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8876|回复: 76

晏略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4 22:2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晏略殊 于 2016-4-12 20:21 编辑

⊙播种者
   ——读凡·高作品

面对生活的火焰,他一直倒退
远处的天是黄绿的,近处的大地是紫的
云是粉红的……
他谨慎地后退,却怎么也撤不出时光
经过山阜,河流,遥远的大地……
他的脚步向后延伸,他撒出的种子向下落
我静默地听,时间从倾斜的墙上滴落


⊙麦田群鸦

我们一生之中有个时期,会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好
像都是错误,而且对于所有的事物都不感兴趣。
——凡·高

你有三条路可以走进麦田
麦田上空有浓重的黑线条
黑线条有低低的翅膀,压在麦田的上空
上空刮风、阴暗、群鸦疾飞……
天才是不被饶恕的,你在错乱中
向自己开枪,画没有中弹

这之前,你悲愤的生活略有窘迫
你割去了耳朵,不再相信声音,这不够
你画下这个世界,画下辽阔的麦田
这还不够,你简单的开销
在比斯山暴风雨中,你做过深长的冥想

这远远的不够,你的想法
疯了就疯了吧,画或音乐或纠结
我说,我的秋天有单薄的冷月
这时候,你正在描述蓝色的星夜
我们从一个螺旋逃到另一个螺旋
逃亡,是我和你各自走出的路……


⊙凡

还以为你衣衫上的渍
你左臂上的纹身
露出了青丝底色
忽略夜晚和白昼
它都不构成什么
不构成碑文
不构成我俯视的乳房
却构成今年夏天的凡心
站在草坡上的和尚
对着沼泽地说
我突然想有个家了


⊙中秋纪事

那年中秋节我被迫离开了家
我对母亲说: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
母亲微笑着,点了点头
没说什么。我当了老板后荣归故里
她同样微笑地看着我说:我
不希望你有多大的出息
只要能幸福就好
我听了她的话,没什么出息
也没听她的话,又没怎么幸福


⊙舞

池塘在你的右手之右
而我不在你的视线中
你说:瞧,按下葫芦起来瓢
是的,多少次了
我在葫芦和瓢上舞蹈
那么,今年有太多的葫芦和瓢
才让我有兴致
在池塘上凌波微步


⊙初

不似你的手交给我的手
不似你的目光交汇我的眼光
你说:你敢要吗
用你的一生
只爱一个情人
梅紫:你可不可以指责我傲慢
以偏见解剖偏见,以梦想造化梦想
那么,我们肉搏,灵魂越狱


⊙七星聚会①

我身体里长着七块石头
菩萨将它们取出,挂在天空
它们就这样,成为了的标识或指引
它们承受苦难、黑夜和寒冷
它们的肉体里有多维的空间和绝句
还有一些事物也从这里衍生
七颗星,一盘江湖残局
将被一代又一代人对弈或楚汉相争
而我在局外,也在局中

注①为江湖残局。


⊙寂

场院上,那看起来很小的豆子
总是被磨盘压来压去的

一些更小的钉子,被遗失在马路上
他们像没有妈妈的小草,寂寞地躺在路上
车子见了,也绕着走


⊙喝

那个体形很差的女人,在我面前
一件一件的展示她的花衣服
穿上这些衣服,她像花一样招人喜欢
她不知道,我只有身上穿着的
这件不起眼的旧衣服
除此,什么都没有
这也是我的伤痛。脱光衣服
获得人们的喝彩

注:衣服(衣服,修饰,马甲,形式)


⊙仙女湖畔

你家的燕子
她家的寺院
鹰啄破了多少个春巢
你在我的怀里
我在你的眼中
我们穿越
月亮照着的酒杯


⊙逃亡

雪埋没了天下的首饰店
遗漏一个纵火犯
走在逃亡的路上


⊙虚无或永远

我的财富是这么多年,
站在风潮中。
无与伦比!
我的苦难是这么多年,
站在风潮中。


⊙路 夜

一条老街,人们长长短短地走了很多年
街旁的树年年长高
入夜,人声宁静
为了行人走起来安稳,街灯将路越拉越长
你必须准备长时间的脚力
面对天上的星星,步行有很好的感觉

