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839|回复: 6

[文本批评] 【钢克】  纪念:麦可诗精选9首(外一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7 02: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5-8-7 10:15 编辑


麦可
诗精选9首
(外一首)

选编:钢克



麦可:1971. 1.20—1996.12.6,哈尔滨人
这是老麦1996年10月参观哈尔滨萧红故居


  1995.03.11    卡夫卡
  1995.04.12    四月
  1996.04.22    凌晨两点钟
  1996.05.14    约会:茨维塔耶娃
  1996.06.06    音乐:一路陪伴
  1996.10.06    十月
  1996.10.25    一个秋天的下午。树与人
  1996.11.03    对一段旧时光的怀念
  1996.11.19    暗道

  外一首:

  [     ] “我想送你一支玫瑰花”


卡夫卡


在一间孤独的房子里
我的踱步充满了焦虑,和倒塌的
预感。在凌乱的字迹中间
在城堡巨大的投影下,我找到了
父亲,一个强制的同义词
生活判决我戴上假面出走

我熟悉自己的灵魂,像一只甲虫
熟悉潮湿与阴暗,惊慌的月光
四处躲闪。我的内心如岩石
被更大的黑暗围困
我的面前放着纸笔,和一盏灯
这是理想的生活,也是不可能的

布拉格,这座冷漠丛生的荒原
我梦想着远离,像时间
逃离了生命本身,赤热的岩浆
逃到了大地的深处。我的身边堆满了
落叶和瓦砾。在我的手杖柄上
写着:“一切障碍都在粉碎我。”

我关闭好向阳的门窗,那盆
名叫爱情的艳丽大花
被隔离在玻璃外,它的火焰令我受伤
我默默注视它,像深入一个人的内心
我看到了美,然而它是如此微茫
弱不禁风,就要破败凋零

从地狱中出来,又重新堕入了
另一重监牢,现实比恶梦更令人恐惧
父亲的影子如磐石沉重
我患了严重的肺病,我爱上这病
它比人们悦耳的蜜语更令人感动
我拼命地咳嗽,我想看到血的热度

言辞是我亲密的兄弟,在无形中
给我安慰:静一些,这个弱的天才——

11/3—95.


四月


四月的早晨,我走过了最美好的时辰
风溜过了苏醒的青草地与溪流
我的身边跑着提水桶赶井去的少女们
那些鲜艳的头巾披裹着我初升的眼神

这时我应该为每一个明亮的早晨唱出祝福
大地上的少女,你们健康而温暖的欢笑
是春天织就的丝绸,当井水泛出桶沿
你们湿润的眼神焕发着新粮的气息

这些大地铺盖的最美丽的衣裳
四月的一个赶路的早晨,我在你们中间
一支口琴等候着远来的风,把它吹响

如果我能挽留住时光,我的双脚
已经踏上了回眸时高高的那道山岗
我知道自己是茂林中的一株带露的白杨

95. 4.12.


凌晨两点钟


一群人在一起谈论
一件与我无关的事。凌晨两点钟
我坐在墙边的一架旧收音机里
信号消失的杂音推远了整个房间
我听见一群鸟在等待哺食者的
归来,像外面那根水泥灯柱上
抖动风中的腥红路灯
在等待电闸跳起的刹那
一个关于生殖的游离话题,参合着
树根间潮湿泥土的气息
我听见身后玻璃门开关的声响
尖锐而又短促,仿佛触痛了什么
他们还在谈论,他们是我的朋友
而时间正一跳一跳地
向下坠落。我的眼里只有黑夜
这座永远无人居住的巢,为什么总是
不知疲倦?那只巨大的白喙
从深沉的湖底浮上了水面
如同血液漂泊的毒品。凌晨两点钟
推开遮挡烟雾和话题的窗子
我看见了一只倒空的酒瓶,干净,冰冷
罩在我和那些梦着的人们的头顶
不包括此时精力旺盛的议论者
它细长的颈部瓷一样倾斜
散发光芒,使我想起,有一些事
是不会随风而逝的,它就发生在
我的身边,像一片空荡荡的杂音
围裹着,把我推向无限遥远
却仍然在视野之内,无可逃避

96. 4.22.


