向宇宙,沿半生走向扣留半黄的霜害。
安身立命的鬼魅摊开五官,咒符竖起雪崩的力度。隐形人秘而不宣,
蓝褛蛛网织不尽静脉里的轰响。倾听者把口渴当成搬空的屋,
实质的边缘和全景,虚是细微、有恒。一个人舍弃一群人,
让监狱溃烂,烂出零,终点中无我拆除有我。桥洞能管窥天象仪态,
乏月荒凉的葬礼在骷髅的咆哮里哀默。从镜子中走过同一天。
体内的大地有物混成、周行不殆。一层呼吸接着清凉的穹庐。




一个孤独者和孤直的枕木

脚下的传说、淤渣溢出雷霆和公马,肆行于黄昏朦胧的汁液。
冰点,尖尖的怒吼在车头敲搒象形的烈火。地心的画景。
枕木把地表铺满,更多撞锤深进石头的肉和心脏的短夜。
逆风吞食了鹰目丢弃的怨骨。异乡让动物冒险。悲戚
泼出干燥的敲击。命里的自然道器不吝宽容,翻浪焚空青简。
残垣断壁的星座、反锁的绿、可啜饮的女性都装订着裸白的脆弱。
一个强度将忠于起点和喷口。江河的启示愈加深邃,
现实要移动疼痛的地点,在无痛前死去将“致虚极”、脱光
“无象之象”。当记忆放晴,指掌藏的小路将保全胸口的异世尘烟。
内脏少别季节的联盟,梅须刻着直立的雨线,它在自己身上
摸到巨人的筋腱。因此,冷轨以人形磨亮一生的反光。
野火的子孙独居千年种子,谜中谜把你和它加起来再一同沉水灌浆。
带刺的月食、滩羊的茂丛再把你植入显影液:生魂重披甲胄,
只恕稀言寂寥风煎老鄙。客怀荡恣,远山物华春荣、朗节英挺。
但地质似是而非:火车倾轧细胞里木肠的药性,
只有耳鸣的剪子顿进思索的诈术。枕木发动和扳高孤直的冰排,
同类,方向,云泥异路归根觉明、清晏。一张脸撕下嘴巴。
临虹款步,汽笛,百王之钟摇震海市。车厢鹜置,空气是满的,
空气扇动酒液的湖滩。沉默正是松塔低昂的世宝,缀集颤栗对生的
发绿的回声。尾涡将梦的外壳穿孔,孑然某处残部,
送还结局的芽条。黑影和黑手在白昼停顿,时间最后也是黑暗。
活完湿滑的净土,草提炼出你们共生的卵巢。弱羽扶病,
你要回答眼里的蓝色是时代孕育时代的无限远?还是外修的慈云?
血的储仓忍受四围洗劫的火炽,饥饿喊出沉降的坐标,
接通陷坑腾跃出的狼兵。我们数着它被镂空、被透雕、被解梦、
被从中牵出另外一列飞翔之光。承重山洪一样的力场,
黑夜是刚被压坯的煤层。薄衣和房子里没有你。早晨从崭崖的四肢上
革逐喧鼓。你仍不接受那个欢欣。浪子造怀之门:更深的告别胜过相逢。


永磁

舌锋乌黑的词抖落海的七星。她的芒果有足够变成暗力的纯洁。
巨浪的卵泡缔生一千面海。秋雨磨着冬的锯齿。雁鸣空疏,
梁间燕子衔来暖河的翠藻。魔叛逃了。废弃里挖出一滴血的表情。
圣知秉烛达旦。孔雀开架乐器。核掏出纸间凸凹的幼体。
她已经溅满你郁郁累累不可名状的身子。十年在耳朵里把重低音搓碎。
白是黑的外荒。盗贼在人间。渗漏的生命穴居尘外孤标。
古庵莲雨生法相。方舟南来,肥马有光。


摆渡

流星跑丢了发冷的舵杆,碎冰环高过凌厉的天电。
十万年前的森林钉在黑洞激昂的骁勇当中。
沉寂金子的陨石早已穿越壮丽的血泊。信念,一直追。
日珥游荡的红水张开沙漠的群眼。
时间获得奇迹。所有变瘦的心都倒空雪崩的末日。
镶嵌着劫难的哺乳者将返回起航的家。
每一天和没有肉体的早晨同时打开嘴唇上生育的悬河。
沉重而下垂的世纪。人命于阴阳间蹈厉三生驿路。
慢橹摇掉,你的微灯沿岸线慢慢滴落白昼。