在路上,我聆听着身上响动的钥匙
脚步声音暗哑,绕过小摊贩
晚收的店面前,偶尔有人谈论当天的股市
和天气的变化。这些都像是帝王的旧爱新宠
一时新鲜,一时漠然

仰望一个个楼窗,有多少个熟悉的灯光
就有多少和我一样的夜归人
那灯光,正如我早年的烛火,泪流满面
却又夜夜照亮


⊙风

灌木丛随着风向摇曳枝条
牧羊人发出浑厚的吆喝
我喜欢走在这片熟悉的土地
任沙砾打在脸上,爱着,流泪

仿佛从老电影的入口,我端详
乡亲们亲切的面容,和用柳条
泥巴编织的水缸。听他们谈论今年
的雨水,那口音温绕而熟旧

吃饭的时候,所有的口舌,挤在一张
桌子上。腾出西北大片的荒凉和风沙
我就出生在这里,像荒芜中
饥饿的乐器,唱着风歌长大


⊙流落人间的爱

我用眼睛抚摸2006年的浆果
你说,潮湿什么都可能生长
山峰的背面,我们献出了各自的纹理
和椰肉。到你等我的地方去
我带着锹和种子,用许许多多的身体
怀念蝴蝶和旧时光

启明星微亮,我便打马赴考
长安街头,我吞食疲惫的干粮
而你怀揣水罐,在山上先捉到了蚯蚓
那一年,燕子飞过微雨的天。柳绿花红
被踩踏过的草尖或我,惹了你的鞋子

一年后,当我戴着状元帽归来
风已刮碎了我的玉器
你的同质手镯还是如约而至
踢踏,踢踏。那个长有反骨的人
却把爱流落人间……


⊙流泉•女性•爱欲•诗歌

灵光的反射或折射……
呈现她的形体和色泽。
仿佛某种碰撞:
物象与物象,感知与物象,感知与感知。
而沿途选择了你的音域。


⊙花

你提起裙脚,向石头坐了下去
我们习惯于这样,面对面
或背对面聊天到深夜
习惯于这样合唱童谣
习惯于这样吃三明治夹火腿
而我没习惯:在花溪边
我用手掬起缤纷的流水时
你手忙脚乱地跑到彼岸
我没习惯:你那么快
就把剥好的橘子递给我
又甜又酸。仿佛
上帝欠了我一场真爱


⊙视

你坐在船上看我时,我正站在礁石上
看手机上你传来的照片。
你看到的我是摇晃人,
我看到的你是平面人。

你坐在火车上看我时,
我正在看你上车前放飞的
不规则的红气球。
你看到的我是向后跑,腿不动,
我看到你飞在天上的气球是圆或空。

我和你在地上画天空、山脉、白云、宫阙。
你在地上爬,我在侧面看你时,
你恰好回头看我。

我看到的你在蹬天,一只手已经摸到天界一域。
你看到的我站在天界的另一域等你。
此时,你不一定是你,我不一定是我。
我们却都想回人间看看。


N山脉上的自然林

曾经,这片自然林被大面积盗伐
据统计,有时一天竟发现到七八伙盗林者
这些盗伐者,多半在夜里出没
他们绕过护林人的守望
携带油锯、斧子和老鼠的眼睛
一棵棵自然林木倒下了
这些树的头与支干被盗伐者人工分离
然后被车运到远离家乡的地方
有的制成门、桌子、柜子……
有的被制成斧柄、锯把
那些年,人们无论在低档的小商贩手中
还是在高档的家具城
都会看到,四分五裂的原生态林木


⊙赶

天刚亮,我和几个哥们去赶海。
经过湿地和几堆黑石礁。
我们将钢筋尼龙挂子,插入海的浅水区。
不久,大海开始涨潮。海水填满岩石
的罅隙,喘着浓重的鼻音,向沙滩反扑。
站在远处的人们,用眼睛和脚与大海互动。
一两个时辰后,大海折腾累了。
海水退潮,我们自然收获了
虾爬子、螃蟹、扇贝、牡蛎等海鲜。
我们选出爱吃的海鲜,余下归还生活。
选好沙滩上的位置,架起锅灶,
用劈柴、酒精块在釜底加热。
用海水煮海鲜,下酒,聊气象。
此时的大海,像一个贪婪的拾荒者,
泄露了一地水产。
渔民光着脚,在沙滩上、海水里
捡拾文蛤,海螺,毛蚶……
也抓鱼、摸虾。


