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225|回复: 108

孟大诗人一组组传世力作诗歌没有加精没有获奖啊,老天爷瞎了双眼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8 12: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9-21 14:37 编辑





孟大诗人一组组传世力作诗歌没有加精没有获奖啊,
那是因为老天爷瞎了双眼啊,
黑暗腐朽的中国诗坛中国文坛将不会再有任何希望了!!!

那么多孟大诗人看了就想吐的假诗人写的一首首假诗却日夜互相吹捧着,

还被纷纷精华了,

也靠肮脏的交易肮脏的关系获奖了,
这不是在糟踏中国二十一世纪的诗歌么
中国诗坛中国文坛真的是太黑暗太腐败太无耻了,

真的无药可求了。

当孟大诗人凭着这一组组传世力作诗歌拿下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
再回头看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就是中国诗歌发展史上一个天大的笑话啊!!!




孟大诗人的实力诗歌文本就发表在全国各大诗歌论坛上,
孟大诗人每天在北京文艺网设下诗擂台,

只有打败孟大诗人的一组组实力诗歌文本,
才有资格获奖,
打不败孟大诗人的一组组实力诗歌文本,
就没有资格获奖,
就让此次大赛所有诗歌奖项空缺吧,
为资助人杨先生省下这笔钱,
去做其它善事吧。



关建是有几个初评委孟大诗人还是第一次听说他们是诗人,
也还是第一次听说他们会写几首诗,

他们在中国诗坛一点名气也没有,
就是几个无名小卒。

他们真的懂中国现代诗吗?
他们真的能胜任初评委的工作吗?
孟大诗人深表怀疑,
这也是这次大赛受到天下诗友们质疑的重要原因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16-9-28 00: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居明 发表于 2016-9-27 23:20
从你的言论看,没有人恨你,也没有人羡慕你。你是闲的慌!上天给了你一个疯了的机会。愿多珍惜!阿门!

孟大诗人是公认的孟大诗人,
诗人圈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就是天意啊,
一切的一切都是天意啊。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18 12: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9-18 13:09 编辑





孟祥忠组诗31首:《活着的味道》   【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参赛诗歌】



《幻夜》

凌乱的梦,凌乱的自己
被枕头被褥收藏
梦见长着一双翅膀的自己
飞向你

亲爱的
别嫌我渺小
请允许我栖在你的头顶上
鸣叫

猎枪响了
击中长着一双翅膀的自己
亲爱的
再见了
今生我们只能这样收场



《白夜行》

白天里有黑夜
黑夜里有白天

我的白天没有你
我感觉日子空虚无聊
大街上那么多人
与我无关
与我有关的你
在哪里飞翔
我手机里有几十张你的照片
正陪我在大街上行走

忆起那个有星有月的夜晚
我们一起手牵手在河边散步
你说你是蜡烛
我是靠近你的打火机
多么诗意的表白
已足够让两颗心
流泪到今天



《我爱你》

风吹来你的声音
又吹走你的身影
我让你在我的心中散步
像灵丹妙药
像心灵栽培和呵护的美景
像感情发现和追逐的小溪

我爱你
这三个字在血液里日夜流淌
但我不会开口说出
我必须看命运的脸色
寻找生机勃勃
我必须万事俱备
靠近你的呼吸



《忍无可忍》

忍无可忍
成为一颗西装革履的炸弹
认定粉身碎骨是花园

父母妻子儿女们劝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亲戚朋友们劝我海阔天空
父老乡亲们劝我每天勤念阿弥陀佛

我怒吼起来
空气开始颤抖
震落一片树叶
多像我



《锦样年华水样流》

时间在流
我这块毫不起眼的石头
一动不动

你曾经坐在这块石头上
观旭日东升
这块石头记住了
你的温度
你的香味
你的身影

多希望有一天
你能够想起这块粗糙的石头
永远在老地方
等你光临



《泪眼问花花不语》

这么多泪
不愿意被我的身体囚禁
它们跑出来
赏花
问花

花儿们正在盛开
忽略了我的泪花

你在我的身体里日夜盛开
也忽略了我的泪花

泪花也是花
让它们盛开一会儿



《相思相望不相亲》

被相思捆绑
难免忧伤
担心你被一只老虎吃掉
我好想成为第二个武松
打死欺负你的老虎
让你安然无恙

我爱你
却不能靠近你
几支利箭已经射中我的身体
不能让你看见我的惨状
还有很多利箭已经瞄准我
我会很快成为一个充满正义的孤魂野鬼

当孤魂野鬼
也不会忘记你
我会偷偷地跟着你
让你毫无察觉
你笑
我学你笑
你忧伤
我也忧伤
你就是我
我就是你
这就是爱



《一往情深深几许》

一往情深落伍了吗
一往情深跟不上潮流了吗
别笑一往情深的人是傻子
世间总要有几个痴情种
像萤火虫一样飞翔

一往情深的你
一往情深的我
在狂风暴雨中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让狂风暴雨成为真心相爱的凭证
让相依为命成为最温暖的房屋
让互疼互爱成为永远的春天



