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885|回复: 4

【邮箱投稿】林荣的诗(27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8 12: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投稿(短诗)

林荣的诗(27首)

一条带有老虎图案的围巾陪伴她整个冬季

红酒。
火焰。
王的坐骑。
虎低低的啸声深入到涌动的月光里

她其实一直都隐身在老虎的额头
如果他奔跑
她也会
血液奔流,她知道她一直都爱着这只金黄的老虎——
爱着他帝国的霸气

夜色降临
月光睡在虎的胸膛,生出一个绸缎般的词
帝国的版图,她拿得起
却放不下,

空椅子

那个不停地对着空椅子诵诗的人
把空椅子搬上了屋顶

夜幕下的空椅子
一整夜都在屋顶上听他朗诵   


异己

她在黑夜里睁着眼睛——不再有梦
这漠然的女囚,她只想
老老实实地
求生——她当然知道这并不是完整的自己
但她似乎更安于做一个沉默的标本——
在夜里接受一张模糊的面孔
接受另一个囚徒
颓靡而麻木的双唇

她其实自己掌管着囚笼的钥匙,可以打开夜色中
锈蚀的笼门

她听见门口有人呼唤她

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她复制的文本是雷同的物种
督办者板着脸,翻动苍白的纸张
她遭遇的问话来自几个铆钉一样的疯子
她在无形的笼子里一次又一次
投降给无意义……

她听见门口有人呼唤她:
出来吧,孩子
你要有勇气自己打开这笼门

“第三种爱情”

第一种“爱情”:一个流泪的女人
第二种“爱情”:一个擦干眼泪的男人
关于“第三种爱情”

加缪说:把一切都献出来了,却对什么
也没有确认


风给我传话,我也给风传话
我们传话的内容大致相同
并无多大的出入
关键在于内容的真实性
.
我传给风的话风当成了耳旁风
风传给我的话
我当成圣旨

背面

那人带着吠叫的狼狗聚拢起散乱的人群
面目严肃地说:不许乱动
他站在高高的台阶上
台阶上的石狮子开始张嘴说话:
现在的男人不安分,女人不安分
土豆洋葱不安分,谷子玉米不安分,就连向日葵
也不安分
不安分的人事无处不在
不安分,不安分,以后谁再敢不安分……
石狮子说到这里转身向后看
狼狗吠叫,那人正用一面旗子的背面蒙住双眼

回声

她捡起众多石头间的一块石头
使劲儿地抛出
她忽然产生一种破坏欲
那些固有的秩序,她要动一动
她又捡起一块石头,抛出去——
她不知道石头落在了什么地方
也没听到石头落下时
发出的回声

零度明月

那不动声色的事物是月亮
人们总说的阴晴圆缺其实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不管黑夜,还是白天
秋雨还是冬雪
她其实都只是零度,不流动
也不结冰

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
她从来就不沸腾,也不清冷
她只是在她自己的位置
让周围的星子和地上的人们一看到她
就心生向往,和宁静

破坏之吻

她先是用心地
蘸着月光,写下了刚刚好的第一行
“该怎么写呢?
接下来的十三行——”

某个不安分的夜晚
当她看到那棵粉色玉兰树的影子
当她触到了花香
“为什么一定要循规蹈矩
为什么一定要把盛开的玉兰囚禁在
一处狭小的地方?”
手中的白纸散发出晕染的蓝光,她决定
把一个破坏的吻

烙印在
空白的诗行上

中年妇人

一片叶子,从枝头
摇落,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
人到中年,她越来越专注于孤独之美
不再需要被谁引领着穿过夜色中的玫瑰小径
也不再需要用浓茶赶走倦累的阴影
你对她说起外面的声色……和繁华
她淡淡地说:无雨,也无风
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

当她这么说时,心口轻轻地疼了疼
她快速地侧过身去
装作无意地,揉了揉眼睛


夏日深

草木无言
铺天盖地的绿,呼吸
它们不知道
资本掌控下的
除草剂
瞬间,就会枯黄它们的生命

操纵资本的人,听不见它们越来越密集的哭声


她放她出来

她抚弄着一枚莲蓬
她一点点地,剥开它

她从一个绿色的小房间里,剥出一个没有完全发育的少女

她放她出来
放出从前的自己


他手里拿着笼子的钥匙

一个在梦里都厌憎束缚的人
竟又钻进了新的铁笼
他并不是被强迫关进去的
只是由于惯性,他已惯于把牢底坐穿的誓言
他在这硕大又逼仄的铁笼里
麻木地做事,秒针和时针一样
他手里拿着笼子的钥匙
但不到时辰,他并不打算打开那把锈蚀的大锁
放出尚存梦想的自己

兵器闪耀,亮出来怎样的底线


天从未这样蓝
蟋蟀和最后的蝉在草丛间不停地争吵:
到底谁能拥有这蓝色的秋天
正在挖洞的狡兔幽幽地说:别吵了
难得天这么蓝,都好好地
活着吧
生者本分且守口如瓶,日子就可安生

一块石头被做成雕塑


一块石头被做成雕塑
似乎就具备了供人膜拜的理由
它不是图腾,也不是某位呼风唤雨的神明
它只是秋老虎最后的
寄托,是一群狂人
在浓重的夜色中看到的微茫
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但并不能原谅他们因为搬运一块石头
砸伤了一棵正在努力生长的树