约会:茨维塔耶娃


请把那些累赘的所谓的美
挪开,让我在清晨的雾中还原
在洁白的纸床上舒展,我是为你们
而生的萨福,我名叫玛丽娜
一个勾起幻想的音节。没有谁能够
使春天提前结束,除非季节的无常

我的一生,就是这样一个不曾变调的
主题:诗和散文,开始和结束,生命
和死亡。我面前的酒精炉上煮着
北方空阔的风雪喂养的翻腾不歇的
脑浆。我的想往总是与噩梦相连
在梦中,我已憔悴如乡下老妇

写作和生存。一个中世纪被绞死的
箴言仍在流传:这是一个疯狂的年代
上帝!我说出了真实的视力,却被一群
手执法杖的盲人驱赶。他们向我指出
远方,那里不过是黑暗和混乱的延长
亲爱的儿子,我想念你——我唯一的希望

在他们中间,我得承认自己的无知
与茫然。我看到爱情演变为命令与服从
祖国!十七年的流亡生涯多么短暂
而又漫长,我看到了古老帝国的年轻
与暴烈。现在,战争的景象深入每个角落
而我所面对的敌人,来自我的内心

而眼前的世界令我疑惧。我写下了许多
从高音C开始的诗句,可我首先是
一个女人,一个不幸的母亲。生活
教会了我忍耐,却没有告诉我
该如何摆脱。我一直都在赴约的途中
焦虑、烦躁,我不知道该如何抵达

谁将我轻盈的躯体卷起,抱在
怀里?谁将来到我青草长满的墓地
像深秋的伏尔加河上的一片碎叶
我不喜欢凋零这个词,它太软弱了
我是为了迎接秋天而扑向大地
死神!我从你沉默的脸上看到了

过去的爱人。在宽阔的纪念碑上
我已经写下了一个人的在场——
绝望了一次就不会再度绝望

96. 5.14.

茨维塔耶娃:1922年开始流亡布拉格、巴黎,1939年回国,1941年自杀身亡。只活了49个年头。


音乐:一路陪伴


今夜,我抵达梦中拉萨的城边
谁在城上把如此美好的声音弹奏
仿佛一声悠远的传唤。琴上的手指轻颤
是河水上一行漂远的火苗。谁就是火
就是那剂清凉的解药,让失明者欢呼
然后,抱紧风的臂膀,像一棵树般痛哭

月光,今夜的滴淌如香草拔起时的力量
这么沉重的芬芳,拉萨,音乐就是缭绕你千年的
城墙。今夜我热爱的十指在高高的天上
春天的十棵花树,孕育浆果。鲁宾斯坦
和恩雅,在路上一直陪伴我

音乐是另一种废墟,上帝的痛苦
若隐若现。它排斥肉体,容纳下那些
不安中悸动的灵魂——最后的安息
我发现了它,像手指在地图上的偶然动作
从一朵沉重的葵花中散发出光芒,拉萨
我的手指从此留有它的烫伤

拉萨在阳光的海上,一个静极的
休止符,处女的山峰铺满白雪,耀眼的
白雪,音乐不会在此停顿,它要以更大的震响
向上飞翔。这是我的爱情和隐秘心灵的
修炼地——极远呵,我的缄默就是一篇美文

今夜,音乐会把我摆渡到梦境之外
在雪山和海岸的一侧,十字军列队
垂直向下的光,指认着朴素辽阔的家乡
他们已经准备就序,他们整齐的马蹄
将会踏弯空气,他们是这个时代的拯救者
像拉萨,他们将会从模糊直抵真实的泪水

谁把远方的大地安慰,谁就是金子
今夜我在音乐的间歇站立,就是站在了
光辉的拉萨,仿佛提琴盒盖上滑落的
一袭黑纱。看着倒影的人们跳舞到明天
到葡萄和梅子结满的花香四季

请不要让我在今夜开口说话,今夜
所有过去的都是不可重写的事物,和音符

96. 6. 6.