《此情可待成追忆》

爱情就是树上的鸟窝
你信吗

亲爱的
我就是一只小鸟
正栖在你的头顶上
鸣叫着

你爱我
别留恋人模人样的生活
也变成一只小鸟吧
跟着我一块儿飞翔

在蓝蓝的天空
你追我
我追你
多么美好的记忆
让一朵朵白云成为我们的观众
嫉妒不已



《在雨中行走》

今天心情乱七八糟
我选择在雨中行走
看见一些伞像鲜花盛开
我蔑视伞
让雨水直接打在我的身上
凉凉的

在雨中行走
看见你的音容笑貌
正照亮天涯海角
多希望能够在这一场雨中
与你相遇
与你谈情说爱

你爱不打伞的我么
你爱被雨水亲吻的我么
你敢和我在雨中拥抱么

雨不可怕
风不可怕
雷轰电闪不可怕
可怕的是
看不见摸不着的心



《心地善良的自己像一盆夜来香》

牢牢抓住心地善良的自己
不要把心地善良的自己弄丢了

当心地善良的自己渐渐走远
监狱的大门就已经为你打开

心地善良的自己像一盆夜来香
开出很多小花,它们在室外开着
黑暗里就有了春天



《一只小鸟像一盏灯》

盯着栖在树枝上的一只小鸟
吃惊地发现
它像一盏街灯亮起来了
难道现在是黑夜吗
我抬起头
看见天上的太阳
并没有偷懒

这只小鸟长得生机勃勃
长得好看极了
比范冰冰李冰冰好看一万倍
我叫不出它的名字
它也不需要名字
默默无闻地快乐
不亚于温泉

它的鸣叫声
像童年的小溪
流进我的身体里
让我突然发现
我是一棵果实累累的庄稼
没有白活



《月光是心灵的丝绸》

月光沐浴我们,万事万物活在
月光同夜色的较量中。在月光下散步
为失眠找到极佳的理由

当我说月光是心灵的丝绸
我突然想变成一片无声的月光

当我爱上你的时候
我就是跑遍你身体里每一个角落的月光

漫长的黑夜里隐藏着多少斗争多少故事
在月光下散步,心安理得特别舒服
清清白白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月光



《青蛙》

当我看到每一桌酒席上
都有一盘青蛙,我突然觉得
很多人已经死了

吃青蛙时哈哈大笑
多么刺耳,多么无知

青蛙是谁,谁是青蛙
这么多青蛙堆积在菜盘子里
它们的骨头被吐出来,闪闪发光



《你的身影飘荡在空气中》

你的姓名密密麻麻在星空
你的声音像一条小溪
走出住宅楼
吃惊地发现
你的身影飘荡在空气中

我躺在砧板上听流行歌曲
也听见了你的呼吸
亲爱的
我是砧板上一条新鲜的鲤鱼
即将消失



《我的脸上流淌着幸福和忧伤》

当人生不再神秘
我感到空虚是刀无聊是毒品
发现爱情是一件破烂的衣服
发现信仰是躺在大街上的空饮料瓶子

我承认自己也是一件破烂
我要被风吹向未知的地方
我看见心地善良的自己
今晚我的脸上流淌着幸福和忧伤



《壁虎是好人》

几只壁虎正在我家的墙壁上爬着
它们从不害我
我没有理由害它们
允许它们在我家的墙壁上自由活动
允许它们成为我的邻居

人生空虚无聊的时候
我感到浑身无力
整个身体好像快要散架了
这时候
我看见几只壁虎
正在我家的墙壁上快活地爬着
像几个好人
闪闪发光



《我要求的未来》

道路上的雪变成了污浊的水
我追逐的画面渐渐远去

自己喊叫自己
让口袋里的钞票在口袋里多呆一会儿

千山万水正在与雾霾恋爱
我要求的未来像一个害羞的姑娘
正在遥远的村庄绽放



《暴风雨》

(1)

我扔掉伞
站在暴风雨里
接受暴风雨的蛮横无理

让暴风雨放肆地折腾吧
让暴风雨给我的灵魂演讲吧

娇生惯养
容易成为软体动物
我渴望无数次暴风雨的洗礼
把渺小卑微训练成铜墙铁壁

(2)