九月

你的单衣凉过山峦颤动的湖面。雨水打滑,褐色的道路、
降生青雾的夜晚被喘息的灰烬踩实。春天一样的呼救声
此刻刚死,饿极的眼睛在乌云的腹腔里甩出凝固的碎风。
九月是谁的石头谁的时间?谁把它握紧并重新掰裂扬起的利刃?
草尖炽白的温度隐约苍凉,眉头一支竹箫被砍倒、
被附加独特的雕饰和感知。异化昨天,无限前推蓝色四面体,
方向即想象:黑壤将使天空垂直、将用完所有野花打开的身器。



秋分

秋分,分天明和日月给死鸟和沙子般的野雾。
死鸟和我不再翻飞、登高,不再降低甘露给佝偻的地藓。
水木菁华、珠玉,萍踪虚实弥浊。孤芳疏菊,旅雁
撕破云端离歌。我不再将紫色时光酿蜜给七月。
水波惊散褶皱的魂魄。人间良善从寒冷中挖出相拥而泣的生灵。





黑吸走荒漠的撞击,斜穿比灯还远的密室。
黑将真正的黑变浅。水望向云霄的通路,点燃动荡肉身尚有余温的素稿。



追光者

头顶天霄的人把雪扔来的子弹全都变成光。光的碎石
葬身森林的浪潮,让太阳鸟和巨星在一颗勇士的
心里化为高傲的深渊。高悬的银鹰喂饱耸立的急鼓,
汗是他最大的船,在动。现实加冕不再是我、我千途有别的
气化虚空。飂兮若无止,灌溉的铁在昨天合龙寓言和水的癫狂。
山包从殉绷紧的北风,沼泽是残破的疑问,遥远无声息。
英雄跑着、飞着,黑鲨隐蔽了夜的孤绝,宽阔旅程
怀着余生的去路和强劲翅膀扇起的白鸟群。
由东而南,光在他喉咙里,一曲副歌给他安上稳固的脚趾。
向日葵一层一层升起自由接替的火舌。透支让繁殖的身壳
饮下滑入地下的紫药。彼岸缠于捶掠纬度的屏障。
暗时辗转,胸膛无非广野。一国之名现影他生命的文鼎。
万物埋在另一个夕阳的铜镜里。不解之谜无限扩张世界,
他自己的遗产是另一世界和合得生、欲明真性的本来。
电光缭绕而起,即使年迈,长虹的叶子、尾鬃、冒险、意念、
接联之踵,皆应纳入铭勋彝器。隐匿的幻影从梯田出鞘,
荆冠上落木萧萧。宇宙无量,密集的黑洞俯首无生之谛。




雪鹿

夜有栅栏、饲草。林退维谷。
迷羽之燧。笔尖捏塑异乡人。风神拔出排箫,
用凿好的冰齿发声。鹤雪骑寒龙。
鹿角膨胀。为道可九死北荒,像鬼神突然觉醒而又凛然的样子。



上善若水

它在零度的铁壳内抖落那套程序,打碎一串字母后又抖落自己。
历史的颗粒以及芸芸众生,顺着变调的时代走向那位智者。
祖先临渊而渔,水帮他濯洗降生的脐带和星群,并对接魂灵的骨缝。
大山位置移动,湖沼杂碎铁石之心——天成象、地成形,
东风停迂在复活的河图的全景——诸国式微,全权崩倾,不解的迷
被厮杀吞食。他头戴草帽冷观残局,密林藏不住芜乱的兴替之思。
圆融、抑或大勇,谁更匹合极物之真?雨雪雹霰、生死恩仇,掌灯的人
从一个沸点捞起雷鸣的强光。强光呈现虚无的善念,变化中,
开花之际又是轮回。一瓣一瓣的投影,原本就是义兼于德、德兼于道、
道兼于天。他的简书所立之言,以水化成天下,峡谷的内脏,
被金银花填充到乌云。雨抬起棺柩,活人得到赠礼。转世后,
泳者游进冰,长回水本身。高城之下,潮汐跪伏在走向新事物的角度。
真知、育化,孤寂的莲凭道德之心挺立他石案旁侧。谜底、
索引的歧途已被倒悬许久。宽袍大袖包着水身,贯通所有曲面散发的
普世制法。尘世的内伤入降在文明的废墟中。误解是酒徒,
操纵黄金的穷人沦陷于毒的深处。谦逊、包容、隐忍、坚毅……
鸽子的羽毛带它不走,它把时间的容器放到发条的转动之圈。
它咬合着另一世界的利刃,用足够的火分娩性修返德的途径。
万物不大也不小,毫末之秋、海神之口,净水征服了尘埃和恒星的眼帘。
从善如流,台阶的轻响主宰这鞋子。船和火车延伸同一个意指。