这是意识清晰的白天

有某种莫名的能量
一下子激活了她有些疲倦的小宇宙
这是意识清晰的白天
如果是在夜晚
身体内的星子们会兴奋起来,并不在既定的轨道运行
撞击也不怕
坠毁也不怕
粉身碎骨也不怕,只要那一刻
两个彼此吸引的小宇宙有着相同的渴求

然而,这是意识清晰的白天
她制止了幻像
体内冲撞的星子们
慢下来,和她一样承受着
难以名状的痛苦


错失

阳光倾泻
微漾的水镜里,一条思恋成疾的美人鱼
湿淋淋地
爬上岸
沦陷在湖畔的草地上,等待拯救她的人

而这时,你正从我的身边经过
你看到了我
我却没有看到你

我们在周遭此起彼伏的叫卖声里不说话

越是在众声喧哗中越想清晰地听到你
我看到你分开人群向我而来
我们在周遭此起彼伏的叫卖声里不说话
只是把身上的尘土轻轻地掸下去
只是把一颗找不到家的石子放回它原来的位置
我们在一处十字路口
回望依旧拥挤的庞大的人群:
一家酒店门口的台阶下
一个年老地乞丐正被年轻的侍卫赶开
“她多么可怜!”
我把这话说给你,你低低地说:
我们是比她更孤独的人


静默,或许正是最好的表达

两片湿漉漉的茶叶
已舒展成温文的姿势,它们已度过险境
撤离了沸腾之水
就像两个曾经为落日叙事和抒情的人
已不再左冲右突
这之后,他们将是长久的静默
仿佛这世上从未因为他们而燃烧过一场大火
仿佛两个火后余生的人
从未真正地亲近
也从未
离开过彼此


持久的空


旧气息和新风尚混合成忽左忽右的光阴
一个喜欢穿复古色调风衣的女人
徘徊在秋风里。她抱着一卷古老的经书走向“国破处”
“国破处”是一个被叫做庄的地方
在这里,一些人曾杀死了另一些人
活下来的人们善用声色影像演绎那场惨烈
活下来的人们似乎从没见过真正的血
如今这叫庄的地方成了景点,每到假期就游人如织
喜欢穿复古色调风衣的女人就是其中之一
她走在人满为患的景区却感到一种持久的空荡
空荡荡的纪念馆重重地
覆盖她
她看到了被坦克碾碎的骨肉
她看到自己的长风衣被明晃晃的刺刀挑起
在空荡荡的天空中
璀璨地飞

这一年

我继续以家为圆心
洗旧了衣裤,洗皱了中年的手和脸
这一年,受伤的母亲不得不亲吻了锋利之物
好多个夜晚我和母亲都睡在刀子上
这一年,夏秋干旱
但玉米谷子都还是保持了各自的本色和风骨
只是甘薯没有了儿时的甜
也听说:村子里又多了些不甘心的人
这一年我偶在电视上看国家大事听国际新闻
大致印象是一些人一些事
继续走极端路线继续与瓷器、玻璃、枪支弹药作玩伴
这一年,《米沃什词典》和布罗茨基一起造访我
.
惭愧啊我残忍如一只狐继续折磨着词和语言
……
当我想回忆或者叙述这一年
我试图  使这个时辰擦去浮尘,且具有
某种仪式感
.



立冬了

有的事物正在离去
有的事物正在降临
她暂时还不能适应突降的气温
像浮在树枝上的一片叶子
啊啊不,不可以这样,不可以这样坐等凋落的命运
她这样想着
就在风中挺直了腰身

攀到高处听月亮

霓虹闪烁,不断有各种车辆驶过
街边散落着三三两两电影散场的人们
她是他们其中的一个,身上裹着淡淡的月光
她从橱窗的玻璃看到浅表的自己
月光在那一瞬就丢了踪迹
她赶紧把月光找回来
她抱着月光回家,她把月光

化成一碗充饥的米

对峙

当她看到他指尖上渗出的血
她对他说别被那些弥漫的黑围困
她这样说时正当夜深人静
她不放心他,就搬了把椅子坐在他的对面
而他正深陷在更黑的石头里
他根本不在意她
继续用一根尖利的针
与石头对峙

门被关上然后又打开
.

房间里挤满了雪粒和冰块
房子都快被撑破了

两扇暗黄色的门,两个愤怒的哆嗦着嘴唇的人
他们一声高过一声的争吵来自欲望
他们关起门怕人看见他们眼中的火怕听到他们喉咙里的雷声
当门终于被打开
雪粒和冰块散落出来紧随着
一个没有胜负的身影
若无其事的
脸上洋溢着笑容,看上去和素常一样
祥和——
生动——
.
没有人知道
另一个人彼时正有着怎样的表情
.

雪,半夜来敲门

无声地敲
我确信听到了雪的声响,但并没有
从睡梦里挣脱出来

晨起,我推开门
一种蚀骨的、炫目的、安宁的
白——
一种让我从梦里醒转过来的
白——

雪,现在是尼姑庵里削发的小尼
名叫静慈,或者慧安,也可能叫一个我想象不出来的名字
发表于 2016-8-9 17: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风给我传话,我也给风传话
我们传话的内容大致相同
并无多大的出入
关键在于内容的真实性
.
我传给风的话风当成了耳旁风
风传给我的话
我当成圣旨
发表于 2016-8-9 17: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推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3 08:54 , Processed in 0.10835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