⊙那年,我们私奔

那时候,你父亲在简陋的房子里教孩子们识字。
羊群散落在山沟里,啃食青黄的草根。
你母亲在地里劳作,天干旱得风沙袭面。
唯有黄昏,风沙歇了,
时值青春懵懂的少女,你才可以
在生活的停顿中探出头来和师弟
对山歌或人约残垣后。
N年后,山村经历了一次蝗灾,有些女人
去了大都市跑夜场,青年的男子外出打工。
留下来的乡亲,在贫瘠的土地上整天转圈圈。
你出落娉婷:晃人的丰乳、火辣的唇,倾翘的曲线。
像悠远的乐器,轻意就融化了男人和村庄。
女人也为你动情,爱是我们生活的希望和发动机。
你弹着像风沙一样粗砺的马头琴
与那时阴霾的天空浑然一体。
然而悲伤敲响了你的门,你被告之
父亲将你嫁给了中原村的一个煤老板,
你必须在暗夜里奔赴婚约。
一时间电光石火,雨下不停。
师弟抱着头蹲在墙角哽咽,
你的琴声更加凄厉。
突然,琴弦断了。你默然把信笺
撕得粉碎,疯子一样将其抛到空中。
然后,你凄切地在师弟的身边蹲下来,
喃喃地说:我们私奔吧!
然后,你看到师弟的眼睛闪闪发光。
“你怎么知道啊,我是这么想的?”我说:
“爱情的确让人着迷,成就人生的味道。”
那一夜,我们忘掉了世界,也忘掉了宠辱。
为了看到启明星,我们疯狂地私奔。
后来,我们去了漂泊岛。
那里有自由的维纳斯,有永恒的青春。
爱不息,琴音不止……


⊙囧 途

上路前,我检查了一下机油。
没有了,车会爆缸。在市内,
驾车是件囧事,不多远就要等一下红灯。
转弯前,驾驶员要清楚
你要在自己的行道上驾驶。
但这也并不顺利,路上有自行车
往你身上靠,有倒骑驴往你身上靠……
一但贴到你身上,让你有嘴说不清。
终于熬过斑马线,还会有出租车别你,
多次的别你,真想很很地塞他一顿。
气还没消,公交车又挤过来……
我告诉自己要忍,大忍忍于路。


⊙末日情人

星空闪烁着玛雅人的预言,有什么
事件正悄悄地来临。穿越
漫长的岁月,精灵们都张开翅膀
红的,白的,看不见的……
飞在你身体里的天空,飞在你身体外
的天空。缪斯,轻熟女,季节也为你停留
你经过乡村市井,书屋殿堂
挤过青年男女的胸膛,向末日奔来

想为你唱首歌,可是惊慌的我
羞赧而硬涩。于是,从贝多芬
满园春色的老宅,你心舂地向我迎来
我进入觭梦,在阳台前和屋内徘徊
雨落进小园中的池塘,忽隐忽现
彷徨许久,雨声突然变大伴有风吼……
在台阶的拐角处,停了。我悲哀袅袅
情人开始向我轻轻耳语

我们的离奇在风中生长,有不朽
的纹理或疼痛,被腌渍在石头的深处
不能自拔。爱像一个圈套
越钻越紧,越退越进……
就这样,我们感受或体验时光
瞧,一匹公马和一匹母马
反复地啃咬着青草地,扎根在云朵之上

接下来,莺鸟在枝叶间嬉戏
追逐,滑落,踅起
柳枝滴水,透过尘世
走在幽远的波痕上,昼夜不寐
我们坐在空间弯曲的脊背
速度,时近时远……
我们幽会,饕餮长笛上的伤口

在玛雅人预言的末日,我们坐拥激烈的
马蹄。我们相互逃脱不掉,我们都死了
但血脉还在轮回。莲花在田田的叶子里
深埋或重现,在一瞬或下一瞬……
我们轻轻地拥抱,在这寂灭的世界
灵异的修指点拨时空的真味
——走进伟大或滴落