冬至

愁云的父亲、乌云的父亲,你的瑕疵在芦苇的黑藻里撞碎雾气。
你降生下更加耐寒的一坨寂寥。
骨肉紧贴大地。菊被摘下称颂,纸鹤缝进长星蜕下的枝桠。
海风的屋顶,白发盘旋,我飘在北方送葬的队伍里。
纯白的人,深夜赶路,窗畔的火神若隐若现。烤红的事物
更多地认出自己和黄金年代,宽广而战栗。
青峰、乱世、芽姿、万涧争雄;阶前、新岁、怀土之心远去如归。
心一层层有六瓣。冷月的果实。乌云的父亲在汲水。来者打开未知。


夏至:丢弃的利刃藏于草间
   ——兼祭6月的死难

雨埋葬安魂曲。转世的灯蛾从人间抹去气象翻澜的毒性。
清风尽黑,雨滴的裂痕中,身体的异轨拆用了垂直降下的光束。
夏至起伏的阴线驶过明天的大门外。一片片绿肥红瘦
就要燃尽暮春。石榴的造物间不速之客在河滩里埋下姓名,
认不出他时,气球可以听懂鸟,把魂带到三万英尺的高度。
矿穴也是奔命的人,它丑陋的嘴巴咬着越堆越厚的蛛网,
游丝一样的生,急干的鱼。善良的地质走向杀伐。
光滑的鲸骨和圆顶,透水的太阳哭裂火一样的冰雹。
袖子里的暖气该把它藏好,对手在你正座的上方复制另一个
磨盘般的夜晚。雨砸硬大地和芙蓉树前行的刀俎之林。
布谷顶着巢,树桩、幻灭,比寂凉更遥远的真相,
从溢洪道的落差获得。有缘随波可渡,罪与罚打开金属囚笼。
迷魂阵里,山岳脱下铠甲后身体弯向锋面,
那些楔子重新长回墙钉。溃口的自白书漂着失踪的引擎,
像表露思想又侵夺现实,无法停下来。大地因敬畏而陌生,
他乡塞满荒城。抓伤,或痉挛。锯齿状的轰鸣释放虎步。
不确定该和沉渣中的哪样东西成为永不再见的不朽者。
江流的胡须不停地沉坠在松涛一样的呐喊里。
东方缠绕如泉火势。八荒低垂,就地生云。不惊讶,
也不挟持那对劈开的背影。



蘑菇徘徊山顶

蘑菇徘徊山顶,月光晒白时间的动荡之秋。鸟顶开两行雨声。
火车一啸古今长。辽阔,繁茂,衰老……缺口如贝,
寄存在被水浪拆解的肉中。烟尘轻贱,异乡更像陌生的记忆。
幽蓝很轻地凝聚,废墟之体随着吸吮的引力变身为奔跑的鱼。
城镇相去十里,相去十层况味和汽笛里撕裂的烰火。
高铁推开的不是坚固的风,是相遇在加速。
发胀的子实体神经呈露,落葬的独白叩问藏踪之人。