今天天气晴朗
暴风雨
仍在老百姓的身体里进行着

肉眼看到的暴风雨
只是在吹牛
内心深处的暴风雨
需要公平正义慢慢平息



《当万里江山被强暴》

当万里江山被强暴
谁把生不如死当作刺激
谁像一片落叶学会飘荡
学会风里雨里寻找
谁像一只蚂蚁驮着一粒饭
把回家的道路当作一道彩虹

当万里江山被强暴
我像一颗炸弹向贪官污吏们奔去



《生存的光亮》

把自己扔在床上
用被褥把自己埋葬

自己是多余的吗
反复地问自己
让这种刺激救死扶伤

脆弱的自己像青花瓷破碎
坚强的自己像钢铁在行走

未来被命运挟持
命运是逍遥法外的流氓

顺其自然是一条道路
心地善良是阳光月光星光
梦想成为一只萤火虫在飞翔



《活着的味道》

当死亡盯上你的名字
当狂风乱摸内心的结构
你的忧伤与我遭遇
忍让成为一个美妙的空间

得到一本好书
像得到一条道路
像得到一个天堂
请用你的秀发
把空气打扫
让空气质量不再开玩笑
让你的笑脸
成为上帝的笑脸
送给我一片月光



《生与死》

你端起一支猎枪
瞄准让你咬牙切齿的那个贪官污吏
一声枪响
一颗子弹击中你的心脏
你马上停止了呼吸

美女们开始排队
站在
曾被你瞄准的那个贪官污吏面前
坦胸露腿
像一件件正在呼吸的商品



《一些女明星的素颜好吓人》

一些女明星的素颜好吓人
吓得我后退了好几步

害怕再看见这些女明星的素颜
就像害怕看见恐怖分子

喝酒吧
喝酒吧
努力忘记这些女明星的素颜

赶快回到熟悉的村庄
看见不画眉不抹口红的农村姑娘
格外美
从她们身上
我又看到了希望



《我心爱的女人是一株玉米》

众人赞你是与时俱进的大美女
可是我却想看一看你的素颜
我渴望你的素颜
能够摘走我的心

其实还有一句话
一直憋在我的心里
我真的好想好想问你
你整过容么

我每天都是素颜
我从来没有整过容
我心爱的女人啊
你就是生长在庄稼地里的一株玉米
我爱你

用我满脸的泪水
爱你
用无数次失眠之夜
爱你
用漫长的忧伤
爱你
用知足常乐
爱你
用满头的黑发
爱你
用满头的白发
爱你



《在你的世界里路过》

你的世界鸟语花香
还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在歌唱
还有一个小木屋从童话里钻出来
吸引我