诗观:1,以偏见解剖偏见,以梦想造化梦想。
2,伟大的歌谣在血脉中轮回。我们爱着,献出生命,却神性地活着……



晏略殊,原名郝栎铭,70后诗人。曾为军人,2006年底转业。200710月以沈阳市沈河区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公务员。2006年开始写诗,为立体主义诗歌及其理论、多维诗歌及其理论创始人,古诗词现代创作倡导者。有作品散见于《绿风》、《诗刊》、《诗林》、《星星》、《中国诗人》、《诗潮》、《诗歌周刊》、《绿色伊春》、《大别山诗刊》等诗歌刊物及《伊春日报》等多家报刊,入选2015年《全国公检法干警诗歌大展》。有散文发表于《中学生语文报》等刊物,多次在诗歌大赛中获奖。出版诗集《暗河记》。



地址:沈阳市沈河区南山东堡路6-1 郝栎铭(收)
邮编:110013
手机:18240111456
邮箱:yanlueshu@163.com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6-2-4 23: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完,我看到了梵高的人生。特来拜读,有幸读到。顶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6-2-8 14: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妈祖”诗人 发表于 2016-2-4 23:14
读完,我看到了梵高的人生。特来拜读,有幸读到。顶一下!

感谢诗友来品读,欢迎多交流。春节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6-2-10 22: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多交流~~
发表于 2016-2-12 14: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学习!来支持新朋友!
发表于 2016-2-13 08:34:2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思开阔,笔端巨细,皆入诗境,好诗顶起!
 楼主| 发表于 2016-2-13 20: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枚枚 发表于 2016-2-12 14:04
来学习!来支持新朋友!

谢谢,诗友来品读!节日快乐~
发表于 2016-2-14 05: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忍忍于路,好!

欢迎晏兄!节日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6-2-15 01: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晏略殊 于 2016-2-15 11:06 编辑

楹联体

对联又称对偶、门对、春贴、春联、对子、桃符、楹联(因古时多悬挂于楼堂宅殿的楹柱而得名)等,是一种对偶文学,起源于桃符。是写在纸、布上或刻在竹子、木头、柱子上的对偶语句。言简意深,对仗工整,平仄协调,字数相同,结构相同,是中文语言的独特的艺术形式①。相传楹联起于五代,楹联有诗歌对联的存的形式,但却不为诗。楹联对诗歌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春节,看到对联忽有所悟。如果两句现代诗,加上一个标题不就是楹联的形式吗?从诗的分行和诗意上讲,二句诗应当是诗歌最小行数的存在形式。我们可以称其为楹联体诗或门体诗,做为写作试验和探索。其实越短的诗越难写,它要求我们对语言,艺术,哲思等有更精当、更震憾,更高标准的理解和把握。否则,未免有狗尾续貂之嫌。因楹联的主要特点是,内涵丰富,深刻,不拘一格。我们不妨将二句以上的诗歌也推广到楹联体诗或门体诗的范畴。楹联体主张:1,注重意、象、味与在场。2,自由、开放。3,注重试验、重建与表达。

意象起源于中国,《周易•系辞》已有“观物取象”、“立象以尽意”之说②。象,是卦象,是符号,属于哲学范畴。诗歌中的象是指具体可感的物象。意即为作者的意思,想法,暗指。简单的理解就是作者的想法通过具体可感的物象呈现出来。而一首诗的意味需要通过多个意象及情节、语序等关联、整合呈现出来。可以说意象引领了诗歌隐蔽抵达的潮流,达到可感之效。相传发生在大文豪苏东坡身边的故事:一天,苏小妹听到哥哥苏东坡和佛印禅师谈论佛事,佛印满口“佛力广大”“佛法无边”、“潜修成佛”,说得天花乱坠。苏小妹颇不以为然,立即写了个上联,叫使女拿给佛印:人曾是僧,人弗能成佛;苏东坡凑过头来看,不觉笑了起来。佛印明白苏小妹是教训自己的,但又不甘愿服输,低头想了一阵,对出了“反戈一击”的下联:女卑为婢,女又可称奴。苏东坡一看,抚掌称妙:“你二位这场‘对联仗’,可谓旗鼓相当,势均力敌,有趣,有趣”。这副对子中成功地运用了意象。可惜的是,在宋朝的诗词中意象并没有派上完美的用场。