收割眼泪……

收割眼泪就是收割伤寒。冬日的萨克斯仿佛很深的鼾声。开始和结束
同时缝制宽衍的彗尾。疯子在寻欢的楼道缠磨白酒藏匿的内鬼。
A面人生击中B面人生。那些灰暗被取下,被瞭望的冷月熬出积雪。
刺越来越小,压着黑夜起点的喉咙沉坠至异体之弦。胸口盐汁
吸住沙窝的沸水,为沉疴化冻。江湖把谎言变隐喻,
往返的痛撩起电流的逼问。醉中看见彼此、看见街市谬为人世的替身。
青春是谁的面纱?一只只蚂蚁拖出关押的口哨,爱意蒸煮的海啸
陆续逃出液晶触屏。绿风长出新躯干。我闯入我,裂变怒然散放,
条纹衣缓展为荒甸。当电话静默,留声机呈递出高原的微澜,
用全音慰藉得失。物道不明、天窗虚掩,歧义的冰凌踩着耳鸣的黑帐篷。
药丸吸饱川芎才能治愈头疼。泪就是残茶,泡过一个奇异花蕾,
淬炼之晶终结拾荒的结局。烟的断枝弯成蔷薇的标桩,盘旋自带云光,
越来越多的树杈更像崖壁欹梅。你是开过花的,旗袍裙还落在
时间的硬盘上。只用花香交谈、用花香和你亲吻、用花香赐你吉庆。
雨刷在笙歌、荆棘的踩踏中,擦着踌躇、隐衷、缺口。命运那刻萎缩,
但活着。一颗泪,跟一个盲点相互抵消。云层里吹着钢琴配奏的西风,
那些谋面滴穿了焦灼。仁厚循环,圆常能转。折纸、水仙,
它包裹的清白如涧底之雹。铲平持续到天明的抽泣,花瓣的能量
因你的意志而低垂,山脉含混的嘶声陡然馏分了空话的诛心之论。
借在场的对抗,用一生磨一件锐器。冤结哀哀,黑炭碎为宝玉,
聚集更强的礁石,挡住巨流凝固的蜡翼。声色犬马、药与酒。
冷箭。射中的幸福如惊鸟,转回兽性、凄哑、溃败。疼有温度,
缓缓卷入身壳里轻颤的残冰。唇语未解奢谈的理想也罢。情怀雕塑,
看清肌肉紧缩的随身旋律,等自己回来啓拆块垒、等践踏的草吃光冷寂。
不明之牌有法力破僵局,痛哭填积掘进无名之地的隧道。
悲哀和拯救都是消费,算算拿出什么给精神交罚款。自由遭遇自由、
火星打在大地,就咽下这些交锋和阴影——浴火——
燃烧石头的宏愿:一座窑咽下更大的疑问和涨退。路永远闪回、柔韧,
弹跳的果实像卵泡伸出触手给你松绑。深度缠绵如雾来、如白猫
把夜的气味藏进慵懒,鱼呿吸地板上钩爪的寒厉。迫降。
在悬念中写下听觉、把肥胖的内乱切开,贯通阳榭。积木和方阵、
幸与不幸,拆解“有容乃大”,面具循复凝视,舌底干死的渔歌饿成固体。
“美丽世界的孤儿”——身世的唱针刨着客鸟丢置的种子,旱田握着门票,
我们被涂改。万重山,尘归尘,天纵琴心,往事被壁纸抹上短暂的清澈。
余音连绕,唤起汹涌激流刺目的呜咽。绿洲:水、泪各掺一半冷笑
含化逆风之丘。时间的本能把不洁的净水导引至过滤设备。跑进咖啡,
时间又一声炸响。无寐中无己,有他。台阶密集焦点,大厅的玄幕还新耐性。
暂缓将棱角掏给变甜的糕点,真实会消溶你湿透的外衣。蓝色喷射,
照亮“相见欢”的独酌。虚汗攀爬两个我。暗斑逼斥双颊红晕,
空城苔发的青砖让淤伤磨着厚夜。铁马额面束挂思考,植物、独木预设疑问,
枕木让形物、形魄升高。残醉把晓月和爱恨拍凉,答案还只是幼芽,
废址吐出破晓的晨奔者。明天仍将许配给你,洁白无终极,
像星拱冰封壮烈釉色。开始怀念的时候,抱着眼泪像抱着珊瑚。
你全身的骨骼漂流在昨天的海里。眼泪又带着海搬空昨日。



