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27|回复: 4

[原创贴诗] 短诗37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2 11: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西左


挖土的人

黄昏
挖土的人
土一样的皮肤
在宽阔的土地上
手握锄头
松土
或弓身移动
像蠕动的沙丘

2016.6.1




春节过后
村里的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
同行的是16岁的王二
和24岁的麻子
刚到温州
王二因为水土不服
上吐下泻,奄奄一息
麻子把从老婆新坟上捧起的
藏入胸口衣袋的土
摸出了些
和水给王二喝

2016.6.1


天窗

如果没有天窗
太阳和月亮的光
是照不进尘世的
进入雨季
看守天窗的人
轮换成瘸腿的邻居
他站在夭折的孩子的坟头上
踮起一只脚尖
也没够到下雨的天窗,把它关掉

2016.6.1


匕首

写了十首诗
删了九首
剩一首
打磨成匕首
刺进灵魂
刚好堵住灵魂的缺口

2016.6.2


月光

月光很皱
很破
很薄
但不脏
穿在父亲身上

2016.6.2


没意思

她说不爱我了
我没难过得要死
也没吓唬她说:我要去跳楼
只是感觉以前看过的星星
听过的冷雨
没一点意思

现在,就更没意思了

2016.6.2


芭蕉

芭蕉吃了很多雨水
才这样肥
我担心
再这样肥下去
会把我家老屋遮盖得严严实实
别人就会误以为
我家老屋
几百年来
终于换了身衣服

2016.6.3


牧羊人的歌声

站在山顶的牧羊人
悲伤的歌声
像鞭子
从地面
甩向空中
没抽疼羊群
但青草上啃食的羊群
以及天空中停滞的云
像纱布缠绕的地方
被抽出了伤口

2016.6.3


菩萨

去乡下探望病重的穷亲戚
他家里供奉的菩萨
可能没有朋友
也没有工作
更没外出应酬
因为菩萨的脸和衣服
很久没洗了

2016.6.3




隔壁男青年
听说我很久没回老家了
便把一只鬼赶进了我新搬的房间
梦里,这只又穷又病的鬼
变成我的样子回到我的故乡
在后山下雨的坡头


2016.6.21


乌鸦

我甚至为
占有
她的少女时代
要死
要活过

2016.6.21




那只叫过春的母猫
爬到树上
秋天快到了
她把它想象成一片树叶
凋落后
被送信人带走

2016.6.21


也说光阴


一定是偷吃了
沙滩上的脚印
才这样胖

2016.6.22


镜中人

我的同事
一天绝大部分时间
我都看见她在照镜子
她冲镜子里的人做鬼脸
镜子里的人也冲她做鬼脸
她们不会因没吓到对方而沮丧
她对镜子里的人微笑
镜子里的人也对她微笑
她们似乎以此示意
对生活很满意
我的同事,总是趁我不注意时
让镜子里的人给她化妆
直到我以为她戴上了一张面具

2016.6.22


看云

在23楼的窗前
我想起一个女人的小半生
像此刻的云
把雷电

藏在中心
给人一种纯粹,安静的白
供人揣测



2016.6.23


我的心又多了一片空白

每次路过
SM城市生活广场地下通道
我都会给拉二胡的老人一块钱
一天,老人没有来

后来,也没有
我握着专门给他的一块块钱
握出汗,握得很皱,一搓就破
如今我把它们在床上摊开
看上去,像一件遗世的衣衫

2016.6.26


今夜,想起父亲

又老
又穷
又病的
是我的父亲

今夜
无风
无雨
无风湿可写


月下
步履蹒跚的父亲是一支笔
他脚下的月光像张白纸

2016.6.26



回乡的地图

父亲说
他每次出远门前
奶奶都会给他
缝件粗布蓝衫
那是偷偷抹过眼泪
粗糙的手指不知被刺破多少回
一针一线缝制出的
回乡的地图

2016.7.5


秋风乍起

黄昏,我说七月秋风乍起
先是一片树叶落下,然后
是全天下的树叶跟着落下
但我不说故乡瘦比秋水
所途经的坟茔
众神的家,空空如也
他们只顾忙着在入夜前的天上点灯
照看远离故乡多年,比尘埃略高的人

2016.7.6


只有母亲的梦里是安全的

今晚,厦门,台风9级,降雨大于100毫米
我莫名失眠,可能因为无端进入谁的梦中
于是,把小半生认识的人细数了一遍
有自愿把自己的房子卖了
也要借钱给我的
有喝醉了说愿意为我去死的
有爱我爱得不要命的
也有恨我恨得,我活着他就不能活的
这些人的梦里都不安全
最后,我想到母亲
早上她打电话给我说:
生你之前,总是梦见你从很远的地方朝我走来
然后胎动,很疼,很痛苦……
现在又重复这样的梦

2016.7.8


拾荒的老人

每天上班,都会在路上遇到那个拾荒的老人
头发白得不能再白了
脸上的皱纹多得没地方再堆了
很瘦,似乎骨头都快要把人皮戳破
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像松枝一样的手指,常死死握住一根皮筋
皮筋的那头仿佛是她的命
只不过是几张捆得很松散的纸壳
和几个矿泉水瓶而已
一天早晨,我没看到她,以为她已经被天风吹走
没过多久,又看到她卡在人缝中单薄的身影
一瘸一拐地蠕动着

2016.7.9


梦你

不像在马场的夜晚,梦见你骑骏马
马蹄溅起的泥土,化做满天星星
也不像爬雪山归来后
整个夜晚梦见你
写雪,用来白头
写水,用来生长万物
现在,我居住的六楼出租房
风声像悬崖峭壁
我不告诉你
昨晚台风像斧头一样劈下来时
我梦见你,有多不合时宜

