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542|回复: 6

【悲伤词】(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10 11: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沙克 于 2016-6-10 14:06 编辑

【悲伤词】(组诗)

沙克/

[ 内在 ]

青铜的光阴,无视刀铖之寒
白银的光阴,无视杯盏之安
逝者不得重生
生者还想从头再来
黄金的脸,无视名誉之亮


大势裹身
无视贵贱的来历
别问青铜去了哪里
别问白银去了哪里
别问黄金罩着梦想去了哪里


无视时代的迷惘
别问一只大象为什么换不回清明
它的体质远远小于体积
小于一个乳酘菌


吹弹可破之世
代际含糊,无视峰岭的隐退
拿信心唤人心
个中的细胞核守护未来的窗纸
——且别再问

[雪夜]


窗帘动了,外框发白
被角挂拉下来
梦,下床
披着心光出门


问天:
一夜间
会下来几个雪人
屋子小,不宜留宿


梦没回来
去找树根下的另一个梦商量
把担忧,转移到哪里


[佛塔风铃]


运河无意开口。流动
液体的城邑。水珠敲打木鱼
流浪者避开夜光无意流浪
睡在泥塑的脚边
月洗八角塔
影罩田野一角的菜园


铃声脆细,可能未响,铃意在
塔下步履轻


飘过水面的碎玉
拼不成明确的风水与风向
碎成发光体
铃锤,从角尖上飘落一些影子
瓦钵半虚,含几口活水
润泽经文长卷


近侧的夜市未了
城民之梦里有一只蜘蛛
安于风铃的垂怜
运河底下流过祖孙三代皇帝
清朝不在,船马休


一声叹息沿石阶踱进运河
无风的铃意在响。


[记碧螺春]


螺旋条,雾毛毛
沸水冲泡,展翻吐舌,片姿嫩绿
夜的床
一把无嘴壶


盛进去八个男人
除过陆羽、桃花庵主还有我
都熬不过天亮


茶经在手
碧螺春的苏州
原籍的瓷枕葬在光阴中恍惚拜过
吻合我先祖的脖子


无论多长的夜
被茶兴奋过
被床溶解、寡味过
此刻我在不识碧螺春的苏北夜里过


[石头铭]


压心的石头
呼出来,一口气


多心的石头
打磨,变成唱歌的灯


称心的石头
在风光的胎中发育


行走半生
膝盖无数次弯曲,还水肿
里面的石头磨了一些,没软半分


里面
还长了一根可疑的骨刺


[弯路]


我一生走过的弯路多
直路少
不意味我愚蠢
相反我有能力走了过来


揉在纸团中的里程
包含世界地图
比走捷径的大脑
多出一道信义的沟廻


别闲扯
去其中一条弯路
拾起我扔掉的废纸团
打扮自己,闯江湖


可是
永远别想找到那安息的地契


[丁香结]


坡陡无阶,蝉声黏耳
翻过峰峦的身影分云散烟
乡曲暗流远


心非死契,喉管深
青紫的神色憋着逃亡者的意气


秘密总被打开
出头鸟扬名立万捎回一口吉言
红白蓝妆比漂亮


[悲伤词]


风停草静,众心冰凉
无巢的鹰旋转
为三种打扮的假神损尽阴阳


亲眷和兽同样无望
踦跂的步子走不过百岁
一丛竹子和枸杞
在石磬的风化中命丧


缝隙、洞窟的迷暗
闭塞生命维度
一滴清水没入白云
把孤雷激响


踮起脚尖,喘长长的气
等不来暖色
钟楼之尖把群鸟刺伤


远处传来书简
哪有手敢去拆封
你啊,你们啊义勇全无
挤不进无神的天堂

揉按百会穴
缓释心与心的紧张
一片羽毛为它丢失的身体
闪着夕光


天堂无神
天堂无人
天与心互痛在地上



沙克在南非开普敦.jpg
发表于 2016-6-10 11: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里遇见淮安诗人沙克老师,问候,致安!
 楼主| 发表于 2016-8-4 23: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潘加红 发表于 2016-6-10 11:57
在这里遇见淮安诗人沙克老师,问候,致安!

哈,你好。我很少上网来玩。
发表于 2016-8-5 09: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种大锅煮牛骨的感觉。肉香,骨硬,筋道,吃起来需一副好牙口。

问好沙克老师。
发表于 2017-6-12 09: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刀铖,是一个什么东西?  再次来读老师的好作品。
发表于 2017-6-24 23: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逝者不得重生

生者还想从头再来
发表于 2017-6-24 23: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不谈写得好坏,一看你的诗歌,就知道你是个很会玩语言、玩语法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9 17:34 , Processed in 0.07096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