挽歌

雨水复活,我们汇合。更远的挽歌被风反咬。
一段时光褪去杯盘狼藉,激荡、跳跃,云长出赤须。
车轮碾过的凹处,置放硬结的遗音,或神秘的火盘。
给前面的冬天写信,另一个星际就在包裹里。
握手的船及河流,会郊迎傍晚松弛的余晖。明天如惊鸿。
落草究竟有没有落到那件破衣的补丁上?
十分钟后我们将由黑变白。四海空沉抵弥远。
死生同,轻去就。喊来耳畔的鹤鸣。干涩的眼睛
挑亮锈蚀的旧欢,一盏一盏、浮云湍急。尘世的另一些人,
捡回水火重叠的瓦碎。独坐。霾月不仁、江湖道远。
转身,素面似葵,雾灯潇散纷扬孽海。顺滑的夜再次杀掉睡眠。
见谅,相互寻找的人站在梦的渡口上。



少年与“虎”

阳光于高地集合,北风凉透柳叶悉数坠落的体温。
扛着白雪的杏林摇摆忌惮。青云翻身、灰雀自鸣折翅的潮汐。
阴阳神府冲腾不明。少年知道老虎要来了。
他得去山间拾柴、让古墨还原大荒沉沉之姿。
虎如讨春惊笋,牙(芽)自啖浮生。



雪箭射向我

雪箭射向我。万类霜天,水银自由如月锄莹滑。
热酒匹敌万马,一捧酩酊让一座山脱掉黑裤子。
那些撕碎的白色时间让流年峥嵘、蹒跚。
女贞的墨绿之雾如湿重的河床,形成鸟孵完卵后
撤离的部落。气候加大隐者的幻觉,
奔跑像弓一样发光,裹挟椭圆形冰斧,
震动体内雪崩。介入心灵就是介入乌云的丘坂。
穿越黑暗而来,浪花凋敝,永眠于另一个咀嚼草根的海上。
日月重开,平原此时可藏民谣、藏青面兽和三米之坟。
垂直的道路丛林连接黄槽竹的下方。白翅的红血管映入
孤鹜斜飞的轮廓。再有五分钟,我确定能接住被它击碎的尾水。
破空之莲推开窗,福音到,每朵花都有至亲。
半生掠过,沉积的石类愈加紧缩。看透雪和书的起点,
冻土按方程解析,两种颜色相互依照,呈满月丹朱之辉。
雪箭射向我,长琴横分大江。谁说英雄气和岁月不能妖娆!
反弹的丰腴。翦翎的电虹体四季棋布。腊梅洗过身子后,
将为肩担净水的人开放几次?寒关沙渚、
朔风吹走人烟。琼枝出,正可清肺。


东归记

速生杨反复签收快递的鸟,速生杨跟河流击掌。
河流紧抱它的孩子和密集的葎草。
使命未能从地面的表情接生更多嗅觉,各种方向的疼又从痛上走过。
另一个世界弯下崩溃的真身。自己的绿色,窗口飘出,
混合了厚厚的玄青。昨晚找过自己,酒洗过半魂半醒。
你用行星跳动的错觉翻译我。多籽之夏,眼睛的大地眨过三次。
内心涛声交叠,直叙一个毛孔开张的主词。
热风在乡间的队伍中摘下崩裂的爆浆青果。日长人困之外,
乡曲、蜂巢轻盈,裸背担重荷,缄默沁出硝石。——童年已所失,
小白兔吃掉连群的色彩。抛身五月,目送山断云阻。
蛙鸣半吐雨晴,布谷声路自宽。慈爱的东方。有兰蕙思影。
东方没有界限,我不再留下,我们早彼此吸尽悲哀。
霞侣和弦、信任的路桥,都是最初等待的气味、樯岸。
钢水的枝蔓固正一把钥匙。炼狱、田畴都在车上。
受难无名,寒贫对起。命运和大灯撑立腿间,永无走脱夜伴兴奋的马嘶。
闪电不可省,三生湖柳频换阴晴。麦田还将漂流,
那曾是太阳被盗的火盆。挥镰人像轻帆投下的群像。
远眺云量勾垂,金海面即将迅速蒸化它。


发表于 2017-12-28 10:27: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明镜世界和平 于 2017-12-28 10:32 编辑

普天之域,安缚苍龙?普世之域,皆为众生,法心如镜,普度众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14: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明镜世界和平 发表于 2017-12-28 10:27
普天之域,安缚苍龙?普世之域,皆为众生,法心如镜,普度众生!

夙心如镜,青山斜倚万里东风,“一年好景君须记”。他日慨然相逢,缘自转身、“法道”自生明光。问候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18-3-3 15: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一下请各位师友、方家指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7 12:38 , Processed in 0.06146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