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87|回复: 1

投稿诗歌奖《漂泊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3 20:47: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金厂叙事》

这个繁华的小镇
比老家的县城还要富有

他夜晚闪烁的霓虹
差点闪了这双没有见过世面的眼睛

这是有着许多故事的地方
奥辉五金厂,过滤些许年幼无知

只是在这些童真的背后
隐藏了伤感,苍桑,和老化的脸
他们在多年后一并展现出来

没有身份证、学历
面对我们的只是一台台冰冷的冲床机台
还有那刚出山时没有被磨掉的青春野性

三点一线的生活,是枯燥的、也有快乐的
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构册成书

比如两个阳江仔在车间大变魔术
摆弄他们不知在哪条街头偷师学来的半吊子魔术

品质部的头头,在勾搭那个湖南的已婚妇女
还有光头经理对生产组长〝浓金发〞那小子的训斥

当然;底下的员工都在背后拍手叫好
因为浓金发老给别人穿小鞋

而我,开着那辆威风四面的手拉叉车
趁着春心正盛的年纪,誓要追打那个掐了我就跑的广东黑妹

只是老胡一声惨叫
打破了所有人的思绪和手上地动作

模具组的胖子在喊,老胡的手被机器压了
围过去,只见血,洒满了机台

一截手指还在机器内惯性地跳动
机器上的齿轮在嗡嗡作响,没有停下来
老胡的儿子捧着父亲的半截手指跟在后头鸣叫…

老胡出院了,他像被现实打残的老兵
像折了翅膀的老燕在城里几经流浪、俳徊、最终退回到故乡!

号角,还在吹奏,生活还在继续…
城市嫌弃了老胡的残疾
留下我们这群年轻气壮的人、肢体健康的人、永不停歇的为生活战斗着…
《装车组的兄弟》

在快递中转站
装车组的兄弟们

在十几米的货车上
来回地奔跑、搬运和跳跃……

暴起的青筋,坚韧的骨头
把快递件和生活的重量
举过车牌号码,再高举过头顶

振臂一呼,箱包就摆得很整齐
矫健的身体,像将军那样威武

俯身失落的汗珠呀!
在满地寻找梦想和完美的弧度

小李抱着装往香港的牛奶轻唱歌声
老王抱着装往深圳的德国红酒幻想未来
而我抱着装往东莞的京东商品掘动诗的句子

哦!还有去了佛山的那对表亲兄弟
他们是亲爱的张和亲爱的唐

他们踩着漂泊脚印寻梦远方

绰号是我们共同起的,比本名亲切
他们也叫我乔哥和帮主

这样,我们想起中转站的时候
就能想起来往的装车组兄弟

《夜班手记之夜中书》

夜中的池塘,吻上了月光
夜中的鱼群,奔跑地追赶着
我们身体上落下的汗珠

光头停下来,眼镜停下来
胖子停下来,我也跟着停下来

工闲的时刻,台阶是我们抒情梦想的地方

短暂的睡去,梦中遗留的口水
夹带起浅浅的微笑

没有假日的夜班,货少的礼拜天
是唯一幸福的一晚

可以欣赏立秋的落叶
可以看地上打滚儿的纸条

《外号》

也许是玩笑和好记
也许亲切和习惯

我们在车间用外号
构成《流水线上的江湖》

两个胖子我们用大小来区别

只会手语的光头
依旧只喜欢同眼镜儿比划

欧阳修和乔帮主
经常隔着工位用语言PK

社会荣、黄毛、姚总、圆通第一帅哥
他们闲下来就围在一起打《穿越火线》

哦!对了,还有白天卖包子
晚上来上夜班的包子大叔

他总能够站着入眠

这些贴切通俗的外号
就是我们互相能够记住的名字

这些奇异戏谑的外号
就是我们流动的《工友录》

也许在下一站
就会被不经意地提起

《存在的证明》

流水线,在夜班一字排开
扫描员,从一到十,在夜班一字排开

货车尾,载着装车工,在夜班一字排开

佛山件、深圳件、东莞件、江门件……

我们通宵守着这一道道关卡
随时准备着向拉头流下来的快递件开扫

我们手握着扫描枪
时而嬉皮笑脸、时而沉默不语、时而牛皮满天

红色的紫外线,从枪头射向流动的地名条码
便有一串正确的数字回应给我们

像是在说:扫描员同志,辛苦啦!
这长长累积的记录,是上班的证明

没有缺勤的证明,没有迟到的证明
没有偷懒的证明,没有早退的证明
没有生病的证明,没有旷工的证明

同时,也是我们夜间存在的证明
《那时暗恋一个人》

你我同在一条流水线
可之间的距离,感觉好远

对你的暗恋
只有我旁边的那位兄弟知道

趁着工闲的时刻
我折叠一支写了你名字的千纸鹤
我悄悄放在你的身边

不知你是否会发现

当你悄悄看到我的字迹时
也许我已带着紧紧张张地心跳走远

《镙钉世界》

一个镙钉世界,从我开始延伸

走了一个人,工位空了出来
来了一个高高大大的胖子
他似一颗粗壮的镙钉
被安插在流水线缺失的部位

又来了一个凉山的小伙
他在我的背后,做了我的替补
等待着一颗松动的镙钉陨坏
解雇和遗弃消失

走了一群人,来了一群人
他们似前镙钉、后镙钉、一颗颗、一排排
有的粗壮、有的锋利、有的老化

他们被安插、被紧固、被挑选、被拔起……
他们忍受着岁月狂风吹老,雷霆雨怒惊吓
失业、漂泊、乡愁和苦难……

尽管这样,有的镙钉和人在无数个吞噬自己的夜班中坚守

还有那些居无定所的人
在人行天桥、出租房、流水线、脚手架……
寻找着青春中潜藏的民工梦想

在中国,有上亿的工人,上亿颗镙钉
银光闪闪,透迹斑斑地插在了那些需要的地方

沿海、城市、沙漠、丛林、边疆……
还有遥远的异国他乡

一个镙钉组成的世界
就此诞生!
《男工宿舍》

一分为四的宿舍
躺着八个着装不一的人
床板上的字迹,是前主人留下的
某君到此一睡,构成了证明

还有〝爱就要一万年〞的情话
在墙壁上突显、欲动…
似乎要逃离宿管办的眼睛
去深情地打动某一个女子

醉倒的酒瓶里,不知装满了谁的心事
又溢出了谁的乡愁!

在相同的桌面上,我们聚在一起
去推测、揣摩彼此的梦想

把方言藏起来,勾兑成普通话
促成一场众人的对白

找到入梦的关口,便提前谢幕

关灯后的宁静,只剩下
一排拖鞋对着另一排拖鞋的沉默

308的门牌号,晚安

注:本文选自冉乔峰诗集《漂泊志》北京团结出版社
1483137317311.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5-20 17:02 , Processed in 0.05711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