我忍不住停下匆忙的脚步
擦掉额头上的汗水
盯着载歌载舞的你
像盯着一只红蜻蜓
着迷

命运的风吹过来
又把我这个小人物吹起来了
吹进一个鸟笼里
从此失去了自由

你的世界在我的泪水里
路过
在我的记忆里
如火
点燃了
山坡上枯黄的野草



《我永远是一棵庄稼》

阳台上的阳光充足
需要我加入
我是一棵庄稼
站在阳台上
照样生长

如果有一天
我这棵庄稼果实累累
一定会把家人们逗笑

无论年轻
还是年迈
我永远是一棵庄稼
每年都要开花结果
对得起时光



《站在阳台上》

站在阳台上
看见唐朝的风光
李世民与魏征正在交谈
看见四分五裂的叙利亚
难民潮汹涌澎湃
看见伤痕累累的地球
在呻吟在哭泣
我不快乐
真的不快乐

站在阳台上
看见全国各地的贪官污吏
把我包围
不到一分钟
就把我吃得只剩下
一堆骨头

站在阳台上
我感觉自己一无所有
人生空荡荡的
什么都被风吹走了
只剩下这眼泪
多么富有



《下楼》

蚂蚁爬到七楼
我应该欢迎这些小生命
它们也想住楼房

而我却想下楼
住在七楼
多么虚空
感觉自己像一个空空如也的饮料瓶子
在滚动

匆匆下楼
回归大地的怀抱
突然赞美
脚踏实地
真好



《我渴望再下一场大雪》

阳光残忍
阳光成为暴君
让漫山遍野的雪景消失了

把雪还给雪
把梦还给梦
把善良还给善良
把泪水还给泪水

记忆里遇见一颗颗钉子
遇见一个个锤子
谁是钉子
谁是锤子

我是屋顶和四壁
不怕钉子
不怕锤子

我只渴望
再下一场大雪
让我高高兴兴堆三个雪人
一个像我
一个像你
一个像我们的孩子



《夜色淹没所有财产》

夜色多么嚣张
信仰又被淋了一场暴雨
我咀嚼你的姓名你的身影
成为一座会行走的房屋

泪水进入虚无
忧伤爬满山坡
夜色成为一种时髦
坦胸露腿的姑娘们在今夜流淌

夜色淹没所有财产
肉眼看不见的东西
闭上双眼能够看见
走南闯北
寻找最好的自己
万事万物开口说话
寂寞像一盆夜来香






诗作者:孟祥忠 手机:13411897281
电子邮箱:
mxz318@163.com

(434300)湖北公安县实验小学 殷波 转 孟祥忠 收

孟祥忠:湖北公安县人,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一直活跃在中国诗歌网络阵线。

曾在《常青藤》诗刊《绿风》诗刊《中国诗人》《广西文学》《湖南诗人》
《诗潮杂志》《回归杂志》《天下诗歌》《特区文学》等文学刊物上发表过
作品。有一些诗作被选入《跨世纪诗丛》等选本中。



 楼主| 发表于 2016-9-18 12: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9-18 12:47 编辑



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参赛诗歌十一首如下:



《我绿了》

我厌倦了报纸
厌倦了电视
厌倦了丰衣足食
厌倦了自己

一位美女向我走过来
问我喜不喜欢她
我笑着说
不知道

走向一片绿油油的草地
舒舒服服地躺在草地上
发现草地真的是治疗人心的地方
我绿了
我绿了
我绿了
绿成了一根
默默无闻的小草



《抚摸着一张一百元人民币》

抚摸着一张一百元人民币
发现它
是红色的
像是用人民的鲜血
染成的

抚摸着一张一百元人民币
像是在抚摸
上帝的肌肤
多么舒服



《想毛主席的时候》

想毛主席的时候
我打开钱包
拿出一张人民币
看见毛主席住在人民币上
多么慈祥
把我照亮



《微型的钓鱼岛》

一个馒头在我的手中
像微型的钓鱼岛
我把它吃进我的胃里
哈哈哈
大家看吧
钓鱼岛在我的身体里



《美国航母闯南海》

美国航母闯南海
我不以为然
毛主席说
美国是纸老虎
那么美国的航母
也是纸老虎

中国南海上
毛泽东思想
波澜壮阔……



《卖火柴的小女孩点燃了我》

卖火柴的小女孩
没有死
今天
她向我走过来了
她划燃一根火柴
点燃了我的一切

当我被烧成了灰烬
请把我的灰烬散在一片玉米地里
我仿佛听见了
一株株玉米生长的声音



《我像一棵枯树在等待》

北京是一件无价的衣裳
穿在我的身上
为人民服务的口号
像一阵阵鞭炮响
我行走在冬天的阳光里

公平正义
像忽来忽去的春风
我像一棵枯树在等待
等待一位少女吻我



《米》

仰望星空,那些繁星像一粒粒米
闪闪发亮,它们距我多么遥远啊
仿佛是我永远得不到的米

我觉得自己也是一粒米
我和几十斤米呆在一个米袋里
等待成为香喷喷的饭



《一粒米逃出米袋》

一粒米
逃出米袋

它呆在地上
像星星一样亮着

很多脚把它踩来踩去
很快
它被踩进泥土
失去了消息



《血》

流淌的河水
一下子
变成了血

父母脸上的泪水
一下子
变成了血

血在我的血管里诉说着什么
我安静下来
听血管里的声响
指引方向



《我放弃成为一台漂亮的冰箱》

我感到自己有时候就是一台
正在工作着的冰箱
看啊,我多么漂亮
打开我吧——多么冰凉

终于有一天
我放弃成为一台漂亮的冰箱
走进一片玉米地——
听见一株株玉米生长的声音!!!






诗作者:孟祥忠   手机:13411897281
电子邮箱:
mxz318@163.com

(434300)湖北公安县实验小学 殷波 转 孟祥忠 收

孟祥忠:湖北公安县人,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一直活跃在中国诗歌网络阵线。

曾在《常青藤》诗刊《绿风》诗刊《中国诗人》《广西文学》《湖南诗人》
《诗潮杂志》《回归杂志》《天下诗歌》《特区文学》等文学刊物上发表过
作品。有一些诗作被选入《跨世纪诗丛》等选本中。



发表于 2016-9-18 13: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获奖名单在哪里?怎么看不到啊
 楼主| 发表于 2016-9-18 14: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9-19 09:08 编辑
栾复吾 发表于 2016-9-18 13:47
获奖名单在哪里?怎么看不到啊