诗歌中,我们常常将意象连用,因为意与象经常是合二为一的。我更喜欢将意与象分开来看,因为某意可以对应多个具象。某一具象又可以对应多意。味,即味道,态度,品味,情怀。诗歌的写作有现实、也有想象,而没有假象却有拙劣。诗歌是世俗的又一条命,世俗不只有一条命。诗歌的写作内容可以是广阔无比的,意味可以是矛盾的,遗憾的,情趣的,悲伤的,喜悦的,愤怒的;也可以是幽默的,讽刺的,情绪的,甚至是戏谑的,复合性的。没有味觉的诗歌,会导致两种局面:一是信奉语言任意低达,使语言信号失去指示、达意之效。二是诗歌让人感觉僵化、机械。

值得一提的是,当下诗人强调的在场,其实也未必真的在场。但要真实:一方面是指作者写的东西是你自己的,而不是抄袭或模仿别人的东西。具体地说就是你一首诗中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你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的东西。另一方面是指诗歌指向上一定是客观存在,真实的,否则语言无效。诗歌最忌讳空对空,就是虚构情节,指向虚假。如果诗歌的指向上来自捕风捉影、道听途说,还不如抒情诗让人感觉舒服。而真实的情节和指向总是令人震荡的。事实上,虚构的情节也常常存在其合理性。诗人要担当,要厚道,有悲悯的情怀;诗人也需用要一种精神。这是真正诗人应当具备的品质。

语言的拆解、组合、排列构成新的表达方式。每一个字词、句子、段落到全诗。都可以通过象征、暗喻、引喻及意象等表达出来,最终至情达意。而我们所使用的手段都是暗示,暗示的效果来自语言的向度。语言的向度,即语言的方向性和相对可测量的范围性或程度性。从现在到未来或者从现在到过去,表明了时间向度。从聊天到拥抱表明了情感上的向度。语言可以是指向意志、指向道德、指向情感、指向艺术、指向宗教……指向使向度有了有具体的目标性、矢的性。现代诗歌中,很多诗人为精准和力道而追求单向性向度。其实,向度可以是双向的,就像高速公路。甚至可以是多向度,就像天空的飞鸟。诗歌贵在重新构建,建立陌生感是诗的新生命。一首没有生命的诗歌,我们很难想象它会走远。

诗歌的产生是从具体到抽象,又从抽象到具体的过程。诗人在生活中,先看到了河流、山川、人物、事件,经过大脑的别致的想象和意味,然后通过语言赋予诗歌具体的形体。而想象和语言通常是同时产生的。人的情感和思维都是可以感染的、可传递,因此具有物质性。人一但专注,其实他的思维就开始做功了。而个体的天资、生存状态和经历导致了我们有不同的认识和情感。诗的空间是物质相互作用的空间。语言的拆解、组合、排列构成诗歌的演化的更迭,需要意味之酒育蕴其中。

1855年美国诗人惠特曼的《草叶集》出版,诗歌的自由体诞生了。“哪里有土,哪里有水,哪里就长着草。”作者创造了“自由体”的诗歌形式,打破了传统的诗歌格律,以断句作为韵律的基础,节奏自由奔放。这是诗歌历史上的一次伟大解放。写格律诗没什么错误,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自由体已经成为诗歌的一种潮流。楹联体就是要解放楹联的平仄、对仗等镣铐。不注重对仗、格律、修辞、字数、长短等经营。继承楹联的内涵丰富、深远或不拘一格的风格。继承自由体诗歌的民主、自由性。开放诗歌语言向度,开拓诗歌意、象、味,寻找重建诗歌的表达方式。其宗旨:东西合璧,古今归一,与时俱进。楹联体的提出不是为了创造什么诗派。而是不拉派别,不举旗子。彻底尊重诗歌民主、自由、开放、渗透和演变的精神。呵呵,当我们爱诗,像爱节日,爱快乐一样。相信,灵魂能够喂养什么。那么,让楹联体进入千万户吧!

(2016年情人节之际,献给中国百年新诗。)


注:①引自《新华字典》
②引自《周易•系辞》

 楼主| 发表于 2016-2-15 15: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领地诗人 发表于 2016-2-13 08:34
诗思开阔,笔端巨细,皆入诗境,好诗顶起!

感谢兄长品读,欢迎多交流。问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7 21:04 , Processed in 0.06394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