2016.6.9


背影

女人送男人
去外地打工时的背影
够薄的了
没想到
还可以更薄
比如这个女人在男人坟前
焚烧纸钱
剩下的灰烬

                 2016.10.16


病人

去医院
看望七十岁病重的伯母
躺在病床上
周身插满管子
医生给她植入崭新的骨头
我看到她
一边用又旧又皱的皮肉把它们粘住
一边从干巴巴的眼睛里
挤出几滴眼泪
这几滴眼泪
仿佛是她身体里多余的粘液

                   2016.10.17


望星空

昨晚,我听到湖边有人
把星星比喻成玫瑰的蓓蕾
我上半夜想到些浪漫的事
下半夜流泪
今晚,我听到一个异乡人
把星星比做钉子
我不禁抬头仰望星空
只想对他的比喻进行确认
但不想看到
那个人是怎样
被这些钉子
钉穿灵魂不能自拔的

                        2016.10.26


谁知道

谁知道
星星在哪过冬呢
当春回大地,枝头繁花开尽时
那一朵朵花
不管是白的蓝的粉的红的……
一定是星星胡乱晾晒的越冬的被子

                        2016.10.27


菊花白

我无法说出这丛菊花的白
只能说站在它旁边
它的白会传给人
仿佛人的衣服是白的
皮肤是白的,头发是白的
甚至血液
和被世界弄脏的灵魂都是白的
这样白,似乎时间是不存在的
要不是风把它吹得左右摇摆
我不会知道这丛菊花
某个侧面,还隐藏着白刃的白

                        2016.10.29


落在水面的白色羽毛

落在水面的白色羽毛
像尚未融化的雪
覆盖的地方
人们都能把灵魂穿在身上

落在水面的白色羽毛
像那时少女在河的上游撒落的花瓣
如今在下游遇到时
少女已苍老

落在水面的白色羽毛
也许来自一只受伤的鸟
鸟如今像成熟的果实一样落下
深埋于泥土,来年春天便会发芽

落在水面的白色羽毛
其实,什么也不像
它只是不经意落在水面
成为水的一部分
等过了这个冬天
就会令这条河飞起来

                           2016.11.2


我穿梭于像梦呓一样的回廊

我穿梭于像梦呓一样的回廊
它的水泥架上
都是枯死了的紫藤萝
曾经,紫藤萝的叶子
开得最好的时候
我的心已碎到了极点
而紫藤萝叶投下的影子
一定像补丁一样打在我身上
但那时,我竟毫不知情
                       
2016.11.2



光线


我所说的光线
是一切发光物体
照射出的
这些光线通过皮肤的毛孔
进入我们体内
将我们体内的骨头和灵魂系牢
我们像木偶一样
在尘世,有规律地被拉来扯去
而这些光线,握在上帝手中那部分
我们称之为劫数或命运


2016.11.6




菩萨心肠


神龛上供奉的菩萨
很轻
因为菩萨的底部有一个窟窿
这个窟窿
是掏空菩萨心肠用的


2016.11.7




银河


有大雁,用来叫断离人肝肠
有芦花,用来白万物头
有夕阳,用来使大地更加苍茫
苍茫中还要有辽阔的风
用来把众生匍匐在尘埃中的影子
吹到宇宙尽头
再吹回来后,变做头顶的银河


2016.11.9




风声如雪


风声如雪
是因有白花花的阳光
远山,正在卷曲,枯萎
它的深处,深过光阴的部分
像树一样落叶
山顶上的草木矮下去了
显得高大的是牛羊和马匹
沦为神的宫殿
眼前
是一条从神的故乡来的河流
泛出灵魂的波光。流经的地方
生灵,仿佛一座座慈悲的寺庙


2016.11.9







画不画山顶不要紧
画不画枯萎的草木不要紧
画不画后山逐渐增多的坟墓不要紧
画不画山脚下那几户穷苦的人家不要紧
画不画路上被风吹散成迷雾的人类不要紧
要画就画成吨的雪,覆盖一切
等春天用雷奔跑之后,一切又重头来过
但这次请首先画我
把我画做脚下的泥土
每一次双手合十,我都要用尽毕生良善
使万物复苏


2016.11.10




黄昏


山势使风变得陡峭
出没于乱石中的羊群,忽隐忽现
仿佛被石头吃进去,又吐出来
坐在枯草间的牧羊人
夕阳在他补丁的周身涂了层锈迹
但并不影响他悲伤的歌声把山谷撕裂


2016.11.10




十一月


我走进雪里
消失在白里的行人仿佛沉船
此刻,切割机已将所有的声音切割下来
焊接成一道崭新的铁门
在门的这边,雪落下的声音
无法辨别是天使还是鬼魂


2016.11.11




瞬间


落日下的山在动
风在动
草木在动
水里的宫殿在动
仿佛经文般弯曲的人类在动
不动的是鹰的斧头
首先缓缓劈向它的是山谷


2016.11.21


 楼主| 发表于 2017-1-15 21: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问好你
发表于 2018-7-31 18:36:38 | 显示全部楼层
瞬间


落日下的山在动
风在动
草木在动
水里的宫殿在动
仿佛经文般弯曲的人类在动
不动的是鹰的斧头
首先缓缓劈向它的是山谷


2016.11.21
发表于 2018-7-31 18: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把你的作品集中一下,一个帖子更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6 15:56 , Processed in 0.06204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