十月


那些闪亮的铜管乐器就要从露天
搬走,我们留下来清理现场,等待
新的秩序。仍在枝头垂挂的叶子
它们卷起了毛边,令人想到远方田野的起伏
金黄的叶子,轻飘、脆弱,像一场
初恋。风,音乐的盲人,捻动面前的
每一张乐谱。想到我们丰富的书籍
另一种生活,也在慢慢地变着颜色
它们压在某个角落,避开阳光和无知的
虫子,积贮尘埃。有一天,我们会重新
记起,把它们翻找出来,再堆放一起
像清扫工人通常做的那样
然而,它们不会被烧掉,即使寒冷时
我们的目光也会从中获取内部的体温
身体周围的光。话语。沉默的力量
当风也在弹拨着我们的秋天
当枯萎、衰老也在催促着我们从这里
搬走,想到那些过去的年代般
瘦削闪亮的乐器,那些面目不详的人
沉思一只鸟的死亡
沉思它斑斓的尸骸和冻土层的清香

96.10. 6.


一个秋天的下午。树与人
  ——献给贝莉娜的五节诗


一个秋天的下午,贝莉娜,我看见树
在阴沉的风里旋转、漂浮,像一个奇怪的
跳舞者。瘦削的风划过它裂开的口子
露出黑色,是血流进泥土里的颜色

这个为泥土所守望的挺拔者,寒冷促使
走上萧瑟之路。贝莉娜,三寸火焰之上
一片伤寒的叶子,哦,我看见你在火焰中
卷曲的容颜,仿佛患着高烧陷入幻觉

和渴望的泥沼。绕树纷飞的黄鸟
在风里垂直坠落。最动听的夜莺也无法
将你挽留,贝莉娜,一个人唱道——
不要枯萎!另一个却惊疑地手指焚烧的

秋天:灰烬,灰烬!一个秋天的下午
一堆黄鸟的尸骸堆积,风吹不散它们
贝莉娜,在一本打开的书里,我听见你
为耳聋的乐圣喝彩:“多么美妙啊!

我会忘记整个宇宙。甚至你,歌德!”
我看着这本书在一团火焰中焚烧,散发
树脂的芬芳,又恢复原状。贝莉娜
我感到这个秋天,其实从未来到

1996.10.25.

注:贝莉娜•勃伦塔诺,歌德亲密的女友。贝多芬女友。后者曾为她演唱《不要枯萎》。


对一段旧时光的怀念


雪让我们与天空产生关联
与一种神秘力量有关。像扑进视野里的
鸟,或者无意踏断的树枝
我们看见了火焰遍布屋顶、树梢和道路
焚烧者苍白的面孔,在抖动的空气中变形

雪把一出喜剧的舞台清扫,然后
推到这群内心悲伤的演员面前
强烈的反光接近于无限
使我们有限的目力,在十秒钟的凝望后
变得模糊和昏暗

雪花,众花之花,谁在它们的盛开中
把沉重的低音弹奏,把散乱的银子
和有毒的黑暗放在一起?内心卑微
而又充满了赞美。我们幻想过,雪的尽头
一个神的居所,一只蘑菇奇迹般变大

1971年,母亲们在雪中分娩,世界陷入
一片混乱。二十年后,一场短促的爱情
在雪中各自走远。昨天,一个朋友突然出现
他戴着一顶奇怪的白帽子,像一个
土耳其浴客。“雪使温暖这个词变得明确

而且重要。”他说。在雪中散步,通往
昔日花园和尖顶教堂的小径
都已变得不见,“我们需要走出新的一条”
我们茫然四顾,仿佛两只惊惶的乌鸦
“脚印都已丢失,岩石的裂缝在风中哭泣”

“是啊,”他说,“生活中到处充满了
水气、污点、暗藏的冰面和爬行类
冻僵的身体。”沿着一个词,我们
向着隐约的标识和低洼处滑行
那些年轮密集的树木,被一一砍伐

“背后呼啸的锋刃纷飞而来
风从一匹马的遗骸中清算着花朵的芬芳”

96.11. 3.