在一个叫正存在诗歌联盟里看到的。



《当官不为民,猪狗都不如》    (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参赛诗歌)

(1)

当我用颤抖的右手颤抖的笔
写下这十个大字的时候
我亲爱的祖国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开始嚎啕大哭
我亲爱的祖国啊
为什么贪官污吏像数也数不清的蝗虫
为什么德才兼备像霜打的茄子
为什么讲良心像一片片落叶
为什么心地善良愁眉苦脸
为什么公平正义像画饼充饥
为什么老百姓买不起商品房
为什么我要靠到处送钱送礼
才能够办成一件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
让上帝也目瞪口呆

改革开放三十几年来
祖国日新月异
精神世界则一片荒芜
抛弃信仰
道德沦丧
见利忘义
没心没肺
唯利是图
伤天害理
人民权力不接受人民群众监督
贪官污吏们纷纷成为千万富翁亿万富翁
公平正义成为多么甜蜜的谎言
法律经常打瞌睡
一些权贵逍遥法外
哈哈大笑着

我亲爱的祖国啊
您到底是在进步
还是在倒退呢
如果您是在进步
为什么这么多老百姓隐隐作痛坐立不安
像无法统计的落叶
被一阵阵狂风吹起来了
如果您是在倒退
为什么我至今还活着呢
还没有上吊
还没有喝农药
还没有跳楼
还没有跳江
我无比深情地看着人民英雄纪念碑
看着人民大会堂
看着用革命鲜血染红的五星红旗
泪流满面

我在大街上一边奔跑一边喊叫着
——当官不为民,猪狗都不如!!!
喊一万遍不够
喊一亿遍也不够
但愿全国各族人民都能够听到
陪我一起喊叫下去
一代代喊叫下去
成为超越时空的
灵丹妙药!!!

(2)

当官不为民,猪狗都不如
——这十个字排着整齐的队伍
正在我的心上走来走去

这十个字点燃了我
这十个字点燃了你
这十个字点燃了他
这十个字点燃了她

我奔跑在大街上喊叫着
——当官不为民,猪狗都不如!!!
反复地喊叫着这一句话,街边的树听见了
街边的垃圾筒听见了
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们听见了






诗作者:孟祥忠     
手机:13411897281
电子邮箱:
mxz318@163.com   

(434300)湖北公安县实验小学  殷波转孟祥忠  收

孟祥忠:湖北公安县人,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一直活跃在中国诗歌网络阵线。

曾在《常青藤》诗刊《绿风》诗刊《中国诗人》《广西文学》《湖南诗人》
《诗潮杂志》《回归杂志》《天下诗歌》《特区文学》等文学刊物上发表过
作品。有一些诗作被选入《跨世纪诗丛》等选本中。


发表于 2016-9-18 15: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直到今日(9月18日),不存在有获奖名单,你看到是初评提名,终评没有结束,不会有获奖名单的。
 楼主| 发表于 2016-9-18 18: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6-9-18 18:32 编辑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6-9-18 15:03
直到今日(9月18日),不存在有获奖名单,你看到是初评提名,终评没有结束,不会有获奖名单的。

孟大诗人的一组组传世力作诗歌连初评都没有入围啊,
真是天大的笑话呀,
就让天下诗友们仔细看一看这一场没有诗歌水平的闹剧吧。

如果孟大诗人的这一组组传世力作诗歌不能获奖,
那么这里所有的诗歌都没有资格获奖了,
就让所有诗歌奖项空缺吧,
为资助人杨先生省下这笔钱,
去做其它善事吧。

















 楼主| 发表于 2016-9-18 19:4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孟大诗人是公认的孟大诗人,
在诗人圈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里有几个初评委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他们是诗人,
也是第一次听说他们会写几首诗,
他们在中国诗坛一点名气也没有,
他们真的懂中国现代诗吗?
真的能胜任初评委的工作吗?
孟大诗人深表怀疑。

还是那一句话,
孟大诗人参赛的一组组传世力作诗歌不能获奖,
那么这里所有的诗歌都没有资格获奖,
这次诗歌大赛将会成为中国诗坛一个永远的大笑话,
孟大诗人会亲身经历这个大笑话。

孟大诗人将来会拿下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在内的所有世界级文学大奖,
大家等着瞧吧,
好诗自有它们流芳百世的自信!!!








发表于 2016-9-18 19:5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孟大尸人获骡狈儿奖!
发表于 2016-9-18 20:4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孟大尸人流放百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2 13:59 , Processed in 0.12103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