暗道


当我意识到它是一条暗道
行走已变得不再重要。一群孩子
在外面的阳光下追逐着前面的影子
像一些彩色的空气悬浮物,无规则运动
当我发觉到成长也许意味着对隐秘的恐惧

我每天都要经过,出门,回家
在一座轰响的车间后面,它是一条
弯曲的走廊。幽暗,干燥,有一股腥涩的
铁的味道。有时,我好像走在一本书里
沉重的纸张令呼吸艰难,仿佛陷入了泥沼

有时,我会想像它是一条下水道
而我扮演着镇静的被追捕者的角色
出口处的亮光,诱使我要完成一次
面向自由的疯狂。生活,是否需要这些
而有谁曾在它的途中隐没,成为阴影

是的。我从黑色西装里抽出干巴湿漉的
身体,像从一只黑色公文包中取走一页笔记
上面写满了潦草的字,和古怪符号
那只黑色电话蓦地响了,里面传出
午夜两点街道上的空茫,和鞋跟的脆响

我写出这样一个句子:“那些屋顶上
蛰伏的光芒游动之物,黑暗并非遥遥无期
我的头发已经长到了牙齿里。”我不明白
每天的行走是否踩到了同一个人的阴影
而出口处的光亮,又标志着谁的等待和叹息

“身后生锈的门轴丧失原则地迟疑、呻吟
面前的光是从悬挂者微笑的嘴角流下的血滴”

19/11-96


附录:外一首


“我想送你一枝玫瑰花”


我想送你一枝玫瑰花
涉水的妹妹,我想送你一枝
火焰不熄的花,北方山冈上的风
也吹不败它,我想把它别在你的
胸口上,别在你春天般起伏的心跳
间。可是这是一枝生了病的花
颜色暗淡,被六月的风暴折断的
未开之花,我的泪水夜夜浸泡着
它。这是九月深远透彻的星空下
这是风拐弯的某个角落,人群的声音
在远处消失,这么大一团黑暗
这么大的,一团,黑暗呵
被我拥抱着。我想着你
月光的大水环绕着你,妹妹
我想送你这枝花,灰白的余烬
守护的花,一枝你从未接受过的
花,我想你应该收下它
我想着你在它的陪伴下出嫁
我已经远离,只能在高高的星光
照耀下,想着你,岸边的妹妹
我把所有的文字都扯碎
我要天下众花盛开,你能看到
我碎裂的心瓣重合
那是我想送你的一枝玫瑰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5-8-7 10: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北斗 于 2015-8-7 12:04 编辑

纪念。摘文参习:
【蝇】嘤扉。
参句:“被隔离在玻璃外,”(《卡夫卡》,麦可:1971. 1.20—1996.12.6,哈尔滨)
【蛾】体焰。
参句:“它的火焰令我受伤” (《卡夫卡》,麦可:1971. 1.20—1996.12.6,哈尔滨)
【眼】患泪。
参句:“真实的泪水”(《音乐:一路陪伴》,(《卡夫卡》,麦可:1971. 1.20—1996.12.6,哈尔滨)
【虫】宵行。
参句:“避开阳光和无知的/虫子,"(《十月》,麦可:1971. 1.20—1996.12.6,哈尔滨)
【心】驳瓣。
参句:“我碎裂的心瓣”(《“我想送你一枝玫瑰花”》,麦可:1971. 1.20—1996.12.6,哈尔滨)

(参习的几条收在《三字诗及其参句.四十四》里。)
发表于 2015-8-7 12: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北斗 于 2015-8-7 14:16 编辑

对诗人的纪念最好是把他的诗句留在后来人的诗意中。
发表于 2015-8-7 12: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留个脚印。

问好钢克兄。谢谢您带来的力作。
发表于 2017-7-3 18: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月》,让我热泪盈眶
发表于 2017-7-6 17: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熟悉自己的灵魂,像一只甲虫
熟悉潮湿与阴暗,惊慌的月光
四处躲闪。我的内心如岩石
被更大的黑暗围困
我的面前放着纸笔,和一盏灯
这是理想的生活,也是不可能的

布拉格,这座冷漠丛生的荒原
我梦想着远离,像时间
逃离了生命本身,赤热的岩浆
逃到了大地的深处。我的身边堆满了
落叶和瓦砾。在我的手杖柄上
写着:“一切障碍都在粉碎我。”
发表于 2017-7-7 00: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纯粹的诗人,一个“自由飘飞的灵魂”,我读到徘徊在病痛的死亡边沿的从容、优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2 06:29 , Processed in 0.06196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